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好大的口气
  • 天津饮料中,有一个小有名气的品牌——“山海关汽水”。一到夏天。大街小巷卖冷饮的地方,十有八九插着一块宣传牌:“冰镇山海关”!“冰镇”什么?山海关!你说这多大的口气。
  • 劝君莫学孔乙己
  • 在鲁迅先生的笔下,孔乙己算是—个读过书的人。他穷得只能站在柜台外喝酒,却依然穿着长衫,维护着读书人的形象。孔乙己读过什么书呢,无从查考;做过什么学问呢,也不得而知。不过,他曾问过—个问题,按照现今流行的说法,是很能“雷”人的:“回字有四样写法,你知道么?”
  • “一桶天下”大不通
  • 最近常在街上和电视上看到“一桶天下”的广告。乍一看以为又是什么方便面,仔细一瞧,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此“一桶天下”,非以前在火车站经常看到的“来一桶”方便面,而是一种白酒。我木然,这酒的品牌用“一桶天下”寓意何在呢?
  • “水边的土匪”及其他
  • 提起翻译,一般的中文词句还是比较好翻的,但碰到一些专门术语或有特定意义的词语、句子时,往往就不好翻译,稍不小心还可能闹出笑话。
  • 向电视剧“亮剑”(五):“长着龋齿獠牙的兽”?
  • 《闯关东》第9集,传武想留在林场子干活,林场子的把头老独臂提出一个收留的条件:传武必须展现出顽强的生存能力,在规定的时间内套住一旺狼。老独臂解释说:“这儿(林场子)不是人待的地方。能活在这儿的都是兽,长着ju齿獠牙的兽。”字幕打小的是“龋齿獠牙”。这实在令人生疑。
  • 鲜儿做不成“填房”
  • 《闯关东》第32集,二龙山土匪头儿震三江,为替鲜儿把定情信物交还给传武,下山追寻途中被警方俘获。传武前去探监时,在监狱里备下一桌酒菜,与震三江边喝边聊。
  • 陆游词中并非“黄藤酒”
  • 《闯关东》第16集,有个很搞笑的片段。那文给丈夫诵读陆游的词《钗头凤》:“红酥手,黄teng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读完,那文问丈夫:“先生,你听明白了吗?”丈夫答道:“听明白了。
  • 浅谈“钟馗”
  • 第33集中,潘五爷请朱开山听戏,点了一出《刘翠屏哭井》。朱开山说:“这戏不好,按五爷的脾气应点《钟馗打鬼》。”遗憾的是,“钟馗”的“馗”字,字幕误成了“魁”。
  • 日本军人“化妆侦察”?
  • 《闯关东》第48集,尾崎告诉森田前几天发生的“中村事件”:“六月二十六日,中村君带了几个人,到兴安岭索伦山附近化zhuang侦察,被东北军抓住了,搜出了军用地图和调查笔记。”
  • 彭德怀删“无私”
  • 一九五二年七月彭德怀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后,在审阅军队内部文稿文件时,每逢看到一。对苏联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友谊的无私援助表示衷心感谢一这样的词句时,
  • 还是太阳有福气
  • 一九三二年,大文豪萧伯纳访问上海,幽默大师林语堂上船去迎接。
  • 艾森豪威尔的回信
  • 德怀特·艾森豪威尔任美国总统期间,有一次发函邀请著名作家詹姆斯.朱奇纳采白宫参加招待会。米奇纳收到邀请函后给艾森豪成尔写了一封信。
  • 郭沫若悼鲁迅联
  • 一九四二年十月,有人购得鲁迅石膏浮雕像一尊,请郭沫若为之写一副对联,郭欣然命笔:
  • “七百年”和“一百年”
  • 一九六0年,周恩来为解决中印边界问题访问了印度。在一次谈判中,印万提出这样一个挑衅性的问题:“西藏是什么时候成为中国领土的?”
  • 一扇门为“户”
  • “户”是一个象形字,本义是一扇门,也就是小门。甲骨文、金文的“户”字正像一个门扇的形状。
  • “祭”:手持鲜肉洒酒于祭台
  • 古代人非常重视祭祀活动,每有鱼肉总要先行供奉祖先或神灵,进行祭祀,然后再自己享用。“祭”字在甲骨文里就是一只手拿着一块鲜肉供上祭台的样子:左边是一块鲜肉,右边是一只手,中间三点表示鲜血或者是祭酒。到金文里三点变成了“示”,“示”就是祭台。
  • “熊”是怎样从“能”变来的
  • “熊”,是一个不寻常的字。有人说它是一个象形字,认为下面的四点就是四只熊掌。其实这个说法错了。汉字中字下带四点的字不多,可以分为两类:一类如“鱼(繁体作角)、燕、马(属)”等,它们下面的四点分别表示鱼的鳍尾、燕子的尾巴和马的四蹄;另一类如“煦照煎熬煮熟热”等字,它们下面的四点都是“火”的异形,表示火在燃烧。
  • “毓”:一幅产妇生育图
  • “毓”是会意字,它由三部分组成:左边的“每”,右上的“去”(倒过来的“子”),右下的川。三部分各有特殊的意义。
  • 《聊斋》没有“中山狼”
  • 翻阅杂志,曾读到一篇题为“王勇”的散文(见《散文选刊)2006年第6期),作者写了一位给自己留下深刻印象的初中语文老师。文中有这样一句话:“有一回,正在学蒲松龄的《中山狼》,我大概心情不错,就在凳子上扭起来。”这里犯了知识性错误:蒲松龄未曾写过《中山狼》。
  • 碾米机不能“磨”大米
  • 2008年12月23日《北京青年报》A9版刊载一篇题为“稻谷进超市现场磨成米”的新闻。新闻开头说:“大把金黄色的稻子进入碾米机,不一会就能磨成新鲜的大米。”作者先说“稻子进入碾米机”.怎么接着又说“磨成新鲜的大米”了呢?究竟是“碾”还是“磨”?
  • “手谈”专指下围棋
  • 裘沛然老医生以其精湛的医技和精深的古汉语学养享誉中医界。近日段逸山先生《“象棋冠军”》(刊于2009年1月4日《新民晚报》)说裘老还精通象棋之道,象棋大师胡荣华与之切磋时赞誉裘老是“年龄段的全国冠军”。
  • “黄铖”应为“黄钺”
  • 《毛泽东与郭沫若》(北京出版社出版)一书说,郭沫若曾多次在诗作中赞美毛泽东诗词。如1957年7月7日,他的《纪念“七七”》诗:
  • 不合情理的“嘘嘘”
  • 2009年第7期《苏州广播电视》报A13版上,刊登了一篇短文《六月债,还得快》。短文中有一段话:
  • “不胜枚举的婚姻”?
  • 2008年第2期《读者》载有一篇文章《黄金国》,其中第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人活一世,渴望得到的东西好像很多:不胜枚举的婚姻和决战等。”显然,这里的修饰语“不胜枚举”与中心词“婚姻”,在意义上的配合,很不妥当。
  • 量血压应是先高后低
  • qE京文学》(精彩阅读)2009年第2期刊有曹乃谦《我与瘫痪的一次零距离接触》一文,其中一段写自己与小郝去门诊部的事:“我跟小郝说,咱们只量血压,别的甭说。量了量,110/140,我平时是85/120,大夫说低压有点高,但问题不大。”
  • 村一级不是“政府”
  • 2008年12月28日《厦门晚报》第3版头条新闻的标题是:“镇村两级政府下‘通牒’一周内帮老人盖好新房”。乍看标题,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不就是说村一级也是政府了吗?
  • 蝴蝶是“化萤”而来的吗
  • 《时代商报》2008年12月26日B14版刊有一篇文章《明年谁将化茧成蝶》。“引言”中说,“后济危机时代的2009年,哪些企业会化茧成蝶?”标题和“引言”中的“化茧成蝶”说得不妥,它让人误以为蝴蝶是由“茧”变化而来的。
  • 故弄玄虚的“告急”
  • 2009年2月20日《杂文报》第8版下面半版是关于“周恩来金币大全套”的发行消息。一行大字标题赫然在目,令人惊诧不已:
  • “以镜为鉴”令人费解
  • 2009年2月26日《沈阳晚报》刊出沈阳市政府纠风办与《沈阳晚报》联办的《民生会客室》栏目100期特刊,其中有一篇报道的标题是“晚报栏目以镜为鉴”。这“以镜为鉴”是什么意思,令人费思量。
  • 江西人何以称“老表”
  • 中央电视台一套2008年12月3日热播的电视连续剧《浴血坚持》字幕中,曾出现“(江西)老俵”“老俵们”的称呼。笔者认为,不能把“老表”误作“老俵”。
  • “大肉”与“小肉”
  • 在上海读书期间,有一次听到两位女孩的谈话,觉得很有意思。一位女孩子说:“今天食堂里的大肉可真香!另外一个女孩子反问:“什么是大肉啊?难道还有小肉不成?”
  • “数业有专工”?
  • 《杂文报》2008年10月17日第8版刊登的《我还是比儿子强》一文中有这么段话:“儿子英语过了六级,在单位从事软件开发。这些都比我强。我吃粉笔灰,也在电脑上爬字。‘数业有专工’,与儿子扯平。”
  • “式微”不是“势微”
  • 《时代商报》2008年12月24日发表的《大国“和力量”》一文中有句话:“事实证明.中华文化的遗传并没有因为追逐GDP而变异或者势微.反而越来越凸显文化基因在大事件中的力量,并且成为对待相异形态的方法论。”句中的“势微”系“式微”之误。
  • “胜任”不关胆量大小
  • “打工仔就是打工仔,有这么好的工作都不敢胜任。”这句话见于《微型小说选刊》2008年第20期,读起来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
  • 何来“入师弟子”
  • 2008年的一份台历首页上,标着“当代国画大师李苦禅先生人师弟子刘国卿师生画展集萃”字样。其中“入师弟子”的“入师”,显然是写错了,应该是“入室”。
  •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失’鞋”?
  • 2008年10月23日,江苏卫视晚间的《人间》栏目,做了一期名为“他有特异功能吗?”的节目。嘉宾王老五对赌博人员曹成演示“赌技老千”,以劝其戒赌。当时王老五引用谚语劝曹远离赌场,远离赌徒:“常在河边走,哪能不shi鞋?不要再跟那些赌徒来往。”
  • 画蛇添足的“英磅”
  • 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语文》第三册《教师教学用书》(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第95页有这样一句话:“体重200英磅、粗壮结实的荷裔美国人亨德利克·房龙,善于用极其轻巧的俏皮的文字,撰写通俗历史著作,而为无数青年读者所喜爱。”
  • 农历没有“己醜年”
  • 右图是江苏省东台市某单位赠给客户的挂历。不知出于何意,将挂历中部分应简化的字印成繁体。且不说“展”字应作“曆”;把“己丑年”的“丑”印成了“醜”实在是弄巧成拙。
  • 李国文误说“粥”
  • 2008年11月14日《光明日报》刊载了李国文的《文学的“粥化”》一文,文章说:“如今,把煮粥的办法运用到文学上来,几乎成为作家的手段……‘粥’字若没有其中的‘米’字,就是‘弱’。
  • “续弦”误作“续贤”
  • 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的《岁月风华》一书“族谱与老侄”一节说:“按族谱记载,我们这个村的王姓始祖名唤王郎……当年他从口外的小兴州搬到现在我们这个村,过了几十年,(他)奉公去河南充军,并续贤落户,亦有子嗣。”
  • 基辛格是怎么说的
  • 海潮出版社出版的《最受欢迎的说话方式》第160页有这样一段话:尼克松访华签发《上海公报》时,用了这样一个词组:“台湾海峡两岸的同胞”。
  • “皕宋楼”的“皕”
  • 日前看中央电视台《鉴宝》节目,一收藏者持古籍善本四册登台。这时屏幕上出现介绍文字,说这几本书原为袁克文“百百宋楼”所藏。笔者初以为“百百”二字乃因电脑没有拼接好。谁知接下来主持人口头解说时,读出来的也是“百百宋楼”。
  • “涂毒亿万幼小生灵”?
  • 《南风窗》2008年第26期《揭黑三记者:我只要真相》一文说:“因为他捅破了那层纸,一个涂毒亿万幼小生灵的行业的黑幕开始披露。”
  • “倦倦”不能教学生
  • 《岁月风华》(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8年版)一书的“惟学至上”一节中,作者深情回忆了自己十来岁从师学艺时的情形:“追忆四十年前.(老师)不厌十岁孩童的稚嫩,循循于微艺指点,倦倦于文化垂教,其良苦用心,天地同鉴。”其中“倦倦垂教”令人不解。
  • “巅峰之作”几多误
  • 由多位著名学者联袂推荐的岳南先生《陈寅恪与傅斯年》(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6月版),是一部反映20世纪上半叶知识分子心灵历程的长篇传记。但遗憾的是,这部被誉为“21世纪此类题材的巅峰之作”的书,却有不少常识性的错误。
  • 张学良建立“同泽俱乐部”的目的
  • 2008年8月22日《沈阳晚报》B8版《去同泽俱乐部里品味历史》一文,介绍了沈阳同泽俱乐部。文中说:“1929年,张学良将军为赵四小姐投资兴建了建筑面积达3796平方米的豪华交际场所,同时用于东北军政要餐饮、娱乐。
  • “满洲里”与“满洲”
  • 北京奥运期间,《参考消息》(2008年8月13日第9版)译载了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的一篇文章,说的是刘长春七十多年前参加奥运会的事。文中写道:“日本关东军在第十届奥运会开幕前一年占领了满洲里,建立了傀儡政权满洲国。”“1931年被日本人赶出满洲里的中国国民党将领张学良……”这两处“满洲里”,都应改为“满洲”。否则,所述历史事件与史实就不吻合了。
  • 《团》剧师长何方人氏
  • 2009年3月12日《周末》有一篇长文《(团长):不朽的老兵传奇》,该文写道:“《我的团长我的团》剧中师长虞啸卿是湖南人且军姿严整,而新38师师长孙立人也是湖南人,这个美国军校的高材生军姿挺拔冠全军。”孙立人果真是“湖南人”吗?非也。
  • 杨贵妃死于“马崽坡”?
  • 电视剧《戊子风雪同仁堂》某集里,乐家老四乐柏寿唱《剑阁闻铃》时有一句字幕:“马崽坡下草青青”。“马崽坡”应为“马嵬坡”,就是杨贵妃被绞死的马嵬驿,在今陕西省兴平县西。
  • 误说《论语》二三例
  • 《读书》2007年第7期刊载的《说不尽的(论语)》一文,是一篇专论。笔者细读之后,发现其中存在着一些常识性差错。现举隅于下:
  • 女作家在“北纬五十摄氏度”?
  • 2009年3月7日《北京青年报》副刊,刊登迟子建的《春天是一点一点化开的》。文章先说杭州西子湖畔梅花开了,后说“而我这里,北纬五十摄氏度的地方,立春之时,却还是零下三十摄氏度的严寒”。文末注明写作时间与地点:“2月于大兴安岭”。
  • “黄马褂”与“黄袍马褂”
  • 央视《百家讲坛》播出的《胡雪岩的启示》第一讲“德行定终生”,在开讲前的画外音说明和所配的字幕上,都有“慈禧太后赐他黄袍马褂”之句。根据电视节目整理出版的《胡雪岩的启示》(陕西师大出版社出版)一书,开头简介胡雪岩其人时说:“他替清朝政府向外国银行贷款,帮助左宗棠筹备军饷,
  • 钱教授误解了庄子
  • 复旦大学钱文忠教授在央视《百家讲坛》讲述《解读三字经》(15)时说:庄子认为墨子形象不好,称他“腓无胺,胫无毛”。钱教授接着解释这六个字:“就是说墨子大腿和小腿上都没有毛,很难看。”此说有误。
  • 鲁迅说的是什么鸟
  • 2009年3月3日,央视1套播出电视连续剧《叶挺将军》第十九集。其中有一个情节:1941年1月6日,蓄谋已久的蒋介石以超出新四军八倍的兵力,制造出亲痛仇快的皖南事变。事变中,国民党又以欺骗手段,扣押了前往谈判的新四军军长叶挺。结果,软硬不吃的叶挺被软禁到江西上饶。
  • “软囊”是何囊
  • 日前观看“东方电影”频道上播映的电视剧《少林传奇Ⅱ》第19集,其中有段少林寺武技教头昙宗和尚为人解围而遭勒索的情节。剧中人昙宗称“贫僧ruan囊羞涩,要钱没有”,但屏幕上打出的字幕却是“软囊羞涩”。
  • 树木名称十二问
  • 一、女贞是木犀科的乔木,高可六到十米。在寒风萧瑟之中,结满果实的女贞枝叶仍然是碧绿青翠的。你知道女贞的得名缘由吗?
  • 《树木名称十二问》参考答案
  • 一、与其生长特性有关。女贞树的枝条开展疏放,夏日细花芬芳,冬季凌霜葱翠,是常见的园林观赏树木。其得名,是运用了拟人的修辞手法。“女贞”的“女”,指女子;“贞”,即贞洁、贞操。李时珍在《本草纲目·木部》中解释说:“此木凌冬青翠,有贞守之操,故以‘贞女’状之。”
  • 阎祟年闻错则喜 向我刊作者赠书
  • 我刊去年12月的“登坛品酒”报告曾指出阎崇年先生著作中的8处语文差错。阎崇年先生闻错则喜,说:“我愿意拜指出我书中错误的读者先生为师。”他还提出,要向这些“一字之师”赠送自己签名的书。表示敬谢。
  • 超市回收“孤儿”?
  • 上海浦东某超市有一个“孤儿回收处”。一个超市怎么会开展这么奇怪的业务呢?猜一猜,答案在本期找。
  • “萃萃”误学子
  • 表示众多学子这一意思,应该用“莘莘学子”。“莘莘”,读作shenshen众多的样子。而‘萃”渎作cui,聚集的意思;汉语中没有“萃萃”这一说法。差错如此明显,还敢自称“中小学适用”,这不是误人子弟吗?
  • “绘面”,是看还是吃?
  • “绘”者,画也。“绘面”难道是画出来的面条?其实这里的“绘”是一个别字。该店卖的是“烩面”该面以优质高筋面粉为原料,辅以高汤及海带丝、豆腐皮丝、粉条、香菜、鹌鹁蛋等配菜烩煮而成。
  • [卷首幽默]
    好大的口气(杨家明 钦吟之[画])
    [语林漫步]
    劝君莫学孔乙己(丛凯)
    “一桶天下”大不通(董朝)
    “水边的土匪”及其他(郭小平)
    [众矢之的]
    向电视剧“亮剑”(五):“长着龋齿獠牙的兽”?(一得)
    鲜儿做不成“填房”(苏开省)
    陆游词中并非“黄藤酒”(高玉林)
    浅谈“钟馗”(吴蓓)
    日本军人“化妆侦察”?(沈南国)
    [语丝]
    彭德怀删“无私”(罗忠贤)
    还是太阳有福气(赵爱平)
    艾森豪威尔的回信(村夫)
    郭沫若悼鲁迅联(若木)
    “七百年”和“一百年”(张锦秋)
    [封面识字]
    一扇门为“户”(尚达)
    “祭”:手持鲜肉洒酒于祭台(余文)
    “熊”是怎样从“能”变来的(金寅)
    “毓”:一幅产妇生育图(余志鸿)
    [文章病院]
    《聊斋》没有“中山狼”(程贯珠)
    碾米机不能“磨”大米(唐伯学)
    “手谈”专指下围棋(郑文安)
    “黄铖”应为“黄钺”(余培英)
    不合情理的“嘘嘘”(李荣先)
    “不胜枚举的婚姻”?(董鸿毅)
    量血压应是先高后低(张克良)
    [借题发挥]
    村一级不是“政府”(陈建和)
    蝴蝶是“化萤”而来的吗(李景祥)
    故弄玄虚的“告急”(李西宁)
    “以镜为鉴”令人费解(李景祥)
    [词语春秋]
    江西人何以称“老表”(贾春霖)
    “大肉”与“小肉”(王勤玲)
    [一针见血]
    “数业有专工”?(刘士奎)
    “式微”不是“势微”(京羊)
    “胜任”不关胆量大小(龙启群)
    何来“入师弟子”(谭先民)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失’鞋”?(刘冬青)
    画蛇添足的“英磅”(陈会安)
    农历没有“己醜年”(李念勋)
    李国文误说“粥”(章锡良)
    “续弦”误作“续贤”(张红品)
    基辛格是怎么说的(谷士锴)
    “皕宋楼”的“皕”(吕山)
    “涂毒亿万幼小生灵”?(王飞)
    “倦倦”不能教学生(村丁)
    [百科指谬]
    “巅峰之作”几多误(王忠贤)
    张学良建立“同泽俱乐部”的目的(李景祥)
    “满洲里”与“满洲”(盛祖杰)
    《团》剧师长何方人氏(江复兴)
    杨贵妃死于“马崽坡”?(孤闻)
    误说《论语》二三例(黄今许)
    女作家在“北纬五十摄氏度”?(刘曰建)
    [追踪荧屏]
    “黄马褂”与“黄袍马褂”(李景祥)
    钱教授误解了庄子(王树凡)
    鲁迅说的是什么鸟(韩德佑)
    “软囊”是何囊(高鸿儒)
    [向你挑战]
    树木名称十二问(杨宜修)
    《树木名称十二问》参考答案

    阎祟年闻错则喜 向我刊作者赠书
    超市回收“孤儿”?(张云清)
    “萃萃”误学子(陈建和)
    “绘面”,是看还是吃?(张可)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