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于谦何以怕“阎罗”
  • 某出版社出版的《名人与诗联》一书中,讲明朝的于谦入京办事,有人劝他乘机送礼行贿,结纳权贵。于谦断然拒绝,并赋诗言志:“清风两袖朝天去,免得阎罗话短长。”奇怪,行贿为何怕阎王老爷说长道短呢?原来,都是错别字惹的祸——诗中的“阎罗’’本作“闾阎”(lǘyan),指的是平民。
  • 最近我常常含着泪水——汶川地震诗歌选读——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
  •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汶川地震发生后,中国人以各种方式表达着内心的悲痛,表达着对灾区人民的牵挂。诗歌,成为运用得最多的一种方式。这些天,在报上,在几乎所有的中文网站上,出现了无数新创的诗歌。很多诗在网上传播,在人群中朗诵,在手机上流传。它们使无数读者心灵共鸣震颤,因为,它们道出了中国人共同的悲伤、祈祷以及战胜大灾的信念。这些诗大多朴素无华,然而感情深挚,含着泪水,是发自内心的声音。本刊现辑录地震诗歌三首,以寄托我们对灾区人民的祝祷——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 真情的力量
  • 诗歌是直通心灵的渠道。悲伤出诗人,真爱出诗人。《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等三首诗,全部生发于“5·12”汶川大地震。
  • “登坛品酒”报告(七)——苏秦也宣常“连横”?
  • 《解读大秦政坛双星》第7页说到苏秦学成了本领,“专门研究各国的关系,到各国游说,宣传合纵连横,受到欢迎,曾经担任六同的国相”。既宣传合纵,又宣传连横,这可能吗?
  • 国名误为曲名
  • 孙立群先生在《解读大秦政坛双星》第104页曾谈到李斯关于音乐的议论。李斯说:“那些敲打瓦坛瓦罐、弹着秦筝、拍着大腿、呜呜叫喊以满足欣赏要求的,这才是正宗的秦围音乐。像《郑》、《卫》、《桑间》、《昭》、《虞》、《武》、《象》这些乐曲,则是其他国家的音乐……”这里一连出现了七个书名号,给读者的印象是它们全都是乐曲的名称,其实不是。
  • 不是“范睢”,是“范雎”
  • 2007年3月10日孙立群先生在《百家讲坛》讲李斯力谏逐客时,把“范雎ju”读为“范睢sui”,字幕也作“范睢”。在后来成书的《解读大秦政坛双星——吕不韦与李斯》中也多次出现“范睢”,如第四讲《吕不韦时代开始了》:“秦昭王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礼贤下士。他引进范睢,为了得到他的强秦计策,秦昭王在范睢面前五次下跪。”(42页)
  • 是谁说服信陵君
  • 孙立群先生在《解读大秦政坛双星》的第四讲《吕不韦时代开始了》中称信陵君是在秦军大举攻打魏国、魏军节节败退的危急时刻,被魏王派出的使者劝说回国的。使者说了这样一段话:“公子之所以在诸侯中有很高的威信,是因为您是魏国宗室,现在魏国有难,您不去解救,一旦秦军攻下大梁,把魏国宗室祖先的宗庙夷为平地,您还有什么面目见天下的诸侯呢?”信陵君听后猛然醒悟,“想到自己是魏国人,还应以国家利益为重,他打消了顾虑,随使者回到魏国”。
  • “对峙”误为“对恃”
  • 《解读大秦政坛双星》第32页接连出现“对恃”:“秦军与赵军从公元前262年到公元前260年对恃将近三年”,“这种对恃显然对秦不利”。这里的“对恃”当为“对峙”。
  • 范雎是楚国人吗
  • 《解读大秦政坛双星》第62页说秦昭王是重视人才、礼贤下士的典范,“他为了得到楚国人范睢的强秦计策,在范睢面前五次下跪,成为一段佳话”。
  • 信陵君何曾“买通赵王的妃子”
  • 魏国的信陵君是战国四公子之一,他窃兵符救赵国的故事在历史上非常有名。孙立群先生在《解读大秦政坛双星》中也提到了这件事:
  • 多余的“首部”
  • 前“跳水冠军”田亮“触电”,由运动员转行当演员,在香港拍摄个人首部电影《出水芙蓉》。《扬子晚报》2007年7月12日A18版刊登了一篇题为“田亮满意首部处女片”的文章,介绍田亮对演戏的感受。显而易见,题目中的“首部处女片”属叠床架屋。“首部”是累赘,应删除。
  • 应是“位极人臣”
  • 《北京广播电视报》2008年2月18日第17版头条文章《鳌拜得势位及人臣》里的“及”是个别字,应为“极”。“极”,达到顶点;位极人臣,意为达到了大臣中的最高官位。
  • “韧劲”是“敲门砖”?
  • “敲门砖”是一种比喻的说法。《现代汉语词典》有“敲门砖”词条,其释义为:“比喻借以求得名利的初步手段。”举的例子是:“封建时代的文人常把读书当成敲门砖,一旦功名到手,书籍也就被束之高阁了。”可见,“敲门砖”含贬义,仅是“手段”。一旦达到目的,也就没有用处了。
  • “狙击”岂能治理赤潮
  • “狙击”与“阻击”用法并不相同。狙击,埋伏起来伺机袭击敌人。狙,读为jū,古书上指一种猴子。猴子聪明、灵巧,善于偷袭。阻击,以防御手段阻止敌人增援、逃跑或进攻。阻,读音为zǔ,义为阻挡、阻碍。报刊上用错这两个词的情况时有发生。2008年5月9日上海《解放日报》的《长江三角洲·国内新闻》版块,刊有一篇记者的报道——《长三角“狙击”赤潮》。标题中的“狙击”一词就值得商榷。
  • “关工工作”是啥工作
  • 使用缩略语,是使语言简洁高效的一种方法。但前提是要合理,让人可以接受。否则,就是“苟简”,以辞害意,反而影响表达效果。
  • “江竹筠”该读什么
  • 中央电视台第3频道2008年4月10日晚间现场直播第13届CCTV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民族唱法单项决赛第一场,文化艺术知识考试中有道题目是提问歌剧《江姐》中江姐的原型叫什么名字。歌手答不出,评委徐沛东点评时说:“叫江竹jūn,又叫江竹yún。”
  • 改元不是「立国号」
  • 央视10套《百家讲坛》曾播出《李清照》第二集。在讲到赵明诚与李清照二人的家庭背景时说,宋徽宗继位后,新派旧派都用,执行了一种折中政策,“立国号”为建中靖国。
  • “盘尼西林”几时有
  • 2006年,中央电视台第1套节目播出了电视连续剧《大敦煌》。11月16日播出的一集中,英围人贝克和约翰偷运敦煌的经卷。在路上,有人发烧病倒时,贝克说,给他吃几片“盘尼西林”。请问,此时世上有“盘尼西林”这种药吗?
  • 王小丫误说「汗牛充栋」
  • 2008年4月12日央视的《开心辞典》有一道题:成语“汗牛充栋”中的“牛”是因为什么出了那么多汗?供选择的答案有两个:A.耕田;B.运输。嘉宾回答B,是正确的。可是,接下来王小丫对这个成语的解释,让人有点疑惑。王小丫说:“书太多,(牛)运输出了那么多汗;书太多,摞起来可以充屋子的栋梁。”成语“汗牛充栋”是这个意思吗?《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的解释是:拉运书籍的时候,牛会累得出汗;堆放书籍的时候,会一直堆到屋顶。
  • “溺器”的“溺”
  • 2008年1月27日央视10套节目《百家讲坛》中马未都先生谈说陶瓷收藏。讲到西晋青釉(you)虎子时,马先生说:此物的用途至今未有定论,有的专家认为这是“ni器”,接小孩尿尿的尿壶。字幕上同时出现了“溺器”字样。这里,“溺器”的“溺”显然是读错了。
  • 弄混了“一·二八”与“八一三”
  • 《新民晚报》2008年4月20日B7版刊载《我所认识的中国银行》一文,著者是中国银行前辈的后裔、致力于上海史研究和纪实写作的资深作家程乃珊。果然出手不凡,从内容到文字,都很不错。然而读到“出生入死,热血抗战”那一节,我看不懂了:
  • 左宗棠任过“江浙总督”吗
  • 《文史天地》杂志2008年第4期刊有《一扇500年未开的门》一文,文章一开始就说:“1866年左宗棠由江浙总督调任陕甘总督。次年,他在赴酒泉途经武威时,前往文庙拜祭儒门鼻祖孔圣人。”
  • 不可能是“辣椒”
  • 柏杨先生的《中国人史纲》第十八章,描述东晋时期的后燕皇帝慕容熙的荒淫残暴时,有这样的话:“慕容熙的妻子苻皇后病死,他下令政府官员都要大哭,派遣卫士巡查察看,凡没有眼泪的,都予严厉处罚,官员们只好用辣椒刺激泪腺。”此处的“辣椒刺激泪腺”云云,于史无征。
  • 守门官员非“门侯”
  • 南昌滕王阁有幅《江西历代名人图》,其中有位人物叫何汤。有些导游词按照江西人民出版社1987年10月版《南昌揽胜》的提法,称何汤是东汉光武帝时的“开阳门侯”。这是不准确的,其实应为“开阳门候”。
  • 说“查”道“察”
  • “查”本来的写法是“柤”,后来字形发生变异,左面的“木”移到了上面,“且”也讹变为“旦”,于是便出现了现在的“查”。
  • “融”“溶”和“熔”的区别
  • 日前,有一位校对朋友打电话过来,询问“ráng于时代精神之中”和“这些作品也ráng人了他的心血”里的ráng,对应的汉字应该用“融”“溶”和“熔”中的哪一个。要说清这个问题,得先分析一下这几个字在用法上的差异。
  • 泪眼婆娑辨“志哀/致哀”
  • 汶川大地震无情地夺去了七万条生命,全国人民至今仍沉浸在悲痛之中。国务院顺应民情,英明地决定举国哀悼三日,让民众的感情得到了一次合理的宣泄。在这泪飞如雨的日子里,“志哀”和“致哀”成了媒体上的高频词语。但到底应该用“志哀”还是“致哀”呢?却成了一个热点问题。本文想试作一点辨析。
  • 「心灵的颤动」
  • 二○○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表演艺术家薛中锐在北京大学举办从艺五十五周年纪念报告会。在现场,北大学生向薛老轮番提问。有一个学生问:〖今天您朗诵了很多古诗词。古人云「歌以咏志」,不知您是要借古人的作品替古人咏志,还是抒发自己的情感呢?〗
  • 区别
  • 一个美国人问冯骥才:「你看中国人和美国人的主要区别是什么?」
  • 祈祷
  • 一九八四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是南非的图图主教,他是反对种族歧视的斗士,才智过人,言语幽默。在纽约的一次基督教仪式上他说:〖传教士刚到非洲时,他们手里有《圣经》,我们手里有土地。传教士说:「让我们祈祷吧。」于是我们闭目祈祷,等我们张开眼时,发现一切倒了个个儿:我们手里有了《圣经》,他们手里有了土地。〗
  • 「忠」与「患」
  • 二○○八年二月十六日,央视中文国际频道《海峡两岸》节目中,主持人请台北大学教授江岷钦评价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谢长廷与苏贞昌两人有心结问题时,江教授举起一块写有「忠」与「患」二字的牌子说:两人若是团结一致,民进党选民就会围绕一个「中心」思想;两人若是心结不解,则对选举构成隐「患」,变成两个中心,让选民心存疑虑,影响选战。
  • 祈求恕罪,怎能“振振有词”
  • 2007年第53期《中国电视报》B5版《资寿寺十八罗汉》一文说:“这几个人对着诸位菩萨一一行礼,口中还振振有词地念叨着:‘菩萨饶恕我们吧。’随后他们从麻袋里拿出钢锯……1个多小时后,十八尊罗汉的头像全部被他们锯断。”
  • “归咎”于有功之人?
  • 《扬子晚报》2007年8月6日A24版有一篇文章,报道女排大奖赛波兰站第二场赛况。文中说:“在与波兰队的交手中,中国队的二、四号位强攻遭到了对手的重点盯防,中国女排能够胜出,最终还是要归咎于中国队的双塔,小将薛明在进攻和拦网上的稳定表现令人称道,而从第二局开始上场的马蕴雯也是功不可没。”
  • “文人相亲”非陋习
  • 《文汇报》2007年7月22日刊载的《落日余晖中的老者》一文中有句话:“‘文人相亲’是中国文人的一大陋习。”奇怪,人人都有“相亲”的权利,文人当不例外。既如此,“文人相亲”怎么会是“一大陋习”呢?揣摩作者意图,想说的应是“文人相轻”。此语出自曹丕的《典论·论文》:“文人相轻,自古而然。”批评的是文人之间相互看轻对方的不良风气。“中国文人的一大陋习”,不是“文人相亲”,而是“文人相轻”。
  • 费解的“数字”
  • 《意林》(原创版)2008年第1期刊登了一篇题为“掏空的馒头”的文章,文中有这样一段话:
  • 摄政王中无“戴澧”
  • 《汉语文字学史》(安徽教育出版社2006年8月版)第261页在讲述清末“官话字母”的命运时说:“至宣统二年(1910年),‘官话字母’被清摄政王戴澧封禁。”咦,清朝哪有“戴澧”这么个摄政王?
  • 生造的“言之灼灼”
  • 2008年2月17日《现代快报》A22版和A23版上,刊载了一篇关于国民党将军张灵甫杀妻案的文章。其中有一段话:“也有人言之灼灼,说是胡宗南或是王耀武在蒋介石面前替张灵甫说情:‘张灵甫这个人,打仗很有本事,不如把他放出来,让他戴罪立功吧。’”
  • “力排众议”参拜靖国神社?
  • 《读书》杂志2006年第1期,刊有丸川哲史的文章《日本人的独立与靖国神社》(黄东兰译)。关于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文中写道:“一方面,在他成为首相之前。他对于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持否定态度;另一方面,关于小泉参拜靖国神社,来自自民党内部的异议也颇多,可是他依然力排众议而继续参拜,这种异样让人不得不稍费思量。”
  • “零下负十度”是几度
  • 2008年2月21日晚8:00,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水均益主持的晚间新闻《360度》栏目,播出了一条有关“嫦娥一号”通过月食考验的新闻。笔者看到同步电视字幕中出现了“零下负十度”的字样。这显然是—个常识性错误。
  • “庙堂”不远“江湖”远
  • 第612期《大家文摘报》13版上有一篇题为“戴向阳:锄头作枪,粪桶当炮”的文章。结尾处有这样一句话:“虽然身居庙堂之远,但戴向阳从不敢忘记自己的责任。”戴向阳身在民间,这里的‘‘庙堂之远’’应为“江湖之远”。
  • 不近情理的“绝望”
  • 《北京青年报》2007年10月6日连载的小说《天机》,情节恐怖怪诞。其中有这样一个情节:旅游者陷于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正想由隧道逃出时,却发现隧道被炸。“‘原来不是地震啊。’林君如绝望地退到一边,‘而是截断我们的不归路。'”
  • 并非“降低”标准
  • 2007年11月25日《新民晚报》的《民生新闻》版一则报道说:“为了减少亏损,只能挖掘企业自身潜力。‘清美’原来1000盒豆腐允许损坏2盒,现在这个标准降低到0.2盒,损耗率从千分之二减到万分之二。”笔者以为,此处标准“降低”的说法,值得商榷。
  • “负暄”不作“负喧”
  • 2008年第1期《随笔》刊有孙郁先生《小人物与大哲学》一文。文中写道:“《负喧续话·张寿曾》里写的人物,很有庄子的寓意。”其中的“《负喧续话》”应该是“《负暄续话》”。这本书是张中行先生的散文集《负暄琐话》的续集。在辑录这些忆旧之作时,张先生给书命名是取“晒太阳时谈闲话”之义。
  • “坐山观火”有危险
  • 2008年4月10日晚央视10套播出的《百科探秘·追寻百万秦军消亡的秘密》节目中,一位专家说秦朝南方军团的50万大军,在打听到中央政府已经没有得救希望的时候,便采取了“坐山观火”的态度。
  • “断背”“断臂”与“断袖”
  • 由李安导演的电影《断背山》在国际上连获大奖,在国内也引起了巨大反响。电影讲述的是一个同性恋故事,描述了美国西部农场男孩杰克与年轻牛仔恩尼斯之间牵系一辈子的感情,从年轻到中年,彼此的感情牵扯长达20多年。人们在对电影题材热议不断的同时,对它的中文译名也争论不休。
  • 探秘“带头大哥”
  • 2007年,随着中国股票市场的全面飘红,一个名叫“带头大哥777”的博客也狠狠地“火”了一把,创下了点击量过三千万的惊人记录,堪称“中国第一博”。其博文受到了散户股民的热烈吹捧,大有“一呼百应”之势。“带头大哥”的名号也因此成了年度热词。
  • 话说“金龟婿”
  • 很多人都知道“金龟婿”这个词是用来形容身份高贵的女婿,但是恐怕很少人了解它的来源和历史。
  • 胡适原名小考
  • “五四”新文化运动主将之一的胡适,名适,字适之,这是一般人都耳熟能详的,但他原来的名和字叫什么,恐阳就鲜为人知了。最近我查检了权威的《哲学大辞典》(以下简称《哲学》),其“胡适”条的释文说:
  • 「临川之笔」的「笔」
  • 中国旅游出版社2004年8月版《中国导游十万个为什么——江西》第73页的问答是关于进贤县文港镇的。问题是:“为什么文港镇有‘华夏笔都’之称?”答案为:
  • 越说越糊涂的“灭灯停用”
  • 每天上下班,都要经过一个铁路道口。在道口的信号灯下面,有一块标语牌,上面写着“红灯停车,灭灯停用”八个字,门底黑字,颇为醒目、“红灯停车”好理解,当有火车通过道口的时候,红色信号灯亮起,铁轨两边的栏杆放下,截断公路,公路上的车辆自然必须停下来。但是,我一直不明白这“灭灯停用”到底是啥意思。
  • “孙山”并非落榜者
  • 2007年2月7日《新安晚报》C12版有《宇坤买车》一文,文中这样写道:“那时《新安晚报》准备创刊,面向全国公开招考10名记者……杨宇坤和另9位胜出者成为《新安晚报》第一批记者,而一心向往做名记者的我成了名副其实的‘孙山’,失去了与杨宇坤做同事的一次机会。”作者真的成了“孙山”了吗?非也!
  • 勿将“起诉”当“上诉”
  • 2007年11月26日的《扬子晚报;A11版上,刊出《死者母亲已向派出所报警》一稿,丈夫肖志军拒签手术单,致孕妻李丽云死亡。李丽云的母亲向事发所在地派出所报警,要求立案,追究医院和拒签手术单的女婿肖志下的责任,有人就此事问有关法律专家:“报警会不会影响死者母亲起诉?”一位律师说,“不影响家属向法院提起上诉”。这里的“提起上诉”是错的。
  • 朝代名称十二问
  • 一、夏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朝代,相传为夏后氏部落领袖禹子启所建立。请问为什么叫“夏”?
  • 《寺院名称十二问》参考答案
  • 一、灵隐寺位于杭州西湖西北的飞来峰前,始建于东晋成和元年(公元326年),已有近1700年的历史。据说印度僧人慧理来杭,看到这里山峰奇秀,认为是“仙灵所隐”之地,便建寺于此,并取名“灵隐寺”。
  • “咨客”“楼什”是何工种
  • 最近我常常含着泪水
  • 生死不离
  • 中国语文报刊协会2008年年会剪影
  • 到底“舍”还是“不舍”?
  • 这是一个张贴在山东菏泽市某中学教室的励志条幅。竖排版式不应该从左到右,这且不去说它。其中的“弃而不舍,山移位”让人疑惑:“弃”就是“舍”。“弃而不舍”岂非自相矛盾?其实,“弃”是“锲”之误。“锲”,雕刻;“锲而不舍”,是说雕刻一件东西,一直刻下去不放手,比喻有恒心、有毅力。只有“锲而不舍”,才能“山移位”。
  • “燕窝”错成“燕莴”
  • 这张照片是在北京市西城区的一条大街上拍摄到的。和“冬虫夏草”“海参”等珍贵营养品并称的,显然应是“燕窝”,而非“燕莴”。燕窝是一种珍贵的食品,即金丝燕在海边岩洞峭壁间筑的巢,是金丝燕吞下海藻等后吐出的胶状物凝结而成的。莴,读音为wā,在现代汉语中不单用。组成的词语有“莴苣”“莴笋”等,是常见蔬菜。“燕莴”闻所未闻。
  • 《“制朴公司”制何物》解疑
  • 这是一家制作服装辅料的公司。在粤语中。“朴”与“辅”音同,于是广州这家公司以“朴”代“辅”。如此胡乱运用语言文字。谁会明白它究竟是干什么的?
  • [卷首幽默]
    于谦何以怕“阎罗”(叶才林 叶珺)
    [特稿]
    最近我常常含着泪水——汶川地震诗歌选读——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佚名)
    真情的力量(项斯微)
    [众矢之的]
    “登坛品酒”报告(七)——苏秦也宣常“连横”?(董鸿毅 李荣先)
    国名误为曲名(汪明远)
    不是“范睢”,是“范雎”(杨光)
    是谁说服信陵君(冉至)
    “对峙”误为“对恃”(李大新)
    范雎是楚国人吗(郑适)
    信陵君何曾“买通赵王的妃子”(卓越)
    [借题发挥]
    多余的“首部”(宋桂奇)
    应是“位极人臣”(花启清)
    “韧劲”是“敲门砖”?(屠林明)
    “狙击”岂能治理赤潮(王贵彬)
    “关工工作”是啥工作(张武认)
    [追踪荧屏]
    “江竹筠”该读什么(陈增杰)
    改元不是「立国号」(李景祥)
    “盘尼西林”几时有(陈仁政)
    王小丫误说「汗牛充栋」(王殿雷)
    “溺器”的“溺”(何立洲)
    [百科指谬]
    弄混了“一·二八”与“八一三”(李光羽)
    左宗棠任过“江浙总督”吗(刘振修)
    不可能是“辣椒”(李逢春)
    守门官员非“门侯”(贾春霖)
    [辨宇析词]
    说“查”道“察”(林山)
    “融”“溶”和“熔”的区别(宜修)
    泪眼婆娑辨“志哀/致哀”(闻仁)
    [语丝]
    「心灵的颤动」(张锦秋)
    区别(曾昭妥)
    祈祷(张涛)
    「忠」与「患」(贾素平)
    [一针见血]
    祈求恕罪,怎能“振振有词”(谷士锴)
    “归咎”于有功之人?(董寿岳)
    “文人相亲”非陋习(厉国轩)
    费解的“数字”(柴舟)
    摄政王中无“戴澧”(张兵)
    生造的“言之灼灼”(李荣先)
    “力排众议”参拜靖国神社?(刘恒)
    “零下负十度”是几度(周志)
    “庙堂”不远“江湖”远(何伯义)
    不近情理的“绝望”(刘曰建)
    并非“降低”标准(饶建国)
    “负暄”不作“负喧”(黄世坤)
    “坐山观火”有危险(古桥)
    [词语春秋]
    “断背”“断臂”与“断袖”(曹志彪)
    探秘“带头大哥”(陈颖)
    话说“金龟婿”(姜茜)
    [语文门诊]
    胡适原名小考(金文明)
    「临川之笔」的「笔」(春林)
    越说越糊涂的“灭灯停用”(陈正敏)
    “孙山”并非落榜者(江复兴)
    勿将“起诉”当“上诉”(吴导民)
    [向你挑战]
    朝代名称十二问(艾玉)
    《寺院名称十二问》参考答案

    “咨客”“楼什”是何工种(于波)
    最近我常常含着泪水(幽荷)
    生死不离(佚名)
    中国语文报刊协会2008年年会剪影
    到底“舍”还是“不舍”?(尹庆峰)
    “燕窝”错成“燕莴”(汪绍铨)
    《“制朴公司”制何物》解疑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