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看不懂的“最差”
  • 在2008年9月8日的《上海星期三》上,偶然瞥到一则大标题:大牌明星成“全球最差酒店房客”。我心里想,不知是哪个倒霉蛋,住进了这座“全球最差酒店”,一定吃了不少苦头。
  • 是谁“振聋发聩”
  • 一代导演谢晋突然辞世,媒体连续发表报道,缅怀这位大师的杰出才能和高尚人格。2008年10月21日,上海《新民晚报》报道的主标题是:“他的离去应让电影界振聋发聩”。 我能理解这条标题的意思。谢晋在电影创作中,始终坚持现实主义的创作态度,热情讴歌生活中的真善美,充满了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他对为了几个臭钱就出卖自己的导演不屑一顾。
  • “成绩不斐”?
  • 2008年3月20日《福建卫生报》第4版,有一篇题为“北京友谊医院心理门诊成绩不斐”的文章。标题中的“不斐”二字值得商榷。 斐,读fei,本指有文采。汉语中有“斐然”一词,一指有文采的样子,如斐然成章;一指显著,如成绩斐然。上述标题中的“成绩不斐”只能理解成“成绩不显著”。这显然不是文章所要表达的意思。
  • 何来“呼摇直上”
  • 《苏州广播电视》报2008年第30期D03版刊登了一篇报道:《全市周成交量价齐下跌吴中区成交量呼摇直上》。报道中称,苏州市全市商品房成交量7月第3周较前一周有所下降,但吴中区却上涨迅速。但标题中的“呼摇直上”显然是“扶摇直上”之误。
  • 农历哪会有三十一日
  • 2008年《海外文摘》2月号上刊有《韩国春运也忙乱》一文,其中说:“韩国政府还将农历二十七到三十一日,定为‘春节假期交通特别应对期’,成立‘政府交通特别对策本部’专门应对春运。”
  • “天人”岂能随意“隔”
  • 中央电视台第8套节目曾播放电视连续剧《上书房》,第24集中有这样一个情节:皇帝免除了对四阿哥的惩罚,让他重回上书房读书。回去的前一晚上,他和偷偷相爱的姑娘慧如约会。慧如说:“你明天就要回上书房,从此天人永隔了……”
  • 方阵与方寸
  • “方阵”是指古代打仗时,将士排列成的方形军阵。“方寸”原指一寸见方,后借喻人的内心、心绪。2008年1月26日《法制文萃报》载有《杨少华杨议相声演员的父子情》一文,其中有句话这样说道:“突然听说父亲来救场,杨议完全乱了方阵。”其中的“方阵”显然是“方寸”之误。“乱了方寸”指杨议听说父亲来救场,大感意外,一时手足无措。又没有打仗,杨议显然无“方阵”可乱。
  • “牡鹿”是雌鹿吗
  • 央视1套曾播出电视剧《大校的女儿》,某集中有这样一个情节:护士彭澄去西藏工作,进藏途中听说有一块墓地,埋葬的都是在西藏戍边牺牲的解放军战士,其中有一位女性,于是心有所感,创作了一首《墓地里只有一个她》。其中有这样一句:“你是群雄中的一头牡鹿。”“她”明明是女性,怎么能用“牡鹿”来比喻呢?
  • “蹭亮”应为“锃亮”
  • 2008年8月25日《成都商报》第10版刊有《用工具书“挑刺”工具书,5年纠错2500处》一文,其中一句话说:“杜长明把阳台改作了书房,旧木桌已经被磨得蹭亮……”其中“蹭亮”无疑应写作“锃亮”。
  • 苏青的“发明”?
  • 我在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抗战时代生活史》一书中,见到这样两处文句: 曾经有一位发明“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的著名的女作家和陈公博有染……(209页) 苏青当时为陈公博所激赏的名句是“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279页)
  • “一把荒唐言”?
  • 2008年1月21日《新安晚报》B16版刊有《书店、茶楼,然后是知命》一文,其中云:“满纸辛酸泪也好,一把荒唐言也好,从自我创造,到自我消磨,不能自拔,也不愿自拔,这就是我们的命。”
  • “武士”何以斩“恩泽”
  • 中央电视台第1套节目曾播出电视剧《大校的女儿》,第13集中有一句台词说:‘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但字幕打成了:‘君子之泽,武士而斩。”错得有点离谱。
  • “圆房”与“同房”
  • 邱华栋的短篇小说《离同居》中有这么一段叙述: 赵海看过一部美国电影,其中讲述一对夫妻,结婚多年之后,也是这样的状态,妻子对丈夫的身体没有了兴趣,拒绝圆房,于是,丈夫经常手淫。
  • 何谓“唱个大诺”
  • 2008年7月7日《现代快报》A6版刊载《不要神化文学大师的座次》一文,其中有这样一段话: 陈丹青和韩寒,很像见了玉帝只唱个大诺的孙猴子,一不高兴(或者高兴),就在凌霄宝殿上弄棒,磕了柱子,碰到梁,连大神的金身也伤了……
  • “吻颈之交”?
  • 2008年5月7日《濮阳广播电视报》刊登了《挚友如金》一文,文章写道:“战国时的廉颇、蔺相如,彼此能以国事为重,尽释前嫌,将相和好,遂成吻颈之交。”读来令人忍俊不禁:这“吻颈之交”是什么交?应是“刎颈之交”吧?
  • 能说“蒸蒸向荣”吗
  • 2008年6月15日《广州日报》A11版《父亲节温情送祝福》专栏里有篇给父亲的祝福语,其结尾是:“祝愿天下所有的父亲都有锦绣前程,事业蒸蒸向荣!” 其中的“蒸蒸向荣”令人费解,恐怕应是“蒸蒸日上”或“欣欣向荣”之误!
  • “如数家珍”用错了地方
  • “如数家珍”是个常用成语,意思是好像点数家藏的珍宝一样,形容对所列举的事物或转述的事情十分熟悉,主要指美好的事物。近日在2008年第14期《南风窗》上看到《再访汶川:重整川西北高原》一文,文章中有这样一小节:
  • 郭珠若论“好色”
  • 张紫葛(宋美龄的机要秘书)曾与郭沫若往来频繁。张紫葛说话随便,郭沫若戏称之为“狂生”。 一天,张紫葛、戏剧家顾而已的新婚夫人杜小鹃与郭沫若三人偶遇,相邀在重庆白玫瑰餐馆就餐。且吃且谈,好有兴致。谈话间张紫葛稍微迟疑,郭沫若忽然发问:“怎么不说了?是在评价我,还是腹诽我?”张笑道:“不敢腹诽,不过评价是有的。郭老,您有点儿好色。”
  • 柯灵遭遇冷僻字
  • 柯灵16岁那年。经人介绍,去邻村“绍兴县第九区私立朱储务实小学”当了“小先生”。 第一次登上讲坛上课,柯灵打开学生名册点名。班上有位叫“陈戾(yi)同”的同学,柯灵认字认半边,想当然地叫成“陈户同”,但没有人应答。于是又喊:“陈户同!”还是没人应声。“陈户同同学今天缺课了吗?”柯灵自言自语地,拿起钢笔正想往小格子里画记号。
  • 妙改成语见精神
  • 成语是汉语中的一朵奇葩,言简意丰,内涵精深,富有哲理,并且生动形象,一直深受人们喜爱。如果对人们习以为常的成语,稍加改造.甚至反其义而用之,往往会妙趣横生,可获得意想不到的效果。试举几例如下。
  • 臧克家改对联
  • 大河百代,众浪齐奔,淘尽万千英雄汉; 词苑千载.群芳竞秀,盛开一枝女儿花。 这是著名诗人臧克家为南宋杰出女词人李清照题写的一副楹联,悬挂在济南市趵突泉公园的李清照纪念馆中。
  • 误用“董狐之笔”
  • 毫不夸张地说,我是一个十足的“姜迷”,特别喜欢姜昆的相声作品。不仅是他的相声,他的文字或有关他的文字我也十分钟爱。前不久在书店见到一本《笑星的爱》,是姜昆、青汶合著的,当时我欣喜若狂,马上买回家津津有味地读起来,很是满足。不过,在其中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差错,现提出来与大家商榷。
  • “门诊”与“出诊”
  • 2008年6月19日《人民日报))第14版刊有两篇新闻报道:《这里挂号为何决粼主任医师每周出诊7次》;以及一篇新闻短评:《关键是以患者为本》。二篇文章谈的都是医院的门诊问题,但同时都用了“出诊”一词。如:
  • 此“痣”误为彼“痔”
  • 2008年《杂文选刊》2月上旬版第27页刊登有《夏姬与四大美女》一文,文中写道:王昭君“自恃漂亮,又讲原则,不肯向毛画师行贿,结果毛在她的像上点了丧夫落泪痔(不知在何部位),让皇上一看就撇到一边。”
  • 可“媲美”,不可“媲敌”
  • 李富胜,体坛名将,曾任中国国家足球队守门员,在1981年一次国际比赛中飞身鱼跃扑出点球,使中国队3:0完胜科威特。2007年12月不幸逝世。2007年12月10日《重庆晨报》第32版发表有《一生只为一次扑救》一文,文中有这样一段话:“李富胜就这样走了……上世纪80年代那双可以与铁臂阿童木媲敌的铁掌撒手尘寰。”
  • “颇为饶有”语义重复
  • 唐达成先生《南窗乱弹》(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一书第211页有这样的话:“这些评论中都提到了影片中最后的一场戏——教授和看桥老汉相会时所引起的冲突。这是颇为饶有兴趣的。”
  • 和易中天谈关羽
  • 易中天先生在《品三国(下)》一书中的《败走麦城》一节中说:“关于关羽之死.历史上颇有些不同的说法。包括谁杀的,死在哪里等等,都有争议。”但易先生认为关羽被俘获后,是潘璋或者马忠“奉”孙权的“命”杀的。接着易先生又根据《三国志》中《关羽传》裴松之注所引的《蜀记》说:“孙权开始还不打算杀,说是要‘活羽以敌刘、曹’,不过部下都不同意……孙权这才杀了关羽。”
  • “狼烟”和狼有关吗
  • “狼烟”一词,唐人诗中已见使用:李商隐有“鸡塞谁生事,狼烟不暂停”,杜牧有“何处吹笳薄暮天,塞垣高鸟没狼烟”,温庭筠有“狼烟堡上霜漫漫,枯叶号风天地干”……
  • “脱颖而出”之“颖”
  • 央视《开心辞典》某期曾出了这样一个题目:“脱颖而出”之“颖”的本义是什么?给出的正确答案是:锥子把上的环。《咬文嚼字》2005年第3期刊有《“开心辞典”误说“颖”》一文,文中根据《辞源》的解释,对此答案进行了批评:“‘脱颖而出’之‘颖’字就是‘锥芒’,决不是‘锥子把上的环’。”笔者认为,《辞源》的释义与《咬文嚼字》的批评有值得商榷的地方。
  • “酒泉”得名浅说
  • 继北京成功举办第29届奥运会之后,2008年9月25日,中国神舟七号载人飞船在甘肃省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9月27日,航天员翟志刚实施中国首次空间出舱活动,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独立掌握出舱活动关键技术的国家。酒泉的地名也再一次引起人们的关注。
  • “熹微”的前世今生
  • 《昭明文选》和《古文观止》都收有陶潜的《归去来辞》,凡是读过这篇文章的人,大概会记得下面这两句话: 问征夫以前路, 恨晨光之熹微。
  • 说“马上”
  • 现代汉语中“马上”是一个时间副词,表示“迅即、立刻”的意思。而在古汉语中,“马上”一般只是一个方位短语,意为“马背上”。如唐代王翰《凉州词》中的千古名句:“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其中的“马上”指的就是“马背上”。这中间有没有一个源流演变关系呢?答案是肯定的。笔者试就此略作探讨。
  • 巴顿不是五星上将
  • 2007年9月1日《扬子晚报》B3版有《欧洲上空的星条旗》一文,文中有这样一句话:“美国赫赫有名的五星上将巴顿将军就长眠在这里。”巴顿将军虽然名气很大.但他却不是五星上将。
  • 误说《春秋》
  • 扬绛的《走到人生边上》(商务印书馆2007年出版),是一本充满人生智慧的好书,让人读后颇受启发。遗憾的是,由于作者高龄,难免有记误之处。如第72页就有这样的话:
  • 隋炀帝何曾乘“羊车”
  • 张鸣教授《历史的坏脾气——晚近中国的另类观察》(中国档案出版社出版)一书《有为政府的代价》一节中说:隋炀帝“坐着羊车在众多宫姬住处之间游走,为了能得到他的临幸,宫姬们竞相在门口堆满羊爱吃的食物”。这显然把“羊车”的主角弄错了。
  • 郭老巧对茅公
  • 一九六二年秋的一天,茅盾来到厂东佛山民间艺术研究院参观。研究院请他题词留念。茅盾当场挥毫: 剪纸斗影,秋色迷人。写完这八个字,茅公即落了款,有意留给他人续对。
  • 胡适“哪里去”
  • 国学大师黄侃曾在北京大学主讲国学,潜心“国故”。其人豪爽诙谐,每每出语惊人。胡适是新文化运动的闯将,积极提倡白话文。
  • 笔误
  • 斯大林曾在高尔基《姑娘与死神》一书最后一页留下轰动一时的批示:“这本书写得比歌德的《浮士德》还要强有力,爱情战胜死亡。”然而,批示上“爱情”词的俄文拼写有误,少了末尾一个字母。
  • 启功题字用简化字
  • 被誉为“中华第一笔”的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积极倡导书写简化字。凡是题写书刊名或者牌匾,他必定写简化字。有人作过调查,北京市所有立交桥,只有启功题写的“建国门桥”是规范的简化字。
  • 名言的力量
  • “五一二”汶川大地震发生后,有一句很有哲理的话在网上广为传播,给了震区人民以及所有华人无限的希望和无穷的力量。这句话是:
  • 妙趣横生的卖粥联
  • 在贵阳市某地有一家卖粥的店铺,门口贴的一副对联虽不工整,但很有趣。现把它抄录如下: 赵食钱食孙食李食氏氏食,喝粥识粥口口粥思粥周周粥。
  • 京剧词语十二问
  • 一、京剧的前身是徽班。清朝乾隆五十五年(1790)起,安徽的四大戏班陆续进京,揭开了京剧历史的序幕。既然“京剧”的源头是安徽,为什么要叫它“京剧”呢?
  • 《京剧词语十二问》参考答案
  • 一、京剧形成的初期,称“皮黄”“乱弹”等。最先称它为“京剧”的,是上海人。清同治六年(1867)起,一些京津著名演员携艺南下,把北方的皮黄传到上海。上海观众对其声腔来源并不熟悉,由于戏班多来自京城,便称之为“京班戏”“京戏”“京班”“京剧”等。后来“京剧”一词一枝独秀,逐渐通行全国。
  • 《建筑名称十二问》参考答案
  • 一、亭子古时候常建于路旁或同林之中,以供行人和游人驻足休憩,它因功能而得名。《释名·释宫室》:“亭,停也,亦人所停集也。”“亭”谐音“停留”的“停”,故名。 二、骑楼是指楼房向外伸出在人行道上的部分,仿佛骑跨在马路上一样,故名。
  • 《咬文嚼字》2008年第1--12期(总第157--168期)总目录
  • “呛而”何人吃
  • 这张照片摄于河北青县某地,上面的“呛面”应作“戗面”。戗,读qiang,本指在器物图案上填入金粉或银粉等作装饰。戗面馒头,即用揉进了干面粉的发面做成的馒头。呛,指因刺激的气体或其他东西进入了气管而引起的不适。如果这馒头是用呛人的面做成的。不知还有没有人吃。
  • 奇怪的“汽车队”
  • 照片上“流车队”的“流”无疑应写成“汽”。“气”的繁体字是“氟”,有人便认为“汽”的繁体字是“流”。殊不知“汽”没有繁简之别,从古至今都作“汽”。
  • “电饼称”是伺物
  • 这是一家厨具商店门前的宣传牌,上面那款“电饼称”究竟是什么物品?请你猜猜看。答案在本期找。
  • 《“库业”:仓库的事业?》解疑
  • 这家商店经营的是外贸裤子。因此取名“外贸裤业”。“裤业”与“鞋业”“帽业”类似。说明的是业务内容。错成“库业”就让这家店改了行。长裤的英文是trousers,错成stock(库存)显然是与“库”对应的结果。
  • 选错了地方
  • 一所乡村中学门前的墙壁上,写着一行大字:“你计划生育了吗?”每次看到这条标语总觉得好笑。宣传计划生育无可非议,但宣传语应当出现在合适的地方。整天问进出校门的中学生计划生育了没有,显然是找错了对象。
  • 10天之内推出10个“族”
  • 2008年9月下旬,《新闻晨报》开设了《行为你我他》专栏,组织了一场“迎世博600天行动大讨论”。每天用一整版的篇幅批评都市中的一种不文明行为,并把那些行为不文明的“人”称为“××族”。10天之内先后推出了10个“族”。其中包括为了贪方便什么东西都往楼下扔,把小区当作露天垃圾场的“散花族”;
  • 翻译趣话
  • 翻译是双向的,无非是中译外和外译中两种,译者可以是谙外文的中国人,也可以是懂中文的外国人。但翻译并不单是文种间的转换,更麻烦的是牵涉到两种不同的文化背景,这比文字翻译本身要复杂得多。
  • “登坛品酒”报告(十二)/咋就“不能希望”呢
  • 阎崇年先生说话行文一向简洁明了,但《正说清朝十二帝》(增订图文本)中有一句话却似乎有点不合事理:“如果一个边疆少数民族首领不能创建一个政权,他就不能希望在中国建立一个王朝。”(第9面)
  • “逋逃”不是弊政
  • 阎崇年先生在《正说清朝十二帝》(增订图文本)中说到顺治皇帝在18年的执政中施行的弊政:“剃发、易服、圈地、占房、投充、逋逃,是其六大弊政……”(第46页) 这里的“逋逃”应是“捕逃”之误。
  • 皇帝知多少
  • 谁知道中国有多少位皇帝吗?我问过好多人,但答案都是不知道。我自己也尝试着去统计多次,却发现这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秦汉魏晋隋唐宋元明清等朝代的皇帝一目了然,很好算,但南北朝加上五代十国的皇帝却参差错乱,真不知该如何算起。
  • “社稷”是指“国家”
  • 《明亡清兴六十年》(上)第一讲说明朝的大将袁崇焕“有大功于国家、民族和社稷”(第6页),“为保卫国家、民族、社稷的利益而死”(第7页)。其实,这里“社稷”和“国家”是同义词。
  • 汉代没有科举制
  • 阎崇年先生对袁崇焕很有研究,他介绍袁崇焕参加乡试在23岁中举,但参加会试到36岁才中进士。对于“会试”,他说:“在乡试的第二年春天举行,也称‘春闱’。这是汉代制度。”(《明亡清兴六十年》上册第140页)会试和乡试,是科举制度中的考试,怎么会是汉代的制度呢?
  • 魏忠贤企图垂帘摄政?
  • 《明亡清兴六十年》下册第5页上说: 魏忠贤企图垂帘摄政。就是想立一个傀儡小皇帝,他自己来摄政。魏忠贤与大臣秘议由他垂帘摄政之事,内阁辅臣施凤来明确表示反对,说“居摄远不可考,且学他不得”。
  • “捶楚交下”是“手捶棍打”吗
  • 阎崇年先生在《明亡清兴六十年》下册第34页写道: 当时巡抚毕自肃银库里没有银子,一时难以筹措。哗变官兵,情绪激烈,局面失控,“捶楚交下”,手捶棍打。毕自肃满脸流血,伤势严重。
  • “高阳酒徒”是谁
  • 阎先生《正说清朝十二帝》第83页:“‘高阳酒徒’汉高祖刘邦和‘凤阳贫僧’明太祖朱元璋等能够成龙,绝不是父母培养教育出来的。” 说“高阳酒徒”是汉高祖刘邦,真是一个天大的误会。请看《史记·郦生陆贾列传》:
  • [借题发挥]
    看不懂的“最差”(裘哲)
    是谁“振聋发聩”(闵州)
    “成绩不斐”?(高良)
    何来“呼摇直上”(李荣先)
    [一针见血]
    农历哪会有三十一日(易樊)
    “天人”岂能随意“隔”(王树凡)
    方阵与方寸(张陆贤)
    “牡鹿”是雌鹿吗(何立洲)
    “蹭亮”应为“锃亮”(姚楚材)
    苏青的“发明”?(陈福康)
    “一把荒唐言”?(谷兴云)
    “武士”何以斩“恩泽”(和立舟)
    “圆房”与“同房”(邹立志)
    何谓“唱个大诺”(李荣先)
    “吻颈之交”?(雷冰)
    能说“蒸蒸向荣”吗(余培英)
    “如数家珍”用错了地方(杨谷森)
    [语坛掌故]
    郭珠若论“好色”(李中洲)
    柯灵遭遇冷僻字(吕山)
    妙改成语见精神(张郡儒)
    臧克家改对联(王培焰)
    [文章病院]
    误用“董狐之笔”(何根基)
    “门诊”与“出诊”(白禾)
    此“痣”误为彼“痔”(金光明)
    可“媲美”,不可“媲敌”(刘盛嶷)
    “颇为饶有”语义重复(刘从军)
    [有此一说]
    和易中天谈关羽(董鸿毅)
    “狼烟”和狼有关吗(邹身坊)
    “脱颖而出”之“颖”(孙耀珠)
    [词语春秋]
    “酒泉”得名浅说(宣炳善)
    “熹微”的前世今生(金文明)
    说“马上”(蔡言胜)
    [百科指谬]
    巴顿不是五星上将(欧阳玉兰)
    误说《春秋》(涧菲)
    隋炀帝何曾乘“羊车”(李光羽)
    [语丝]
    郭老巧对茅公(王培焰)
    胡适“哪里去”(一东)
    笔误(刘二奎)
    启功题字用简化字(邱翼东)
    名言的力量(孙建国)
    妙趣横生的卖粥联(杨廷珺)
    [向你挑战]
    京剧词语十二问(艾信良)
    《京剧词语十二问》参考答案
    《建筑名称十二问》参考答案

    《咬文嚼字》2008年第1--12期(总第157--168期)总目录
    “呛而”何人吃(刘振修)
    奇怪的“汽车队”(于保义)
    “电饼称”是伺物(张红品)
    《“库业”:仓库的事业?》解疑
    [卷首幽默]
    选错了地方(刘延河 叶珺[画])
    [语林漫步]
    10天之内推出10个“族”(高姜山)
    翻译趣话(游修龄)
    [众矢之的]
    “登坛品酒”报告(十二)/咋就“不能希望”呢(黄典荣)
    “逋逃”不是弊政(姜廷安)
    皇帝知多少(汪智元)
    “社稷”是指“国家”(李景祥 陈晓云)
    汉代没有科举制(杨光)
    魏忠贤企图垂帘摄政?(李荣先)
    “捶楚交下”是“手捶棍打”吗(汪明远)
    “高阳酒徒”是谁(易亮)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