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现代小区何来“鸣镝”
  • 高考期间,为了不影响考生学习、休息,某小区宣传荧屏上滚动显示如下四字:“请勿鸣镝”。镝(di),本指箭头,也指箭。“鸣镝”,即响箭。现代居民小区哪来这东西,又何须禁止?显然小区禁止的是“鸣笛”,即禁止往来机动车辆“鸣喇叭”。
  • 替“埋单”算命
  • “埋单”,广东方言词,本意是指饭店用餐后结账,进入普通话系统以后,泛指付钱。可是,经常有人会问:到底是“埋单”呢,还是“买单”?报刊上可以说是各行其是。有用“埋单”的,也有用“买单”的。《现代汉语词典》既收“埋单”,又收“买单”,成了一组异形词。那么,在未来的日子里将谁主沉浮?
  • 题不厌改
  • 鲁迅先生说过:好文章是改出来的。那么,好的标题呢? 本人在一家杂志社审稿多年,其中的一项工作,就是修改标题。拟一个好的标题,除了要有一定的知识积累,还要做到反复推敲。
  • 向电视剧“亮剑”(十)我的兄弟叫顺溜——陈毅不是“新四军司令”
  • 《我的兄弟叫顺溜》在各电视台播映时都有一定“热度”,观众反映不错。日本投降后,国共两党都发布了命令,让各自部队原地待命,停止对日军的军事行动。但这部电视剧中说,新四军的命令是“司令陈毅”签署的(24集)。这无疑不对。
  • “自己检察”?“侦查排长”?
  • 《我的兄弟叫顺溜》的字幕中,“察”与“查”常常混用,字幕制作者显然对这两个字的区分毫无概念。
  • “祭日”应为“忌日”
  • 《我的兄弟叫顺溜》第17集,顺溜趁部队休整,驻地离姐姐家又不太远,便请了一天假看望姐姐。姐姐想留他住几天,说:“我寻思着八月十五是爹的ji日……”“ji 日”字幕打出的是“祭日”,其实应作“忌日”。
  • “潼关”不作“桐关”
  • 第8集中,陈大雷与李欢边喝酒边聊天。陈说:“在第三战区,特别是这个江淮这个边儿,你们国军一直在保存实力……就是这几年,你们连枪都没放一下。”李欢反驳说:“这么多年来,我们第三战区十几万官兵坚守在中原,没让日军过tong关一步,这已经很了不起了。
  • 应是“国民革命军”
  • 李欢担任师长的第五十五师是国军的王牌之一。第7集中,陈大雷到五十五师与李商谈国共联合打击日军的事宜。屏幕上,第五十五师师部的大门旁挂着“国民党陆军第五十五师”字样的牌子。这个牌子写得不妥,规范的写法应是“国民革命军xxx师”。
  • 我是爱的颜色
  • 奥巴马当选美国第五十六届总统后,有人别有用心地问道:“你能顺利当选,是因为绝大多数黑人选民把票投给了你,众所周知,你们都是黑皮肤。不过我想知道,你就任后能给他们带来哪些特殊的利益?”
  • 怕与不怕
  • 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曾当众解读过什么叫勇敢。他说:“所谓勇敢,应该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迎战不应该害怕的任何东西;
  • 析宇巧对惊女友
  • 海南省一李姓小伙子与河北省一王姓女孩一块打工。他们喜文善对,业余时间经常谈对说联。小李多次提出要同女孩“拍拖”,小王从不表态。
  • “第一手材料之可贵”
  • 聂绀弩写过一首七律赠钟敬文,末句云:“昔遇钟期今启期”。钟敬文问:此句怎解?
  • 无用的反对
  • 理查·布林斯莱·谢立丹是十八世纪后期英国最有成就的喜剧家。当他的第一部喜剧《情敌》初次上演时,谢立丹应观众的要求上台谢幕。
  • 白岩松妙语答记者
  • 有一次,一位女记者接连向白岩松抛出了两个比较刁钻的问题:“如果把节目的完美比作地平线的话,您认为您距离这地平线多远?
  • 绝妙好题
  • 抗战时期,陪都重庆物价暴涨,连烧饼油条也难逃厄运。《新民报》编辑程大千将一条物价飞涨的新闻框了一个花边,
  • “房”与亲属称谓
  • 当今的“房”字已成为汉语中居室建筑的基本称名,如管理各类建筑的部门叫做“房管局”“房管所”或“房管科”,分配住宅叫“分房”或“配房”,住宅分配管理制度的改革叫“房改”,等等。然而,“房”在中国传统的民居建筑称名中,却并非一个堂堂正正的角色。
  • 古代君主何以称“孤”
  • “孤”字最常见的意义是“单独”,如“孤单”“孤独”。有个成语叫“孤家寡人”,现在指脱离群众、孤立无助的人,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个现在看来很贬义的成语,原本却是古代君主的自称,难道古代君主真的那么谦虚吗?当然不是。弄清这个问题,要从“孤”字本义说起。
  • 说“扁”
  • “扁”,表示一种横宽竖窄的形状,即图形或字体等上下的距离小于左右的距离。但它的字形与这种形状有什么关系呢?还真不太容易看得出来。只有在古文字形体里,我们才能看清“扁”的字形结构:扁,上面是“户”,下面是“册”。“户”就是门,“册”则是由长条的竹木编制而成的书简,古人用来写字。
  • 疾病为何常称“风”
  • 风,无人不知,一种跟地面大致平行的空气运动的自然现象,是由于气压分布不均而产生的。在汉语中,风却与疾病结下了不解之缘,比如风疹、风湿、伤风感冒、破伤风、白癜风……风为什么会与疾病难解难分呢?
  • 高衙内不是“奸夫”
  • 2009年1月1日,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播出鲍鹏山讲述的《新说〈水浒〉之林冲(四)》。鲍先生在片中把高衙内称作“奸夫”,这无疑不对!不要说贞烈的林娘子不曾被高衙内玷污,即使这个花花太岁的阴谋得逞了,也不能叫他“奸夫”,而只能称作“淫棍”“奸人”等。因为“奸夫”指的是通奸的男方。《水浒》中的西门庆和潘金莲、裴如海和潘巧云就是两对奸夫奸妇。将高衙内称作“奸夫”,不仅侮辱了林娘子,也唐突了林冲,实在不妥!
  • “冠在领导名下”?
  • 2009年5月31日,《人民日报》第1版《今日谈》专栏刊文,对一些地方总结经验时“开口闭口都是‘领导重视’”提出批评:“把功劳都冠在领导名下,却有些不妥。”笔者要指出的是,“冠在领导名下”是说不通的。
  • 有“絷衣”吗
  • 2008年《小小说选刊》第21期第50页有句这样的话:“赵官家牵过她的素手,替她脱去了轻纱长裙,露出了粉红色絷衣。”“絷衣”是什么衣?
  • 不是“阗静”是“阒静”
  • 2009年6月4日,《南方周末》D25版所刊《怀念何满子先生》一文写得真挚感人,但文末云:“何满老耕作终生,寿终正寝,实是善终,当我在电脑上絮絮叨叨,敲下以上文字时,四野阗静,夜已深沉。
  • “遍插茱萸少一人”:少了谁
  • 有次打开电视,正好是央视2套播放的关于敬老的节目“边看边说——九九归一是重阳”。主持人先朗读唐代诗人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 王昭君何时为“明妃”
  • 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空中剧院”曾播出著名京剧演员李佩红主演的程派名剧《文姬归汉》,声情并茂,张弛有致,极富艺术感染力,得到观众好评。遗憾的是有处唱词值得商榷。文姬归汉途中,路过昭君墓地,她置酒祭奠,称昭君为“明妃”。这无疑不对。
  • “尺有所长”乎
  • 电视剧《王贵与安娜》某集中有这样一个场景:安娜之子在聚精会神地观看芭蕾舞剧《天鹅湖》,安娜惊喜淘气的儿子竟然也喜爱这“阳春白雪”,于是感叹道:“这可真是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啊!”
  • 谈工作不必恐惧
  • 2009年《新闻三昧》第6期上刊登有《贴近大众是报纸生存与发展的必由之路》一文,其中有句话这样说道:“因为那时(指1958年以后)工会工作的变化非常大,连人员、财产都流失了,惶论正常工作?”句中的“惶论”显然应写为“遑论”。
  • 李渔是明代人?
  • 人教社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教科书《语文》第四册,附有知识短文《古代戏曲鉴赏》,其中有句话说:“明代戏曲家和评论家李渔在《闲情偶寄》中就强调……”
  • 周振鹤专辑(2)汉语用字的地域分异
  • 汉语用字是有明显的地域分异的。显著的是地名通名的分异,其中有许多是方言不同所引起的,有的字不易写出,暂不涉及,先举最普遍的一个通名分异的现象。所谓通名即指一类事物或现象共有的名称,与专名相对而言。专名则是此事物或现象的专有称呼。
  • 方言进入通语
  • “高企”“企稳”这样的词已经成为经济学上的新词,让人感到有点专业化的味道。其实这不过是将粤方言直接搬到通语——即普通话里,高企就是立于高位,企稳就是站稳,
  • “大儿”“小儿”辨
  • 易中天先生的《品人录》(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中,谈到了祢衡这个人物,他说:祢衡“谁都看不起,稍微看得顺眼一点的也就是孔融和杨修。但祢衡对他们也不客气,常常对人说,也就大儿子孔文举(孔融),小儿子杨德祖(杨修)还凑合,其他小子都提不起来。祢衡说这话时,自己不过二十出头,孔融已经四十岁了.
  • 说“乃”
  •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有一张《红山晚报》,2009年6月2日该报“文化副刊”刊载有《不该叫错的“三个称呼”》一文,文中说:“乃父、乃师——不是他的父亲、他的老师;而是你的。”笔者对此不敢苟同。
  • 误用“每每”
  • “常见到一位文化名人,每每写来便笺时,多用过期台历或旧信封,至今如此。”这是2009年2月11日《人民日报》副刊《请退信封》一文第三节末尾的一段话。
  • “踌躇满志”的误用
  • 《咬文嚼字》今年第6期刊有《康熙受到“擎肘”?》一文,指出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剧目预告单上“奸臣擎肘,踌躇满志难伸拳脚”中的“擎肘”是“掣肘”之误。这无疑是对的。其实这句话把“奸臣掣肘”“难伸拳脚”同成语“踌躇满志”生硬地拉到一起使用,也是不对的。
  • “吾无然间矣”是什么意思
  • 赵丽宏先生的论诗佳作《玉屑集》中有一篇《美人之美》,其后面所附的“题画书法”页写道:
  • “你好,我是64330669……”(21)
  • 用“码”还是用“迈”? 问:自从杭州“飙车”事件后,有关“高速驾驶”酿成交通事故的报道特别引人注意。报纸在说到“飙车”速度时,用的量词有时是“码”有时是“迈”,如“某某以120码的速度……”“某某以150迈的速度……”。究竞用“码”还是用“迈”,抑或两者皆可?
  • “倾覆”的应是“前车”
  • 2009年4月9日《现代快报》A19版有一篇题为“前车之鉴后车之覆”的文章。文章说30年前日本经济和今年的中国经济有几分相像,当时日本的GDP年增速高达9%,日资金融机构纷纷跨入全球十强之列。有人乐观估计,日本很快就会超过美国成为世界头号经济强国。
  • 硒让白内障离开
  • 《上海老年报》2009年4月7日第6版有一篇标题为“老年性自内障离不开‘硒’”的文章,这有可能让读者疑惑重重。所谓“离不开”,就是相互依存、彼此支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二者密切相连,缺一不可。然而白内障和硒之间却并非如此的关系。
  • “不易”与“不宜”
  • 翻阅2008年9月13日《重庆晚报》7版,一则新闻令人揪心:《贻误最佳手术期,先心病少女病危》,这位病危少女才14岁,正当豆蔻年华啊!需要指出的是,这则新闻有这样一则副标题——专家称:传统医学“幼儿心脏手术易晚不易早”是误解。其中的“易”无疑是“宜”字之误。
  • “嗟来食”句读小议
  • 《咬文嚼字》2008年第4期刊有《“邀请乞丐喝酒”?》一文,其中讲“嗟来食”这一掌故时,引了原始出处《礼记·檀弓》中的一句话:“黔敖左奉食,右执饮,曰:‘嗟!来食!’”窃以为故事中“嗟来食”一句的句读,似有可商榷在之处。
  • “四年一闰”非定数
  • 《咬文嚼字》2009年第3期刊有《“驱魔神舞”的日期》一文,其中说道: 阳历是以太阳年为单位的,因为地球绕日一周是约365.25日,这也需置闰。那是每4年闰1日,也就是在2月多加1天。如2008年就是。
  • 说“嫦娥”
  • 2007年10月24日18时05分,“嫦娥一号”探测器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射,经过数次变轨后,成功运行在距月球表面200公里高度的轨道上,中华儿女得以近距离观察月球。这是我国“嫦娥”探月工程的第一步,
  • 漫话“公生明”
  • 西安的碑林博物馆,有块清人所勒的《官箴》石碑,箴云: 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公则民不敢慢,廉则吏不敢欺。公生明,廉生成。
  • 凤凰男·经济适用男·牛奋男
  • 随着电视剧《新结婚时代》《双面胶》的热播,“凤凰男”渐渐浮出了水面。例如: (1)同事从农村出身,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城市,经过多年的打拼,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刻下了属于自己的印记,可是婚姻上一直不如意,很多女孩嫌弃他是“凤凰男”避而远之。(《长沙晚报》2009年5月21日)
  • 何来“初亏阶段”“食甚阶段”
  • 今年7月22日,我国出现了据说是“三百年一遇”的日全食。为了给观众选取最佳观测视角,中央电视台在多个地点进行同步直播。美中不足的是,在记者、主持人的口中,多次出现了“某地进入初亏阶段”“某地处在食甚阶段”之类的说法。天文学名词“初亏”“食甚”无疑用错了。
  • 当然是荆轲的作品
  • 今年4月18日,央视10套《百家讲坛》播出《钱文忠解读〈三字经〉》。钱教授提到了荆轲刺秦王一事,他说:“刺秦王的不是荆轲一个人,还有一个叫高渐离的。高渐离善击筑,他在易水为荆轲送行时,唱出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诗句。”接着钱教授又说:“有很多人都说这两句诗是荆轲的作品,其实是高渐离的杰作。”
  • 不是老子说的
  • 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曾播出电视连续剧《国家行动》。3月22日晚播出的一集中,峡江镇党委书记兼镇长高大炮,为动员三峡移民迁坟,披麻戴孝。他的儿子跑去制止,他对儿子说:“老子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这是那个老子说的,
  • “国军”里没有“司令员”
  • 电视连续剧《战北平》第19集中,国民党傅作义军中兵团司令李昌毅为女儿的婚恋伤脑筋,老伴笑他:“看看,还司令员呢……”(字幕与台词皆如此)
  • 祖逖何时“闻鸡起舞”
  • 2009年4月13日,《北京晚报》第45版刊登《生活·(从字到人:养生篇)》(连载)一文,其中《秋季如何养生》一节如是写道:
  • 不是“徐侠客”
  • 2008年7月26日《沈阳晚报》第2版有一篇题为“儿时的梦终于成真”的人物专访。专访介绍辽宁赴台湾旅游首发团成员吴焕昱,说小吴“虽然只有21岁,他的旅游经历却可以称得上是团队40人中最丰富的……绝对可以称得上是这次台湾团中的‘徐侠客’”。
  • “南子”的故事
  • 2009正《杂文月刊》第6期(上)有一篇题为“彼一时,此一时”的短文,文中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 没有“稚翎帽”
  • 2009年《中国剪报》第38期载有一篇短文《河南有个“台湾村”》。文中有这样一句话:
  • 刘秀不是汉平帝之子
  • 2009年1月23日《时代商报》A09版有一篇介绍韭菜合子的文章:《初三合子围锅转》。其中说:“西汉末年,王莽篡位,杀了汉平帝。汉平帝之子刘秀逃出京城,辗转到安徽亳州一带,求贤访士,
  • “本命年”与“知命之年”
  • 2009年7月1日,《羊城晚报》B6版载有《我们这对“错位”老夫妻》一文,其中说道:“活了将近五十岁,也就是快到本命年,方才明白……”这里的“本命年”说错了。
  • 《谁是火眼金睛》
  • 这是一本小书,在当前大书风行的背景下,似乎有点不合时宜,然而在你读完以后,便会发觉书是不能以大小论价值的。小书不可小觑。
  • “千百度”问疑
  • 这家眼镜店在一高校内。初见此店,笔者疑惑不解:“千百度”是什么意思?是“众里寻他干百度”,表示此店让人期待?问店主,却被摇头否定。是说戴了店里的眼镜,眼睛会变成“千百度”?谁会买这样的眼镜!到底是何意?请你猜猜看,答案本期找。
  • 2010年“众矢之的”点击文坛十二家
  • 2000年,我刊《众矢之的》栏目曾以十二位作家为“咬嚼”对象。在确定2010年《众矢之的》目标时,读者又提出,应关注当代文坛上的知名作家。原因还是“他们的作品多,影响大”。因此,相隔十年之后,作家再次成为我们的目标。
  • 怪字别墅
  • 这是江苏省启东市一别墅住宅的指示牌。上面的“瀛”显然应写作“瀛”,“[别土]”也是“别”字之误。瀛,即大海。
  • 既然已“来”,何须“莅临”
  • 这张照片是在一个火车站拍的。莅,读li,“到”的意思。莅临,即来到、来临(多用于贵宾)。可见,“莅临”与“来”意思相近,二者用其一即可,或者说“欢迎领导来我站指导工作”,或者说‘欢迎领导莅临我站指导工作”。
  • [卷首幽默]
    现代小区何来“鸣镝”(吴迪康 叶珺[画])
    [语林漫步]
    替“埋单”算命(梅溪)
    题不厌改(唐一稳)
    [众矢之的]
    向电视剧“亮剑”(十)我的兄弟叫顺溜——陈毅不是“新四军司令”(立青)
    “自己检察”?“侦查排长”?(晓璐)
    “祭日”应为“忌日”(苏开省)
    “潼关”不作“桐关”(韩超)
    应是“国民革命军”(建木)
    [语丝]
    我是爱的颜色(丁金华)
    怕与不怕(曾昭安)
    析宇巧对惊女友(耿水德)
    “第一手材料之可贵”(陈章)
    无用的反对(胡南)
    白岩松妙语答记者(周德懋)
    绝妙好题(王培焰)
    [封面识字]
    “房”与亲属称谓(萧晟洁)
    古代君主何以称“孤”(之其)
    说“扁”(文士其)
    疾病为何常称“风”(刘志基)
    [一针见血]
    高衙内不是“奸夫”(郑泽宇)
    “冠在领导名下”?(屠林明)
    有“絷衣”吗(龙启群)
    不是“阗静”是“阒静”(李大新)
    “遍插茱萸少一人”:少了谁(金火生)
    王昭君何时为“明妃”(李景琦)
    “尺有所长”乎(愕然)
    谈工作不必恐惧(杨昌俊)
    李渔是明代人?(杨顺仪)
    [逸言殊语]
    周振鹤专辑(2)汉语用字的地域分异
    方言进入通语
    [文童病院]
    “大儿”“小儿”辨(陈石林)
    说“乃”(牛致远 任瑞娟)
    误用“每每”(金水苑)
    “踌躇满志”的误用(王盛渠)
    “吾无然间矣”是什么意思(文质彬)
    [热线电话]
    “你好,我是64330669……”(21)(姚博士)
    [借题发挥]
    “倾覆”的应是“前车”(李荣先)
    硒让白内障离开(董金明)
    “不易”与“不宜”(刘盛嶷)
    [碰碰车]
    “嗟来食”句读小议(龙启群)
    “四年一闰”非定数(蔡文灿)
    [词语春秋]
    说“嫦娥”(张庚甦)
    漫话“公生明”(黄今许)
    凤凰男·经济适用男·牛奋男(金文英)
    [追踪荧屏]
    何来“初亏阶段”“食甚阶段”(陈为蓬)
    当然是荆轲的作品(宋传恂)
    不是老子说的(刘学海)
    “国军”里没有“司令员”(何培刚)
    [百科指谬]
    祖逖何时“闻鸡起舞”(辜良仲)
    不是“徐侠客”(沈华山)
    “南子”的故事(杨昌俊)
    没有“稚翎帽”(毛志英)
    刘秀不是汉平帝之子(李景祥)
    “本命年”与“知命之年”(邱翼东)

    《谁是火眼金睛》
    “千百度”问疑(陈建华)
    2010年“众矢之的”点击文坛十二家
    怪字别墅(汤圣家)
    既然已“来”,何须“莅临”(桑哲)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