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跳舞何须“交易”
  • 晚饭后在校园散步,不知不觉来到大礼堂前,见大门旁贴一告示:“交易舞会由此进!”看后不由发噱:跳舞何须交易?显然是“交谊舞”之误。难道还有一边跳舞一边进行商业谈判的?
  • 有位作家叫“莫言”
  • 莫言我是见过的,还在一个桌上吃过饭。别看他一脸农民的憨厚,只要打开话匣子,绝对是位“侃爷”。我曾听过他在天津大学的演讲,那天他从家乡高密谈起,一路潇潇洒洒,谈近代历史,谈小说创作,真个叫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主持人让他用一句话作结,他随口就来了一句“天大地大不如天津大学大”,大匠运斤,机趣横溢,赢得全场掌声雷动。这样一位能说会道的作家,偏偏取了个笔名叫“莫言”。
  • “位”字三忌
  • 位,作为指称人的量词,其使用频率是很高的。比如,“遇到一位朋友”,“来了三位客人”,“欢迎各位参观”,“下面哪位发言”……真可以说是这句不用那句用,抬头不见低头见。然而,恰恰是这个“位”字,有时用得不是地方。
  • 向电视剧“亮剑”(十二)——国体与国名
  • 中共中央从西柏坡迁入北平后,曾在毛主席暂住地香山双清别墅与民主人士进行了一次座谈。在这次座谈会上,刘少奇同志说:新中国“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为国体……”(49集)这种说法值得商榷。
  • “阙”“阕”辨
  • 毛泽东、周恩来等带领一队人马,冒雨在西北大山里前行。毛说:“你还记得当年长征过老山界的时候,几乎天天都在下雨,我们那时候,真是雨中豪情啊!”周说:“是啊,那时你还写了三阕十六字令。”……(18集)字幕上“阌”误成了“阙”。
  • 应作“本纪”
  • 为了让解放战争转入全国性的战略进攻,1947年7月21至23日,中共中央在陕北靖边县小河村召开扩大会议。会议中决定陈赓率部南渡黄河,挺进豫西,开辟豫陕鄂革命根据地。毛泽东当场问陈赓:你知道破釜沉舟的故事吗?陈赓回答:“破釜沉舟出自《史记·项羽本纪》……”(20集)字幕把“项羽本纪”误成了“项羽本记”。
  • “周期率”说不通
  • 1949年3月,中共中央由西柏坡迁往北平。《解放》第49集里,毛泽东主席与中国民主同盟领袖黄炎培先生在香山双清别墅有一个对话。毛泽东说:“黄任老当年在延安对我讲过‘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跳出周期率的支配力啊’。”
  • “亡羊补牢”没用吗
  • 《解放》第50集中,蒋介石向蒋经国询问李宗仁与中共议和的情况:“代表团的成员有没有什么变化?”当得知“为了增加桂系的砝码,李宗仁又增加了一位桂系大将刘斐”时,蒋介石说:“亡羊补牢!即使谈判代表都是桂系的,又能有什么作用?”显然,这句话是认为李宗仁所做的事情徒劳无益,而“亡羊补牢”则是没有用处的。真是这样吗?
  • 冯玉祥作诗斥烟害
  • 冯玉祥将军于一九四七年出国,旅美考察水利。一日参加某大会,被会场雪茄烟熏得头昏脑涨,归来作四言诗一首,痛斥抽烟之害。诗曰:
  • 选择的理由
  • 某届“香港小姐决赛时,主持人问其中一位:“杨小姐,假如你在下面两人中选择一个做你的终身伴侣,你会选择谁呢,这两个人,一个是肖邦,另一个是希特勒。”
  • 同是以手谋生
  • 有一次,拳王阿里参加一个盛大宴会。席间,主人把一位钢琴家介绍给他。钢琴家开口就说:“我们是同行,都是以手谋生。”
  • “元宵”为何叫“汤圆”
  • 我国民间每逢元宵节都要吃元宵,它用糯米粉做成,球形,有馅,多煮熟后带汤吃。因多是在元宵节这天吃,所以名“元宵”,后来,“元宵”又有了另一个名称——“汤圆”。这是怎么回事呢?
  • 都因“走投无路”
  • 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跟一位叫戴维的大富翁是好朋友。戴维四十多岁时娶了二十来岁的姑娘苏珊。苏珊是位破落资本家的女儿。
  • 畏法度者快活
  • 据史料记载,明太租朱元璋曾问大臣:天下何人快活,群臣众说纷纭,有言功成名就者快活,有言富甲天下者快活。朱元璋听后脸露不悦之色。片刻,一个叫万钢的大臣答道:
  • 背着爱人游泳
  • 一九三七年秋,陶行知先生在重庆附近的合川县草街镇古圣寺,为难童创办了一所育才学校。
  • 此腹负将军
  • 宋朝有个将军,叫党大尉,性格鲁莽、直率,肚子里没什么学问,缺乏智谋,打起仗来,靠的是一股勇气。
  • 紫禁城9999间半房与刘伯温有关?
  • 相声名宿侯宝林先生曾有个著名的段子《关公战秦琼》,以讽刺乱凑历史故事的行为。不料今天我们又遇见了《关公战秦琼》的新版本。
  • 韩非到底“卖什么”
  • 《读书》2009年第7期刊有《说“为政以德”》一文,其中说,以“君主无为”作为理论内核的“道家理论”,属于帝王术,“在诸子百家时代,韩非子把它成功地卖给了秦始皇”。此说不妥。
  • 鲁迅的幽默信
  • 一九三四年,《人间世》杂志开辟了《作家访问记》专栏,并刊出接受采访的作家的照片。杂志编辑写信给鲁迅,要求鲁迅接受采访,并准迅,要求鲁迅接受采访,并准备刊出两张照片,一张以书房一为背景,
  • “疾”中有支“箭”
  • 没有人能摆脱疾病的侵害,认识汉字的人,大概没有不认识“疾”字的。 疾,金文写作氚,从“大”从“矢”,描摹的是人被箭矢所伤。金文的这个字形为什么表示“疾病”呢?
  • “耐”本是一种刑罚
  • “耐”表示“禁得起”“受得住”,其字形由“而”“寸”组合而成,二者是如何联系起来的呢?
  • “社”与土地神
  • 看到“社”字,人们一般会想到“社会”“社团”之类或大或小的集体组织。而“社”字却是由“示”和“土”组合而成的,这是为什么呢?
  • 恐怖的“县”
  • 大家都知道,“县”表示行政区划单位。然而,它的古文字写作 ,描摹的是一颗人头悬挂在树木之上的形象,其本义为“悬挂”。这作何解释呢?
  • 南京长江大桥建于何时
  • 今年8月11日,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档案》专栏播出《解放战争系列:渡江战役(下)》专题节目,在其结尾部分,主持人说:“渡江战役胜利后第七年,毛泽东又规划造起了南京长江大桥”,写下了诗句——“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这种说法显然有误。
  • 岂能拉郎配
  • 《决战黎明》是部不错的电视连续剧,我一集不落地收看了。第五集中,北平军统特务头子林森正在弹钢琴,与特工白茹玉有这样一段对话:
  • “大筵群臣”?
  • 《悦读山西》画册某期27页有句话说:“汉武帝八次巡幸汾阳祀后土,设坛施祭,大筵群臣……”“大筵群臣”中的“筵”写作“宴”才对。
  • “霞帔”误成“霞披”
  • 今年7月23日《新疆日报》第7版一则短文说:“为了促进婚宴市场的暖升,杜氏景区全新打造民俗婚宴市场,让抬花轿代替奔驰,让风冠霞披代替婚纱礼服。”其中的“霞披”应为“霞帔”。
  • 没有“多菱镜”
  • 2009年7月号《党建之窗》杂志刊出《培养锻炼干部的重要途径》一文,其中说:信访也是社会经济政治的“多菱镜”和“晴雨表”,能够多层面反映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状况。这里的“多菱镜”应是“多棱镜”。
  • 宋庆龄何时任国家副主席
  • 叶永烈《“四人帮”兴亡》(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上卷290页有两段文字谈到宋庆龄女士:
  • 五行相克相生的顺序
  • 央视《百家讲坛》播出的《钱文忠解读(三字经)》很受欢迎,据说荧屏因此已由“易粉”时代进入“钱迷”时代了。该讲第六集中有这样一段话:“《三字经》中五行的排列是,水、火、木、金、土。按照什么排的?……按克的顺序排的,倒过来则是相生。”钱教授弄错了。内行的读者知道,在五行中,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
  • 应是“温文尔雅”
  • 2009年8月7日,《凤凰资讯报》A08版上刊有《战国门客,怎样“敲诈”主子?》一文,其中写道:“羽翼没有丰满的时候,政客都把自己装扮成温文迩雅、礼贤下士的嘴脸。”这里的“温文迩雅”应是“温文尔稚”之误。
  • “思南”当作“司南”
  • 2009年6月28日,《新民晚报》B16版《中华元素如何走入日常生活》:“有些城市雕塑具有中华元素,老外不了解的话,设计不出来。比如世纪大道上的‘日晷’、原先南汇区的‘思南’。我们的城市雕塑越来越多地融人了中华元素。”
  • “集”非“佳木集聚”
  • “集”是个常用字,构词能力强,如集中、集会、集合、集体等。汇辑单篇作品的书册也称集,如诗集、画集等。有人误认为“集”由“佳木”构成。如2009年5月14日《新民晚报》B5版《飞鸟》一文说:“泰戈尔的《飞鸟集》写得很动人……只记得这集子的名字:‘飞鸟集’。‘集’字繁体的写法,木上有三个‘佳’字。
  • “拾级”不能“下”
  • 有一个成语叫“拾级而上”,意思是沿着台阶一级一级往上走。语本《札记·曲礼》:“拾级聚足,连步以上。”其中的“拾”,音she,各种工具书的解释完全一致,文一点的为“蹑足登阶”,白一点的为“放轻脚步登上”,两种释义中都有一个“登”,即从低处往高处走。因此,用了“拾级”,就只能说“上”,不能说“下”了。
  • “不让须眉”者皆女性
  • 2009年5月30日,《中国石油报·金秋周刊》刊登的《大庆石化老少同台竞赛》一则简讯中说:“小选手们积极踊跃,老选手们更是不让须眉……”
  • “重于泰山”“轻于鸿毛”本义考
  • 西汉司马迁《报任安书》中有一段名言:“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今天,这段话已家喻户晓,人人都知道死得有意义就是重于泰山,死得无价值就是轻于鸿毛。这缘于毛泽东在《为人民服务》一文中对这段话的创造性的运用。
  • “原来”原来是“元来”
  • 在明之前没有“原来”这个词,那时通用的是“元来”。如唐张鹜《游仙窟》:“元来不见,他自寻常,无故相逢,却交烦恼。”元耶律楚材《万松老人琴谱》诗:“元来底许真消息,不在纭边与指边。”从明代开始,“元来”便被改成了“原来”。
  • 玄奘西天取经其实是“私自偷渡”
  • 2009年3月10日.《杂文报》刊有《用世界眼光看中国历史》一文。文章认为义和团运动的盲目排外式的爱国主义并不值得肯定,说:“如果用世界的眼光来看这段历史,经济上的往来,文化上的交流,是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必不可少的动力。其实,早在此前的唐朝,就是一个对世界开放的社会,不仅欢迎国外的商人来做买卖,而且还派遣唐僧玄奘到西天去取经。”
  • 文天祥潮州毁家纾难
  • 2009年4月26日,《汕头特区晚报》第5版有一篇题为“文天祥潮州毁家纾难”的文章。一看题目。令人疑云顿生:宋朝兵败时,为救国难,文天祥曾转战潮州一带,历尽苦难确是事实,但并未听说他有“毁家纾难”之举啊!
  • “阎罗”何来“十方”
  • 2009年4月24日,是太原解放60周年纪念日。这天的《山西晚报》在第12、13版发表了相关报道,标题是“六十年前那一幕:斩十万阎罗龙城重生”。标题中的“十万阎罗”,让人莫名其妙。
  • 国美要“收官”?
  • 2009年8月7日,《沈阳晚报》D12版刊有《国美入沈8年完胜收官》一文。乍一看,还以为国美沈阳店即将停业关门。读完文章才明白,是沈阳国美8周年庆典大型营销活动到了“收官”之际,而不是沈阳国美要“收官”了。
  • “六和”与“六合”
  • 笔者爱好历史,前不久买了一本《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上)》(上海锦绣文章出版社出版)。其中有一小标题“秦王扫六和”(第38页),内容讲的是秦王赢政平定六国统一天下之事。我想说的是,秦王怎么能“扫六和”呢?
  • 这是“黑昼”,不是“白夜”
  • 2009年7月22日上午9点32分至36分,南京城天色乌黑,如同黑夜,这是因为发生了日全食——月球完全遮住了太阳。
  • “出世”与“入世”
  • 2009年6月1日,《扬子晚报》A2版刊登《两岸交流合作“想通了就通了”》一文,其中有这样一段话:“知识分子必须出世为国为民,而不是入世进入象牙塔,应该站在历史浪潮的尖端,为两岸文化价值的整合与创新做出努力和贡献。”显然,这段话中混淆了“出世”与“入世”的含义,与所要表达的意思背道而驰。
  • 用“发指”好吗
  • 2009年7月1日《沈阳晚报》C9版刊载毕淑敏的《新娘的修为》,讲述“和平”号游轮上有旅客自办讲座讨论“新娘的修为”。其中有句话这样说道:“整艘船只来了5个听众”,“对于熙熙攘攘上千人的游轮来说,此课听众少到令人发指。但菊子的授课情绪丝毫不受其扰,准时开讲,笑容温婉.既不沮丧,也不以虚假的热情来粉饰太平……”虽然听讲者特少,但讲课者心定气闲,从容自如,并未发怒,究竟让谁“发指”了呢?
  • “撷抗”啥意思
  • 《读书》是笔者每期必看的杂志。今年第2期载有《京畿与天下》一文,其中有这样一段话:“这样的视野,于是与今日既有的‘海洋业界’形成一种撷抗,这种撷抗意味着必须应对于变化的新思维,意味着一八四。年鸦片战争以来传统与现代对立的旧型思维的再思维。”
  • 他们不是“华侨”
  • 《解放日报》2009年10月9日第12版刊登余秋雨先生的《远方的坚守超越文化和语言》一文的结尾说:台上的三位(指余光中、陈若曦、戴小华),是华侨的代表。他们一方面是华侨,一方面又在文化建设创造上给我们树立了很高的榜样。
  • “你好,我是64330669……”(22)
  • 花旗银行的名字 问:上下班经过一家“花旗银行”营业点,看见招牌上的英文名字是Citibank。citi的意思是城市,bank是银行,Citibank按道理应译作“城市银行”,为什么译作“花旗银行”了呢?
  • 周振鹤专辑(4)——江南江北江东江西
  • 有时候很熟悉的地区或地域的名称,我们会想当然地认为自古以来就是这样叫的。例如江南一词,没有人会怀疑就是指现在江苏长江以南,以及上海甚至延伸到浙北一带。这个地区很长时间以来就是中国最为发达最为繁华的地区,所以才会有塞上江南这样的比喻出现。但这一地区在两千年前却不叫江南,而称作江东,这一点只要书看多了的人都知道。但是另一方面,即当时的江南指什么地方,不一定有太多的人知道。
  • 从“顺溜”的枪说起
  • 《我的兄弟叫顺溜》正在热播,市场上的《顺溜》影碟也很畅销。我们家也一集不落地看了。儿子鉴于我是抗美援朝的志愿军老兵,摸过很多枪,于是问道:“爸爸,顺溜拿的是什么新式武器?”我回答:“这是编导者加的‘花’,新四军、八路军都无此枪,日本鬼子也没有这种武器,这是为了‘演戏’而演戏嘛!”
  • “蕃薯[火某]”是什么
  • 这是广东省海丰县三角站附近的一个店招。“蕃薯”显然是“番薯”之误,且不去说它。你认识“[火某]”字吗?“蕃薯[火某]”指的究竟是什么?请你猜猜看,答案本期找。
  • “咬文嚼字”讲习所第九期剪影
  • 2009年10月25日至10月29日,“咬文嚼字”讲习所第九期在上海教育国际交流中心成功举办。本期学员分别来自12个省市的26家新闻出版、文化教育单位。
  • 何来“雪撬”
  • 照片上的“雪撬”无疑应写作“雪橇”。橇,指在冰雪上滑行的交通工具,古代多用木头制造,字从“木”。旱地雪橇,是近年来兴起的一种新型的娱乐运动,人坐在类似于雪橇的滑车上,沿轨道由高往低滑。说是“雪橇”,其实与雪无关。
  • 此口不以“缄”
  • 开花馒头又称“开口笑馒头”,很受人欢迎。遗憾的是,这家馒头店的招牌上有别字,“纯碱”误成了“纯缄”。纯碱,即苏打,做馒头的常用辅料。缄,意思为“封闭”,如“缄口”即闭嘴不说话。馒头闭了嘴,怎能称“开口笑”呢?
  • 《咬文嚼字》2009年第1—12期(总第169—180期)总目录
  • “桃叶眉”不是眉如桃叶
  • 《文史知识》2007年第4期上刊有《说“桃”——人面桃花》一文,其中写道:古代诗人写美女,或是颊面如桃,或是朱唇如桃,“甚至还可以是眉目如桃,如徐凝《忆扬州》:‘萧娘脸下难胜泪。桃叶眉头易得愁。”’这一举例欠妥,因为诗句“桃叶眉头易得愁”中的“桃叶眉”并不是指眉如桃叶。
  • 错把刘备当孔子
  • 2009年6月3日《新民晚报》B6版《夜光杯》栏刊有《一张小额汇款单》,其中写道:子曰: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在我们的社会里,是应该鼓励和践行这种小善的。
  • 老莱子姓甚名谁
  • 书店的书架上整整齐齐放着一排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的《小学生课外阅读丛书》。我抽出一本《三字经》来,随手翻到第45页。上面有一个故事:
  • 章太炎怎会是“逊清遗老”
  • 《逊清遗老的民国岁月》是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帝国遗孤丛书》中的一本。前言中交代,宣统逊位,“清王室的臣子们因为失去了‘工作’而纷纷走出紫禁城,这些人被称为逊清遗老”。在民国初年,确实有这么一批人,他们对前清效忠,反对或抵触民国政权,对社会各界产生过举足轻重的影响。
  • [卷首幽默]
    跳舞何须“交易”(林肇龙 叶[珺]/画)
    [语林漫步]
    有位作家叫“莫言”(洪融)
    “位”字三忌(郭金山)
    [众矢之的]
    向电视剧“亮剑”(十二)——国体与国名(何立洲)
    “阙”“阕”辨(钟毅)
    应作“本纪”(安琳)
    “周期率”说不通(丁健鹰)
    “亡羊补牢”没用吗(黎丹阳)
    [语丝]
    冯玉祥作诗斥烟害(王艳)
    选择的理由(王培焰)
    同是以手谋生(邱一)
    “元宵”为何叫“汤圆”(裴岩)
    都因“走投无路”(曾昭安)
    畏法度者快活(胡南)
    背着爱人游泳(宋文洪)
    此腹负将军(邱翼东)
    紫禁城9999间半房与刘伯温有关?(王盛渠)
    韩非到底“卖什么”(孙锋)
    鲁迅的幽默信(王蓓嫣)
    [封面识字]
    “疾”中有支“箭”(萧晟洁)
    “耐”本是一种刑罚(之其)
    “社”与土地神(文士其)
    恐怖的“县”(刘志基)
    [一针见血]
    南京长江大桥建于何时(曹振华)
    岂能拉郎配(谢耘)
    “大筵群臣”?(李延春)
    “霞帔”误成“霞披”(马志强)
    没有“多菱镜”(吴导民)
    宋庆龄何时任国家副主席(李荣先)
    五行相克相生的顺序(张怀信)
    应是“温文尔雅”(吴导民)
    “思南”当作“司南”(沙鸣)
    “集”非“佳木集聚”(王宗祥)
    “拾级”不能“下”(高姜山)
    “不让须眉”者皆女性(杨云庆)
    [有些一说]
    “重于泰山”“轻于鸿毛”本义考(周文凯)
    “原来”原来是“元来”(曾昭安)
    玄奘西天取经其实是“私自偷渡”(陆瑞)
    [借题发挥]
    文天祥潮州毁家纾难(许继发)
    “阎罗”何来“十方”(王震华)
    国美要“收官”?(黎金祥)
    [文章病院]
    “六和”与“六合”(李景祥)
    这是“黑昼”,不是“白夜”(李荣先)
    “出世”与“入世”(陈高峰)
    用“发指”好吗(沈华山)
    “撷抗”啥意思(黄今许)
    他们不是“华侨”(吴景阳)
    [热线电话]
    “你好,我是64330669……”(22)(姚博士)
    [逸言殊语]
    周振鹤专辑(4)——江南江北江东江西

    从“顺溜”的枪说起(宋长樟)
    “蕃薯[火某]”是什么(罗志海)
    “咬文嚼字”讲习所第九期剪影
    何来“雪撬”(马志强)
    此口不以“缄”(徐新民)
    《咬文嚼字》2009年第1—12期(总第169—180期)总目录
    [百科指谬]
    “桃叶眉”不是眉如桃叶(沙鸣)
    错把刘备当孔子(董金明)
    老莱子姓甚名谁(杨光)
    章太炎怎会是“逊清遗老”(何培刚)
    《咬文嚼字》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市新闻出版局

    主办单位:上海文化出版社

    主  编:郝铭鉴

    地  址:上海市建国西路384弄11号甲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30669

    电子邮件:yaowenjiaozi@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9-2390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801/h

    邮发代号:4-641

    单  价:2.50

    定  价: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