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公车上书”不是《公车上书》
  • 隋教授在《说慈禧》一书第194页写道:“光绪二十年(1894)是会考年”,适逢甲午惨败,“康有为等人联合十八省举人联名共上一书,向清廷提出强烈要求。这就是长达一万八千字的《公车上书》”。
  • 误把“羸”字念成“赢”
  • 2007年8月28日,央视中文国际频道播出《说慈禧》第十讲《别样母子》。隋丽娟教授说同治皇帝在十多岁的时候,学习上毫无长进,而健康状况却越来越差。
  • 又念错了“委蛇”
  • 《咬文嚼字》曾指出纪连海先生将“虚与委蛇(wēiyí)”错成“虚与委蛇(wěishé)”,没想到隋丽娟教授又把"委蛇"念错了。在《说慈禧》第十六讲《驱逐奕诉》里,隋教授介绍慈禧抓住清军抗击法国军队失利的机会,对以奕诉为首的军机大臣兴师问罪。
  • “登坛品酒”报告(十一)——哪来的“内币银”
  • 光绪二十年(1894),清廷耗费巨资为慈禧准备六十大寿。这一年,恰逢中日甲午战争,军费开支巨大,朝野舆论对慈禧六旬庆典工程非议重重。慈禧置国家安危于不顾,坚持大庆,但迫于压力,不得不在表面上限制庆典规模。
  • “大连湾”可不是“大连”
  • 光绪二十年(1894)十月初十,是慈禧六十岁的生日。隋教授在《百家讲坛》说慈禧的“六旬庆典”时讲这一天“日军攻占了辽南重镇大连”,后来的书中也写道:“而这一天,日军攻占了辽南重镇大连。”(183页)其实,慈禧太后六十岁生日那一天,日寇占领的是大连湾,而不是大连。大连湾和大连可不是一个地方。
  • “规避”还是“遵守”?
  • 《说慈禧》第六讲《垂帘听政》中,隋丽娟教授说:“东晋的历史上也有太后听政的,为了规避不得直面男人的规则,便在朝堂上垂帘执政。 这个句子犯了否定不当的错误。
  • 焉能“驾熟就轻”
  • 《百家讲坛》中,隋教授在《说慈禧》第十七讲里说“二十多年的垂帘听政,使慈禧的统治之术运用起来驾熟就轻”。在《说慈禧》一书的151页,也说“就慈禧而言,统治之术已驾熟就轻”。然而,“驾熟就轻”正确的说法应是"驾轻就熟"。
  • 弄错了时辰
  • 东宫太后慈安于光绪七年(1881)三月初十戌时猝然去世,年仅四十五岁。《说慈禧》138页《慈安之死》中,介绍慈安的后事安排:十一日天明,守候宫中的大臣瞻仰慈安遗容。同时,慈禧已经为慈安准备好了一个很大的金匮。“未正二刻(中午12时左右),大殓,也就是将慈安入棺。”
  • 不能称“洋教头”!
  • 山东省某广播电视报登了一则节目预告,内容是介绍相声名家丁广泉晚年致力于培养外国人说相声的事迹,标题为“相声界的‘洋教头'——丁广泉”。
  • “提防”不是“提妨”
  • 2004年12月10日《科学时报》“健康你我他”板块中有一篇文章,针对科研人员在饮食方面表现出的比较明显的不科学性和不规律性,提出科学规律的饮食习惯是健康的保证这一观点。其大字标题为“饮食不规律——提妨胃‘罢工'”。
  • 何谓“赦免9类罪犯”
  • 山西《生活文摘报》2008年3月28日第1版刊登了一条消息,标题为“政协委员建议国庆60周年赫免9类罪犯”。说的是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发改委副主任吴刚“建议国庆60周年之际赫免9类罪犯”(当时是“两会”召开期间),其理由是构建和谐社会,彰显国家恩德。不论其建议是否合理,标题与正文中“赫免”一词不知所云,想来应是“赦免”之误。
  • 难解“电可电”
  • 2008年7月24日《今晚报》副刊登载了一篇文章,题目叫“电可电,非常电”。老子《道德经》开篇就说“道可道,非常道”,“电可电,非常电”显然是仿造老子,那它是什么意思呢?文章谈的是停电。
  • 是“不以为然”,还是“不以为意”?
  • 13岁的小学生王大勇,两年前随母亲来到继父老宋家后,又有了新的户口簿;近日学校普查户口时,竟发现王大勇“婚姻状况”一栏写着“丧偶”!继父老宋跑到当地派出所询问情况时,有关人员则认为没必要为“这么点小事”找来找去。
  • 引领时尚的“潮人”
  • A:最近有没有去“扫货”啊? B:有啊,刚“败”了一个“小马可”的包包,很Marc Jacobs! A:我倒不大喜欢Marc Jacobs的手袋,太纽约“范儿”,“大马哥牌”倒是很“妖”。
  • 邵丹
  • 如今的网络时代,有一种“×中”的说法正在时尚人士之间悄然兴起。随便打开一个网页,“生气中”“郁闷中”“通话中”“忙碌中”……各式各样的“×中”令人眼花缭乱。说它是现在使用频率最高的网络语言估计也不为过。聊天工具里就常有“接电话中”“吃饭中”这样的自动回复,甚至央视新闻频道的报道也使出了这样时兴的标题——“郁闷中,皇家社会继续不胜”。
  • “去××化”刍议
  • 俗话说:“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2008年1月12日台湾“立委”选举掀起一阵狂飙,打破了陈水扁“有生之年实现台湾独立”的迷梦。陈水扁不愧为麻烦制造者,今日玩“正名”,明日玩“制宪”,玩得最得心应手的是“去××化”:“去蒋化”“去中国化”“去同民党化”,到头来反被选民“去扁化”。
  • “跷课”“跷家”和“跷班”
  • “当今校园流行语中,久久位于榜首的就是‘跷课'”——这是一则刊登在2000年11月2日《人民日报》海外版上的报道。可见,早在七八年前,“跷课”一词已在校园中流行,而如今它更是在社会中蔓延开来。例如今年美国最新的校园喜剧片Ferris Bueller's day off,在引进时片名被翻译为“跷课天才”。
  • “熟女”和“剩女”
  • 社会在进步,语言在丰富,关于女性的时尚新词层出不穷。如今女性又新立许多门派,如熟女、轻熟女、剩女和没女等等。在这个多元的时代,这些“另类”的女子们,怀着各自的人生态度,展示着不同的人生风景。
  • “做梦”与“圆梦”
  • 人人都会有梦想,但梦能够实现的关键是什么呢?哈佛图书馆的训诫是最好的注释:“此刻打盹,你将做梦;此刻学习,你将圆梦。”
  • “我不会再脱了”
  • 二○○八年七月,台中市市长胡志强搭乘两岸周末包机访问了厦门。他在厦门大学的演说谈笑风生,开场白尤其诙谐。“各位给我的接待,让我有回家的感觉,一个人回家以后做的第一件是什么事情,你们晓不晓得,”一边说,他一边脱去西装外套,扔在了讲台一边。然后转身对现场的记者说:“不要拍了,我不会再脱了。”
  • “你要努力工作啊”
  •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温家宝总理多次冒险奔赴灾区看望群众,指导救灾工作。一次,他在专程赴绵阳考察堰塞湖抢险情况时,到安置点看望了一位还差八天就过百岁生目的老人陈佳珍。温家宝拱手向老人提前祝寿。
  • 程雷的敏捷
  • 上海电视节目主持人中,程雷以敏捷著称。二○○八年十月十八日晚,由程雷、倪琳主持的“相约星期六”渐入高潮,男女嘉宾情绪活跃。
  • 唐三彩不是“三彩瓷器”
  • 2008年8月17日央视4套节目《国宝档案》“海外寻宝”栏目,介绍专门收藏华夏珍宝的法国赛努奇博物馆。在陶俑展厅,对着一件唐代彩色釉陶天王俑,解说员说:“这是一件唐代的三彩瓷器。”此说显然不准确。因为陶是陶,瓷是瓷,二者是有区别的。唐代的彩色釉陶,俗称“唐三彩”,它是陶器,不是瓷器。
  • 美国没有外交部
  • 电视连续剧《周恩来在重庆》某集里,蒋介石夫妇同负责与中共方面联系的官员张冲交谈时,张冲对宋美龄说:“夫人知道苏联有个大音乐家柴柯夫斯基吧?”这就说错了,“苏联”应为“俄国”。
  • 谁和谁“爬灰”
  • 晚饭后打开电视机,上海纪实频道正巧在播《文化中国》栏目的谈话类节目《解密〈红楼梦〉里的情爱谜团》。那晚谈的是秦可卿。我总觉得主持人和嘉宾用词怪怪的。比如谈话中多次出现“不伦之恋”的短语。像贾珍这样的好色之徒经常玩弄女性,和儿媳乱伦哪有“恋爱”可言?
  • “牝鸡”不是“病鸡”
  • 2008年9月4日早,笔者观看CCTV11播出的京剧电视连续剧《风雨同仁堂》,剧中人说了一句成语“pìn鸡司晨”,不想字幕中打出来的文字却成了“病鸡司晨”,真是让人忍俊不禁。
  • 胎盘称“子和车”吗
  • 复旦大学钱文忠教授在央视《百家讲坛》讲解古代名医李时珍编著的《本草纳目》的分类方法时,讲到“人部”药物举例,荧屏字幕两次出现“子和车”一名。应改为“紫河车”才对。“紫河车”是中医常用的一味药,就是人的胎盘。
  • 说不通的“苍荑”
  • “灾难惊魂,一刹那,山崩地裂。待转眼:残垣断壁,生离死别。天地不仁当此最,人间惨痛于斯绝。举国哀、洒泪对苍荑,心流血!”这是2008年5月22日《光明日报》第8版所载的词《满江红·四川汶川大地震》的上阕。词中“苍荑”不可思议。荑,其本义是指初生的草,读音为tí“苍荑”是说苍白的草?揣摩词义,“苍荑”当用“疮痍”。
  • 引错了李煜的词
  • 张恨水,原名张心远,安徽潜山人。青年时读李煜词《相见欢》“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东流”之句,于是改名为“恨水”,致力于悲欢离合式的章回体小说的创作。(《语言文字周报》2008年3月26日一、四版中缝)
  • “悬虚”乎?“玄虚”乎?
  • 《中国电视报》2008年第5期B3版刊发了《魔术神话》一文。在“危险游戏”一节中作者写道:“魔术舞台上的表演经常有着令人心惊胆颤的名字:‘大锯活人'、‘大切美女'、‘利剑穿身'、‘口接子弹'等等,这是魔术师在故弄悬虚。”这里“悬虚”应为“玄虚”。“玄”,玄妙、难以捉摸;“玄虚”,义为玩弄花招来迷惑人,让人摸不清虚实。
  • “三角猫”应是“三脚猫”
  • 《停不了的爱》(江苏文艺出版社2008年6月版)第7页上有个句子:“这场排球赛打得空前热闹,最后我们新闻系竟然还输了。虽然‘队友'和‘对手'们都是‘三角猫'的功夫,但是看着他们开心的样子,我却很感动。”
  • “0%的命中率”
  • 2008年8月2日《扬子晚报》A2版上,刊出《“三巨头”复活狂胜伊朗》一稿。在“姚明中锋之争完爆哈达迪”这一部分中,写有这样一句话:“此前两场比赛投篮命中率达到60.7%的哈达迪居然在第一节出现0%的命中率。”这里的“0%的命中率”不合表达习惯。
  • 并非“卫冕冠军”
  • 2008年7月31日《新民晚报》头版头条的标题是:“卫冕冠军率先报到奥足赛阿根廷国奥队中午到沪”。“卫冕冠军”这一说法似不妥当。什么是“卫冕”?《现汉》的诠释是:“指竞赛中保住上次获得的冠军称号:卫冕成功男子篮球队能否卫冕,就看这场比赛了。”照标题理解,阿根廷队是“卫冕冠军”。
  • “感恩节”的日期
  • 《人生》杂志2007年第11期有一篇文章叫“感恩是人生的最高智慧”,文中说:“这就是每年11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四,为美国人独创的节日——感恩节。”无独有偶,《现代家长·妇女生活》(下半月)2007年第8期头条文章《教孩子拥有感恩的心》的末尾有“编后”语:“每年11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四,是美国人的感恩节。”
  • “无所不为”有贬义
  • 近日幸得某大学教授创作的《文星街大哥》(漓江出版社2007年9月第1版),遂拜读,受益匪浅。黄永玉先生温和大度、恋乡重义的形象在作者笔下,一下子活脱脱地展现给读者。不过玉中有瑕。书中《黄永玉与湘西凤凰》一篇中有这么一句:“题匾额、写对联、拟碑文、画壁画、作设计、搞联络、引外资,还在凤凰县电视台举办电视讲座,谈古城保护如何可居而后可游的道理,真是无所不为。”其中“无所不为”我认为欠妥。
  • “平均学历”如何算出
  • 2008年8月28日《现代快报》A32版上,刊登了一篇报道《江苏奥运健儿最有文化》,其中的一个小标题为“江苏奥运健儿平均学历最高”。
  • “错误”无需“捍卫”
  • 《中华读书报》第672期(2007年11月28日出版)刊登了何勇海先生的一篇“看法”。篇名叫“教材的标点错误也需要捍卫”。看了心中不免纳闷:这“教材的标点错误”究竟是何原因“也需要捍卫”呢?
  • “饴”非“贻”
  • 2008年第1期《炎黄春秋》杂志上刊载了一篇题为“不堪回首的那一天”的回忆性文章,文中有一段话:“这次愚昧的大混乱夺去了数百条鲜活的生命,他们很多都是大学生……他们如果活着,如今都应该是含贻弄孙的年龄了。”文中的“含贻弄孙”应是“含饴弄孙”之误。
  • 1913年哪有“国民政府”
  • 《沈阳晚报》2008年2月18日第19版刊载的《87年前沈阳就办过运动会》一文中说:“1913年,国民政府以‘提倡尚武精神,培养健全学子'为本,大力提倡开展学生体育活动……”
  • 名教授误说“匠石”
  • 《庄子》寓言中有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木匠,他就是匠石。在《人间世》篇里,这位能工巧匠能轻易而准确地判断木材的材质和材用。在众人眼里是神树、美材的大栎树,他却断定为无用的散木。在《徐无鬼》篇中,他能运斤成风,斫尽郢人鼻端之极薄的泥土,而郢人鼻子完好无损,真可谓鬼斧神工。《庄子》中的这两则寓言是我国古代著名寓言,影响很大,后世也因它们而化生出大量的词语,其中的“斧正”至今仍是常用词。
  • 毛泽东的儿子娶了几个妻子?
  • 近日阅读《毛泽东和他的亲家》(张长缨著,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年11月第2版)一书,发现封四上赫然印有这么一句话:“毛泽东的两个儿子都娶了张文秋的两个女儿。”这句话让人生疑:难道毛泽东的两个儿子违反“一夫一妻制”,每人娶了两个妻子?其实不然。
  • “汉堡”的厚度和“可乐”的温度
  • 《读者》2008年第16期有一篇题为“17厘米和40℃”的随笔,其中一段文字令人满腹疑问。原文是这样的:星空下,他突然想起以前听过的一位日本餐饮业巨擘的成功之道:在其连锁店中提供给顾客的,永远是17厘米厚的汉堡、40℃热的可乐。据他的研究人员发现,这是令客人感觉最佳的口感。
  • 王蒙也有误说时
  • 不久前,《文汇报》上发表过一篇著名作家王蒙谈《红楼梦》的文章。王蒙认为曹雪芹在《红楼梦》第四十回借林黛玉之口道:“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只喜他这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据此,王蒙先生断言曹雪芹也不喜欢李商隐的诗,而且认为整部《红楼梦》只引用了李商隐的一句涛。我认为这个观点不完全正确。曹雪芹是否“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姑且不论,说整部《红楼梦》仅仅引用了李商隐的一句诗就不合事实。
  • 《现汉》中曾有“依然固我”
  • 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2005年6月上海印刷),在第1604页收有一个词条“依然固我”,解释是“指人的思想、行为等还是原来的老样子(多含贬义)”。显然,这里出了一个编校差错:词条中的“固我”,应写作“故我”。
  • 生造词语点评
  • 本人有“咬嚼”爱好,平时阅览书报,见到问题语词便随手记下来。现整理几条生造词语的例子,并略加点评。
  • 时间可“偷”不可“盗”
  • “做一个时间的盗贼”,这是某巨幅房产广告上的广告词。相信看到这句话的朋友,都会和笔者一样,觉得“怪怪的”。
  • 为“鹓雏”叫屈
  • 我是一名中学生。新蕾出版社主办的《作文通讯》杂志,我每期必买,很受教益,但偶尔也会发现一些差错。比如今年8月份有一篇题为“永恒的法厄同”的文章,其中有这样一段话:让罗曼·罗兰们继续嘶哑着呐喊下去吧!闻不到英雄的气息,尘土中蚯蚓招摇,而鹓雏玩味着腐鼠滋味。
  • 冰心笔下的“菡萏”
  • 冰心先生的《荷叶·母亲》一文被编入语文七年级教材上册(人民教育出版社2007年3月版)。文章第四段有一句话:“那一朵红莲,昨夜还是菡萏的,今晨却开满了,亭亭地在绿叶中间立着。”“菡萏”一词课文注为“荷花”。这样的解释不免让人产生疑问:“昨夜还是荷花”与“今晨却开满了”之间缺乏逻辑关系,似乎不符合常理。
  • 此“陶”非彼“陶”
  • 《小学生读写》2008年第4期的封四,介绍了著名教育家叶圣陶先生,还列举了他的一则名言:“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这是明显的张冠李戴。这句话不是叶圣陶说的,而是另一位教育家陶行知的名言。
  • 建筑名称十二问
  • 一、亭子有顶无墙,是一种常见的小型建筑。你知道亭子的得名原由吗?二、骑楼既可避风遮雨,又美观耐看。这种建筑式样在南方大都市的商业街区比较常见。请问“骑楼”因何得名?
  • 《花名十二问》参考答案
  • 一、“牡”本指雄性,雄性在形体上,一般较雌性为大,因此“牡”引申出大义。“丹”本指丹砂,引申出红义。“牡丹”二字,突出的是这种花的花形之大和花色之艳。这正符合牡丹的特点。
  • 雾里看花
  • “库业”:仓库的事业?《何为“出院门特”》解疑。
  • 给我一双慧眼吧
  • “咬文嚼字讲习所”的广告语是:“带一堆问号过来,带一双慧眼回去。”“咬文嚼字文库”中的一套书是“慧眼书系”。当代语文生活让人眼花缭乱,和语言文字打交道的人,都想炼就一双慧眼。为此,我们拟在《百家会诊》之后,新辟“独具慧眼”栏目。编者将经常提出一些容易混淆的字词,请各位独具慧眼者点拨一二。不要面面俱到,只求一语中的。一句话,要让人豁然开朗。下面列出的是第一批题目,我们等着你的来稿。
  • 《弟子归》,归何处
  • 这是由扬子江音像出版社出版的CD光盘赠书,封面上的“弟子归”显然是“弟子规”之误。“规”就是规范、法度。这是清人根据宋代朱熹的《童蒙须知》改编而成的启蒙读物,原名“训蒙文”。书名错成“弟子归”,不知所云。
  • “武侯”与“武候”
  • 成都市有个武侯区。“武侯”就是指曾经生活在成都的诸葛亮。位于武侯区的这家爱心献血屋,上面写“武候”下面写“武侯”,一误一正,对比鲜明。文字如此粗疏,令人遗憾。
  • “小鬼洗头城”
  • 一次,笔者到河北省某县出差,晚上乘车出门办事。正在惬意地欣赏窗外夜景时,忽然发现街头有一家洗头店,高大的灯箱店招上闪烁着“小鬼洗头城”几个字,不禁满腹狐疑——谁人要享受“小鬼”们的服务呢?
  • “和”:中华文明永远的精彩
  • 若要推选当今汉字中的主流明星,则非“和”字莫属。奥运会开幕式上的惊鸿一瞥,恰到好处地令中国人“和谐社会”的理想感动了世界。然而,“和”字的深邃和精彩,并不限于当今时代。让我们走进“和”字一族,领略凝结于其中的由历代祖先们所营造的林林总总的和谐之美吧。
  • 网民的语言智慧
  • 网络,已成了语言的兴奋区。网民们缺乏规范意识,却充满着创造欲望。正因为此,网络语文别有一番风景:一方面泥沙俱下,乱象丛生,确有引导的必要;另一方面又灵光闪烁,生气淋漓,不时有惊人之笔。比如“(?)”字,搁在两年以前,有几人能识得这个怪字?殊不知它倒是古已有之,属汉字中的元老辈。这是一个典型的象形字,外面是窗框,里面是窗棂,在甲骨文中写作“(?)”。它的本义是窗户透明,
  • [众矢之的]
    “公车上书”不是《公车上书》(杨光)
    误把“羸”字念成“赢”(李华山)
    又念错了“委蛇”
    “登坛品酒”报告(十一)——哪来的“内币银”(王莉 黎金祥)
    “大连湾”可不是“大连”(李景祥)
    “规避”还是“遵守”?(李荣先)
    焉能“驾熟就轻”(汪明远)
    弄错了时辰(董鸿毅)
    [借题发挥]
    不能称“洋教头”!(翟冠宇)
    “提防”不是“提妨”(王身立)
    何谓“赦免9类罪犯”(张克良)
    难解“电可电”(阎侃)
    是“不以为然”,还是“不以为意”?(宋桂奇)
    [词语春秋]
    引领时尚的“潮人”(左明霞)
    邵丹
    “去××化”刍议(汪惠迪)
    “跷课”“跷家”和“跷班”(马琳)
    “熟女”和“剩女”(陈永芳)
    [语丝]
    “做梦”与“圆梦”(孙建国)
    “我不会再脱了”(瓦西里)
    “你要努力工作啊”(史文)
    程雷的敏捷(印双喜)
    [追踪荧屏]
    唐三彩不是“三彩瓷器”(何立洲)
    美国没有外交部(谷士锴)
    谁和谁“爬灰”(叶景烈)
    “牝鸡”不是“病鸡”(高玉林)
    胎盘称“子和车”吗(杰睿)
    [一针见血]
    说不通的“苍荑”(丁浩然)
    引错了李煜的词(王中原)
    “悬虚”乎?“玄虚”乎?(毛志英)
    “三角猫”应是“三脚猫”(木荣)
    “0%的命中率”(吴导民)
    并非“卫冕冠军”(邹身坊)
    “感恩节”的日期(肖会智)
    “无所不为”有贬义(潘鑫)
    “平均学历”如何算出(李荣先)
    “错误”无需“捍卫”(吴效龙)
    “饴”非“贻”(李跃峰)
    1913年哪有“国民政府”(李景祥)
    [文章病院]
    名教授误说“匠石”(马启俊)
    毛泽东的儿子娶了几个妻子?(王右磊)
    “汉堡”的厚度和“可乐”的温度(朱琪)
    王蒙也有误说时(王贤尧)
    《现汉》中曾有“依然固我”(李耀辉)
    生造词语点评(龙启群)
    时间可“偷”不可“盗”(李昊)
    [校园丛谈]
    为“鹓雏”叫屈(陆颖瑶)
    冰心笔下的“菡萏”(王飞霞)
    此“陶”非彼“陶”(刘跃)
    [向你挑战]
    建筑名称十二问(韩超)
    《花名十二问》参考答案

    雾里看花(郑冬)
    给我一双慧眼吧(编者)
    《弟子归》,归何处(张应族)
    “武侯”与“武候”(孙之康)
    [卷首幽默]
    “小鬼洗头城”(赵宁 张兰生 叶珺[画])
    [语林漫步]
    “和”:中华文明永远的精彩(刘志基 鹏宇)
    网民的语言智慧(晋由)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