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老子”不是“我”
  •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杜祥琬院士在第十一届中国科协年会上说,不科学的学术评价体系是造成目前学界一些道德问题的原因,“老子一生就写了一篇文章,只有五千字,若按现行的学术评价体系,可能连硕士学位都拿不到”。谁知某报在报道这一新闻时,竞将杜院士说的春秋时期的哲人“老子”,自以为是地改成了“我”,变成“我一生就写了一篇文章……”。这样的笑话,真让人有点笑不出来。
  • 为“拆迁”下岗鼓掌
  • 这个冬天好像偏要和哥本哈根会议开个玩笑,严寒肆虐全球,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神州大地也被寒流紧紧地包裹着。然而,这样的季节里,却有阵阵语言的暖流,在四处流淌,给人以温暖与慰藉。
  • “菏泽牡丹甲洛阳”?
  •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说起牡丹,大凡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洛阳牡丹甲天下”这句名言。时移世易,近年来,由于外界和自身的诸多因素,洛阳牡丹不再一家独大,不少地方也栽培牡丹,与洛阳展开了竞争,其中以菏泽一地的牡丹最有实力。
  • “兴亡周期率”,还是“兴亡周期律”?——来自专家们的说法——只有“规律”才有“支配力”
  • 去年年底,本刊公布了《2009年十大语文差错》。其中第9条是:“兴亡周期律”误为“兴亡周期率”。2009年12月29日,《文汇报》刊登了中央党校党建部张荣臣教授的质疑文章。张教授认为:“兴亡周期律”一词反映不出当年毛泽东与黄炎培谈话的深层次含意”,“规律揭示的是事物发展中必然的、稳定的、客观的联系.人们可以认识和利用规律,却无法改变规律。如果讲‘周期律’的话.是不是否定了‘跳出’周期的可能性?”在张教授看来,“黄炎培谈话中提到的‘历史周期率’,除了包含有‘规律’的意思,更多地是概括了历史上在一定条件下发生政权兴亡更替现象的‘概率’”。所以,“黄炎培当年出版的《延安归来》一书中,用的就是‘周期率’一词”。到底是“兴亡周期率”,还是“兴亡周期律”?为了尊重历史,明辨是非,本刊召开了一次专家座谈会。现将发言摘要刊登如下。
  • 黄炎培秘书曾说“‘率’应是‘律’之误”
  • 张教授谈到黄炎培先生当年出版的《延安归来》一书中,用的就是“周期率”,我想根据自己接触的资料,谈谈“周期率”是怎么来的。
  • 哲学上讲是“律”,文字上讲也是“律”
  • “兴淳亡忽”是封建社会政权演化的规律。在封建社会,政权是家天下,是君主专权,他们往往是抓住前朝的小辫子,经过努力奋斗而夺权,后来又因权力在手,忘乎所以,腐朽、腐蚀、腐败而顷刻瓦解。这是必然的,无一例外的。
  • 尊重前人并不是尊重错误
  • 黄炎培先生《延安归来》中用“周期率”,自应慎重对待,但尊重前人,并不是尊重错误。为明显的差错辩护,恐怕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毛泽东诗词中的“原驰蜡象”,曾经误写为“原驰腊象”,郭沫若还曾考证“腊象”的来历,后来不是也改过来了吗?
  • “概率”才是“跳”不出的
  • 张教授认为“兴亡周期率”指的是概率,因为“规律”是跳不出的,而“概率”是可以跳出来的。这里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
  • 思想与语言的矛盾
  • “兴亡周期律”误作“兴亡周期率”,反映了历史人物思想与语言的矛盾。考究题旨隋境,黄炎培确实是在和毛泽东探讨传统中国的历史发展“规律”问题,而不是研究什么“概率”。概率是可A可B的,如果只是说“概率”,就不会引起特别的重视。“规律”不能改变,但可以“跳出”。只要人民当家作主,彻底改变专制、人治,
  • “概率”不能简化为“率”
  • 毛泽东和黄炎培谈“兴亡周期”,当然有着深刻的政治含义,但任何政治思想的表述,都是离不开语言的。从语言运用的实践来看,“频率”“比率”可以简称为“率”:“心率”就是心脏搏动的频率;“利率”就是利息和本金的比率。“概率”却不能简称为“率”,“兴亡周期率”如果指的是概率,
  • 点击文坛十二家(三)——“坐堂”焉能“就诊”
  • 《白鹿原》写到一位冷医生,说他是“坐堂就诊”。书中是这样写的:“白鹿镇在村子西边,一条小街,一家药铺,冷先生坐堂就诊,兼营中药。”
  • “点心”别混为水果
  • 现行高中语文选修教材《中国小说欣赏》(人民教育出版社2007年第2版),选录了陈忠实《白鹿原》(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修订版)第五章中的片段《家族的学堂》,其中有这样一句话:
  • “树干”不是“树杆”
  • 陈忠实先生的散文中,多次将“树干”写成“树杆”: 树冠在天空有多大,树根在地下就会伸延多么远;树杆有多粗,树的主根也就有多粗……(《拥有一方绿荫——〈我的树〉之一》)
  • 富兰克林死于雷电吗
  • 报告文学《崛起》(《陈忠实文集》第1册506页,广州出版社2004年版)中说道:
  • “人和甲虫互变”的出典
  • 《陈忠实散文精选集》(新世界出版社2008年9月第1版)收录了一篇散文《关于一条河的记忆与想象》,文中说:“半坡遗址发掘出土的一只红色陶盆内侧,彩绘着一幅人面鱼纹图案……把人脸和鱼纹组合在一幅图画上,比拉美魔幻小说里人和甲虫互变的想象早过六千多年。”
  • “被就业”引领的“被XX”
  • 2009年夏季以来,报刊上不时出现一种非常态的“被XX”说法,比如“被死亡”“被失踪”“被捐款”“被吃药”“被幸福”“被和谐”“被阴谋”“被剩女”……甚至还有“被精神病”“被葛朗台”。怪不得在网友自发评选的2009年“年度汉字”中,“被”字荣登榜首。有人夸张地说,唯有“被”字才能高度概括全年的热点事件;有人惊奇地问,难道2009年走进了一个“被”时代?
  • 话说“低碳”
  • 2010年1月25日的《新闻晨报》上,打出一条横跨两个版面(A12、13)的通栏大标题:“低碳、宜居、人性化上海版图将崛起嘉定、南桥、青浦三大新城”。据报道,那儿将成为上海人买房安家的新选择,三座新城规划人口合计将达到200万。
  • “裸×”的秘密
  • “裸×”的流行,始于相声演员牛群的“裸捐”。据媒体报道,2002年12月,为了回应媒体对自己“官商”的指责,牛群做了五个公证,把自己名下的有形、无形资产以及今后所有的广告收入和劳务报酬全部捐给中华慈善总会。此举被媒体称为“裸捐”。
  • “吾以吾血溅轩辕”?
  • 上视新闻综合频道播出的电视连续剧《黑玫瑰》第21集中,“黑玫瑰”之一黎紫涵在龙虎山上回忆共产党员郝瀚的教导时,荧屏上打出了她的内心独自:“我一定要牢记你教导我的要‘吾以吾血溅轩辕’。”
  • “健步”和“箭步”
  • 悬念推理小说《非常别墅》(长征出版社)第405页和第408页有这样两个句子:“康泰已经一个健步冲到门前。”“他一个健步跳进湖水。”这两句中的“健步”都应改为“箭步”。
  • “诤诤誓言”
  • 《人民日报》2009年11月6日第8版头条《人民的缅怀历史的祭奠》一文说:“‘坐牢没关系,放出去再干!’是江上青的诤净誓言。”句中的“诤诤誓言”系“铮铮誓言”之误。“铮”(zheng)是拟声词,模拟金属等的撞击声。用“铮铮”来比喻誓言的坚定响亮,
  • 范曾“崭露头脚”?
  • 《人民教育》2009年第20期刊登的《愿为中华文化发扬光大尽最大努力——访著名书画家、诗人范曾先生》一文中,有这样一句话:“此后,范曾开始在国画界崭露头脚。”
  • “榆叶”“榆钱”不相同
  • 2009年第4期《旧闻天下》有一篇回忆文章《“三年困难”时期的中南海》,说在中国“三年困难”时期,生活在中南海的共和国领袖和机关干部,采集榆钱和有限的粮食掺在一起吃,并解释说:“榆钱的叶子形状有点像古钱,俗称‘榆钱儿’。”怪了,“榆钱儿”是“榆树的叶子”?
  • “挤身全球报业百强”?
  • “目前,《现代快报》已挤身全球报业百强——发行量在全球报纸排行中位居第57位,国内报纸排名第12位,大苏州区域发行量第一。”(2010年1月7日和8日《现代快报》)
  • “供认不讳”用错了地方
  • 《新华文摘》2009年第19期108页上,有这样一段话:“……为使复制品能再现原作的气韵,印刷者必须通晓原作者的用笔特点,故而需要多读原画等等,为复印顺利进行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这是很多当事人供认不讳的事实。”
  • 宝玉的差事
  • 2009年第16期《中国电视报》中的《花忆前生——解读真实的张爱玲》一文说:“宁荣二府败落,宝玉沦为击拓之流,最后与史湘云重逢,白头偕老。”宝玉“击拓”令人费解。
  • “叠床架屋”不是数量多
  • 《文史知识》2009年第5期《“五四”是一道分水岭》一文中有这样一句话:
  • “花开蒂落”?
  • 2009年11月16日《天津老年时报》副刊载有《幸福从来不复杂》一文,里面有这样一段话:“真正的幸福其实比较简单,此时相遇,此生相知,花开蒂落,水到渠成。”这里的“花开蒂落”一词值得商榷。
  • 哪篇文章使胡适“声名大振”
  • 2009年6月17日的《中国剪报》刊有《傅斯年的北大轶事》,文中有这样一段话:“那年胡适才二十七岁,嘴唇上的胡子刚刚有点样子,他年纪比那些先生们差一大截,倒和学生们差不多,于是他格外谨小慎微,处处伏低伏小,
  • 没有胎生的鹰
  • 《读者》2009年第24期选登了一篇题为《鹰志》的文章。该文第一句话是:“鹰生产时至少是双胞胎,多的可达三四胞胎。”
  • 贾平凹何时“抓周”
  • 《光明日报》2010年1月8日刊登了散文《写意贾平凹:一边面带微笑,一边又郁郁不乐》。里面有这么一段描述:“传说贾平凹满月那一天,家人宴请邻里,酒席高潮时,准备了笔、塑料手枪,还有木头削制的官印,让他‘抓周’,但他的小手一把抓住的是自己的牛牛。
  • 如愿进哈佛,岂曰“一语成谶”
  • 顷读2009年11月8日的《深圳商报》A9版,发现一篇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先生讲述阅读的妙文,确乎让人有醍醐灌顶之感。美中不足的是,在丁学良的个人简介中却出现了令人不快之语:“中学时他的教师和他散步时闲话,如果你有机会到哈佛大学读几年书就好了。
  • “削发为民”与阿Q名言
  • 《报刊文摘》2009年12月23日第3版有一篇选自《今晚报》的文章,叫《贾平凹戏说谢顶》。文章共两段,很短,很有趣。第一段写一位女记者采访贾平凹时,很为他的秃顶而悲伤,贾平凹自我解嘲说:“谢顶有众多好处,如省却洗理费,无小辫子可抓,有虱子还可一眼看到,且不会被削发为民,即使愤怒起来也无发冲冠,还不会被误为发霉变坏。”
  • “做东”无关“座次”
  • 《报刊文摘》2009年12月23日第3版有一篇题目为“座次问题”的文章。该文首段说:
  • “骂娘”的含义
  • 2010年1月6日《文摘周刊》第2版有一篇摘自人民网的报道《2009年“十大最强声音”评选出炉》。其中第五大“最强声音”是泰州市纪委书记陈国华同志的言论:
  • “含沙射影”用错了地方
  • 2009年12月29日《北京晚报》第32版刊有《香港谢菲联教头被调查》一文,第二段说:“事实上,今年4月就有媒体曝光内地球队在香港足球联赛中打假球,并含沙射影地点到了张伟哲(香港谢菲联队教练)。几个月后,成都警方就在武汉将张伟哲带走,随后又将其移送到沈阳接受进一步审查。”
  • 肉是菜,菜不是肉
  • 在湖南工作时听过一个关于憨女婿的笑话。说一位女婿上岳丈家,岳丈摆了一桌好酒席,席上老丈人一路劝吃曰:吃菜,吃菜,不要光喝酒。女婿一听,觉得不对,怎么只劝我吃菜,不劝我吃肉,桌上有的是大鱼大肉呀。但总归不在自己家里,不敢多说,只拣桌上的蔬菜埋头吃去。
  • “学堂”新,“学校”旧
  • “学堂”这个词现在已经不用,现在用的是“学校”,所以我们很自然地认为“学堂”是一个旧词,而“学校”应当是一个新词。而且旧时电影里的歌曲:“小呀吗小儿郎,背着书包上学堂。”大家都耳熟能详,也认为这是过去的用语了。如果再到清华大学里头一看,还有一座今天已不算宏伟的楼房,上面有“清华学堂”四个大字,也会增加“学堂”老而“学校”新的感觉。但细究之下,却应是“学校”旧而“学堂”新。
  • 杨宪益悼亡妻
  • 杨宪益的旧体诗,以辛辣滑稽、轻松自嘲见长。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与自己相濡以沫将近六十载的妻子戴乃迭辞世后,杨宪益写的悼亡诗却是情深意切,
  • 陈梦家妙解《论语》
  • 现代著名学者陈梦家当年在西南联大讲授《论语》,口若悬河,备受学生追捧。
  • 什么是“大冷”
  • 沈阳市有一家饭馆,店招叫“朝鲜大冷”。不少路过该店的人都不解“大冷”的含义。
  • 《咬文嚼字绿皮书》(2009)
  • “绿皮书“一年出版一本。它主要是从咬文嚼字的角度,收录典型的语言材料,因此被称为“浯文生活的年度档案”。第一本“绿皮书”在2008年“上海书展”推出后,曾引起读者的热议,至今已经连续霞印4次。我想这和它的材料的鲜活、辨析的精当、检索的便利有关。它不仅具有语言研究的标本意义,而且具有语言学习的课堂功能。
  • 国家语委主任郝平高度评价《咬文嚼字》
  • “《咬文嚼字》这种市足于发现并指出出版物、影视作品、公共场所中语义应用的差错,传播和普及正确知识的独特定位,恰好适应了国家促进义化发展繁荣的新形势、人民群众需嘤高质量文化生活的新要求。”
  • “阑尾”乎?“兰尾”乎?
  • 这是杭州市某社区医院做的户外广告。且不说手术阑尾是否属于“下腹部手术”;把“阑尾”误作“兰尾”,就显得很粗心。“阑尾”的“阑”,意思是残、尽,阑尾因是盲肠最末的一小段,故名;“兰”是植物名,
  • 并不细心的“衣鞋坊”
  • 这是一家经营洗衣擦鞋业务的公司所做的广告。“关心、贴心、细心、热心”是其打出的口号。店招的字体很新颖.但把“鞋”字误写成“鞋”,恐怕还是不够“细心”造成的吧。
  • “银桃子”与假洋鬼子的党籍
  • 近日,读到一本名为“鲁迅作品人物图典”(人民文学出版社2006年3月第1版)的书。书中介绍《阿Q正传》的人物“假洋鬼子”时,有这样一段话:
  • 毛泽东与蒋介石在庐山相遇?
  • 曹仁超著《论势:曹仁超创富启示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第134页有这样一段话: 再说一个故事。传说国共商讨对付日军合作期间,蒋介石与毛泽东曾相约于庐山碰头。清晨时分,两人各自带一名随从上山,发现彼此都手执一本《资治通鉴》。两人不禁相视而笑。毛泽东问蒋介石怎样面对当前局势?
  • 袁公子像哪个“张文远”
  • 民国四公子之一的袁克文是袁世凯次子,号寒云,博才广艺,更是闻名的票友,一生爱戏。
  • “庞培古城沉人海底”?
  • 2009年12月20日《重庆商报》上刊有一篇《“国沉海底”的警示》的文章,说的是当前全球面临的环境保护问题,给人启迪。但其中有一处明显的常识性错误:“想到意大利庞培古城沉人海底,是大自然在两千年前的火山爆发造成。”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
  • 水浮莲不是“冰葫芦”
  • 2009年11月7日,《汕头特区晚报》头版发表了一篇报道《“水浮莲”栽培平菇“福寿螺”养殖甲鱼》,并附有一幅照片。文中说:“据了解,水浮莲别名水葫芦,学名凤眼莲……2005年,澄海农科所利用水浮莲生料栽培平菇试验获得成功。”
  • 清代科举考什么
  • 纪连海老师将自己在《百家讲坛》的讲稿汇集成《纪连海点评乾隆名臣》(当代世界出版社,2006年9月版)一书。该书是一本很好的普及读物,但也存在一些失误之处。
  • 非法行医者可称“赤脚兽医”吗
  • 2009年10月16日《贵阳晚报》头版有条导读:《小狗看病遭遇“赤脚兽医”》,并将此作为第11版文章的通栏大标题。用“赤脚兽医”来指称非法行医的兽医,殊为不妥。
  • 误用“落户”
  • 《女手世锦赛缘何落户中国》是2009年12月3日《人民日报》体育版的头条新闻。文中说“这也是手球顶级赛事首度落户中国”。笔者对此不禁生疑:难道女子手球世锦赛将长期固定在中国举行了?
  • “海拔”并没降低
  • 2009年11月16日《金陵晚报》登载了读者来信《紫金山的海拔为何降低了》,反映紫金山正在被各类建筑物“战略包抄”,担心绕山建楼会矮化紫金山,破坏生态平衡。信中说:“从实地看,由于被建筑物环绕,
  • 到底谁“遭查”
  • “一批群众举报违法网站遭查”,这是2009年12月17日《人民日报》第5版一则消息的主标题。这似乎违背常识:群众举报违法网站应该给予鼓励呀,为何反而“遭查”?此消息还有一句副题:“举报人员获得奖励”。既是“遭查”,却又“获得奖励”,更让人糊涂了。
  • 匪夷所思的“刘翔二世”
  • 2008年9月20日,在上海体育场举行了男子110米栏世界比赛,18岁的上海小将谢文骏夺得银牌。第二天的《文汇报》为此刊出报道,在“谢文骏燃起110米栏新希望”的引题下,用了“未来可期‘刘翔二世”’的主标题。
  • “冷风”频吹叹奈何
  • 八集电视系列片《大秦岭》在央视热播,影响很大。2010年1月4日,待到此片播出第四集时,我觉得有话要说。《大秦岭》的主题歌可谓别具一格。十句歌词,集九位唐人与秦岭有关的诗句而成。按电视荧屏上的字幕所示,歌曰:
  • 李秀才误说唐诗
  • 正在东方卫视播出的《铁齿铜牙纪晓岚》第14集中,有这样一个情节:十四王爷允樾(ti)和一个叫四姑娘的女人密谋刺杀乾隆皇帝。阴谋败露后,允褪提出从此罢手,过安稳日子。但四姑娘不同意,坚决要报仇,
  • “刺使”当为“刺史”
  • 2009年12月22日,央视《百家讲坛》栏目,播放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副教授蒙曼先生讲述的《开元盛世》之六《二虎相争》。谈到“张说复出”时说:“张说一贬再贬,贬到岳州去当刺史。”但荧屏字幕上打出的却是“刺使”二字。实际应为“刺史”。
  • 老舍夫人尊重“一字师”
  • 老舍的夫人胡絮青先生八十一岁那年写过一副对联:“有天皆日丽,无地不春风。”这副对联很快发表在《人民政协报》上。
  • “月下老人”不是和事老
  • 2009年6月14日,央视《百家讲坛》栏目播出的是深圳大学姜安教授讲述的《战国说客双雄》之三《魏国拜相》。张仪与公孙衍都是魏国的政坛高手,二人政见不合。一次,公孙衍请求卫国国君出面,做个和事老,帮他们撮合撮合。讲到这儿,姜教授说:“那卫国国君一听,说‘好吧’。做了一回月下老人。”姜教授说错了。“月下老人”不是和事老。
  • 高渐离也是一个刺秦的人
  • 《咬文嚼字》2010年第1期刊登了吴先进先生的《荆轲的副手不是高渐离》,文中对《百家讲坛》播出“钱文忠解读《三字经》”中的一处历史知识进行质疑。文章称“钱教授提到荆轲刺秦王一事时说:‘刺秦王的不是荆轲一个人,还有一个叫高渐离。’此言不合历史事实”。
  • 一年可献五次血
  • 《咬文嚼字》2010年第1期刊有《一年可献五次血?》一文,笔者觉得文章观点不正确。10年献50余次血是可能的,因为献血“次数”的计量方法与我们日常理解的有点不同。它是按量计次的,即每献200ml为一次;而且如果是献成分血,则折合的“次数”还要多些。
  • “凤凰涅粲”并非佛经故事
  • 《咬文嚼字》2010年第1期《凤凰不是在“欲火”中重生》一文中有这样一段话:“佛经故事中说,垂死的凤凰投身火中,燃为灰烬,再从灰烬中重生,成为美丽永生的火凤凰。后来人们用‘凤凰涅巢’来比喻经历巨大的痛苦与艰苦的磨练后获得成功。”这使我想起了黄永玉先生在《北向之痛——悼念钱钟书先生》一文中讲述的一个故事:上世纪80年代,黄先生应某代表团邀请画一张以“凤凰涅檠”为寓意的大幅国画,还嘱他写一个简要的“凤凰涅檗”的文字根据。黄先生起初以为很简单,但是,“没想到一动手问题出来了,有关这四个字的材料一点影也没有。
  • “手”的故事
  • 故事发生在公元十一世纪20年代,当时欧州刚迎来文艺复兴的署光。
  • [卷首幽默]
    “老子”不是“我”(周德懋 叶珺[画])
    [语林漫步]
    为“拆迁”下岗鼓掌(建木)
    “菏泽牡丹甲洛阳”?(王右磊)
    [特稿]
    “兴亡周期率”,还是“兴亡周期律”?——来自专家们的说法——只有“规律”才有“支配力”(杨宏雨)
    [从矢之的]
    黄炎培秘书曾说“‘率’应是‘律’之误”(殷之俊)
    哲学上讲是“律”,文字上讲也是“律”(邓伟志)
    尊重前人并不是尊重错误(金文明)
    “概率”才是“跳”不出的(袁诹)
    思想与语言的矛盾(陈必祥)
    “概率”不能简化为“率”(何伟渔)
    点击文坛十二家(三)——“坐堂”焉能“就诊”(黄典荣)
    “点心”别混为水果(胡礼湘)
    “树干”不是“树杆”(明敏)
    富兰克林死于雷电吗(陈琦)
    “人和甲虫互变”的出典(艾媛)
    [词语春秋]
    “被就业”引领的“被XX”(初崇实)
    话说“低碳”(高姜山)
    “裸×”的秘密(张方平)
    [一针见血]
    “吾以吾血溅轩辕”?(厉国轩)
    “健步”和“箭步”(杨宏著)
    “诤诤誓言”(高良槐)
    范曾“崭露头脚”?(陈霖)
    “榆叶”“榆钱”不相同(杨西仑)
    “挤身全球报业百强”?(李荣先)
    “供认不讳”用错了地方(洪家模)
    宝玉的差事(刘曰建)
    “叠床架屋”不是数量多(牛亚辉)
    “花开蒂落”?(苏开省)
    哪篇文章使胡适“声名大振”(强光伦)
    没有胎生的鹰(晓珠)
    [文章病院]
    贾平凹何时“抓周”(刘志红)
    如愿进哈佛,岂曰“一语成谶”(马廷刚)
    “削发为民”与阿Q名言(欲闻)
    “做东”无关“座次”(汝坦)
    “骂娘”的含义(王飞)
    “含沙射影”用错了地方(村友)
    [逸言殊语]
    肉是菜,菜不是肉(周振鹤)
    “学堂”新,“学校”旧(周振鹤)

    杨宪益悼亡妻(一得)
    陈梦家妙解《论语》(罗忠贤)
    什么是“大冷”(李景祥)
    《咬文嚼字绿皮书》(2009)
    国家语委主任郝平高度评价《咬文嚼字》
    “阑尾”乎?“兰尾”乎?(沈亦航)
    并不细心的“衣鞋坊”(左照环)
    [百科指谬]
    “银桃子”与假洋鬼子的党籍(邵建新)
    毛泽东与蒋介石在庐山相遇?(谷士锴)
    袁公子像哪个“张文远”(杨宏著)
    “庞培古城沉人海底”?(康伟)
    水浮莲不是“冰葫芦”(张维坚)
    清代科举考什么(陈鹤)
    [借题发挥]
    非法行医者可称“赤脚兽医”吗(龙圻成)
    误用“落户”(屠林明)
    “海拔”并没降低(徐红)
    到底谁“遭查”(林茗)
    匪夷所思的“刘翔二世”(凌明)
    [追踪荧屏]
    “冷风”频吹叹奈何(杨乾坤)
    李秀才误说唐诗(王汉明)
    “刺使”当为“刺史”(解志维)
    老舍夫人尊重“一字师”(周德懋)
    “月下老人”不是和事老(解志维)
    高渐离也是一个刺秦的人(苏爱国)
    [碰碰车]
    一年可献五次血(曾西缘)
    “凤凰涅粲”并非佛经故事(马鸿斌)
    [向你挑战]
    “手”的故事
    《咬文嚼字》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市新闻出版局

    主办单位:上海文化出版社

    主  编:郝铭鉴

    地  址:上海市建国西路384弄11号甲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30669

    电子邮件:yaowenjiaozi@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9-2390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801/h

    邮发代号:4-641

    单  价:2.50

    定  价: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