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你好,我是64330669……”(18)——“以及”的前面可以加逗号吗
  • 问:写作中经常会用到“以及”。请问“以及”的前面,可以加逗号吗?
  • 是“新郎官”,还是“新郎倌”?
  • 问:称呼新婚的男子,叫“新郎guan”。请问书面上应该写成“新郎官”,还是“新郎倌”?
  • “盯劲”与“钉劲”
  • 问:在“他们凭借锲而不舍的ding劲,取得了招商引资的成功”中。“ding劲”应该写作“盯劲”,还是“钉劲”?
  • “双筒洗衣机”是首选
  • 问:生活中经常使用的洗衣机,有一种叫“双tong洗衣机”。请问这里的tong应该写作“桶”.还是“筒”?
  • “汲取”和“吸取”的不同
  • 问:常听人说“吸取教训”,也有人说“汲取教训”。那么.这两种说法是否都是正确的?
  • 电风扇调“挡”
  • 问:调节电风扇的风力大小.是说调“档”还是调“挡”呢?
  • “亦或”≠“抑或”
  • 2008年上海市普通高考作文题为《他们》.阅卷结束后传出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阅卷组评出了唯一一篇满分作文。对于这篇作文,各方评论纷纷予以充分肯定,认为是一篇视角独特、取材别致、境界不凡、语言平实而饱含感情的好文章,是近年来难得一见的考场佳作。然而从媒体刊登出的作文来看,似乎还存在一处较明显的文字瑕疵。作文中说:“让我怎样称呼他们?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农民子弟?
  • “牛耳”变“牛毫”
  • 2008年7月21日《东方早报·牛市》的头条新闻是《四大报急碰头舆论救市升级》,讲的是新华社、人民日报等中央级媒体用积极乐观的舆论力挺中国内地股市,其中有这样一句话:“从新华社重执牛毫,欲重现16年前掀起中国股市巨变的‘股市通信’,到《人民日报》长篇问诊中国股市,监管层呵护市场、
  • “奇货可居”有贬义
  • 《南方周末》2008年3月20日A2版刊登一篇题为《别了,成思危》的文章,是对全国人大原副委员长成思危的采访。其中有这么一句:
  • “青牛”乎,“青年”乎
  • 2008年4月9日《北京晚报·五色土》载有《金岳霖故居》一文,文中写道:“在金岳霖八十八岁生日的时候,与其同庚的冯友兰先生送了一副寿联——‘何止于米,相期以茶;论高白马,道超青年’。”文章作者对寿联后半句作了这样的阐释:“称赞金岳霖的哲学造诣在方法论上胜过以‘白马非马’论题展示辩才的名家代表人物公孙龙,在本体论上超过道家创始人老子。”
  • “寄物于瓶”谁人言
  • 《读者》2007年第10期《谁是最可怕的人》一文中称:“我想起了阮籍说的母子关系的实质不过是‘寄物于瓶由’……”
  • 鞭长莫及的“绝不吝惜”
  • 商业时代,广告商们为了吸引受众的眼球,无不在广告语上煞费苦心,力求新奇,以产生巨大的视觉冲击。但是,过犹不及,有些广告奇则奇矣,文理却不通达。照片上的这则广告,是吆喝房产的,刊在郑州某日报上。其中的一句广告语“绝不吝惜您赚钱的野心”,读起来怪怪的,觉得别别扭扭。作为一个陈述句,“吝惜”这一动作的发出者,是开发商;“您赚钱的野心”,应该是指广告阅读者(潜在的购房者)的“野心”,这样的“野心”,开发商即使想“绝不吝惜”,恐怕也是鞭长莫及的吧。
  • “伯乐”相马,“伯牙”知音
  • 立早先生在《我国十大古曲》(《上海老年报》2008年5月1日8版)一文里阐释《高山流水》时写道:“传说先秦的琴师伯乐,一次在荒山野地里弹琴,樵夫钟子期竟能领会到这是描绘‘巍巍乎志在高山’和‘洋洋乎志在流水’的曲子。”
  • “诗钞”还是“诗抄”?
  • 汶川地震。举国同悲。诗歌,成了有效的情感载体。一首首感人肺腑的诗歌不胫而走,融入了民族的记忆深处。在这期间,出版部门以极大的热忱,推出了一批诗歌选本。细心的读者发现,这些诗歌选本的名称中,有的用了“诗钞”,有的用了“诗抄”。于是有人发问:“诗钞”和“诗抄”是一回事吗?本文想尝试回答这一问题。
  • “纪”与“记”
  • “纪”与“记”,彼此既有共通的用法,也有不同之处。在古汉语中它们经常相通,但从这两个语素构成的现代汉语常用词来看.它们已经逐渐有了分工的倾向性。
  • “吃枪药”和“吃枪子”
  • 电视连续剧《上海风云》中有这样一个情节:叶婉盈面对父亲叶鑫魁的询问,怒气冲冲。叶鑫魁感到奇怪,问她:“今天怎么了?吃枪子了?”
  • “不无有用”有累赘
  • 陈丹晨先生在《自然而然》一书的《自序》中说:“把这些点滴思绪呈现给年轻的后来者也许不无有用。”这话读起来颇别扭。“不无”就是“有”,而紧跟着又是一个“有”,意思上显然就重复了。只要把“有用”改成“用处”就行了,“不无用处”就是“有用处”。
  • “不黯人事”?
  • 2008年5月22日《解放日报》“朝花”副刊发表了长诗《美丽的中国人》,第四段中有这么一句:“一个稚气蒙心/不黯人事的童男”。这里的“黯”当作“请”。“黯”(an),形声字,义符是“黑”,指光线昏黑,引申指抽象的阴暗,如“黯然”“黯淡”等。“请”(an),熟悉、懂得。《说文》:“谙,悉也。”“不谙人事”意为不熟悉人情世故。
  • 活人如何称“已故”
  • 《安徽市场报》2008年6月25日第14版,报道了毛泽东儿媳邵华在京病逝的消息。作者说:“1960年9月,已故国家领导人毛泽东和杨开慧烈士的儿子毛岸青与邵华喜结良缘。”
  • 总理为何要“饯行”
  • 《羊城晚报》2008年6月26日B3版《举手投足之间》一文说:“我们有这样的后代,我们有这样的师尊,我们有这样的军队,我们有这样的人民,地震压不垮,图强备受尊。感谢八方助,环球有真情。主席振臂呼,总理力饯行。”
  • 荔枝怎么“养殖”
  • 《南方都市报》2008年6月24日A33版新闻报道《雪灾又暴雨妃子笑不“笑”》中,有一小标题“暴雨后的荔枝养殖户”。笔者以为“养殖荔枝”这一动宾搭配不恰当。
  • 弄错了“华裔”
  • 2008年6月1日的《京江晚报》A12版上,刊出一篇中新社的新闻稿《中国女留学生美国遇车祸》。详读以后.知道是讲4个去美国留学的女大学生(两个是公派的),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大峡谷附近逆向超车遇车祸,结果造成3死1伤的交通事件。而新闻稿一开头把这4个去美国留学的女大学生称为“4位华裔女生”,这是不妥的。
  • “串门”非“窜门”
  • 《武汉晚报》2008年6月26日第36版登载了一篇通讯,题目是“狡猾绑匪自写‘举报信’终落网”。文中说:“警方分析,小静的车停在车库,现场虽然没有明显的被绑架痕迹,但她平时不会随便关机,也没有到处窜门、多日不归的习惯,种种情形说明,她被人绑架了。”
  • 副书记晋升书记叫“扶正”?
  • 2008年6月20日《报刊文摘》第1版所刊《团中央选出“七0后”女书记》一文,介绍了新任团中央书记处书记罗梅和汪鸿雁的任职经历。介绍罗梅时,有这样一句话:“罗梅曾任西藏朗县县长,2003年晋升为共青团西藏区委副书记,2007年扶正。”这里的“扶正”一词用得不当。
  • 北京哪有“海溅区”
  • 北京市辖区内有一个单位叫“主语国际中心”,在自印的信封上,用繁体字注明单位地址:“北京市海溅叵首髓南路九虢”。其中“海溅匾”显然是“海淀匾”之误。
  • 应是“食指大动”
  • 2003年6月27日《羊城晚报》B7版的《话说广州人》专栏,发表了李国文《羊城风景线》一文,其中有一处用词似值得商榷。文章说:
  • 不能这样用“如果”
  • 关联词语使用不当,就会使表述显得不通事理。《燕都晨报》2008年3月8日第3版《全球矮个子国家元首大比拼》一文写道:“如果说鲍里斯·叶利钦身高189厘米的话,那么弗托基米尔·普京的身高则为170厘米,而梅德韦杰夫的身高却只有162厘米。”
  • “橘梗”矫枉过正
  • 《小学生阅读世界》2008年第6期《狐狸的窗户》一文中,多处出现“橘梗”。例如:“我的大拇指和食指就被染成了橘梗花的颜色。”汉语中没有“橘梗”,根据语境推断,均应改为“桔梗”。
  • “国殇”新观察
  • 近来网上展开了一场关于“国殇”用法的大讨论,起因是“五一二”汶川大地震后,为表达全国各族人民对遇难同胞的深切哀悼,许多媒体报道致哀活动时纷纷使用“国殇”一词称谓地震中的遇难者。
  • 且去“抢沙发”
  • 今年6月20日上午10时34分,一条新帖出现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上,点击率迅速攀升,发帖人为胡锦涛。总书记兴致勃勃地与网民交流.不仅以网友相称,而且坦言上网目的是想“了解网民朋友们关心什么问题,有些什么看法”,“对党和国家工作有些什么意见和建议”。网友们非常踊跃,仅仅20分钟,提问就超过200个。还有网友幽默地建议:“总书记开个博客吧,我肯定会去抢沙发。”(参见《新闻晨报》2008年6月21日)
  • 试客:“客”族的新宠
  • 网络发达的时代,每个人都能乐在其中。当闪客越来越专业,博客越来越下里巴人的时候,播客、换客、晒客……纷纷闪亮登场.让人乐此不疲。如果更加留心一点,有时候举手之劳还能让这些“客生活”为自己带来小小的意外之财。2008年,“试客”族异军突起,俨然时尚生活的新坐标。
  • 柏杨的《邻室有女》
  • 台湾杂文家柏杨,曾因“挑拨政府与人民之间的感情、打击最高领导中心”而获刑十二年。一九九一年,他在狱中创作的诗获得了国际桂冠诗人奖,其中最精彩的就是《邻室有女》,低回婉转,亦庄亦谐。现抄录于下。
  • 陆侃如的妙答
  • 一九三五年,我国学者陆侃如在巴黎大学参加博士论文答辩会。他的论文题目是《中国乐府诗论》,文中涉及那首著名的乐府诗《孔雀东南飞》。答辩时,主考人向他提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 “涅檗”岂是“涅磐”——涅磐中的巴山蜀水
  • 今年对于四川旅游业来说,是多灾多难的一年。先是年初持续一个多月的雪灾.之后又是“五一二”汶川大地震,都给四川的旅游业带来了重创。2008年6月1日《工人日报》第4版刊登了一篇文章。作者以当年丽江地震后的良好发展为例。阐述了一个新观点——“地震后的重建正是旅游发展的新契机”。然而,文章的标题——“涅磐后的巴山蜀水”.却写了一个别字。
  • “乍暖”误作“窄暖”
  • 春天万物复苏.细菌、病毒容易繁殖.而初春的天气忽冷忽热.早晚温差大,许多孩子因没有调节好衣服冷暖,极易生出呼吸道疾病,甚至导致肺炎,适当的春捂可以帮助孩子适应天气冷暖变化。《家庭医生报》2008年3月31日刊有《天气窄暖还寒,春捂仍有道理》一文,从标题到正文,数处出现“窄暖还寒”。何谓“窄暖还寒”?恐怕没人说得清。揣摩文意,应是“乍暖还寒”之误。
  • “泌园春”和“园满成功”
  • 今年是奥运年.中华民族借助北京奥运会向世人展现自己的悠久历史与大国梦想。《福建卫生报》2008年5月1日第4版“闽山碧”文艺副刊,刊有一首旧体诗词《泌冈春(词林正韵七部)·预祝北京奥运会园满成功》。
  • 题不对文的“赴巴吊唁”
  • 题不对文,是写作大忌。2007年12月29日《新安晚报》B4版有篇新闻的标题是《中国政府代表赴巴吊唁》,笔者读后发现与新闻内容不符。新闻中根本没有中国政府代表赴巴吊唁这回事。
  • 抢人,还是抢物?
  • 俗话说:“看报看题,读书读皮(书皮.即封面)。”报纸标题能否吸引读者.是一篇新闻是否成功的关键。2008年6月2日《安徽市场报》有一篇报道.题目是《三青年持刀——冲进休闲中心抢女服务员》。乍一看.还真吓了一跳:朗朗乾坤,竟然有人公开抢人,这还得了!赶忙攥紧报纸往下看。
  • 宠姬成“大臣”
  • 吴东平先生编著的《汉字的故事》一书(新世界出版社2006年9月版)集知识性和趣味性于一体.读了令人受益匪浅。书中《指着鼻子说话——“自”字趣释》一文,讲了一个与“自”(本义指人的鼻子)有关的故事。可惜的是。吴先生弄错了故事主人公的性别和身份。
  • “白版侯”非关“打白条”
  • 2008年5月20日《每周文摘》第9版载有《“打白条”的来历》一文,说西晋赵王司马伦于永宁元年(301年)篡夺帝位,大封党羽.因国库空虚,连冶铸印信的银子也无从着落。于是,司马伦原先答应给下属的赏金,只能打白条欠着。这种说法不符史实。
  • 误说“饾版”
  • 2008年第24期《中国电视报》B19版在介绍非物质文化遗产——短版印刷时,作者写道:“‘恒版’……意思是对准版面,馒准即对准。”这个解释太随意,理据不足。
  • 马克思评价过王安石吗
  • 王安石(1021—1086年),江西临川(今江西抚州市)人,是我国古代著名改革家。宋神宗时期,擢升为参知政事,前后两度为相。在其执政期间,推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以缓和阶级矛盾,发展生产。江西人民出版社的《游遍江西500问》(吴文峰、梅毅编著)第四章第37问为:“王安石为何有‘中国十一世纪改革家之称’?”书中给出的答案中有“马克思称其为‘中国十一世纪的改革家”’云云。
  • “诛十族”的始作俑者
  • 顾学颉先生撰有《海峡两岸著名学者师友录》。在写词学家夏承焘的一篇文章中,忆及夏先生编著《唐宋词人年谱》时曾征得顾的同意,部分使用了他已发表的有关温庭筠的文章,夏先生并把温的年谱列在卷首。不料1957年反右风暴一起,顾学颉被划为右派,原放在《唐宋词人年谱》卷首的《温庭筠年谱》,改版时放在了倒数第三位。顾先生说:“我看到改版后的书,
  • 《资治通鉴》书名的由来
  • 《资治通鉴》是一部史学巨著,总计300多万字,取材广博,组织严谨,如出一人之手。陈支平先生《历史学的困惑》(中华书局2004年版)第2页、第118页分别有这么两句话:“宋代著名学者司马光在撰写编年体中国史学巨著时,把他的这部著作起名为‘资治通鉴”,“宋代司马光把自己修撰的中国通史著作称为‘资治通鉴”’。这里就犯了张冠李戴的毛病。
  • 文天祥无法“抗金”?
  • 中等职业学校文化基础课程教学用书《语文》(共用基础平台)第一册(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解释《正气歌》时说:“《正气歌》是南宋文天祥抗金失败被俘后在狱中所作,表现了他宁死不屈的崇高气节。”
  • 道光状元慈禧点?
  • 《文汇报》2007年4月27日第11版所刊《“我最喜欢的是徐青藤”——忆汪曾祺先生》一文,用汪曾祺先生的口气写道:“本来头名状元是我们高邮的,叫史秋,戴兰芬是第九名状元。可慈禧点状元时,这个史秋名字不好听,听上去像死囚,慈禧看到戴兰芬,天长地久,代代兰芬,就点了戴兰芬为头名状元。”这是违背史实的。
  • 《清帝年号十二问》参考答案
  • 一、古人以为君权神授,统治者自称受命于天,故谓之天命。努尔哈赤知晓汉文,曾被明廷封为龙虎将军,“天命”二字足见努尔哈赤受汉文化影响之深。
  • 中国绘画名词十二问
  • 一、素描既是一种独立的绘画形式,也是锻炼绘画基本功的手段,用以训练观察和表现客观物象的形体、结构、明暗等能力。请问“素描”的“素”是什么意思?
  • 到底是本什么书
  • 在广西梧州市鸳江丽港商业街的一家书摊上。我看到这本《堪与甘露》.这是本什么书呢?“堪与甘露”究竟是什么意思?你能猜出来吗?
  • 《“男舍男分”何意》解疑
  • 经向店方打听.“男舍男分”即“难舍难分”一店中的箱包都是精品。顾客买了后就会与它“难舍难分”。此店是男式箱包专卖店,店主因此将“难”改成了“男”。然而。从字面理解。“男舍男分”是指男性要舍弃、要与之分离,这不是恰恰与店主的本意相反吗?
  • 2009年“众矢之的”向电视剧“亮剑”
  • 2006年.我刊的“众矢之的”是12家电视台。那次“请给荧屏亮分”的活动.发现电视剧是荧屏语文差错的“重灾区”。因此,在确定2009年“众矢之的”时,我们将目标锁定为电视剧。
  • “华夏”非“华厦”
  • 且不说“鼓”能否写成“数”。“走进华厦孝乡”就让人发愣:“华厦”.华美的房屋。“华厦孝乡”在哪里?这显然系“华夏孝乡”之误。“华夏”是我国的古称。泛指中华民族。
  • 误引名联,面目全非
  • 在河北安平一家大商城内的屏风上。林则徐的名联,不但被颠倒了上下联顺序、加上了错误的标点,而且“无欲则刚”错成“无俗则刚”,“海纳百川”又错成“海内百川”。林公若地下有知。也会惊愕不已的吧。
  • 卷首幽默
  • 瘦西湖告示的联想
  • 我从香港到南京大学讲学,其问有幸游了一次扬州。造访之日,正值春浓,瘦西湖畔,垂柳处处,琼花盛开,但觉赏心悦目,了无尘垢。沿湖漫步,见到不少劝喻游人爱护花草的告示,如:“茵茵芳草,踏之何忍”,“播种爱心,收获美德”,“心中虽爱慕,脚下要止步”,“呼唤绿色,向往和平”,等等。这些告示,与湖畔或园中的山石花木、曲径幽室、横匾对联等并列共存,倒也融洽无问,相得益彰。
  • 论语言的“俯卧撑”现象
  • “俯卧撑”并不是什么新词。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指的是一项锻炼臂力的体育运动。在做俯卧撑的时候,双手和双脚撑地,身体随着手臂的动作一起一伏。
  • “登坛品酒”报告(九)——误解了“抚”和“掇”
  • 易中天先生在《品三国》(上)中对“抚”和“掇”的解释值得商榷。 先看“抚”字:“因此《曹瞒传55说,曹操一听说许攸来奔,就高兴得搓着双手放声大笑(抚掌笑日),说这下子我的事情就好办了(吾事济矣)。”(89页)
  • “夺嫡之争”?
  • 《品三国》第三十集的标题为“夺嫡之争”,内容讲的是曹操的儿子们争夺继承权的事。
  • 弄混了孙子和爷爷
  • 公元223年春,刘备在永安病危,召诸葛亮托付后事:“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
  • 刘备活了多少岁
  • 易中天先生在《品三国》(上)中说道:“在三国时代的三巨头中,孙权的寿命是最长的,七十一岁(次则曹操,六十六岁;再次刘备,五十八岁)……”(171页)
  • 一段混乱的历史
  • 《易中天品读汉代风云人物》中有这样一段文字: 一旦在位的皇帝死了,没有儿子,那就要到同姓的宗室里面去找一个人。汉文帝就是这样当上皇帝的嘛——汉高祖死了以后,他的儿子汉惠帝继位,汉惠帝死了以后,儿子也没了,只好把他的兄弟刘启从藩王的位置上请进京城来,请他做皇帝,这就是汉文帝。(54页)
  • “儿女子”与小孩无关
  • 《易中天品读汉代风云人物》第五讲“韩信被杀之谜”,谈到韩信死前说:“吾悔不用蒯(kuai)通之计,乃为儿女子所诈,岂非天哉?”易先生解释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是说我后悔啊,我后悔当初没有昕蒯通的建议,以至于落到今天这个下场.被小孩子、女人所欺骗,所谋杀,我真是追悔莫及。”(67页)
  • “力能扛鼎”怎么读
  • 易中天先生在《百家讲坛》讲“汉代风云人物”,引人入胜。遗憾的是,节目两次误读了“力能打鼎”。
  • “长乐”“未央”话先后
  • 《易中天品读汉代风云人物·刘邦崛起之谜》中写道: 未央官建成以后,群臣都来朝贺,糟糕的是这些功臣们在未央宫里面一开会就喝酒,一喝酒就喝醉,一喝醉就争谁的功劳大,一吵起来就拔剑住柱子上砍……弄得场面很混乱。
  • [热线电话]
    “你好,我是64330669……”(18)——“以及”的前面可以加逗号吗
    是“新郎官”,还是“新郎倌”?
    “盯劲”与“钉劲”
    “双筒洗衣机”是首选
    “汲取”和“吸取”的不同
    电风扇调“挡”
    [语文门诊]
    “亦或”≠“抑或”(曹志彪)
    “牛耳”变“牛毫”(罗靖)
    “奇货可居”有贬义(宋桂奇)
    “青牛”乎,“青年”乎(高道一)
    “寄物于瓶”谁人言(金正录)
    鞭长莫及的“绝不吝惜”(李一慧)
    “伯乐”相马,“伯牙”知音(董金明)
    [辨字析词]
    “诗钞”还是“诗抄”?(顾豪)
    “纪”与“记”(宜修)
    [一针见血]
    “吃枪药”和“吃枪子”(孔昭琪)
    “不无有用”有累赘(刘从军)
    “不黯人事”?(周二中)
    活人如何称“已故”(李友新)
    总理为何要“饯行”(余培英)
    荔枝怎么“养殖”(王琪)
    弄错了“华裔”(吴导民)
    “串门”非“窜门”(韩德佑)
    副书记晋升书记叫“扶正”?(姚静夫)
    北京哪有“海溅区”(劳富)
    应是“食指大动”(龙启群)
    不能这样用“如果”(王中原)
    “橘梗”矫枉过正(裴焕君)
    [词语春秋]
    “国殇”新观察(庄洁)
    且去“抢沙发”(余双人)
    试客:“客”族的新宠(曹洋)
    [语丝]
    柏杨的《邻室有女》(符娟)
    陆侃如的妙答(王培焰)
    [借题发挥]
    “涅檗”岂是“涅磐”——涅磐中的巴山蜀水(赵学双)
    “乍暖”误作“窄暖”(宋文洪)
    “泌园春”和“园满成功”(高良)
    题不对文的“赴巴吊唁”(江复兴)
    抢人,还是抢物?(马六)
    [百科指谬]
    宠姬成“大臣”(罗献中)
    “白版侯”非关“打白条”(詹镛安)
    误说“饾版”(盛祖杰)
    马克思评价过王安石吗(贾春霖)
    “诛十族”的始作俑者(何培刚)
    《资治通鉴》书名的由来(刘和平)
    文天祥无法“抗金”?(杜伟国)
    道光状元慈禧点?(叶才林)
    [向你挑战]
    《清帝年号十二问》参考答案
    中国绘画名词十二问(凌云木)

    到底是本什么书(宋文洪)
    《“男舍男分”何意》解疑
    2009年“众矢之的”向电视剧“亮剑”
    “华夏”非“华厦”(郇小北)
    误引名联,面目全非(张治安)
    [卷首幽默]
    卷首幽默
    [语林漫步]
    瘦西湖告示的联想(金圣华)
    论语言的“俯卧撑”现象(吕松)
    [众矢之的]
    “登坛品酒”报告(九)——误解了“抚”和“掇”(易亮)
    “夺嫡之争”?(肖步森)
    弄混了孙子和爷爷(汤浩然)
    刘备活了多少岁(王志平)
    一段混乱的历史(刘降渝)
    “儿女子”与小孩无关(丁建川 曾石)
    “力能扛鼎”怎么读(宋国斌)
    “长乐”“未央”话先后(余祥留)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