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一胎、二胎、三胎
  • 湖北某市汉江路主干道上,曾竖有一块巨幅过街宣传牌,上面写着计划生育宣传语:“提倡一胎,控制二胎,杜绝三胎。轮胎厂宣。”原来,这是东风轮胎厂制作的宣传牌。过路人见了忍不住要笑出来。
  • “错一字扣一分”刍议
  • 中国人向来视汉字为世间至宝,对汉字都抱有一种庄严而神圣的敬畏之心。鲁迅先生在《门外文谈》中说道:“中国的字,到现在还很尊严,我们在墙壁上,就常常看见挂着写上‘敬惜字纸’的篓子。”台湾作家龙应台也谈到过一个生活细节:她到台湾野外游览,把报纸铺在石阶上,坐下休息。一位老农递给她一块旧毛巾,说:“垫这,垫这,坐字纸不好。”她谢过老人,收起报纸。老农不是文化人,甚至不识字,但对文字的尊敬,却是自然而真诚的。
  • 玄奘俗名小考
  • 随着钱文忠教授《玄奘西游记》在央视《百家讲坛》中的热播,玄奘这位唐代高僧,又引起了人们新的兴趣。对玄奘出家前的俗名叫什么,就有不同的说法。
  • 也说NBA球星的绰号
  • 作为一个篮球迷,经常在网上浏览关于篮球的各种新闻。一次,一篇《盘点NBA球员在中国花名册穆大叔诨号最有趣》的文章吸引了我的眼球。文章十分精彩,但看了作者的解释,觉得有两处牵强附会。一是芝加哥公牛队的大中锋本·华莱士,在中国被称为“大本钟”,这个称呼源于他的庞大体形及强悍的防守能力。
  • 乾隆皇帝即位不在乾隆元年
  • 刘心武先生在《秦可卿被告发之谜》一讲中,谈到曹家的两大靠山之一傅鼐时写道: 到了乾隆朝,乾隆元年的时候,傅鼐得到重用,就做到尚书一级了,他当了兵部尚书,还兼刑部尚书,那可是非常大的官啊。(《刘心武揭秘〈红楼梦〉》第一部第215页)
  • “登坛品酒”报告(五)——“红学”哪有“索引派”
  • 刘心武先生在“蒋玉菡之谜”一讲中反复说到“索引派”,无论是《百家讲坛》的字幕还是后来的书中,都是这么写的: 在红学的发展史上曾经有一派叫做索引派,索引派现在是没落了,被很多人所否定,但是我个人认为,索引派在红学的发展史上,它留下了很重要的痕迹。像我在第一讲里面提到的蔡元培蔡先贤,他就是一个索引派大师。
  • 怎么扯上了“性行为”
  • 清人富察明义《绿烟琐窗集》有二十首《题红楼梦》绝句,其中第十七首是: “锦衣公子拙兰芽,红粉佳人未破瓜;少小不妨同室榻,梦魂多个帐儿纱。”
  • 误说“常山之蛇”
  • 脂砚斋一再指出,曹雪芹的笔法是“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刘心武先生在《百家讲坛》如此说明这个笔法:“如常山之蛇,见头不见尾,见尾不见头,非常地蜿蜒曲折。”这一说法在《刘心武揭秘(红楼梦)》第二部第54页仍然保留。然而,刘先生对“常山之蛇”的理解是有偏差的。
  • 林黛玉是吃草的?
  • 《红楼梦》第四十五回,与宝钗和好的时候,黛玉说到自己的经济状况:“我是一无所有,吃穿用度,一草一纸,皆是和他们家姑娘一样。”刘心武先生对其中的“一草一纸”如是解释: “一草一纸”这个话把她生活中的所需全概括了。这个“草”,说明她很谦虚,说自己是吃草的,也就是说她平时的吃喝全靠荣国府供应。
  • “老君眉”的产地
  • 《红楼梦》第四十一回写到妙玉手捧一钟茶递给贾母,贾母以为是安徽六安出产的名茶,就说:“我不吃六安茶。”妙玉笑道:“知道,这是老君眉。”
  • 繁漪的前夫是谁
  • 刘心武先生在《百家讲坛》讲《秦可卿原型大揭秘(上)》时曾提到《雷雨》: 《雷雨》里面有一组重要的爱情是谁爱谁啊?是周萍和繁漪之间的爱情,他们两个是什么样的伦常秩序啊?是儿子爱后妈,是后母爱前夫的大儿子,是乱伦恋……
  • “清圣祖”不是“清圣主”
  • 刘心武先生认为秦可卿的原型是废太子胤礽的女儿。他用《清圣祖实录》中的一个例子来说明废太子身边的人是可能私自逃出去的。(见《揭秘〈红楼梦〉》第二部第194页)遗憾的是,书中将《清圣祖实录》错成了《清圣主实录》。
  • 说话机械
  • 一个贵妇人有一次在宴会上见到了留声机的发明者爱迪生。她滔滔不绝地说了二十分钟如何庆幸能见到一个如此伟大的人物之类的恭维话,最后问道:请告诉我,亲爱的爱迪生,你真的是第一个发明会说话的机械的人吗?
  • 李安论墨镜
  • 大凡名人,特别是导演,往往喜欢戴墨镜。李安导演是个例外。对此他有一段妙论:“戴墨镜常常会给人一种很高深的感觉,却会妨碍人与人之间的眼神交流。
  • 警惕“奥步”
  • 台湾“大选”愈演愈烈时,媒体评出台湾选举流行词(《环球时报》2008年1月11日),第一个就是“奥步”。无论是看报还是上网了解台湾选战,都会遇到“奥步”。
  • “演绎”新面孔
  • 热词“演绎”正当时。翻开报纸的娱乐版,什么“性感车模演绎完美”,什么“演绎三国动漫大赛”,什么“青春偶像演绎成熟”……各式“演绎”铺天盖地,热闹非凡。小说中更是不乏其例。古龙的《陆小凤传奇》中就有:“如果我们不热爱生命,
  • “桥段”:来自电影圈的新词
  • 近年来,“桥段”一词常常见诸报端。且举一例: 2008年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上,蔡明在小品《梦幻家园》中多次重复一句口头禅——“为什么呢”,而且每次都是用大音量夸张地嗲声嗲气地说出来的,取得了显著的喜剧效果。
  • 红颜祸水是“妹喜”?
  • 姜杉先生在《“迷惘”的不仅仅是“云雨”》一文中写道: 中国古代封建社会,因“红颜”而引起更朝换代的事件,诸如妹喜亡夏、妲己亡殷、褒姒亡周等,已广为人知……
  • 编辑干吗“操瓠”
  • 当今一些年轻编辑责任意识淡薄,应具备的知识匮乏,不知道达赖喇嘛是谁,不知“四人帮”是哪四个人。对此.陈益民先生在《一代不如一代?》一文中慨叹道:“你总不能辩解说:‘四人帮’垮台时他们还没出生,不知道是哪四个人情有可原吧?如此不知深浅,却率尔操瓠,
  • 既是“恶贯满盈”,何来“死得其所”
  • 在多家电视台热播的《宽恕》第三集中有这样一个情节:曾在十几年前强奸了庄敏(肖一航的妻子)的马平原,用庄的裸照向其勒索二百万。正当肖一航夫妇奋力抗争时,马平原莫名其妙地死去,庄敏怀疑肖一航有杀人嫌疑。面对妻子的盘问,肖一航说:“这个马平原是恶贯满盈,死得其所。”此处“死得其所”可谓牛头不对马嘴。
  • “缴(zhuá)”是指箭吗
  • 人教社小学《语文》六年级下册(2006年12月第1版)第一课《学弈》一文中,有一句人们熟悉的话:“一心以为有鸿鹄将至,思援弓缴而射之。”编者为“缴”字加的注是:“古时指带有丝绳的箭。”这让人很疑惑:“缴”能理解成“箭”吗?
  • “朝闻道”,还是“朝问道”?
  • 在柏拉图的对话集里面,他的论证一方面是坚定的、结论明确的,如《论语》说的“朝问道,夕死可矣”;但另一方面又表现出犹豫不决、紧张以及困惑。
  • 两误贾岛
  • 老海先生发表于《散文选刊》2007年第7期《散文的种类与技巧》一文末尾写道:如果你能下苦功,做到像贾岛那样“语不惊人死不休”“三年得一句双泪流”,自然就不愁得不到好的散文(文学)语言了。
  • 《南京》记录的是哪年“灾难”
  • 本期封面照片是南京市某影院的电影优惠券。电影优惠券设计得挺别致,除了常规项目(日期、场次、座位号等)之外,还有记录片《南京》的宣传文字和图片,真可谓图文并茂。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宣传文字差错不少,经不起推敲:
  • “你好,我是64330669……”(16)——“嗖的一声”与“嗖地一下”
  • 问:编辑中经常遇到带有“嗖”字的短语。“嗖de一声”“嗖de一下”,到底该用“的”还是“地”呢? 答:“嗖de一声”中最好写“的”,“嗖de一下”中最好写“地”。但是,两个de互换也是可以的。这是为什么呢?
  • 何谓“贴士”
  • 问:常在时尚生活类报刊上读到“美容小贴士”“旅游贴士”等文字。请问“贴士”的确切含义是什么? 答:英语单词tip作名词用时,可解释为“提示,指导,忠告”,且多用复数,即后加s变成复数形式tips。“贴士”是英语tips的音译词,指“供参考的方法诀窍”或“提醒、提示别人的信息”。
  • 细说“三宫六院”
  • 问:“三宫六院”一词总是被用来形容帝王嫔妃之多,究竟有没有实体的“三宫”和“六院”? 答:有。“三宫六院”原是故宫建筑群中北半块的建筑布局。故宫按“前朝后寝”规制,以乾清门为界,南为外朝,北为内廷,内廷是皇帝及后妃们起居生活之所,即所谓的“三宫六院”。
  • “仔”“崽”辨
  • 问:查阅一些辞书。对“仔”字的解释均为“同‘崽’”。“仔”和“崽”到底有没有区别? 答:“仔”和“崽”是一组方言味较浓的通用字,但在语用上有不少差别。“仔”除了在某些地区特指“儿子”之外,多为一种类似“家伙、小子”的实义不强的后缀;而“崽”因可指幼小的动物,在特定语境中可带有侮辱、鄙夷的意味,如“狗崽子”“狼崽子”等。
  • 掀开“物语”的面纱
  • 问:报刊上常见到“物语”二字,我隐约知道它来自日本,但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答:“物语”一词确实源自日本,义为故事或杂谈,是日本古典文学体裁的一种。日本文学史上,平安时代(794—1192)至室町时代(1336-1573)的传奇小说、和歌氏小说、恋爱小说、历史小说、战记小说都被称为“物语”。
  • “生猪”乎?“牲猪”乎?
  • 问:请问供食用的肉猪该叫“生猪”还是“牲猪”? 答:生猪:即活猪。现一般就指阉猪。家猪分三种:阉猪、种猪及未阉割的母猪。正常的猪都会发情,长肉不多且脾气暴躁,不利于肉用。阉猪是指不论公母出生不久就被阉割的猪,这种猪专供食用。
  • 说“繁”道“烦”
  • “繁”,再加上“烦”,这可真够烦人的。 谓予不信,请翻开《现代汉语词典》:“繁乱”也作“烦乱”,“繁难”也作“烦难”,“繁杂”也作“烦杂”;“繁琐”同“烦琐”,“繁言”同“烦言”,“繁冗”同“烦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亦兄亦弟,难解难分,搅成了一锅粥。
  • “帖”与“贴”
  • “帖”和“贴”读音、字形相近,意思多有纠缠之处,经常通用。常会遇到这样的问题:“服帖”“伏帖”“妥帖”“俯首帖耳”几个词,有时也写成“服贴”“伏贴”“妥贴”“俯首贴耳”。这是怎么回事呢?网络论坛里网民发表的文字,有的叫“帖子”,有的叫“贴子”。究竟哪个规范呢?
  • “雁”非“燕”
  • “雁”和“燕”,是汉语中的常见词。不过。还是不时有人会搞混它们,把“身轻如燕”错成“身轻如雁”,把“人过留名,雁过留声”误作“人过留名,燕过留声”。其实,如果对这两种鸟在生物学上的不同特点有所了解,就可避免这类差错的发生。
  • 经纪人岂是“牵客”
  • 一日,央视10套《百家讲坛》播出《李清照》第八集“再嫁婚变”。主讲老师说到李清照在信中称张汝舟是“驵侩(zǎngkuài)之才”时,解释说“驵侩”就是贩卖牲口的qiān客。这时字幕上“qiān客”打出的竟然是“牵客”。
  • 用什么鱼“以乱其臭”
  • 2007年8月30日《新民晚报》刊载了《秦始皇遗体是否保护完好》一文,其中引了《史记·秦始皇本纪》中的话:“(秦始皇)棺载辒辌(wēnliáng,古代可以卧的车)车中,……会暑,上辒车臭.乃诏从官车载一石鲍鱼.以乱其臭。”作者对此作了解释:“……派人捕捞了一筐筐鲍鱼,将腐臭的鲍鱼……”这样的解释显然是错误的。
  • “大相径庭”≠“大同小异”
  • 《新民晚报》2007年9月2日B3版刊登了洪宇的《再见,变形金刚》一文,文章开头写道:“很多年前,有一部动画片叫做“变形金刚”,很多年后有一部电影也叫“变形金刚”,两者所用的素材都一样:一群会变化形状的钢铁人,两者的主题也大相径庭:阐述正义必定战胜邪恶的真理。”
  • “三脚裤”和“平角裤”
  • 近日,到商场去买裤衩,看到一款“华友源”牌裤衩的标牌上写着“男式三脚裤”。后来居然又看到同品牌另一款式的“男式平角裤”,不禁愕然。
  • 这件“好事”无关雷锋
  • 央视2套著名节目主持人王小丫在2007年12月8日的“联合对抗”节目中,说了这样一句话:“雷锋同志说:‘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
  • 毛泽东、杨开慧“扶枢南下”?
  • 2007年9月6日《扬子晚报》B6版上,刊出《杨开慧李淑一“恰同学少年”》一文。其中写有这么一段文字:“1920年1月17日临终时,杨昌济将杨开慧的终身托付给毛泽东。后来,毛泽东、杨开慧同扶枢南下,准备在长沙东乡板仓老家安葬杨昌济。”
  • 错解了“武林”,冤枉了古人
  • 《文学自由谈》2007年第4期刊载的文章《谁是〈水浒传〉的作者》中,引述了明人胡应麟的一句话:“元人武林施某所编《水浒传》。”接着就批评说“(胡)并没有作周密翔实的考证,所以竟然自以为是地断言,施耐庵是元代的‘武林’中人”。这么说就是冤枉古人了。
  • 事业如何“惶然”
  • 2008年1月4日《杂文报》第1版《娄师德的低调做官高调做事》一文中,有这样一句话: 娄师德之所以始终如一地受到武则天的信任,事业惶然,与他的夹着尾巴做人很有关系。
  • “瞳瞳日”不作“幢幢日”
  • 《广州日报》2008年2月19日C20版《关于春联的记忆》一文说:“直到宋代,春联仍称‘桃符’。王安石的诗中就有‘千门万户幢幢日,总把新桃换旧符’之句。”这里把“瞳瞳日”误作“幢幢日”,诗句就变得不可索解了。
  • “谈笑有鸿儒”的著作权
  • 2007年4月29日《扬州广电》报D叠第1版头条新闻是有关贾平凹的。其中写道:“不禁想起宋代文学家、曾任扬州太守欧阳修所写的《醉翁亭记》,文中的一句话仿佛专为人住尚城的贾平凹写的,这就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 “鞑靼”的“靼”念dān吗
  • 2007年3月29日央视新闻节目中,邢质彬、李瑞英等几位播音员都把俄罗斯鞑靼斯坦共和国名称中的“鞑靼”错念成了dádān。“靼”,正确读音为dá。我国自唐代以来就有关于鞑靼的记载,“鞑靼”当初是突厥统治下的一个部落名,后来成为汉族对北方各游牧民族的统称。
  • 是谁“必成输家”
  • 现在离北京奥运会不到半年,在西方某些国家,奥运会精神看不到,但奥运会的政治味道已经非常浓厚.每天留意媒体报道的人会有这样一个疑惑:不知道今天的奥运会到底是一个体育盛会,还是政治盛会?2008年2月21日《参考消息》头版转引了《联合早报》的一篇报道:《西方能够在奥运会政治中赢得什么?》,编者拟了一则新的标
  • 有“虹”这种鱼吗
  • 《上海老年报》有一个“人类之友”专栏,图文并茂,介绍各种动物,栏目取名好。但2008年2月16日刊载的那篇“蓝斑条尾虹”,令人诧异:有“虹”这种鱼吗?
  • “二度媒”应是“二度梅”
  • 《光明日报》2007年4月26日的一篇报道《汉剧老将陈伯华率队京汉合演展皮黄风采》,述及“李青、姚长生等将主演陈(伯华)派名剧《二度媒·丛台别》一折”。剧名大错,当作“二度梅·重台别”。
  • “鸡犬升天”和“拔宅飞升”
  • 自汉以来,“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此典出自西汉淮南王刘安“得道升仙”的传说。但江西人民出版社2004年出版的《游遍江西500问》却说:“此典源于东晋许逊在南昌西山一家42口得道升仙事。”类似的说法还出现在《中国导游十万个为什么——江西》(中国旅游出版社2004年出版)和《文学博士透过山水话南昌》(刊于2006年1月17日《南昌晚报》)等作品中。
  • “芒种”不关“春牛图”
  • 《文史知识》2008年2期《武强年画》一文在介绍年画的题材时说:“还有对应各个节日的年画题材,如立春的《打春牛》、芒种的《春牛芒神图》、二月二的《龙抬头》、三月三的《兰亭图》……”“芒种”与“《春牛芒神图》”,虽然都有一个“芒”字,但不是相互对应的关系。与《春牛芒神图》对应的应是立春。
  • 不在“寿阳山”,并非“方孝儒”
  • 魏得胜先生在《古时散文今时语》一文的“天道”章中,写到伯夷、叔齐劝阻周武王姬发出兵伐殷时说: 姬发还是灭殷建周,天下归顺,惟伯夷、叔齐兄弟俩“义不食周粟”,跑到寿阳山上饿死了。
  • 镇名十二问
  • 一、乌镇是江南水乡著名的古镇之一,位于浙江省桐乡市。有人说“乌镇”的“乌”是指乌鸦。这种说法对吗?
  • 《古代人名十二问》参考答案
  • 有照为证
  • 用“螺丝”做汤? 无锡市某饭店的招牌上,“螺蛳汤”竟然误写成了“螺丝汤”。“螺丝”就是螺钉,拿来做成汤,要给什么样的异人去喝呢?
  • 雾里看花
  • [卷首幽默]
    一胎、二胎、三胎(彭玮 叶珺[画])
    [语林漫步]
    “错一字扣一分”刍议(陈林)
    玄奘俗名小考(雷炳坚)
    也说NBA球星的绰号(廖敏)
    [众矢之的]
    乾隆皇帝即位不在乾隆元年(曾史)
    “登坛品酒”报告(五)——“红学”哪有“索引派”(王舒荷)
    怎么扯上了“性行为”(杨光)
    误说“常山之蛇”(冉至)
    林黛玉是吃草的?(沙鸣)
    “老君眉”的产地(金文明)
    繁漪的前夫是谁(董鸿毅 宁波)
    “清圣祖”不是“清圣主”(铁陆云)
    [语丝]
    说话机械(张涛)
    李安论墨镜(金柯)
    [词语春秋]
    警惕“奥步”(张方平)
    “演绎”新面孔(孙占锋)
    “桥段”:来自电影圈的新词(余双人)
    [语文门诊]
    红颜祸水是“妹喜”?(卓王泽)
    编辑干吗“操瓠”(王宗祥)
    既是“恶贯满盈”,何来“死得其所”(王玉柱)
    “缴(zhuá)”是指箭吗(盛祖杰)
    “朝闻道”,还是“朝问道”?(田萌)
    两误贾岛(董榜)
    《南京》记录的是哪年“灾难”(金波生)
    [热线电话]
    “你好,我是64330669……”(16)——“嗖的一声”与“嗖地一下”
    何谓“贴士”
    细说“三宫六院”
    “仔”“崽”辨
    掀开“物语”的面纱
    “生猪”乎?“牲猪”乎?
    [辨字析词]
    说“繁”道“烦”(庄涛)
    “帖”与“贴”(曹志彪)
    “雁”非“燕”(李耀辉)
    [一针见血]
    经纪人岂是“牵客”(李景祥)
    用什么鱼“以乱其臭”(黄国桢)
    “大相径庭”≠“大同小异”(马伟军)
    “三脚裤”和“平角裤”(张应族)
    这件“好事”无关雷锋(李光荣)
    毛泽东、杨开慧“扶枢南下”?(吴导民)
    错解了“武林”,冤枉了古人(李一鸣)
    事业如何“惶然”(周志)
    “瞳瞳日”不作“幢幢日”(余培英)
    “谈笑有鸿儒”的著作权(吴献中)
    “鞑靼”的“靼”念dān吗(薛向畴)
    [借题发挥]
    是谁“必成输家”(和毓天)
    有“虹”这种鱼吗(李光羽)
    [百科指谬]
    “二度媒”应是“二度梅”(李大新)
    “鸡犬升天”和“拔宅飞升”(贾春霖)
    “芒种”不关“春牛图”(李景祥)
    不在“寿阳山”,并非“方孝儒”(封常曦)
    [向你挑战]
    镇名十二问(宜修)
    《古代人名十二问》参考答案

    有照为证
    雾里看花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