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出洞”
  • 上世纪70年代,某市修引水工程,经过山区的一段,需要打通一条长长的隧洞。工程竣工后,市有关领导前去视察。当地县委组织了一批中学生,在山洞的出口处欢迎。视察快结束时,只见县领导举起喇叭喊道:“同学们,快把花举起来,首长就要出洞了。”
  • 2009年十大流行语
  • 2009年十大流行语是由本刊广大读者推荐,经语言文字专家多次讨论评议后共同选定的。以下三种情况未列入流行语范围:第一,一般的新闻词语,像指人的“周立波”,指物的“曹操墓”,指事的“甲流”等。第二,只出现在网络中,尚未被纸质媒体认可并广泛使用的词语,像以谐音方式替代原词的网络用词“杯具”(悲剧)、“洗具”(喜剧)、“餐具”(惨剧)、“茶具”(差距)等。第三,仿造过去的流行格式而产生的次生词语.像“楼脆脆”“桥塞塞”等。
  • 陶行知的“书呆子莫来馆”
  • 陶行知先生曾在南京晓庄师范设立了一个图书馆,起名为“书呆子莫来馆”。
  • 凉菜“爽约”
  • 这是某报“美食”版一篇文章的标题。爽,有违背、差失之义;爽约,即失约。此文讲的究竟是什么?是人们吃不到凉菜的意思吗?请你猜猜看,答案本期找。
  • 《来自天堂的报告》
  • 这是一本随笔集,视野开阔,取材广泛,但笔锋所及,无非是“文化”二字:文化产品、文化事件、文化现象、文化人物。作者有做记者的经历,字里行间总能表现出新闻的敏锐,但和一般记者不同的是,又有专业的知识积累和独到的观察眼光,因此,无论是谈陶瓷收藏还是谈圆明园文物拍卖,谈吴冠中画展还是谈川剧变脸“泄密”,都能见人之所未见,发人之所未发。
  • 毕飞宇:“咬”得好
  • 写了这么多年了,难免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读者帮助我改正,这是对我的爱护,不是和我过不去。我看过你们的刊物,编得很好,与人为善。我非常乐意成为靶子,你们尽可挑问题,我不会受不了,又不是打倒我,判我死刑。如果连这点也受不了,那也未免太脆弱了。
  • 应是“奇葩”
  • 这是湖北省五峰县一块介绍当地土家族民间艺术的宣传牌。上面的“琦葩”显然是“奇葩”之误。葩,本义为花。奇葩,即珍奇而美丽的花朵,也比喻不同寻常的优秀作品。“琦’指美玉,一般不与“葩”强合成词。
  • 信用不能“搌”
  • 这张照片拍于中国工商银行云南大理分行的大厅门前。搌读zhan,意思是“用松软干燥的东西轻轻擦抹或按压,把湿处的液体吸去”,如“桌上有水,拿块抹布搌一搌”。
  • 此处不该称“驴友”
  • 看报纸上的新闻,发觉有个词用得不妥。事情已经过去四五个月了,一想起来仍觉骨鲠在喉,不吐不快。这个词便是“驴友”。
  • 一“点”之妙
  • 在《新民晚报》上读到过一篇文章:《饥,不择食》。这标题不是一条成语吗?记得《水浒传》中鲁提辖拳打镇关西后开溜时,便曾用到过它,后面还跟着一串:饥不择食、寒不择衣、慌不择路、贫不择妻。可怎么多了一个逗号呢?
  • 这个人真坏
  • 漫画家丁聪为人厚道,骨子里却刚直不阿。“文革”时,有人强逼他交代一位朋友的“罪行”并列举此人种种“劣迹”作“诱导”。
  • 点击文坛十二家(二)——人能“蓬荜生辉”吗
  • 毕淑敏女士的语言晓畅灵动。颇有汪洋之势。但阅读中,偶尔会碰到个别词语,让人心里“咯噔”一下,就像平稳行驶的汽车,突然换挡,顿挫感明显。
  • 又把“下里巴人”当成“人”
  • “下里巴人”容易被误解为地位低贱的人,这个差错《咬文嚼字》曾批评过,想不到毕淑敏作品中也出现了。
  • 此“范”非彼“范”
  • 《红处方》(重庆出版社2009年版)222页有这样一段话:“当我们要铸造坚硬的金属时,需要‘范’,是榜样和模子的意思。比如‘钱范’、‘铜范’等。‘范’字是草字头,说明它本身并不一定非常硬,但它一定是规矩而有匡正力的……”
  • “老”是代词吗
  • 《预约死亡》中,詹姆斯博士在临终关怀医院参观,看见墙上有一幅字,上面写着“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医院的齐大夫为他解释这幅字的含义:“这第一个老字,
  • “黑手党”和“三K党”
  • 《谁是你的重要他人》(中国物资出版社2009年版)中,收有《自桦的舍利》一文,其中提到了“样子”——北方方言中指当燃料用的大块的劈柴。可惜书中错成了“绊子”,想来是“手民误植”,这里就按下不表吧。且看下面的一段:
  • 卡特吟诗人不解
  • 美国前总统卡特1981年8月来中国访问时,向中方接待人员念了两句中国古诗:“今世襁槭(naidai)子,触热到人家。”
  • 吴趼人为“名”苦恼
  • 晚清谴责小说的代表作家吴沃尧(1866---1910),字小允,号茧人,后改趼人,广东南海(今佛山市南海区)人。其小说《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在中国文坛上声名显赫。
  • 何来“江湖日下”
  • 2009年6月26日,《中国新闻出版报》05版刊有《读书:众口并不难调》一文,其中有个小标题:“文学书——青春文学江湖日下”。这“江湖日下”错了,当作“江河日下”。
  • 自己“免开尊口”
  • 整理旧报,发现2005年9月6日《今晚报》上有《中文在巴黎》一文,其中说法国人有强烈的法语意识,连懂英语的人也不愿说英语。接下来有这样一段话:“笔者自忖那点残疾英语,连问路都应付不了,只有免开尊口了。”“免开尊口”用得对吗?不对。
  • “前妻”和“遗孀”
  • 电视连续剧《人间正道是沧桑》是去年最受欢迎的影视作品之一。不过,其中还是有不少语文方面的差错。比如第40集中,杨家人谈到林娥时,都说她是瞿恩的“前妻”。这就值得商榷。
  • 鲁迅创作过长篇白话小说吗
  • 2009年9月26日,《人民日报》第3版《人民英模》中有一句话:“1918年5月,他第一次以‘鲁迅’为笔名,在《新青年》上发表长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揭露封建制度‘吃人’的本质,发出‘救救孩子’和推翻这个社会的呼声。”
  • “漫漶”的含义
  • 2009年第2期《十月》刊有《醉眼看李白》一文,其中说:“(他)一身正气,却自行退出正义与非正义的较量,这个自顾自的气节保全,非但无益于社会生态环境的净化,相反助长了邪恶势力的威风,非正义的东西就借一些人净身而退,得陇望蜀,繁衍漫漶,步步为营,让不该成气候的东西成了气候。”
  • 寺庙中何来“公德箱”
  • 去年11月2日,《江南都市报》A08版登有《男子无钱潇洒,瞄上寺中公德箱》一文。“公德箱”是“功德箱”之误。“公德”与“功德”读音相同,并且都有一个“德”字,但词义有很大的区别。“公德”是“社会共同遵守的道德”;“功德”除有“功业和德行”这一意思外,
  • 应是“徙木立信”
  • 《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袁腾飞说中国史》(上)(上海锦绣文章出版社出版)中有这样一段话:
  • “首犯”岂能“不罚”
  • 2009年11月9日,黑龙江省《生活报》上刊发了一则报道:《“首犯不罚”制度将推行》。标题看了让人犯疑。“首犯”即“组织、带领犯罪集团或团伙进行犯罪活动的首要分子”,这种人怎能不处罚呢?细看下文才知道:“哈市规定,推行‘首犯不罚’制度,对企业经营活动中首次违章违法,但情节轻微,未造成严重后果的,
  • “完颜亶”的“亶”怎么读
  • 笔者曾收看过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百家讲坛》栏目播出的《两宋风云》。在讲到金熙宗的名字“完颜直”时,主讲老师读成了“完颜tan”。
  • 曾国藩攻陷天津?
  • 电视连续剧《解放》第13集里,胡宗南对属下说:“当年曾国藩攻陷天津后,朝野多有人嫉妒他。”(见字幕)其中“天津”应为“天京”,即今天的江苏省会南京。
  • “良岳”?
  • 《百家联稿》第五卷27页上说:“冠云峰为良岳旧物,现存苏州留园。”这“良岳”当是“艮岳”之误。
  • 哪吒没有“晃金绳”
  • 《我的花鸟虫鱼》(花城出版社出版)之《蜘蛛》中,有这样一句:“大侠不再安详卖呆,立刻脚底抹了油,飞快地窜将出来,放出手段,莲蓬头甩出片片丝花,宛如哪吒的晃金绳。”其实哪吒使的根本不是“晃金绳”。
  • 宋太祖是“贪杯”皇帝?
  • 《杂文报》曾刊《宋太祖的执政能力》一文,称宋太祖的执政能力较强,他一生的得意之笔是属于制度创新的“杯酒失兵权”。
  • 年份加撇四误
  • “2009年”可以采用缩略形式,写成:’09。这个撇号是舶来品,英语中叫apostrophe,意思是“省字号”。它主要用在英、法文为主的外文中,代表省去的字母;也可以用来代表年份中省略的数字。
  • 汉字部首音义略谈
  • 汉字的部首,大都由独立的汉字演化而来。原来都有具体的读音和含义。对汉字部首的读音、含义有所了解的话,无疑有益于准确地理解汉字。下面试举数例。
  • 从“孔子嫡孙女”谈起
  • 曾见一张旧报纸,上面有个标题:“孔子嫡孙女编剧,《孔府秘事》将在电视露面”。“嫡”与“庶”相对。嫡指宗法制度下家庭的正支,如“嫡长子”即指正妻所生的长子。庶则指家庭中的旁支,如“庶子”指妾所生的儿子。“嫡孙女”显然就是“嫡系孙女”了。
  • 张飞“断桥”桥断否
  • 人民出版社2006年10月出版的《三国史》,在《赤壁之战》一节中介绍曹操追刘备时,这样写道:“如果不是张飞在后拆断一座渡桥,险些被操军捉获。”(第59页)这种说法值得商榷。
  • “透析”需要“抚摸”吗
  • 2009年9月8日,《沈阳晚报》C4版刊有《邓重信:国庆记忆多是工作》一文,介绍辽宁省人民医院心内科名誉主任、我国著名心血管病专家邓重信的事迹。文中有句话说:“1976年,当时在铁岭的医院接到接收唐山大地震伤号的任务,‘伤员源源不断地送到铁岭,
  • “起义”的误用
  • “指鹿为马”是中国历史上的著名掌故,常被后人提及。时事出版社出版的《中华上下五千年》一书中就有《指鹿为马·自取灭亡》一文详细介绍、剖析这一掌故。遗憾的是,该文在介绍赵高陷害李斯之事时,出现了用词差错。
  • 汪精卫“对日投诚”?
  • 2009年第9期《特别文摘》刊有《丑女美男》一文,其中有这样一句话:“陈璧君过于飞扬跋扈,汪精卫只有退让的份……甚至有人认为汪之所以对日投诚,和陈的教唆不无关系。”这里的“投诚”一词用得不妥当,有美化大汉奸之嫌。汪精卫是“投敌”,而不是“投诚”。
  • 从“国父”说起
  • 笔者是7岁开始上学的,恰逢国民党当政的最后一年,记得当时国文书首页是“国父孙中山先生遗像”。斯时斯景恍然如昨,给我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印象。
  • “杠杆女”:男人娶妻新标准
  • “经适男”“宅男”“孔雀女”“剩女”等新称谓余温尚存,“杠杆女”又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
  • 要绿色不要“漂绿”
  • 随着全世界对绿色产品的热捧,许多企业对“绿色”情有独钟,可是“漂绿”行为也随即产生。它就像一个时髦的掮客,活跃于企业的宣传策略之中,把企业甚至政府包装成为时代的弄潮儿。
  • 将错就错的西洋地名翻译
  • 慕尼黑是德国巴伐利亚州首府,德国的第三大城市,仅次于柏林与汉堡。不过它的赫赫有名不在于其城市规模,而在于其啤酒节以及慕尼黑协定,这个协定代表着西方国家对纳粹的绥靖政策,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息息相关。
  • “者”字的古代读音
  • “者”字今天读zhe(略去声调,下同),这是小学生的知识,如果问这个字古代如何读,恐怕不知道的人是绝大多数。按照学术上古音的构拟来研究,恐怕很复杂。
  • “遇难矿工”如何“慰问”
  • 2009年11月23日,《京江晚报》A6版刊出一篇新华社电讯稿,标题是“全总紧急拨款100万元慰问遇难矿工及家属”。慰问遇难矿工们的家属可以,“遇难矿工”已经死去,怎么个慰问法呢?
  • “东方”可“唤回”?
  • 2009年10月10日,广东《潮州日报》B1版刊登一篇专题报道,标题是“不信东方唤不回”。报道说的是,广东省潮安县凤塘镇为了提高宣传教育质量,把消防安全知识普及到千家万户,充分利用咨询台、板报挂图、火灾案例等形式进行防火安全宣传,
  • “阜际赛”是什么赛
  • 第22届穗港毽球阜际赛广州实现6连冠这是2009年9月28日《广州日报》A17版的标题。“阜际赛”是什么赛呢?阜,读fu,《说文·阜部》:“阜,大陆,山无石者。”段注:“象土山高大而上平,可层累而上。”可见,“阜”即土山。后来又指多、丰厚等义。
  • 洋人何以称“鬼子”
  • 众所周知,日本侵略者一直被中国老百姓称为“鬼子”“小鬼子”“东洋鬼子”。其实,在过去中国人一直把不友好的外国人都称作“鬼子”,如“洋鬼子”“西洋鬼子”等等。何以称洋人为“鬼子”呢?大多数人无言以对,即使寻之字典辞书,亦不可轻易得其正解。有人说“鬼”的含义里有“恶”“丑”等意思,当年的外国人在中国的土地上作恶多端且面目“丑陋”,故被称为“鬼子”。此说过于简单化。在汉语中表示“恶”表示“丑”的词很多,为何独以“鬼”称之?
  • “杏花村”与“杏坛”无干
  • 蔡元培先生的《石头记索隐》是“红学”研究的名著。近日笔者阅读该著时,发现这样一段话:
  • “—尊还酹江月”的“还”
  • 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是语文教材中的经典篇目,“人间如梦,一尊还酹江月”是这首词的最后一句,它概括了作者宦海浮沉的苦闷和孤绝无依的悲凉。此句中的“酹”,教材一般都解释为古人祭奠时把酒洒在地上。
  • “形”与“型”有什么区别?——应是“U型钢”
  • 2008年11月,我刊曾发布启事,准备开设《独具慧眼》栏目。如今已是2010年2月,这个栏目终于正式亮相。不是我们存心拖延,实在因为此事难度极高。但我们不想后退。咬文嚼字的精神,是敢于啃硬骨头的精神。本期先公布“形”和“型”的讨论意见,是否言之成理,还请各位“评头论足”。也欢迎你参与以下问题的讨论,并提供更多急需解决的语言文字问题。
  • 按“形”分“型”
  • “形”指事物的形状,如三角形、四边形。“型”指事物的类型,如A380型飞机、磁力起动型开关。
  • 分清外形与类型
  • “形”和“型”有着本质区别:“形”强调的是物体外部的整体形状和样子;“型”强调的是同类物体共有的特征,这个特征可以是外部形状,也可以是某种属性。
  • 局部特征与整体特征
  • 按“形”分“型”,根据的是事物的外形特征。如果再细分,外形特征还有局部特征和整体特征之分。按局部外形特征区分类型,“型”是不能错成“形”的。如“型钢”,其分类的依据就是局部的,是截断面的几何形状,而不是整体的,其整体是条状的。
  • “体形”“体型”难分清
  • “体形”和“体型”多用于指人或动物的身体,一般的词典都说,前者指的是身体的形状,后者指的是身体的类型(主要指各部分之间的比例)。比如“舞蹈演员体形优美”“牧羊犬体型匀称”。但是,“体型优美”“体形匀称”就不能说了吗?而且,在这些组合中用“体形”或“体型”,表义上又有什么不同呢?似乎很难说清楚。
  • “房形图”还是“房型图”?
  • 房子的形状是具体的,但人们用得多的却不是“房形图”,而是“房型图”。可见,具体事物倾向用“形”,抽象事物倾向用“型”,这并非绝对定律。其中缘由,大概是一旦具体形态繁多,人们就喜欢加以概括,取诸类型。
  • “口形”与“口型”有区别吗
  • 现在的词典,总希望将所有的“形”和“型”都分开,但有些时候,它们是分不开的。
  • 胡适不会自称“胡适之”
  • 过去的人有名有字,在人际交往中,大都称他人用字,自称用名。但纪实性长篇小说《建国大业》(作家出版社出版)一书中却时有例外。如第五章《拥护共产党已成大势所趋》里讲,1948年12月北京大学校长胡适赴南苑机场路经宣武门时,守门军人不肯放行。胡适自报“我是胡适之啊”。
  • 为李白磨墨者非杨贵妃
  • 《文汇读书周报》2009年10月30日刊有《永远的诗人李白》一文,其中说:“我(指李白)就是让杨贵妃磨过墨的那个人……他使唤杨贵妃,使唤高力士,都能够拿来作为谈资。”古代确实有李白让人替自己磨墨的故事,但这个人是杨国忠,而不是杨贵妃。
  • 应是“昼锦堂”
  • 在书画界,“八大山人”的名号可谓如雷贯耳。2009年9月14日《中国书画报》第2版所刊《一腔悲愤几行泪点》一文,就详细介绍了他现藏于南京博物院的行书欧阳修《昼锦堂记》轴的艺术特点。遗憾的是,文中把《昼锦堂记》误成了《书锦堂记》。
  • 严世蕃并不是严嵩的亲生儿子
  • 《咬文嚼字》2007年第6期刊有《严嵩的儿子不叫“严世藩”》一文,提醒人们别把明代的大奸臣严嵩的儿子“严世蕃”误写成“严世藩”。这个提醒非常必要,因为一些名人、学者也常出这样的错。笔者也想谈一个与之相关的问题:严世蕃是不是严嵩的亲生儿子?
  • “用蜡烛当柴烧”者,究竟是谁
  • 2009年9月30日,《沈阳晚报》B10版发表有《800万的公厕是用来方便的吗》一文,是针对广州市番禺区造价800万元的“六星级公厕”而发的议论。文中有句话说:“要是东晋的王导和谢安那种用蜡烛当柴烧的主儿来了,估计还有一拼。”王导和谢安都是东晋时的高官,都当过宰相,虽然既富且贵,广有钱财,
  • 不是“巴基斯坦”,是“巴勒斯坦”
  • 《现代青年常用知识全知道》(当代世界出版社出版)一书中有《慕尼黑惨案》一节,其中有这样一段话:
  • 战国时何来玉米
  • 2009年5月11日,央视《百家讲坛》播出《蜀地探秘》第一集。王启涛教授在讲到“李冰知天文地理”时说:有一年下了十多天的雨,地里的玉米棒子要烂了,李冰能看云识天气,告诉乡亲们就要天晴了……
  • 指路
  • 星期6下午,一个看上去20几岁的年轻人,风尘扑扑地赶到了北京大学。他和老同学相约在图书馆门前见面,却不知道去图书馆的路该怎么走?
  • [卷首幽默]
    “出洞”(田娟华 叶珺[画])
    [特稿]
    2009年十大流行语

    陶行知的“书呆子莫来馆”(俞敦雨)
    凉菜“爽约”(兰学军)
    《来自天堂的报告》(郝铭鉴)
    毕飞宇:“咬”得好
    应是“奇葩”(陈小克)
    信用不能“搌”(陈瑞)
    [语林漫步]
    此处不该称“驴友”(顾浩)
    一“点”之妙(游璧)
    [众矢之的]
    这个人真坏(王东强)
    点击文坛十二家(二)——人能“蓬荜生辉”吗(忻达理)
    又把“下里巴人”当成“人”(韩冬)
    此“范”非彼“范”(卫挥磊)
    “老”是代词吗(孙豆豆)
    “黑手党”和“三K党”(苏静舒)
    [语坛掌故]
    卡特吟诗人不解(田绿洲)
    吴趼人为“名”苦恼(鹤翔)
    [一针见血]
    何来“江湖日下”(李大新)
    自己“免开尊口”(王德彰)
    “前妻”和“遗孀”(李定)
    鲁迅创作过长篇白话小说吗(赵能侃)
    “漫漶”的含义(赵能侃)
    寺庙中何来“公德箱”(程长教)
    应是“徙木立信”(谷士锴)
    “首犯”岂能“不罚”(王振华)
    “完颜亶”的“亶”怎么读(沈华山)
    曾国藩攻陷天津?(一言)
    “良岳”?(王中原)
    哪吒没有“晃金绳”(唐丸戒)
    宋太祖是“贪杯”皇帝?(世华)
    [微型讲坛]
    年份加撇四误(彭安华)
    汉字部首音义略谈(冉庆贵)
    [文章病院]
    从“孔子嫡孙女”谈起(邹身坊)
    张飞“断桥”桥断否(顾林)
    “透析”需要“抚摸”吗(李景祥)
    “起义”的误用(谷士锴)
    汪精卫“对日投诚”?(赵永成)
    [词语春秋]
    从“国父”说起(徐康荣)
    “杠杆女”:男人娶妻新标准(陈燕)
    要绿色不要“漂绿”(刘华蓉)
    [逸言殊语]
    将错就错的西洋地名翻译(周振鹤)
    “者”字的古代读音(周振鹤)
    [借题发挥]
    “遇难矿工”如何“慰问”(吴导民)
    “东方”可“唤回”?(谢俊汉)
    “阜际赛”是什么赛(余培英)
    [有此一说]
    洋人何以称“鬼子”(周宗旭)
    “杏花村”与“杏坛”无干(朱海峰)
    “—尊还酹江月”的“还”(胡义华)
    [独具慧眼]
    “形”与“型”有什么区别?——应是“U型钢”(高良槐)
    [百科指谬]
    按“形”分“型”(金泽浦)
    分清外形与类型(罗炽勋 吴学锋)
    局部特征与整体特征(王烽焰)
    “体形”“体型”难分清(寻尺络)
    “房形图”还是“房型图”?(艾孟实)
    “口形”与“口型”有区别吗(洛川)
    胡适不会自称“胡适之”(黎金祥)
    为李白磨墨者非杨贵妃(陈福季)
    应是“昼锦堂”(宋文洪)
    严世蕃并不是严嵩的亲生儿子(黄今许)
    “用蜡烛当柴烧”者,究竟是谁(沈阳仁)
    不是“巴基斯坦”,是“巴勒斯坦”(一言)
    战国时何来玉米(沈华山)
    [向你挑战]
    指路
    《咬文嚼字》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市新闻出版局

    主办单位:上海文化出版社

    主  编:郝铭鉴

    地  址:上海市建国西路384弄11号甲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30669

    电子邮件:yaowenjiaozi@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9-2390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801/h

    邮发代号:4-641

    单  价:2.50

    定  价: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