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公告惊魂
  • 某大学校内墙上贴一公告。公告全文是:“经院务委员会批准,校园内不准饲养鸡鸭。如有违者,本月底一律捉送食堂杀掉。”“违者”即违背公告决定的人。读这样的公告,不由让人两股战战。
  • 雪啊,雪!
  • 年年说暖冬,2008年初,却来了个暴雪成灾。公路封了,铁路断了,航班停了……谁能想到,一向温文尔雅的雪,这时仿佛成了“白发魔女”,“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如果到了年底,有人让我用一个字来概括2008年留下的印象,我会毫不犹豫地说:雪!
  • 话说今年“春晚”——致中央电视台台长的一封公开信
  • 这是我们第三次给您写信。和前两次不同的是,这一次采用的是公开信的形式。
  • “登坛品酒”报告(三):赠瞿秋白联三议
  • 《正说鲁迅》181页-182页说:“鲁迅和瞿秋自有深挚的友情,因瞿秋白的英年早逝,鲁迅曾作‘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堂视之’。”此段文字可议之处有三:一是这副对联是鲁迅所“作”吗?且看鲁迅赠瞿秋白对联全文:
  • “何以”应是“何尝”
  • 《正说鲁迅》收《鲁迅性格分析三篇》,有一篇谈鲁迅“痛心的偏激”,其中举例鲁迅“少看甚至不看中国书,多看外国书”的论点曾被指不够“公允”。孔先生认为,鲁迅对自己的“偏激”是清楚的:
  • 阿Q之死与假洋鬼子无关
  • 《正说鲁迅》81页写道:“他(指阿Q)向往革命,但假洋鬼子不准他革命,并且勾结官府把他拉上了法场相逼……”
  • 祥林嫂并未卖给酒鬼
  • 《祝福》是鲁迅小说中的精品,祥林嫂的凄凉惨死,常常让读者掩卷长叹。孔先生在《祥林嫂之死》中说道:“如果不是婆婆绑架拐卖祥林嫂,并强行把她卖给整天喝酒的贺老六当媳妇,祥林嫂也不会再次守寡,也不会沦为乞丐,更不致于惨死……”(92页)
  • 从“风云”到“祸福”
  • 孔庆东先生在《百家讲坛》说祥林嫂一开始反抗婆婆把她嫁到山里贺老六家,但后来不反抗了。因为“她发现丈夫很好”,“年轻有力又没有小叔子”,“又生了一个孩子很可爱”。孔先生接着说道:“虽然她婆婆那样做不对,可是没有导致祥林嫂的生活不好,相反天有不测风云,使她的生活好起来了。”
  • 鲁迅读马列的时间
  • 《正说鲁迅》56页说,创造社主将郭沫若在《文艺战线上的封建余孽》中批评鲁迅“对于社会主义是二重的反革命”,“鲁迅这个时候没有读过马列主义著作,但由于创造社的批判,逼迫鲁迅去找了一些马列主义书来读,结果发现自己才是真正懂马列主义的人,而对方搞的不是真正的马列主义”。
  • 鲁迅一生写了多少字
  • 鲁迅一生写了多少字?《正说鲁迅》给了我们两个答案。一是在《鲁迅思想研究变迁及其他》一文中,孔先生说,鲁迅“留下的作品字数并不多,写了大约200万字左右”。二是在《〈由聋而哑〉导读》中说,“在他一生六百多万字的书稿中,译作占到一半”。
  • 征引《自嘲》有误
  • 2006年6月8日,孔先生在《百家讲坛》讲鲁迅“重出江湖”的故事。他说,鲁迅在创作《狂人日记》之前,曾经有过一个以集古董、抄碑帖、读佛经消磨时日的消极阶段。电视镜头切换时出现了旁白:“鲁迅在他一篇文章《自嘲》中写道,‘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荧屏上的字也是这么写的。
  • 吴王“夫差”怎么读
  • 最近,有位大学生写信对我说,春秋末年的吴王“夫差”,他一直读作fucha,后来听老师念成fuchai。查查工具书又找不到依据。他问“夫差”究竟该怎么读。
  • “翘楚”的“翘”不读qiào
  • 央视黄金档曾热播《恰同学少年》,以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的读书生活为背景,展现了当时一批风华正茂的优秀青年的学习生活和爱情故事。但美玉微瑕,该剧人物多次将“翘楚”中的“翘”读作了qiào。
  • 锦旗上的遗憾
  • 封面上的这张照片,刊于一家法治刊物。 凶手终于落网,案件终于告破,被害人亲属为表示谢意,给公安民警送来了一面锦旗。这一画面讴歌了大智大勇的人民警察,讴歌了和谐安定的社会环境,其社会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 “六尺巷”诗不关郑板桥
  • 中国戏剧出版社的《低调做人全集》第166页有这样一段话: 清朝时期,流传着一个“六尺巷”的故事。据说当朝的宰相张英和姓叶的一位侍郎都是安徽桐城人。他们两个人比邻而居,都要起房造屋,为争地发生了争执。于是,张老夫人便修书北京,想要张英出面干预。宰相看完了来信,马上做诗劝导老夫人:“千里家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 一错再错的名字
  •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出版的《林语堂文集》中,将《生活的艺术》一书的译者署为“越裔汉”。2006年出版的该书单行本也是如此。实际上,该书译者名为“越裔”,而非“越裔汉”。
  • “妻室”指几人
  • 去年9月29日的《海峡都市报》登了一条新闻,说泉州一徐姓包工头半夜躲到别人床下偷摸人家妻子大腿,后经民警调解解决了纠纷。当日“网易新闻”将其转载,消息末了的“据审查,徐某妻室均在身边”一语,引起众多网友争论。
  • 糍粑是怎么做成的
  • 人教版高中《语文》必修课本第5册(2006年11月版)节选的《边城》一文,对“糍粑”一词作的注释是:“把糯米捣碎后蒸熟做成的食品。”笔者认为此注有误。
  • 莫把“姘夫”当谋士
  • 李国文《天下三国》(漓江出版社出版)第二辑“公款喝酒考”有这样一段话:
  • “安福国会”因何得名
  • 张鸣教授著《历史的坏脾气——晚近中国的另类观察》(中国档案出版社出版)中,有“太政治的‘花业’”一节,说“国会议员更是八大胡同的常客”,“民国第二届国会,被人称为‘安福国会’,安福者,八大胡同之一的胡同之名也”。这段话,与史实大悖。
  • “你好,我是64330669……”(14):何谓“吊瓜子”
  • 问:采购年货时,看见商场炒货柜台有一种热销的瓜子,叫做“吊瓜子”。请问这个“吊”字是什么意思?
  • “同比”与“环比”有区别吗
  • 问:新闻报道中常提到“同比”“环比”。这两种比较分别是怎么个比法?
  • 周杰伦因何成“周董”
  • 问:台湾歌手周杰伦为什么会被称为“周董”?“周董”的“董”是董事长的意思吗?
  • “杯葛”是什么意思
  • 问:在《参考消息》上读到一篇文章,标题是“WTO杯葛事件凸显台湾‘国际困境’”。请问“杯葛”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 细说“不孝有三”
  • 问:“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请问,除了“无后”之外,另外还有哪两种“不孝”呢?
  • “酒过三巡”的“巡”
  • 问:描写喝酒的场景时,常说“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请问二人对饮,可否说“酒过三巡”?
  • “资讯”“资信”大不同
  • 问:我知道“电讯”是“电信”的旧称,“讯号”泛指“信号”。那“资讯”和“资信”也是同义词吗?
  • 萧院长,您到底姓什么
  • 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萧、肖两个姓氏用字混而不分。现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萧扬,在《中国人名大词典》中写作“萧扬”,可媒体上几乎都印成了“肖扬”。我们不禁要问一声:萧院长,您到底姓什么?
  • 说“混”道“浑”
  • 想来是受到字义的暗示吧,一见到“混”“浑”二字,总觉得有点头大。《王力古汉语字典》告诉我们,这是两个同源字,在古代典籍中常可通用。比如《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中用的是“混浊”,《大唐西域记》中则用“浑浊”;《抱朴子》中用的是“混乱”,《汉书·刘向传》中又用“浑乱”。结果呢,留下了一批涉及“混”“浑”的异形词。
  • 《杨家将》中无秦桧
  • 作家出版社2007年7月出版的小说《让我陪你走天涯》第三章中说:“小时候读过的评书《杨家将》,怎么会把秦桧描绘成那么一种形象呢?”怪了,《杨家将》中有秦桧这么一个角色吗?
  • 成仙不叫“化羽”
  • 2007年10月24日《楚天都市报》第4版载有《把酒问天:蟾宫探幽古有梦》一文,第一个小题是“奔月·嫦娥化羽”。然而,查遍辞书并无“化羽”踪迹,显然是“羽化”颠倒之误。
  • 唐僧何年西行取经
  • 2007年第14期《中国电视报》有关玄奘西行的文章《昔日翩翩佳公子今朝漫漫西行路》,文中第四节说:“玄奘(唐僧)西行求法的时候,正是开元初年,唐朝国基未定,国政新开,禁止国民出境。”这里的“开元初年”应是“贞观元年”。
  • 莱茵河畔哪有柏林
  • 《东方文化周刊》2007年第33期卷首文章《秦淮河·“情怀河”》第三段第一句“秦淮河的意义之于南京,正如黄浦江之于上海,塞纳河之于巴黎,莱茵河之于柏林,泰晤士河之于伦敦,在我眼里它却是一条‘情怀河’”,写得很好,但有一处不妥:“莱茵河之于柏林”意义不大。
  • 东汉名医没法改进唐朝药方
  • 《新华日报》2007年6月25日健康版刊有《“四物汤”令女性面若桃花》一文。文章说:“‘四物汤’被中医界称为‘妇科养血第一方’,由当归、川芎、熟地、白芍四味药组成。它最早记载于晚唐蔺道人著的《仙授理伤续断秘方》,东汉名医张仲景又对此进行了改进,变成了《金匮要略》中的四物汤……”这一说法让人大惑不解:东汉名医怎能修改晚唐的药方呢?
  • “头边断流”?
  • 在多家电视台热播的电视剧《百团大战》第1集里,日寇“中国派遣军”司令官在与华北日军最高司令官交谈时说:“你现在真是兵多将广,tóubiān断流啊。”字幕打出的是“头边断流”。
  • 鱼腥草并非“板蓝根”
  • 《人民日报》海外版2007年9月1日第3版刊登了《贵州“八怪”》一文。文中说:鱼腥草“以全草根入药”,“为医治感冒名药‘板蓝根’之原料”。这一说法有悖事实。
  • 何谓“一群芸芸众生”
  • 2007年11月22日《人民日报》载文《老宅子的人文波澜》,文中这样评说长篇小说《圆青坊老宅》:
  • 彭总没去板门店
  • 《死亡联盟:高饶事件始末》(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第157页有这样一段话:
  • “营营苟苟”说不通
  • 2007年9月14日《知识博览报》第12版刊有《黄天荡之战,金兀术是牛皋气死的吗?》一文。该文说:“当时的朝中已因宋金‘和约’而又出现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所谓‘山外青山楼外楼,两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实为此时的江南小朝廷营营苟苟者们的真实写照。”文中的“营营苟苟”应是“蝇营狗苟”之误。
  • 也谈“咸鱼”问题
  • 《咬文嚼字》2005年第7期有一篇文章《谈谈“咸鱼”问题》,认为“咸鱼翻生”是“咸鱼翻身”之误。这一说法并不正确。
  • “活色生香”并非方言词
  • 《咬文嚼字》2005年第3期刊登了周梅英的文章《“活色生香”岂能如此活用》,指出《城市晚报》的一篇文章对成语“活色生香”的误用,见解颇为深刻。文中说,该成语“几乎所有的词典都没有收录它”,“据上海师范大学何伟渔教授考证,此词来源于吴方言,是吴方言区的一个方言成语,意思是‘鲜活生动’”。
  • 补说“功亏一篑”
  • 冉懋雄先生的《应是“功亏一篑”》一文(见《咬文嚼字》2007年第4期),批评《贵阳晚报》报道的标题把“功亏一篑”错成“功亏一匮”。文中说:“‘功亏一篑’……从来没有人写作‘功亏一匮’的。”这一说法似可商榷。
  • 口馋时,双颊可以“津津然”
  • 2007年第11期《咬文嚼字》刊登《口馋,双颊不会津津然》一文,批评《人民日报》一篇文章中的说法“看着嫩黄的软糕,我双颊津津然”,认为“颊”是脸之两侧,“津津”是汗和水流出的样子,“双颊津津然”应该是受惊吓或处于灼热环境中所致,不应该是口馋的表现。
  • “拖油瓶”辩误
  • 有一个小女孩,刚上初中一年级:她在一篇应征作文中写道:“自从妈妈出国以后,妹妹便成了我的拖油瓶。我到东她跟到东,我到西她跟到西,甩也甩不掉。”中学生竟有了“拖油瓶”,而这个“拖油瓶”又是自己的妹妹,让人读后哭笑不得。她显然把“拖”字理解成了跟随的意思。
  • “延用”应为“沿用”
  • 《老年周报》2005年12月10日第2版有一则报道,标题是“中央宣讲团成员郑科扬说(副题)‘很可能不会延用历史上的第几代说法’(主题)”。这里的“延用”错了,当改为“沿用”。
  • “大腕”“大亨”和“大款”
  • 如果说咱中国人好大喜功,我不会赞同;但若说咱中国人好“大”,我会点头称是。比如,时下我们管那些有名气的叫“大腕”,有势力的叫“大亨”,有钱财的叫“大款”。我们不妨考察一下,缘何这些人能如此称“大”?
  • 试说“血脉贲张”
  • 碰到令人热血沸腾、激动不已的时刻,现在人们爱说一个词儿——“血脉贲张”。你看:“一场令人血脉贲张的超级大战”“分享那些让人血脉贲张的时刻”“追捧基金:血脉贲张背后的隐忧”,不一而足。虽然“血脉贲张”屡屡显身于各种媒体,但一般工具书却都没有收录。笔者只在台湾《国语辞典》网络版(1998年版)中发现了它的身影,其对“血脉贲张”的解释是,
  • 代替·接替
  • 托马斯·杰斐逊(一七四三-一八二六年)是美国第三任总统,他担任驻法大使时,有一天去拜访法国外长。
  • 一变再变
  • 一八一五年三月一日,法国前皇帝拿破仑从流放地厄尔巴岛逃出,并在法国南部海岸登陆。他纠集人马进攻当时波旁王朝统治的巴黎。随着拿破仑由南向北的挺进,一家报纸加在他身上的称号也在逐渐变化。
  • “没有说话”的后果
  • 美国波士顿有一块犹太人遇难纪念碑,纪念碑虽不怎么出名,但它的铭文却颇有影响。铭文是一个名叫马丁·尼莫拉的德国新教牧师写的:“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 陶行知的“了”字诗
  • 上世纪三十年代,著名报人萨空了新婚大喜。陶行知和李公朴参加了婚礼。来宾要新郎新娘报告恋爱经过,萨空了涨红了脸,怎么也不肯说。陶行知就自告奋勇地代他解围:
  • 现代人名十二问
  • 一、夏丐尊是现代著名教育家,翻译了意大利亚米契斯的《爱的教育》。他原名夏铸,为什么要改名为“夏丐尊”呢?
  • 《谦辞十二问》参考答案
  • 一、“荆”本为一种落叶灌木的名称,这里指用荆枝做的髻钗。据《列女传》记载,东汉隐士梁鸿的妻子孟光居家生活俭朴,以荆枝作钗,粗布为裙。后人因以“荆妻”或者“拙荆”谦称自己的妻子。
  • 咬文嚼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咬文嚼字”讲习所第五期成功举办
  • 2007年10月23日至27日,“咬文嚼字”讲习所第五期顺利举办。本斯学员共54人,分别来自16个省市的34家新闻出版单位。本期共评出10名优秀学员。讲习所第六期将于今年6月开班,敬请垂注。
  • “阂家”哪来“欢乐”
  • 这是济南某道口的广告牌。祝福语“阖家欢乐”,竟成了“阂家欢乐”。“阖”与“阂”,都读hé。“阖家”指全家;而“阂”义为阻隔不通。“阂家”岂不是阻隔家人不使相见?新春之际。如此祝福怎会让人“欢乐”呢?
  • “宽敝”怎么“舒适”
  • 广东省广宁县城的这条横幅,将“宽敞”错成了“宽敝”。敝,破旧也。一套客房如果破旧不堪,那么再怎么宽大。客人也是不会觉得“舒适”的吧。
  • 这家小店卖什么
  • 《“臻品加推”意欲何为》解疑
  • 房产公司解释说:“臻品”即“极品”,指楼房的品质好;加,原楼群没有6号楼,此楼是追加的;推,此楼已经封顶,准备推向市场。“臻品”能否等同于“极品”本身已是一个问题.还把它和莫名其妙的“加推”放在一起,难怪让人摸不着头脑。
  • [卷首幽默]
    公告惊魂(李栋臣 叶珺[画])
    [语林漫步]
    雪啊,雪!(齐迎春)
    话说今年“春晚”——致中央电视台台长的一封公开信
    [众矢之的]
    “登坛品酒”报告(三):赠瞿秋白联三议(杨光)
    “何以”应是“何尝”(李荣先)
    阿Q之死与假洋鬼子无关(吴全鑫)
    祥林嫂并未卖给酒鬼(忻达理)
    从“风云”到“祸福”(刘正强)
    鲁迅读马列的时间(倪平)
    鲁迅一生写了多少字(益友)
    征引《自嘲》有误(周德懋 杨光)
    [正音室]
    吴王“夫差”怎么读(金文明)
    “翘楚”的“翘”不读qiào(刘长军)
    [语文门诊]
    锦旗上的遗憾(冯云)
    “六尺巷”诗不关郑板桥(白京)
    一错再错的名字(苏明明)
    “妻室”指几人(杜晓莉)
    糍粑是怎么做成的(吴先进)
    莫把“姘夫”当谋士(谷士锴)
    “安福国会”因何得名(李光羽)
    [热线电话]
    “你好,我是64330669……”(14):何谓“吊瓜子”
    “同比”与“环比”有区别吗
    周杰伦因何成“周董”
    “杯葛”是什么意思
    细说“不孝有三”
    “酒过三巡”的“巡”
    “资讯”“资信”大不同
    [辨字析词]
    萧院长,您到底姓什么(曾史)
    说“混”道“浑”(荣梅)
    [一针见血]
    《杨家将》中无秦桧(郑泽宇)
    成仙不叫“化羽”(熊平)
    唐僧何年西行取经(士锴)
    莱茵河畔哪有柏林(戚小强)
    东汉名医没法改进唐朝药方(刘胜铨)
    “头边断流”?(村友)
    鱼腥草并非“板蓝根”(李新华)
    何谓“一群芸芸众生”(叶桂珍)
    彭总没去板门店(谷金)
    “营营苟苟”说不通(何兴)
    [碰碰车]
    也谈“咸鱼”问题(文浩)
    “活色生香”并非方言词(刘俊伟)
    补说“功亏一篑”(黄今许)
    口馋时,双颊可以“津津然”(张克良)
    [借题发挥]
    “拖油瓶”辩误(祁戎)
    “延用”应为“沿用”(达里)
    [词语春秋]
    “大腕”“大亨”和“大款”(张方平)
    试说“血脉贲张”(秦桦林)
    [语丝]
    代替·接替(张涛)
    一变再变(长水)
    “没有说话”的后果(凌大)
    陶行知的“了”字诗
    [向你挑战]
    现代人名十二问(王文)
    《谦辞十二问》参考答案

    咬文嚼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咬文嚼字”讲习所第五期成功举办
    “阂家”哪来“欢乐”(秦传库)
    “宽敝”怎么“舒适”(李海书)
    这家小店卖什么(蔡云兵)
    《“臻品加推”意欲何为》解疑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