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擎妇”北返?
  • 北京某报登过一篇文章《何人解道千金句》,文中说:“1954年春夏之交,周汝昌擎妇将雏,穿三峡而北返……”读了令人捧腹不已。一擎,举也。周先生北返,干吗要举着妻子呢?“擎”字显系“挈”之误。
  • 季羡林“讲真话”
  • 季羡林先生正经做的学问如梵文、吐火罗文之类,在十三亿国人中真正能懂得的,大概也只能是凤毛麟角;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熟知他,是缘于他以母语对学问以外事理的表述,人们由此感知他的音容笑貌,感知一代宗师的风骨与风采。
  • 罗京的较真
  • 央视播音员罗京英年早逝,令国人唏嘘不已。罗京的许多亲朋好友纷纷撰文、发言,缅怀这位优秀的新闻工作者。而有一位素昧平生、仅有一面之交的年轻人,回忆起罗京的一番话,让我印象特别深。据这位年轻人的回忆,三年前他去北京旅游,到王府井小吃街的一家老北京爆肚店吃饭。
  • 咬文嚼字大赛试题答案
  • 横看成岭,侧看呢?
  • 语言是有生命的,而且,生命力很顽强。某些语言形式,专家说“错了,错了”,这些形式很可能依旧存在,依旧流行。在经济生活中,有“看不见的手”;在语言生活中,同样也有“看不见的手”。语言有其自身的运行规律,它是不会轻易被左右的。比如,早在上世纪的50年代,便不断有人批评“凯旋而归”是有问题的。
  • 向电视剧“亮剑”(九)——纠缠叫“摽”,肥肉叫“膘”
  • 《人间正道是沧桑》(以下简称《人间正道》)中,杨立仁、杨立青兄弟俩先后投身黄埔军校,有人感慨:“你们这一家,和黄埔biào上了!”(第4集)董建昌纠缠杨立华,立华的朋友问:“董建昌干吗老biào着你啊?”
  • 李煜不是“宋徽宗”
  • 《人间正道》第24集中,杨立仁与史小姐在电话中谈论书画。听到史小姐说李煜的《飞禽图》,杨立仁答道:“李煜的《飞禽图》?不错。宋徽宗做皇帝不怎么样,做诗一流,画二流……”显然。杨立仁是把李煜当成宋徽宗了。
  • 不识“等闲之辈”
  • 《人间正道》第3集开头有一个情节:一群军人应粤军总司令许崇智之邀,来到广州饭店参加酒会,但主人却在酒会之前被汪精卫叫去开会了。与会者议论纷纷。一个说汪精卫已然是广州的军政头牌,另一个反驳道:“这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 蒋介石何时任“总裁”
  • 红军长征时,瞿恩被留在了江西,不久即被他在黄埔军校任教官时的学生所俘。劝降不成,蒋介石命令就地枪决。就义前,瞿恩给他的学生们上了“最后一课”,他说:当初我们有共同的理想,但现在兵戎相见,为什么?“那就是你们的蒋总裁,他一屁股坐到了帝国主义一边……”(第28集)蒋介石确实有“总裁”之称,因为他曾是中国国民党领袖,做过国民党总裁。
  • “皇天”不与“厚土”配
  • 先前经常在媒体上看到“皇天厚土”这样的错误组合。《咬文嚼字》也不止一次医治过这一顽症。孰料《人间正道》的字幕还是犯了同样的毛病。杨立青和黄埔三期的两个老同学在豆花庄饭店见面,杨羡慕他们指挥的美式机械化师的装备。
  • 手持凶器日“寇”
  • “寇”这个会意字,称得上是一幅速写图,很有视觉上的冲击力。它让我想到了两句诗: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据郭沫若的《卜辞通纂》,甲骨文中的“寇”字是这样写的: 。中间的半圆,表示是一座屋子。屋子里的景象让人大吃一惊:左上是“玉”,左下是“宝”,这是主人的财富;右面是一双罪恶的手,手中持一器械。
  • “令”声贯耳来
  • 我一直觉得,“令”字有一种威慑性。当我见到甲骨文“ ”字时,这种感觉变得更加强烈。你看,上面的三角是高悬的铎,下面的符号是跪着的人,气氛庄严而肃穆。闭目穿越千年风烟,仿佛仍能听到那雄浑的铎声,历史的沧桑顿时在胸间弥漫开来。
  • “盗”缘于流口水
  • 提起“盗”字,人们也许会想到旧小说中的江洋大盗,想到电视中一再播出的索马里海盗。他们和流口水有关吗?要回答这个问题,得从“盗”字的字形说起。大家知道,“盗”字的规范写法是,上面一个次序的“次”字,下面一个器皿的“皿”字。这是有关字表认定的写法。
  • 神秘的“玄”
  • 有些汉字,看似简单,其实深不可测。“玄”字便是其中的一个。金文的“玄”字写作“8”,就像一个阿拉伯数字。可是,这个“8”字到底是什么玩意呢?文字学家左思右想不得其解。某些字典只能老老实实地写上一句:“构形不明。”
  • 不是“流虻”是“牛虻”
  • 中国南方电网公司的员工培训教材《温柔的陷阱——团队创新管理》中,把团队创新管理过程中的“挑刺者”称为“流虻”。这个称呼令人疑惑:“流虻”究竟是什么样的“挑刺者”呢?笔者推想,这里“流虻”一词可能是“流氓”和“牛虻”的杂混。
  • 误说“散馆”
  • 易中天《帝国的惆怅》(文汇出版社,2005年8月第1版)209页提到明清的进士时,说“中了进士,照例还应该留在京师读书三年,由朝廷派一位老资格的进士来教,叫散馆。三年以后,再考一次,成绩好的就进翰林院”。
  • “年纸”是包东西的纸吗
  • 《时代商报》2009年6月8日B16版《盛京当年的四平街(一)》一文介绍了沈阳著名的商业街中街的历史。文中有一句:“街中每天车马来往,很是热闹。尤其是到年末春节前,城乡有钱人家,来到街里争购‘年纸’(包多种迷信品、干菜、蔗糖、布匹、绸缎的纸),更是络绎不绝。”
  • 此“逑”非彼“遒”
  • 《苏州广播电视报》2009年5月8日A13版《出·人三元坊》中说:“在三元坊的文庙府学里的紫阳书院开始他长达20年的主讲的时候,会不会回想起他当年‘指点江山,挥斥方逑’的豪气。”
  • 哭着喝玉米粥?
  • 《自然而然》(中国青年出版社)一书中收有《感谢》一文,其中有这样一句话:“我到过北方许多农村,每到傍晚,人们捧着一大碗玉米粥,嚼着成萝卜条,蹲在大门里外,街头巷尾,一边嘘唏吞喝,一边咀嚼村里村外新闻。”我也生长在北方农村,上文所写的情景与我所经历的也差不多。
  • 孔子“挥”不动三座都邑
  • 2009年6月24日的“中国影视报道”(中央电视台第6套节目)栏目中有一段对《孔子》剧组的采访,其中一位演员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讲的是孔子huī三都的事……”屏幕上打出的字幕是“挥三都”,其实应为“堕三都”。
  • 《蝉》诗指谬
  • 2009年6月6日《新闻晚报》上,有一篇介绍“国嘴”罗京的文章,其中谈到罗京生前特别喜欢唐代诗人虞世南的《蝉》。文中是这样引用虞诗的:“垂绥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在古人的心目中,蝉是高洁的象征。
  • 先“量刑”后“破案”?
  • 2008年第11期《清风苑·法律文摘》有一篇文章的标题为“全国量刑最重侵犯商业秘密案告破”。说的是一起发生在湖北省的侵犯商业秘密案件,被告人已被判处刑罚,该文披露了它的侦破经过。
  • 没有“作崇”
  • “崇”与“祟”两个字经常被弄混。推究其原因,是形似而致误。“祟”,音suì,是—个会意字,从示从出,“示”,原义为祭坛,引申为鬼神,《说文》的解释是:“祟,神祸也。”古人把天祸称为“灾”,人祸称为“害”,神祸称为“祟”。
  • 房产商缘何要“收冠”
  • 福州市某房地产开发商,在《海峡都市报》(2009年7月3日)刊登整版广告,版面除效果图、优惠办法、联系电话外,最醒目的是黑体大字的广告词“典藏茶亭·收冠之作”,紧接着下方还标明“隆重推出最后一期,群众路地铁站口沿街旺铺臻品”。“收冠之作”说不通。
  • 此“驮”非彼“陀”
  • 音同而致误是一种常见的文字毛病。《中国电视报》2009年第19期A22版有一篇文章,主标题是“陀枪师姐”。文章介绍的是北京市公安局禁毒处查禁大队副大队长郑红的先进事迹。
  • “手谈”并非专指下围棋
  • 《咬文嚼字》2009年第5期郑文安先生的《“手谈”专指下围棋》一文,对《新民晚报》的一篇文章《“象棋冠军”》中把象棋对弈称作“手谈”提出了不同的看法,认为手谈专指下围棋,用于象棋是欠妥的。这一说法,笔者实不敢苟同。确实如作者所言,围棋是一门古老游戏。
  • 也说“压寨夫人”
  • 黄典荣先生认为:“压寨夫人”这个词语,是对山寨里头领的妻子的一种称呼,而“头领”,“也就是首领,这是一群之长、一山之王。至于二大王、三大王,是不在其列的”。(见《咬文嚼字》)2009年第4期《说说“压寨夫人”》)这令我想起《水浒传》第三十二回“武行者醉打孔亮,锦毛虎义释宋江”中讲到的故事:
  • 易中天并未说错
  • 《咬文嚼字》2009年第2期刊有宋国斌先生《〈魏书〉是魏国人写的吗》一文,认为易中天先生的“记载曹操杀吕伯奢一家的《魏书》是魏国人写的”一说不对,此处《魏书》当指陈寿《三国志·魏书》,因陈寿只能算蜀国人或晋朝人,所以易先生说的有问题。
  • “霍乱”的来龙去脉
  • 2009年第3期《咬文嚼字》刊有《“霍”然鸟飞疾》一文。第四自然段说:“(霍乱)这个词古已有之,中医、西医都用。”这话似乎是客观叙述,其实并不客观,简直是一笔糊涂账。“霍乱”这个词,确实古已有之。中医经典《黄帝内经》(约成书于战国时期)就有“呕吐霍乱”的记载。
  • “尤物”之“物”
  • 《咬文嚼字》2009年第4期《“美女”为何称“尤物”》一文在解释“尤物”之“物”时说:“‘物’即物品,把女性称‘尤物’本身就有对女性不尊重的意思,说得直白一点,就是不把女性当人看。”
  • 葫芦往哪儿“按”
  • 读肖复兴先生的《我想起了忏悔》(中国青年出版社),其117页有这样的话:“失恋、失业、失学;缺钱花、少友谊、没爱情;儿子不孝、父母不公、婆媳不和;升级没指标、职称没希望、房子没盼头;领导不器重、孩子不争气、老婆不可心;要文凭没文凭、要年龄没年龄、要后台没后台……阴郁的心情,就是这样随着阴郁的日子一起按起葫芦起了瓢,影子一样追随着你。”这里的“按起葫芦起了瓢”别扭不通,期
  • 秦皇因何“比拟”天下
  • 2009年5月1日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播出《真实秦始皇》,王立群教授讲秦始皇吞并六国之后,傲视群雄,“pìnì天下”。字幕显示为“比拟天下”。显系字幕错误,非王教授之误。“比拟”应为“睥睨”。
  • 冯亦代“公然忏悔”?
  • 《世界新闻报》2009年5月9日《反思文化老人的卧底》中有段话:“但是作为一个人的冯亦代,却真实地立起来了。而且他在2000年就公然忏悔道歉了……我们就应该尊重他。”显然,“公然”一词用在这里很不合适,因为它带有明显的贬义,是指明目张胆、毫无顾忌地干那些不该干的事。
  • 火灾的别称
  • 2009年4月18习央视10套《百科探秘》节目,谈宁波保国寺鸟不栖、虫不蛀、梁不停灰,又说“不遭回lù,字幕却打成“不遭回路”。“回路”即返回去的路,与火灾无关。应是“回禄”。“回禄”是传说中的火神名,多借指火灾。语出《左传·昭公十八年》:“禳(祈祷以消除灾殃)火于玄冥、回禄。”
  • “聊”变“了”
  • 该怎样看待普及国学过程中出现的问题?2009年第17期《苏州广播电视》报在A08版和A09版上,刊登了与此有关的一次座谈会记录。记录中有一个小标题:“‘国学操’好不好?了胜于无。”记录中还有一段话:“如果学校有方法给学生普及国学,而且减压锻炼熏陶兼顾,不管有没有值得商榷的地方,了胜于无,有了再说,之后可以探讨。”
  • 不宜称“耳房”
  • 2009年7月6日《现代快报》A20版上,刊登了一篇文章《拙政园主人被活活吓死之谜》。文中有一段话:受邀前来的宾客,最喜欢到卅六鸳鸯馆听戏。此建筑构造尤为精妙,四面有耳房,正是园主人听昆曲的地方。其中的“四面有耳房”一说似乎不妥当。“耳房”一般指正房两旁与之相连的小屋。
  • “悬崖立马”太危险
  • 广东电视台珠江频道2009年7月5日播放的电视剧《外来媳妇本地郎》中有个情节:康家人误以为康伯的妹妹COCO与一老头谈恋爱,纷纷劝她“悬崖lè马”,而字幕打出的却是“悬崖立马”。“立马”应作“勒马”。一字之差,意思完全不同。“悬崖勒马”意思是行至陡峭的山崖边勒住缰绳,使马停下。
  • “晨星”不灿烂
  • 《中国楹联》2008年第三、四期合刊第38页有篇文章,先说“清代的楹联大家灿若晨星”,接着开列了二十九位名家,外加“等等”以示其多,随后说“由于有那么多出类拔萃的楹联大家,清代的楹联水平才被世人公认。清代的楹联才能和唐诗、宋词、元曲相提并论”。
  • 应该“钩”什么
  • 2009年6月《中国地方志》刊有《浪下三吴求庄重,云横九派自飘逸》一文,其中有“钩弦提要特点式”“应选择特点式,钩弦提要,突出特色”“揭示规律,钩弦提要”。这三处的“钩弦提要”都错了,应为“钩玄提要”。
  • “引颈就落”违背常识
  • 2009年7月10日的《报刊文摘》转载了《南京军民如何反抗日军大屠杀》一文,其中有这样一段话:……仿佛当年60万滞留南京城内的中国军民只有逆来顺受,引颈就落,任人宰割。其中的“引颈就落”应为“引颈就戮”。“戮”,杀;成语意为伸长脖子等待被杀,即不作抵抗而等死。
  • 是谁“望子成龙”
  • 电视剧《京华烟云》第23集中,曾荪亚为了曹丽华而放弃了留学剑桥的机会,半道从香港返家。姚木兰因此而教导他,其中有一句话是:“每个父母养育子女。都希望他们望子成龙。”“望子成龙”的含义是“盼望子女成为出类拔萃的人物”。如此看来,姚木兰的整句话就该理解成“每个父母养育子女,都希望他们盼望子女成为出类拔萃的人物”,就把“望子成龙”的对象由儿子辈降为孙子辈了,造成了表达上的错误,让观众听着十分别扭。
  • 怪异的电锯声
  • 《被封锁的消息》(文化艺术出版社,马莉、鄢烈山著)第47页第2段中有这样一句话:正在这时,楼下的电锯响了,大声地嗡嗡着,简直是振聋发聩,那是民工们在加夜班。这里显然是弄混了一组近义词。句中的“振聋发聩”应改为“震耳欲聋”。聩:天生耳聋。
  • 提前诞生的“CIA”
  • 电视连续剧《海狼行动》第1集里,地下工作者萧汉光对上级许伯涛说:“美国的情报局CIA活动遍布世界各地……”(字幕)不一会儿,广播里就传来了日军偷袭珍珠港的报道。这一情节有违史实,是编剧上的一个漏洞。“CIA”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英文缩写。
  • 你怎么可能很“棒”
  • 本刊曾辟有《独弦琴》专栏,集中发表同一作者的一组文章,以期增强“咬嚼”的厚重感。现应读者朋友的要求,复开此栏。栏名更为“逸言殊语”,栏主邀请的是复旦大学历史系周振鹤教授。周先生自言“谈谈一些有趣的语言接触现象,透视文化交流的奥秘”。让我们一起来聆听吧。
  • “皇家”与“王朝”
  • “皇家”与“王朝”这两个词长期以来,在许多场合一直用错,但大家习焉不察,已经积非成是。比如“秦王朝”“雍正王朝”之类,就是完全的错用。因为中国自秦朝以来就是一个皇权专制的中央集权制国家,掌握国家最高权力的是皇帝,与中世纪西欧王权政治下的国王不同。
  • 黄继光并非“二级战斗英雄”
  • 2009年6月某期《书刊报(文摘)》第10版刊登一篇《黄继光母亲邓芳芝给毛泽东的信》,信中说:“敬爱的毛主席:我叫邓芳芝,今年六十一岁,家住四川省中江县通山区石马乡第三村,中国人民志愿军特等功臣、二级战斗英雄黄继光就是我的三儿……”信的末尾还说:“争取当一个革命烈士家属模范,到北京见您,祝您健康!邓芳芝上,一月二十二日。”
  • 秦桧不是“六贼”
  • 刘彦庆编著的《风雅——闲话唐宋文人士大夫的情趣生活》中有一篇《莫如学苏庠》,说:“‘六贼’之一的秦桧曾三邀苏庠……”苏庠什么人,且不管他;而秦桧,丑名著于史,可谓无人不知。不过,说秦桧是“六贼”之一,我倒是第一次听到。所谓“六贼”,《辞海》有记载,指北宋末年蔡京、朱动、王黼及宦官李彦、童贯、梁师成等六人。
  • 北京之外的“故宫”
  • 白岩松在为周兵著的《台北故宫》(金城出版社,2009年2月版)所写的序文中说:“说起故宫,中国人会说一共有两个,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台北。”此话的一半(“一个故宫在北京”)是对的,另一半却应改为:还有一个在沈阳。北京故宫是明、清两朝的皇宫,无须多说。沈阳故宫也是名副其实的故宫。
  • 谁人“身在曹营心在汉”
  • 2009年5月23日《北京青年报》C1版《宽厚刘备:堪称自我期盼的NLP大师》一文的第3节说:“投身逐鹿中原后,刘备更以谦和宽厚使陶谦感动万分,做出礼让徐州之举,也使徐庶感恩不已,演出‘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典故。”
  • 空洞的《二郎庙记》
  • 据说四川境内有座二郎庙,庙内有一块石碑,刻着某位古人写的《二郎庙记》。其碑文曰:“好人莫如行善,行善莫如修二郎庙。二郎者,大郎之弟,三郎之兄,老郎之子也。庙前有二株树,人皆以为树在庙前,我独以为庙在树后。庙内有钟鼓二楼,钟声咚呔、,鼓声嗡嗡。
  • 周恩来否认“神采奕奕”
  • 一九六一年,周恩来总理出访归来,第二天在报纸上就有消息说“周总理神采奕奕地走下飞机。”看到报道,周总理叫值班秘书把记者找来,指着报纸上的消息说:“现在国家遭难,人民受苦,我周恩来凭什么还“神采奕奕”!他还说,我们共产党的干部都是人民的公仆,现在,天灾人祸搞得我们连饭也吃不饱,我周恩来作为国家总管,居然还“神采奕奕”.
  • “在哪边感到舒服?”
  • 萧灼基是我国当代著名经济学家。他深入研究过《资本论》,用马克思的经济学原理开拓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理论,成绩斐然。一九九八年他在香港讲课,有住外国人俏皮地问:“你过去是研究马克思的,现在又研究市场经济。请问,你在马克思那边感到舒服呢,还是在市场经济这边感到舒?”
  • 调戏事件发生在“岳庙”吗
  • 上海电视大学鲍鹏山副教授在央视《百家讲坛》讲解的“新说《水浒》”节目,很有新意。但其中有一个细节值得商榷。在“林冲系列(之二)”中鲍先生讲到高俅的义子高衙内调戏林冲之妻一节时,前后至少有五次把事发地点说成是“岳庙”。
  • 美好的日子不称“谷旦”
  • 中央电视台文艺频道2009年4月28日下午播放了传统相声《挂匾》,演员说了句“甲申冬月gǔdàn”的话,字幕多次打出“谷旦”一词。这“gǔdàn”能写作“谷旦”吗?回答是否定的。正确的写法应该是“毂旦”。
  • “匹夫”缘何要撼树
  • 2009年6月29日,央视8套播出电视剧《关中枪声》第32集。剧中,窃国大盗袁世凯的爪牙陈建章动用大批军队剿杀革命军,陕西革命军领导人刘五的军队丧失殆尽。陈建章便毫无顾忌地大肆搜刮民脂民膏。一时间民怨沸腾。陈建章还浑然不觉,说:“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没什么指望了,刘五的末日就是证明。”
  • “嘿”表“沉默”义的读法
  • 康震先生在央视《百家讲坛》“李白遭谗之谜”一集中,提到了一个“温室树”的典故。该典故出自《汉书·孔光传》:“光周密谨慎,未尝有过。沐日归休,兄弟妻子燕语,终不及朝省政事。或问光:‘温室(宫殿名)省中树,皆何木也?’
  • “秋狝”误读多
  • 两年前,曾在豫园听涛阁参观文物展,其中有一幅清代皇帝打猎的《秋弥图》。观众大都不认识“秋猕”的“弥”字,有人干脆读作“秋mí”。2009年7月12日,央视4套《走遍中国》栏目播放“畅游中国之河北·白洋淀”。片中说,康熙帝曾经到白洋淀水上围猎,由此提及“木兰秋弥”活动。
  • 迎世搏国家电网杯咬文嚼字大赛剪影(一)
  • 2009年7月、8月,由上海世博局、上海市语委、解放日报、文汇报、新民皖报、东方新闻网站和上海文艺出版集团共同主办,本刊承办的迎世博国家电网杯咬文嚼字大赛,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股“咬文嚼字热”。大赛办公室共收到了超过20万份的答题卡。
  • 有照为证
  • 不敢接受“回愦价”“愦”,混乱、糊涂;“馈”,馈赠、赠送。都说商家“回馈”是为了给消费者以实惠,可面对这家店铺的“回愦”价,消费者恐怕是有“惊”而无“喜”吧。
  • [卷首幽默]
    “擎妇”北返?(陈明学 叶珺)
    [语林漫步]
    季羡林“讲真话”(袁诹)
    罗京的较真(怡然)
    咬文嚼字大赛试题答案
    横看成岭,侧看呢?(田前云)
    [众矢之的]
    向电视剧“亮剑”(九)——纠缠叫“摽”,肥肉叫“膘”(建木)
    李煜不是“宋徽宗”(艾孟实)
    不识“等闲之辈”(黄典荣)
    蒋介石何时任“总裁”(立青)
    “皇天”不与“厚土”配(韩超)
    [封面识字]
    手持凶器日“寇”(简卫仁)
    “令”声贯耳来(成荣华)
    “盗”缘于流口水(邱宇)
    神秘的“玄”(李燕)
    [文章病院]
    不是“流虻”是“牛虻”(赵吉惠)
    误说“散馆”(董寅生)
    “年纸”是包东西的纸吗(李景祥)
    此“逑”非彼“遒”(章锡良)
    哭着喝玉米粥?(刘从军)
    孔子“挥”不动三座都邑(涂传法)
    《蝉》诗指谬(薛剑鹰)
    [借题发挥]
    先“量刑”后“破案”?(杨昌俊)
    没有“作崇”(何明延)
    房产商缘何要“收冠”(林冠洲)
    此“驮”非彼“陀”(毛志英)
    [碰碰车]
    “手谈”并非专指下围棋(施锦兴)
    也说“压寨夫人”(龙启群)
    易中天并未说错(李灵洁)
    “霍乱”的来龙去脉(汤坤标)
    “尤物”之“物”(张志达)
    [一针见血]
    葫芦往哪儿“按”(从君)
    秦皇因何“比拟”天下(李炎瑞)
    冯亦代“公然忏悔”?(易樊)
    火灾的别称(郑昼堂)
    “聊”变“了”(荣先)
    不宜称“耳房”(李荣先)
    “悬崖立马”太危险(余培英)
    “晨星”不灿烂(王中原)
    应该“钩”什么(朱天恩)
    “引颈就落”违背常识(张震东)
    是谁“望子成龙”(温静)
    怪异的电锯声(邵晓粉 李金彪)
    提前诞生的“CIA”(一言)
    [逸言殊语]
    你怎么可能很“棒”
    “皇家”与“王朝”
    [百科指谬]
    黄继光并非“二级战斗英雄”(宋长樟)
    秦桧不是“六贼”(李光羽)
    北京之外的“故宫”(王万里)
    谁人“身在曹营心在汉”(忖友)
    [语丝]
    空洞的《二郎庙记》(张锦秋)
    周恩来否认“神采奕奕”(罗忠贤)
    “在哪边感到舒服?”(陈仁保)
    [追踪荧屏]
    调戏事件发生在“岳庙”吗(王树凡)
    美好的日子不称“谷旦”(启君)
    “匹夫”缘何要撼树(韩德佑)
    “嘿”表“沉默”义的读法(丁建川)
    “秋狝”误读多(何立洲)

    迎世搏国家电网杯咬文嚼字大赛剪影(一)
    有照为证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