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唐伯虎是“伯父老虎”?
  • 深圳一银行印制的挂历,将明代画家唐寅的字“伯虎”翻译成father’s elder brother tiger(父亲的兄长老虎)。其实,这个“伯”,并非“伯父”,而是弟兄排行中“老大”的称呼。唐寅出生于一四七。年,这一年是庚寅年(虎年),故名“寅”;他又是弟兄中的老大,因此字“伯虎”。如此乱译,真叫人啼笑皆非。
  • 短命的“猪流感”
  • 2009年暮春,“猪流感”刚从墨西哥冒头,人们感觉淡淡然,没当回事。究其原因,大概有二:其一,受过“非典”洗礼,颇有点“曾经沧海难为水”的老练了;其二,熟稔了“禽流感”,对“猪流感”已有几分漫不经心,无非是流感领域各种动物轮流坐庄而已。
  • 上海卷作文题,晕!
  • 又到了高考时节。每年高考的作文题,都分外引人注目。2009年上海卷是材料作文,要求考生根据材料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试卷提供的材料是:郑板桥的书法,用隶书参以行楷,非隶非楷,非古非今,俗称“板桥体”。他的作品,单个字形看似歪歪斜斜,但总体感觉错落有致,别有韵味。有人说这种作品“不可无一,不可有二”。
  • 要胜利在握以!
  • 原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长张爱萍将军成功组织了我国第一颗返回式卫星“尖兵一号”的发射工作。
  • 李肇星“咬文嚼字”
  • 很多文件喜欢用“圆满成功”这样的话,李肇星说,除了礼仪场俣的外交辞令外,他一直反感这种过头话。
  • 何谓“裸体优惠”
  • 这是一家洁具厂商所做的促销广告。其中的“裸体优惠”是什么意思?“赤裸价”到底是什么价?你能说出来吗?答案请在本期找。
  • 带一堆问号过来 带一双慧眼回去——“咬文嚼字”讲习所第八期剪影
  • 结业考试三等奖获得者与部分教师合影(从左到右):浙江《杭州财会》沈丹琪、上海现代传播集团严静、上海新闻出版教培中心对外合作部主任莫淑江、江苏南通汤圣家、《咬文嚼字》主编郝铭鉴、《咬文嚼字》编委金文明、山东《滨州学院学报》朱玲玲、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北京分社汪明帅。
  • “服务上层”不须感谢
  • 这面锦旗是感谢云南大理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其中“服务上层”显然是“服务上乘”之误。“服务上乘”,是夸赞质量好或水平高:“服务上层”,则是说为上层人物服务。一字之差,含义却大相径庭。
  • “回笼”非“回隆”
  • “回笼”本指把凉了的馒头、包子等放回笼屉再蒸,引申指在社会上流通的货币回到发行的银行。错成“回隆”,则无法索解。
  • 向电视剧“亮剑”(七)虞师长误读“弹压”
  • 《我的团长我的团》(下文简称《团长》)第17集,师长虞啸卿举着沾满血迹的双手,对川军团团长严肃地说:“前主力团团长,我的胞弟慎卿,把个江防搞得外紧内松,自己临阵失惊。我刚去dan压,把他砍了。”虞师长显然读错了音。表示用武力镇压、压服这个意思,叫“弹压”。其中的“弹”,
  • 不“记”名利?
  • 《团长》第15集,唐副师长说要提拔林译担任副团长兼督导,林译表示感激。唐副师长认为提拔他是应该的,说:“你们不ji名利,我们还不该惦记着啊!”这时字幕打出来的是“不记名利”。错了,应该是“不计名利”。“计”与“记”读音相同,但用法不一样。
  • 不该鼓励“效尤”
  • 《团长》第22集,一士兵为了寻找父亲当了逃兵,抓回后,被绑在阵前。他说:“这是让所有在江防上的人都看得见我,以示效尤。”这里的“以示效尤”显然是“以做效尤”之误。儆,读jing,形声字,从人,敬声。本义是“警戒”“戒 备”。
  • 不知所云的“何其所在”
  • 《团长》第33集,有一个回忆的镜头:虞师长命令张立宪接手第二主力团,张提出一个建议——在日军第二道防线施加黄磷弹进行轰击。孟凡了听了表示担忧,说这会伤及我军第一主力团的残部。张立宪振振有词地反驳道:“为国捐躯,得其所哉!”此时字幕出现的却是“为国捐躯,何其所在”。
  • 何来“紫薇星”
  • 《团长》第27集,几位士兵在夜幕下的丛林中,仰望天空,感慨万千。一位说道:“只见紫微星微微发亮……”字幕把“紫微星”误成了“紫薇星”。紫微即紫微垣,也名紫宫垣,星官名,三垣之一。中国古代为认识星辰和观测天象,把若干颗恒星多少不等地组合起来,
  • “侃大山”能用“侃”吗
  • 有一位语言学家,带了他的研究生,在北京地区作了一番调查。他告诉我们说,“侃大山”应写作“砍大山”。何谓“砍大山”呢?就是带了一把斧头,在深山老林里面东一斧头、西一斧头地乱砍。人们后来便用这个词语表示闲聊。
  • “告”字上面一头“牛”
  • 小时候酷爱猜谜。有人曾问我说:“一口咬掉牛尾巴”,这是个什么字?我想,这一定是“牛”字后面跟个“口”字,而“牛”没有尾巴,整个字不就成了“告”字吗?果然被我猜中。
  • “区”的前世今生
  • 在一般的字典中,“[”字是查不到的,其实这也是个独立的字,它的读音是xi。从字形可以看出,“[”字表现的是储藏室。文字学家认为,凡是以“[”为偏旁的字,都和藏匿有关。“区”字也不例外。
  • “班”原来和玉有关
  • 见到“班”字,不由想起一个别字。有人在报上发了一篇散文,其中弓l到李白《送友人》诗中的两句:“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可能引者对这两句并没有真正理解,“班马”通篇都被误为“斑马”。其实这里的“班”是分开的意思,和非洲的“斑马”风马牛不相及。
  • “五七”干校始于何时
  • 回忆性的文章,最忌讳失真。即使是个别表达的不准确,也会影响整篇文章的表达效果。2009年5月5日《汕头都市报》专版报道了汕头市民刘庆英先生一家70多年来的经历。通栏大标题是“历经风雨喜见彩虹”。其中说道:“他(刘庆英)于1957年底被划为右派分子,
  • 爱情的“葬身之地”
  • 湖南卫视著名主持人汪涵有过离婚再婚的经历。他认为婚姻并不可怕,能给人带来“依靠和被需要的快乐”。
  • “行将朽木”和“晓之以礼”
  • 近来,笔者信手翻了几期2008年出版的《民营经济》,发现有不少语病。试举两例:①把家族式企业和一个行将朽木的企业划上等号就大错特错了。(第1期第38页)“行将朽木”应作“行将就木”。“行将”,将要;“就木”,进棺材。
  • 别为名人乱改名
  • 《世纪》杂志上有一篇《执行宋庆龄遗嘱秘闻》,前后三次提到曾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的“童小鹏”,遗憾的是无一例外错成了“童小朋”。
  • 韩信是怎么说的
  • 现代出版社出版的《(水浒)原来很有趣》一书第278页有这样一段话:宋江拨马就走,一边逃命,一边在思索生命的意义,为什么我遭遇的都是恶女人,阎婆惜、刘高妻,现在又加上了一个扈三娘。无怪韩信说“生我女人,亡我女人”。
  • “民国1937年”是哪一年
  • 《中国青年报》2008年5月23日第6版刊登的《北川被埋,北川的历史不能埋》一文,介绍在汶川地震发生后,第二炮兵某工程团官兵从北川县委办公楼的地震废墟中抢挖档案资料的情况。文中的—个时间表述似欠考虑。
  • “大平公主”乱吟诗
  • 电视连续剧《大明宫词》中有一个情节,太平公主议论太子废立之事。她一出场就吟了两句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桃花开。”公主旁边一女子纠正说:“不是‘桃花’,是‘梨花’!”这就与史实相差太远了。“桃花”也好,“梨花”也罢,均属乱吟。
  • “永不续用”郑和?
  • 2009年4月2日《中国电视报》B10版载有《郑和下西洋》的剧情介绍。在介绍第42集时,有这么一句:“宁王认为替皇上找到了症结,这都是让下西洋给闹的。他建议让汉王接手船队,从此郑和永不续用。”这里的“永不续用”,乃“永不叙用”之误。
  • 误用“滥觞”
  • 2008年11月3日《辽沈晚报》刊出了一篇专栏评论,标题是令人难以索解的怪问:“诚信沉没,婚介所滥觞何在?”这篇评论不是探究婚介所的起源,而是研究其现状和未来的。文中的两句话,透露了作者对“滥觞”的理解:
  • “继母”“养母”各有所指
  • 2009年4月17日的《扬子晚报》登载了《遗腹子绑架大学生勒索300万》一文,副题和文中均提到“继母”如何如何。令人纳闷的是,“遗腹子”哪来的“继母”呢?遗腹子是在父亲死后出生的孩子,是不可能有继母的。根据上述报道可知,这名遗腹子名叫伏钰,其父一场因灾难而丧生。
  • “5家人”有歧义
  • 2008年10月8日《厦门晚报》第11版有一则国际新闻《失业男枪杀5家人后自杀》。读到这个新闻标题,读者很可能以为失业男枪杀的是5个家庭的人。其实不然。据报道,这名失业数月的金融业白领,枪杀的是自家的5个人(妻子、岳母和3个孩子)。
  • 又让“东郭”背黑锅
  • 《咬文嚼字》曾批评过把“东郭先生”当作“南郭先生”的差错。2009年4月22日浙江《今日浦江》报再次让“东郭”背黑锅。该报头版有一篇题为“让‘东郭先生’不再‘滥竽充数”’的文章,评述了在国际金融危机的背景下,
  • 碑文不是“墓志铭”
  • “墓志铭”一词被普遍误用和滥用,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关于墓志铭,《现代汉语词典》解释得很清楚:“墓志:放在墓里刻有死者生平事迹的石刻。也指墓志上的文字。有的有韵语结尾的铭,也叫墓志铭。”当今的误用者和滥用者,
  • 释“点心”
  • 最近,互联网上许多人在讨论“点心”这一名称的由来,网友们一般都引用宋代吴曾《能改斋漫录》卷一的记载:“世俗例以早晨小食为‘点心’,自唐时已有此语。按唐郑惨(can)为江淮留后,家人备夫人晨馔,夫人顾其弟曰:‘治妆未毕,我未及餐,尔且可点心。’
  • 中文与英文趣谈
  • 世界上所有的语言都很难保持它原来的风貌,因为跟其他的语言接触、摩擦、交流,就会发生一些变化。我们的中文其实是受外来影响比较少的一种语言,可自古到今还是有变化。元清两朝,虽然影响不大,但也还是有,我们看电视,这个是“贝勒”,
  • “铩羽”不可作“铄羽”
  • 《杂文月刊》2009年第5期(下)上有一篇文章《有些纷争不辩也罢》,作者以共同为“发现人类免疫缺陷病毒”作出贡献的法国人蒙塔尼(获得2008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和美国人盖洛为例,说明当事人惺惺相惜比什么都重要的道理。文中有“前者折桂,后者铄羽……”之句。“铄羽”应为“铩羽”。
  • “乘心”让人摸不着门
  • 央视8套2008年10月14日播出的电视剧《美丽无声》第24集中,有一个情节:阴险而又贪色的单景成被吴克贤指使副官掐死了。长期被单景成虐待的单太太对她的丫环乔妹(乔妹长期遭受单的蹂躏)说:“乔妹,这回你乘心了。”乔妹回答:“你也乘心了。”
  • 巡抚本名是“大澂”
  • 电视剧《台湾·1895》第5集提到了一位清朝官员,演员说他姓“吴”名“大zheng”,字幕打的是“大征”。其实应该作“大澂”。吴大(1835--1902)是清末著名金石学家、文字学家。1880年赴吉林办理边防。如今在吉林省边境城市珲春还保存着一块石碑,
  • “过江之鲫”与时间无关
  • 2009年1月30日的《南通广播电视报》第24版《花友牛缘》一文说:“光阴如过江之鲫,一晃十年过去,我们依然陶醉在火花艺术世界中。”这里的“过江之鲫”用得不妥,因为它的含义和光阴快慢无关。
  • “两鳃的虎须乱抖”?
  • 《龙门阵》月刊2008年第10期中的《人虎斗》一文里有这样的句子:虎头探了进来,鲜红的舌头有二十几公分长,两鳃的虎须乱抖……老虎竟然有“两鳃”,真是奇了怪了!“鳃”是某些水生动物的呼吸器官,如鱼类用“鳃”来吸取溶在水中的氧。老虎是哺乳动物,生活于森林、山地,其呼吸通道是鼻,不是“鳃”。
  • “万国公墓”与“外国坟山”
  • “对于许多外国人(不管是投资者还是观光客)来说,北京让他们感到神秘,而上海让他们感到亲切。静安寺对面的万国公墓(现已迁走)里,埋葬着他们的先辈和同胞;而开在过去欧式老房子里的酒吧,又让他们想起百十年前的欧洲。”
  • “五陵”非“武陵”
  • 中央电视台第11频道2008年11月11日下午播出的戏曲节目《林冲夜奔》中,林冲有一句唱词,字幕上打的是:“红尘中误了俺武陵年少。”
  • 何为“枭枭之辈”
  • 连续剧《杨三姐告状》某集中,高老太爷说:“我要不是被罢了官,我能在这时候去求这个xiaoxiao之辈?”奇怪的是,字幕上出现的竟是“枭枭之辈”。“枭”除指鸟名外,还表示“首领”“勇健”等义,用它组成的词有“枭首”“枭将”“枭雄”等,从来没有“枭枭之辈”的说法。正确的应是“宵小之辈”,义即道德卑劣的人。
  • 吓人的“入目三分”
  • 2009年第19期《中国电视报》载有《〈潜伏〉:非常夫妻非常事》一文,第一节第一段说:“《潜伏》播了一大半,很多观众对孙红雷的形象大跌眼镜,经常以纵横睥睨的强势男人出现的他,这次却将—个外表木讷迟钝、实则心中大有丘壑的人物刻画得入目三分。”
  • “冷雨菲菲”?
  • 《沈阳晚报》2008年8月22日A15版头条《周末沈阳“拨云见日”》,介绍近期天气趋势,第一句是“今日还是冷雨菲菲,到了本周末沈阳又将迎来晴空灿烂”。
  • 贡院不是“国家高等学府”
  • 近来读了重庆出版社出版的《空山疯语》一书。其中《王孙落魄,怎生消得,杨枝玉露——青楼与士》一文,写的是南京江南贡院与秦淮河南岸的妓院隔河而望的情况。文中有这样一句话:“贡院乃是国家高等学府,在堂堂天子脚下,竟然与妓院‘面对面的爱’,
  • 费解的“年事哀孱”
  • 《青年文摘》2008年11月下半月刊载有《空白的人格》一文,第3段最后一句话是“张元济以年事哀孱为由,不复有下编”。其中“哀孱”说不通,应为“衰孱”。“衰”,即衰弱。“孱”指身体瘦弱。“衰孱”属近义语素的联用,意思是身体衰弱、精力不济。
  • 苏武半未让大雁传信
  • 《咬文嚼字》2008年第5期《“雁”非“燕”》一文说:“正是因为大雁善飞,古人就把书信系在它的足上,让它来传递信息。……苏武当年被扣留在匈奴牧羊十九年,最后正是利用大雁传信给汉使,才得以回归汉朝。”
  • “活关羽”可以对付曹操
  • 董鸿毅先生在2008年第12期《咬文嚼字》上,以“和易中天谈关羽”为题,对“活关羽以敌刘、曹”作了与易中天不同的解读。有的地方值得商榷。比如:“以‘活关羽’去对付曹操,倒是不大可能,因为曹操不一定在乎关羽的安全与否”,
  • “五指山”与“黎母岭”
  • 《咬文嚼字》2008年6月号刊载《孙悟空被压在什么山下》一文,指出某漫画把《西游记》故事中压住孙悟空的五行山错说成“五指山”。这是对的。遗憾的是作者借题发挥,谈到实际存在的五指山时,也说了错话。
  • “你好,我是64330669……”(20)
  • “鱼香肉丝”的得名 问:不少饭店的菜单上,都有“鱼香肉丝”这道菜。奇怪的是,烧制这道菜的原料中并没有鱼,为何又要取这样的菜名呢?——浙江长兴县小阮
  • 此时“宰相”已废置
  • 《读者》2009年第6期载有(123次辞职“未遂”的宰相》一文,其中有段话是:“万历三十四年,李廷机被提拔为宰相,进入内阁供职。一入阁他才发现,中央九部全部官员加一起才31人,空缺竞达24人!这意味着几乎每个人都在拿一个人的薪水,干两个人的活。
  • 法国不是“第一个”
  • 2009年1月22日《北京晚报》第42版《法舰首次访华感慨中方好客》一文的照片解说第一句为:“法国是第一个承认新中国的西方大国。”前言第三段又说:“考虑到法国是第一个承认中国的西方大国,而当时两国两军关系友好,有关方面建议同意法军舰来访。”
  • 白鹿洞书院是“最早的高等学府”吗
  • 近些年来,江西的有些出版物对白鹿洞书院多有溢美之辞,其中尤以江西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的《游遍江西500问》为最。该书第27页称:
  • 左宗案打不到“苏俄人”
  • 《曾仕强说胡雪岩》(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发行)第242页有这样一段话:英国人看到左宗棠在新疆,打谁啊?打苏俄人。苏俄把阿古柏消灭以后,到印度就没有什么阻碍了。那我们英国呢?要把印度变成我的,必须阻挡苏俄人进来,希望阿古柏在这里七捣蛋八捣蛋。
  • “曹操”误说“汉寿亭侯”
  • 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发行的《演说经典之美》(作者孙绍振)第19页有这样一段话:曹操说:“你放我一马吧。我当年俘虏你的时候,待你不薄啊——上马一提金,下马一提银,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还请皇帝封你一个官,叫‘汉寿亭侯’,也就是在寿亭那个地方,可以坐收捐税,拿千薪。”——“另眼看曹操:多疑和不疑”
  • 胡耀邦的职务
  • 《信息时报》2008年11月2日C04版的《叶永烈:出人中南海的中国作家》一文,说的是对叶永烈的访谈,其中有这样一段文字:“比如胡当年理发,总是到中央党校旁边的小理发馆去,理发师不认识他,只知道他带着警卫员,
  • 兽名十二问
  • 一、“狗”本称为“犬”,据说和吠声有关。但“狗”也出现得很早,古语说:“狡兔死,走狗烹。”请说出狗的得名理据。二、驴子性情温和而倔强。柳宗元的小品文《黔之驴》几乎家喻户晓。
  • [卷首幽默]
    唐伯虎是“伯父老虎”?(刘煜之 叶珺[图])
    [语林漫步]
    短命的“猪流感”(建木)
    上海卷作文题,晕!(李农)

    要胜利在握以!(罗志贤)
    李肇星“咬文嚼字”(若木)
    何谓“裸体优惠”(王琪)
    带一堆问号过来 带一双慧眼回去——“咬文嚼字”讲习所第八期剪影
    “服务上层”不须感谢(陈瑞)
    “回笼”非“回隆”(魏忠明)
    [众失之的]
    向电视剧“亮剑”(七)虞师长误读“弹压”(沈南国)
    不“记”名利?(南菊)
    不该鼓励“效尤”(毛煦静)
    不知所云的“何其所在”(艾玉)
    何来“紫薇星”(立青)
    [封面识字]
    “侃大山”能用“侃”吗(闵家黎)
    “告”字上面一头“牛”(李坚)
    “区”的前世今生(简卫山)
    “班”原来和玉有关(李诗)
    [文章病院]
    “五七”干校始于何时(张维坚)
    爱情的“葬身之地”(韩超)
    “行将朽木”和“晓之以礼”(郑言)
    别为名人乱改名(黄宾笙)
    韩信是怎么说的(村夫)
    “民国1937年”是哪一年(刘志永)
    “大平公主”乱吟诗(韩向京)
    “永不续用”郑和?(田之雨)
    [借题发挥]
    误用“滥觞”(邹立志)
    “继母”“养母”各有所指(洪家模)
    “5家人”有歧义(晓新)
    又让“东郭”背黑锅(张方镇)
    [八面来风]
    碑文不是“墓志铭”(罗文华)
    释“点心”(杨剑桥)
    中文与英文趣谈(余光中)
    [一针见血]
    “铩羽”不可作“铄羽”(杨昌俊)
    “乘心”让人摸不着门(韩德佑)
    巡抚本名是“大澂”(盛祖杰)
    “过江之鲫”与时间无关(吴迪康)
    “两鳃的虎须乱抖”?(刘盛嶷)
    “万国公墓”与“外国坟山”(李荣先)
    “五陵”非“武陵”(王中原)
    何为“枭枭之辈”(李延春)
    吓人的“入目三分”(谷士锴)
    “冷雨菲菲”?(李景祥)
    贡院不是“国家高等学府”(王斌)
    费解的“年事哀孱”(王飞)
    [向我开炮]
    苏武半未让大雁传信(张志达)
    “活关羽”可以对付曹操(阎德喜)
    “五指山”与“黎母岭”(梁弼弘)
    [热线电话]
    “你好,我是64330669……”(20)(姚博士)
    [百科指谬]
    此时“宰相”已废置(眭达明)
    法国不是“第一个”(士金)
    白鹿洞书院是“最早的高等学府”吗
    左宗案打不到“苏俄人”(一言)
    “曹操”误说“汉寿亭侯”(谷士锴)
    胡耀邦的职务(梁里宁)
    [向你挑战]
    兽名十二问(宜修)
    《咬文嚼字》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市新闻出版局

    主办单位:上海文化出版社

    主  编:郝铭鉴

    地  址:上海市建国西路384弄11号甲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30669

    电子邮件:yaowenjiaozi@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9-2390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801/h

    邮发代号:4-641

    单  价:2.50

    定  价: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