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父亲牧羊”
  • 拿“小崔”说事
  • 央视有个品牌栏目,叫“小崔说事”。《咬文嚼字》2000年第1期曾拿“小崔”说事.刊登了《窃以为称“小栏”不妥》一文。文中说,央视主持人姜丰与崔永元大主持节目时,姜丰称崔为“小崔”,这“有些不妥”。
  • 我们将怎样行走在中国的土地上
  • “囥”这个字恐怕大部分人不会认识了,它读“kàng,是吴语方言“藏”的意思尽管大部分吴语方言区的人说话时把“藏”(cáng)读作“kàng”,
  • “登坛品酒”报告(四):明朝没有“督察院”
  • 在《百家讲坛》讲“朱元璋重刑治国之谜”时,毛佩琦教授在电视屏幕上使用了一张图表——“明朝的官员考核制度”,其中出现了“督察院”。
  • 洪武以前,哪来“明廷”
  • 《毛佩琦细解明朗十七帝》(第一部)169页有这样一句话:帖木儿汗国以撒马尔罕为首都一洪武以前,帖木儿曾向明廷“纳贡”。
  • 重逢“锡茶壶”
  • 《毛佩琦细解明朝十七帝》(第一部)在评价朱元璋的后宫生活时说道:“尽管朱元璋妻妾成群,但他还是被史家视为一个宫壶肃清的明君。”
  • 解缙是怎么死的
  • 明成祖朱棣与太子朱高炽的关系一度非常紧张,太子身边的一些官员甚至因为一点小过被投入监狱致死。明代才子解缙就是其中的一个。
  • “新浦”岂能绿
  • 明成祖朱棣是以“靖难”的名义打进南京,篡夺侄子建文帝的皇位的。建文帝生死不明,不知所终,成为明史一大悬案。相传建文帝曾逃亡到四川、广西、贵州等地,还在各地留下了一些诗作。
  • “正统”应是“天顺”
  • 《毛佩琦细解明朝十七帝》(第一部)说到“明英宗复辟之谜”,其中有这样的文字:
  • 不该脱“颍”而出
  • 《毛佩琦细解明朝十七帝》(第一部)中,多处涉及含有“颍”字的地名、官爵名、遗憾的是,都被错成了“颖”字。
  • “满州”和“长州”
  • 《咬文嚼字》多次谈论过“州”“洲”二字的区别,但出版物中混淆这两个字的地方还有不少。
  • 何来“非公党”
  • 2007年7月31日《人民日报》第13版有《非公党建在“秋田”》一文,其标题令人琢磨不透:“非公党”是哈意思?
  • “蜂会”,蜜蜂聚会?
  • 2007年6月15日《安徽商报》08版有篇新闻的标题是:“萨科奇G8蜂会喝醉酒?”其中的“蜂会”显然当作“峰会”。
  • “谢本师”的误用
  • 笔者曾在《中华读书报》上看到一篇文章,题为“一位博士生的‘谢本师’”,写的是一位即将毕业的博士生对自己导师的感激之情,他在博士论文答辩时.动情地表达了这样一个心愿:决定用已经准备好的置办谢师酒的经费,
  • 瑞士没有总统
  • 2007年9月15日《北京晚报》第2版刊有《清华选修课请来海外名师》一文,其中说:“‘清华海外名师讲堂’口前首次开讲,首位演讲者是瑞士联邦前总统约瑟夫·戴斯先生。”
  • 孔圣人何曾成“仙师”
  • 今年2月4日中午央视10套播出于丹教授讲授的《(论语)感悟》,同步放映的字幕上竟出现了“至圣仙师”的说法,笔者心生疑窦。谁都知道,所谓“仙师”,即能驾云御风的神仙,难道于教授要把孔子神化成仙人?笔者仔细看了这讲内容,发现于教授并不是这个意思。
  • “水来土淹”?
  • 2008年1月24日《羊城晚报》B4版所刊《阿璇的黄连病》一文说:“病入膏肓的悲观症,是药石罔效的;而我,竟然异想天开地希望黄连变蜜糖!也许,在她眼中,像我这种‘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的乐观,才是一种无可救药的病哪!
  • “三百六十度大转弯”?
  • 《中国记者》2007年第8期有一篇文章说:“让我感到好笑的是,同样的媒体特派记者,针对同样一个人——中国队的主教练,仅仅事隔七大,仅仅因为一场比赛赢了,而另一场比赛输了,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来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赢球时对朱广沪爱得死去活来,
  • 傅抱石、关山月不宜称作“书法家”
  • 2006年3月9日《人民政协报》C2版《“江山如此多娇”》一文在介绍齐燕铭篆刻艺术时写道:“人民大会堂建成以后,著名书法家傅抱石、关山月根据毛泽东《沁同春·雪》的诗(编者注:应为词)意,联手创作巨幅山水画。
  • “桠柑”应是“槿柑”
  • 2007年5月17日《南方周末》032版所刊《被表演的岜沙》一文中有这样一句话:“以盛产桠柑而出名的从江……收入主要靠栽在山上的桠柑。”
  • 《长生殿》不是孔尚任写的
  • 《中国古代义学史(二)》(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464页有这么一段文字:“他(孔尚任)曾接触很多明末遗民,受到民族思想的熏染,加上他本人官职不高,
  • 错用“厮打”
  • 2007年《意林》第12期刊登了《只为心安》一文,其中有这么几句:“警方联系上了孩子的父母,这对丧失理智的夫妇咆哮着厮打塞纳昂。塞纳昂不做辩解,默默忍受。”
  • “雀”窃“鹊”功
  • 《当代散曲》总第4期刊有一前《双调·骤雨打新荷》,曲中云:“七夕又逢……痴人银汉,雀桥相望”这无疑说的是“牛郎织女”的神话传说?
  • “兼听则名”?
  • 2007年4月24日《中国文化报》第8版登有《学术之争人人平等》一文,史章写道:“……毕竟偏听则暗,兼听则名。
  • “宵衣旰食”与“悲惨”无关
  • 2007年5月3日《南通广播电视报》刊登了题为“无名女子保骨灰”一文,文中说:与傅雷夫妇素昧平生的女子江小燕为傅雷夫妇保存骨灰,“鸣冤叫屈”,被打成“反革命”,
  • 何谓“假道灭馘”
  • 电视连续剧《雄关漫道》第16集中,贺龙有一句台词说:“假道灭虢嘛。”字幕把“虢”误成了“馘”。
  • “令人瞠舌”有误
  • 《扬子晚报》2007年6月26日A4版《一个班高考平均拿了646分》一文中写道:“在刚刚结束的2007年江苏省高考中,南京师大附中高三(2)班取得的成绩令人瞠舌……”其中的“令人瞠舌”有误。
  • 忽必烈与元顺帝并非一人
  • 《光明日报》2007年10月6日第4版所刊《探访马可·波罗出生地》一文中说:“(马可·波罗等)于1275年夏抵达元行宫上都,见到了元顺帝忽必烈。”
  • 说“练”道“炼”
  • 练、炼二字,因意义有相近处,在古汉语中常可通用。比如《晋书·葛洪传》中,“炼丹秘术”用的是“炼丹”,和现在的通行用法无异:而在萨都剌的《游海仙山》诗中,
  • 浅谈古汉语兼词“诸”
  • 在古代汉语中,有一种特殊的单音词。从表面看来,它只是一个字,但实际上却兼有两个字的意义和作用,而且其读音也是这两个字的合音。这种特殊的单音词,语言学家把它称为兼词,而人们经常提到的一个例子是:诸。
  • 宽容的妙处
  • 一位小姐不小心摔倒在一家整洁无比的商店里,手中的奶油蛋糕弄脏了地板。她歉意地向老板笑笑,不料老板却说:“真对不起,我忘记提醒你了。”
  • 李岚清谈养生
  • 国务院前副总理李岚清同志,曾接受凤凰卫视采访。当记者问到他的退休生活时,李岚清同志用“健身健脑”四个字回答,
  • 蒋梦麟论男女关系
  • 蒋梦麟将男女关系概括为三种:一曰狗皮膏药,二曰橡皮膏药,三曰氢气球。
  • 总理妙解 日理万机
  • 温家宝总理曾在江苏无锡一社区视察,居民陈林源说:总理日理万机,还抽出时间采我们社区和大家面对面说话,我们太激动了。
  • 林肯巧辩
  • 有一次,林肯作为律师替一位用锄头砸死富豪家恶犬的农夫辩护。
  • 楚庄王绝缨:缨为何物
  • 央视10套《百家讲坛》播出的《新解三六计》之《混水摸鱼》一讲中,乔良教授说使用此计的第一个小故事是:楚庄王在一次大宴群臣时,命许姬下去敬洒,忽然一阵风把灯烛吹灭,有人趁黑暗中把许姬的手摸了一把.许姬立即把那无礼之人帽子上的缨穗拽掉,
  • 何谓“脍树”
  • 2007年5月1日晚,中央电视台第4套《海峡两岸》栏目邀请两位台湾嘉宾谈两岸的旅游问题。嘉宾介绍说,台湾的桧树很有名,日本人就很欣赏台湾的桧树林。但荧屏出现的却是“脍树”“脍树林”。误桧为脍,可能是字形相近的缘故。
  • “南无”不读nánwú
  • 最近,许多电视台又在播放黄日华版《天龙八部》,在第30集中有这样的情节:虚竹和尚背着天山童姥躲到了西夏国王宫的冰库里后,想立马返回少林寺,天山童姥为了留住虚竹,故意发脾气说:“你是不是嫌姥姥年纪大了?”
  • 何人识“部屋”
  • 2007年2月8日下午,北京卫视播出的一个节目是《四海揭秘相扑相扑相扑》,向国人介绍了日本相扑的有关知识。
  • “南阳”与“南洋”
  • 2007年11月23日央视戏曲频道播出《记者节京剧演唱会》,京剧老生谭派第六代传人谭孝增演唱了《乌盆记》中刘世昌哭诉身世的唱段,当唱到“家住南阳城天外”时,
  • 袁隆平没说“筋米”“鲜米”
  • 2007年5月23日晚10时,央视新闻频道播放了该台记者在湖南采访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的节目。采访中,袁院士谈及,北方人爱吃jing米,南方有些省份的农民爱吃xian米。两种米的名称,屏幕上打出的汉字是“筋米”和“鲜米”。
  • “邀请乞丐喝酒”?
  • 挪威汉学家何莫邪所著《丰子恺》(张斌译,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一书,第195页选了丰子恺先生的一幅题为“嗟来食!”的漫画,作者如此点评道:
  • 生活用品怎有繁文缛节
  • 2007年7月6日《沈阳晚报》C16版刊有肖复兴先生《如今的水》一文,其中有这样一段话:“对于我们,如果说起生活质量,其实,首要的并不是锦衣玉食、轿车别墅,或其他别的名目繁多的各种电器以及繁文缛节的生活用品,及至外出到国内国外的旅游。”笔者想问的是:“生活用品”能用“繁文缛节”修饰吗?
  • 只有一套住房呀!
  • 我国的商品经济,恐怕还算不得高度发达,但广告宣传绝对疯狂,简直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连公共汽车的车身,也成了广告载体,便是一个有力的证明,本期封面上的这张照片。
  • “樗蒲”与“樗栎”
  • 第六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熊召政所著《张居正》第三卷《金缕曲》第二十四回张居正写给皇上的《谢遣官赐赙疏》中有这样的话:“伏念臣犬马微生,樗蒲贱质,事主不能效匡扶之力……”其中“樗蒲”一词用错了?
  • “我以我血荐轩辕”是谭嗣同说的吗
  • 2007年3月30日《杂文报》第4版刊有一木先生《明哲与保身》一文,文中有这样一句:“还有谭嗣同‘我以我血荐轩辕’”发出“我以我血存轩辕”这句豪言壮语的人是谭嗣同吗?
  • “你好,我是64330669……”(15):“外白渡桥”的沿革
  • 问:最近新闻里一直在报道“上海外滩外白渡桥拆修工程”,“外白渡桥”这个名称是怎么来的?
  • “白奴”新解
  • 问:报刊书籍上频频出现“白奴”一词,似乎和美国历史上的“白奴”毫不相关,时下这个“白奴”是什么意思?
  • “扣扳机”?“抠扳机”?
  • 问:我是一名射击教练员,想请教射击时用食指扳动扳机使抢击发的动作称为“扣扳机”还是“抠扳机”?
  • 郑少秋为何叫“秋官”
  • 问:最近诸多关于“肥肥”沈殿霞去世的报道,其中称其前夫郑少秋为“秋官”“秋官”这个雅号是怎么来的呢?
  • “携”“偕”辨
  • 问:报刊上常读到某某董事长或老总“携”或“偕”全体员工向读者致以节日问候的广告请问到底用“携”还是用“偕”呢?
  • “凤凰男”与“孔雀女”
  • 问:各大媒体纷纷展开有关“凤凰男”与“孔雀女”的讨论,网络点击量更是高得惊人。这两个热门词到底是什么意思,之间有什么内在联系?
  • 《恰同学少年》中的语文差错
  • 央税1套曾播放过红色青春偶像刷《恰同学少年》,赢得了众多观众的好评,不过,剧中也出现了不少语文方面的差错。试举几例。
  • 钟繇的“繇”应该怎么读
  • 钟繇,字元常,是三国魏时著名的书法家。他的儿子钟会,曾受命率军平蜀,后因谋叛魏国而被杀。《三国志》中收有父子两人的传记。有人曾给《咬文嚼字》编辑部打电话,说他从小时候起就把钟繇的“繇”读成“由”,
  • 祇洹精舍:祇读何音
  • 央视10套《百家讲坛》曾经播出《玄奘西游记》,介绍了有别于长篇小说《西游记》的历史上真实的玄奘法师西行求法的事。2007年6月20日播出的第二十讲《佛学盛衰》里多次出现“祗洹精舍”一词,
  • “程十发”的名字如何读
  • 著名国画家程十发先生不幸仙逝,噩耗传开,文化艺术界沉浸在一片哀痛之中,全国各新闻媒体纷纷刊播缅怀这位艺术大师的新闻报道。
  • 卓文君是何处美女
  • 2007年7月14日《人民日报》的《大地》副刊刊有《邯郸的厚重与美丽》一文,其中有这样一段话:邯郸出美女,采桑女罗敷,窃符救赵的如姬,秦始皇的母亲赵姬,李园嫁妹夺了楚国江山的李后,千古风流的卓文君……
  • 司马迁为“朋友”受宫刑?
  • 《增广贤文(儿童版)——中国传统文化导读》(吉林美术出版礼)第39页:“史官司马迁上书为好友李陵说情,被皇帝投入大狱。”
  • “海霞”的原型
  • 2006年5月20日《南国都市报》第11版刊载《“八姐妹炮兵班”一成员盼救助》一文,文中说:上世纪七十年代拍摄并红极一时的电影《海霞》是“根据(海南三亚)西岛上的‘八姐妹炮兵班’原型拍摄的……”这是一个误会。
  • 《水经注》不是徐霞客写的
  • 2007年3月27日《杂文报》的《人生随笔》栏目刊有《旅游中的民生信息》一文,其中写道:“徐霞客跑得远一些,足迹遍及祖国的山山水水,他还根据自己的旅行经历写出了《水经注》。”《水经注》的作者是郦道元,而不是徐霞客。
  • 《现代人名十二问》参考答案
  • 一、夏丐尊为人正直,学识渊博,在教育界名气很大。1912年.社会上盛传要进行普选,夏丐尊不愿当选,便改名“丐尊”,以代替读音相近的“勉旃”(旃,音zhān,是之、焉二字的合读。
  • 古代人名十二问
  • 一、孔子姓孔名丘,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大圣人”;春秋末期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儒家学说的创始人。
  • “饸硌面”有谁吃
  • 这则店招中的“饸硌面”无疑应作“饸馅面”。饸铬(héle)是北方的一种面食。即把和好的荞麦面、玉米面或高粱面等用专用工具挤压成长条。
  • 电话号码“薄”?
  • 这是一条推广电话“黄页”的宣传标语。电话号码“薄”?请问号码“薄”在何处?什么号码才算不“薄”?明知其“薄”为何还要宣传?显而易见。“薄”为“簿”之误。
  • 认识“牛二”吗
  • 《北京晚报》曾刊登过记者高铭先生拍摄的一张照片。照片正中是牛栏山一家路边餐馆的广告。上面写着八个大字:“凉菜一元,牛二免费”。
  • 《这家小店卖什么》解疑
  • 店里的营业员解释说,该店铺是销售女性服装的,店名“溡绱躌步”就是“时尚舞步”的意思。用字如此时尚,让人跌破眼镜。
  • [卷首幽默]
    “父亲牧羊”(姜洪水 叶珺[画])
    [语林漫步]
    拿“小崔”说事(韩秋红)
    我们将怎样行走在中国的土地上(陶本一)
    [众矢之的]
    “登坛品酒”报告(四):明朝没有“督察院”(鲁克兵)
    洪武以前,哪来“明廷”(徐长庚)
    重逢“锡茶壶”(方奥宝)
    解缙是怎么死的(曾史)
    “新浦”岂能绿(省庐)
    “正统”应是“天顺”(郝立新)
    不该脱“颍”而出(若木)
    “满州”和“长州”(宜修)
    [借题发挥]
    何来“非公党”(李家宝 王连杰)
    “蜂会”,蜜蜂聚会?(罗守银)
    “谢本师”的误用(和曼)
    [一针见血]
    瑞士没有总统(一言)
    孔圣人何曾成“仙师”(丁筏孙)
    “水来土淹”?(余培英)
    “三百六十度大转弯”?(宗守云)
    傅抱石、关山月不宜称作“书法家”(王德彰)
    “桠柑”应是“槿柑”(顾秀华)
    《长生殿》不是孔尚任写的(王建群)
    错用“厮打”(周凤君)
    “雀”窃“鹊”功(张治安)
    “兼听则名”?(李新华)
    “宵衣旰食”与“悲惨”无关(李海安)
    何谓“假道灭馘”(毛志英)
    “令人瞠舌”有误(杨以庄)
    忽必烈与元顺帝并非一人(王万里)
    [辨字析词]
    说“练”道“炼”(郑正)
    浅谈古汉语兼词“诸”(金文明)
    [语丝]
    宽容的妙处(曾昭安)
    李岚清谈养生(刘曰健)
    蒋梦麟论男女关系(沈志宏)
    总理妙解 日理万机(孙建国)
    林肯巧辩(曾昭安)
    [追踪荧屏]
    楚庄王绝缨:缨为何物(李景祥)
    何谓“脍树”(刘学海)
    “南无”不读nánwú(吴校华)
    何人识“部屋”(黎金祥)
    “南阳”与“南洋”(朱世宽)
    袁隆平没说“筋米”“鲜米”(张兆前)
    [文章病院]
    “邀请乞丐喝酒”?(郑文安)
    生活用品怎有繁文缛节(李沈阳)
    只有一套住房呀!(赵佳)
    “樗蒲”与“樗栎”(理典)
    “我以我血荐轩辕”是谭嗣同说的吗(孔渊)
    [热线电话]
    “你好,我是64330669……”(15):“外白渡桥”的沿革
    “白奴”新解
    “扣扳机”?“抠扳机”?
    郑少秋为何叫“秋官”
    “携”“偕”辨
    “凤凰男”与“孔雀女”
    [正音室]
    《恰同学少年》中的语文差错(孙臻)
    钟繇的“繇”应该怎么读(郑茵)
    祇洹精舍:祇读何音(李华山)
    “程十发”的名字如何读(尤敦明)
    [百科指谬]
    卓文君是何处美女(辜良仲 叶桂珍)
    司马迁为“朋友”受宫刑?(王珏)
    “海霞”的原型(梁弼弘)
    《水经注》不是徐霞客写的(谯义三)
    [向你挑战]
    《现代人名十二问》参考答案
    古代人名十二问(恩施)

    “饸硌面”有谁吃(柳亭)
    电话号码“薄”?(王冰)
    认识“牛二”吗(韦槐)
    《这家小店卖什么》解疑
    《咬文嚼字》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市新闻出版局

    主办单位:上海文化出版社

    主  编:郝铭鉴

    地  址:上海市建国西路384弄11号甲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30669

    电子邮件:yaowenjiaozi@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9-2390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801/h

    邮发代号:4-641

    单  价:2.50

    定  价: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