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吓人的酒店名
  • 上海西区有一家酒店,中文名字叫“航友宾馆”,原来的英文译名是“Hang You Hotel”.“hang you”是“航友”的汉语拼音。想不到英文中也有这两个单词,连写在一起是“吊死你”的意思。老外看了大吃一惊:怎么竞有“吊死你酒店”?
  • 从“董卿误读”想到的
  • 今年央视元宵晚会,主持人董卿把“花市灯如昼”读成了“花市灯如书”。听到这个消息时,心里很为董卿捏一把汗。记得去年央视“春晚”,董卿把“马东”说成了“马季”,害得她整个节日里以泪洗面。其实,那只是一次普通的口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次虽说是一个差错,但观众也并不希望她为此折磨自己。
  • “白宫”PK“白屋”
  • 去年奥巴马访华期间,《华盛顿邮报》登载了一篇该报记者发自北京的报道,文中涉及“白宫”的译名。这位记者写道:“中国人向来称之为‘白宫’,意思是‘白色的宫殿’。但奥巴马政府对此持有异议。他们提醒中方说,美国没有宫殿,坚持在官方声明中使用‘白屋’,意指‘白色的房屋’。”看来,美国有人要和中国人“咬文嚼字”。本人不才,愿辨之。
  • 点击文坛十二家(四)——主要不是“自然灾害”
  • 长篇小说《所以》(人民文学出版社2007年版)在回顾主人公生活经历时,多次提到“三年自然灾害”。比如第90页:“大跃进之后是三年自然灾害,紧接着是四清运动。再就是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这里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曾经是一种流行的说法,但必须指出的是,今天这种说法已经滞后。
  • 好丈夫不会“深负众望”
  • 长篇小说《水与火的缠绵》(华艺出版社2002年版)的女主人公曾芒芒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她憧憬中的丈夫是:“无论是从事什么工作,一定是卓有成就的。他将是一个深负众望的人。”
  • 弄错了上游与下游
  • 《所以》(人民文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31页,主人公叶紫回顾上学的经历,说:“六岁才过,就自己跑到小学报名去了。”六岁的叶紫告诉招生老师:“当我们站在长江大桥上,太阳升起的地方就是东面,就是长江的上游;
  • 杜甫说过“蜀道难”?
  • 正如池莉大多数的作品一样,长篇小说《水与火的缠绵》的故事背景也是江城武汉。在这部小说中,长江是一条深情的江,“一江的豪情,一江的柔隋,一江的爱隋”;也是“一条诗歌的江”,池莉说写长江的有“杜甫的诗!李白的诗!苏东坡的诗!”“杜甫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 “达坂”与“大阪”
  • 《达坂城的姑娘》是首维吾尔族民歌,自从1938年由王洛宾记谱译为汉语之后,就名扬天下,成了一张新疆的名片。人们想起新疆,就会想起“那里来的姑娘辫子长呀,两个眼睛真漂亮”。
  • “鸡肋”当真“无味”吗
  • 鸡肋,即鸡的肋骨,现在人们都说吃着没味,扔了可惜,比喻没有多大意思、多大价值的东西。如2010年《语文教学通讯》第1期刊有《初中语文人文价值梯级性建构研究》一文,其中就写道:“要么是内容过于浅易,无法刺激学生的兴奋点,使教学任务成为食之无味的鸡肋。”
  • “赤道为0℃”吗
  • 人教社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材《语文》六年级下册,第81页脚注有句话这样写道:“赤道为0℃,……南北各90℃。”但凡有地理常识的人都知道,因为太阳照射角度的不同,赤道地区较为炎热,由赤道而至两极,气温逐渐下降。现在却说赤道冷到了冰点,其南北温度却高得可怕,
  • “垆”不是“瓮”
  • 人教版高中《语文》选修教材《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一书中,选有唐代词人韦庄的《菩萨蛮(其二)》一词,其中有句:“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文中对“垆”的解释是:“旧时酒店用土砌成酒瓮卖酒的地方。”此注不禁让人疑惑顿生:“垆”是“酒瓮”吗?
  • “三寸之舌”缘何“不烂”
  • “三寸不烂之舌”是形容能言善辩之人的一句最常见的俗语。“三寸之舌”典故始见于《史记·平原君虞卿列传》毛遂自荐的故事。秦国包围了赵国都城邯郸,赵国派平原君赴楚国求救,他的门客毛遂主动请求随行。
  • “拜倒在石榴裙下”从何而来
  • “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这是大诗人白居易《琵琶行》中的两句诗,其中的“血色罗裙”就是我们所说的“石榴裙”。
  • “蜗居”:新都市人关注的热点
  • 2月27日,温家宝总理做客中国政府网和新华网,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有一位网友提出“房价涨得离谱”的问题,温总理说:“我也知道所谓‘蜗居’的滋味。因为我从小学到离开家的时候,全家五口人只有9平方米的住房……”
  • 《错乱的宣传语》解疑
  • 宣传招贴是由瓷砖粘贴而成。宣传语本来应是“国家法律禁止邪教”,但由于有关人员粗心,竟把瓷砖的顺序贴错了,成了莫名其妙的“家国禁止教邪律法”。
  • 陈忠实、毕淑敏笑谈“点击”
  • 媒体反响 本刊“点击文坛十二家”活动,今年2月“点击”的是毕淑敏,3月“点击”的是陈忠实。“点击”报告公布后,全国各地数十家媒体报道了相关消息。有些媒体还刊发了长篇新闻评述,对本刊“点击”活动作出了积极评价。
  • 锅铬:你吃吗
  • 这是一家小吃店的店招。“锅铬”无疑是“锅烙”之误。“锅烙”又称“锅贴”,一种面食,由于在锅中烙成,所以北方称“锅烙”。
  • “歌後”?“歌后”!
  • 这是一盒CD包装盒的封面。“歌後”显然写作‘歌后”才对。“後”与“后”本来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字。後,表示背面的或时间上比较晚的。后,指君主,也指君主的妻子。汉字简化后,“後”简化成了“后”,于是“后”又可以表示“後”的意思。
  • 朱军“认字认半边”
  • 2010年1月20日晚上,中央电视台第3套《艺术人生》栏目播的是声乐教授金铁霖专辑。朱军在节目中引吭高歌演唱《滚滚长江东逝水》,确实唱得不错,遗憾的是,有一个字他唱得不对:“白发渔樵江渚上”中的“樵”他唱成了jiao。
  • 检察院没有院长
  • 2009年11月27日,《报刊文摘》第4版刊有《老年产业里的盗猎者》一稿,其中有句话说道:“衡山县前检察院院长、前法院院长、前林业局局长……心情激动,纷纷坐进会场。”这里说的“检察院院长”是错的。
  • “开手”不该为“开首”
  • 2009年6月28日,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百家讲坛》栏目播出《鲍鹏山新说〈水浒〉》。其中说到一个九纹龙史进认识的卖膏药的人,鲍鹏山说:“是史进以前开手的师父,打虎将李忠。”字幕上把“开手”误写成了“开首”.
  • 尚未宣判,怎知必死?
  • 《文汇报》2010年2月7日第2版登载一篇新闻报道,题目是“不希望再有警察站在今天我的位置”。文章记下了沦为阶下囚的重庆市公安局前副局长文强在法庭上讲的话,其中有:“但我只希望法庭能够对真实的事实和合法的意见予以考虑,无论最后判决如何,我都会认罪伏法。”
  • 误用“孑遗”
  • 《文史知识》杂志2009年第4期刊有《中国古代的疫病防治》一文,其中有这么一句:“山西兴县,崇祯间‘大行瘟疫’,早晨发病,晚上就会死人,甚至一夜之间,全家尽死孑遗。”既然是“全家尽死”,怎么还会有“孑遗”呢?
  • “时事造英雄”?
  • 电视连续剧《英雄》片尾歌有句歌词:“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但字幕上错将“时势”打成了“时事”。
  • 应是“僭越”
  • 2009年6月11日,中央电视台10套播放《护宝传奇之双墩之谜》,社科院考古研究所一位研究员在其中说过这样一句话:“哪一级身份的人,享受哪一级的礼乐制度,不能jianyue。”字幕将jianyue打作了“践乐”,这无疑是不对的。揣摩句意,应是“僭越”之误。
  • 误说世博会
  •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穆斯林的葬礼》第86页有这样一段话: 他还想象着,要是亨特先生把这件宝船拿到什么万国博览会上去展览一下,一定会得到更多的人赞赏!这不是胡思乱想。民国十五年,在美国旧金山举行的什么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北京的象牙雕刻不就得了个金奖嘛!
  • 是“卑膝”还是“婢膝”?
  • 今年1月24日,央视10套《百家讲坛》播出北京师范大学康震教授主讲的《唐宋八大家之韩愈》。康教授在其中说:韩愈三十岁还未做官,还未能实现宏大抱负,一个主要原因是他不巴结权贵,不“奴颜bei膝”。
  • 何来“诋报”
  • 电视连续剧《孔雀东南飞》某集里,焦仲卿的同事对他说:“刚接到的邸报,曹操的大军已经逼近荆州。”字幕上“邸报”被打成了“诋报”。
  • “风声”不配“鹤泪”
  • 2009年12月8日,广东电视台《今日关注》栏目,报道深圳市发生多起校园绑架案,其中有两男童被撕票,家长风声鹤唳,放学时早早在校门外等候学生出来……字幕把“风声鹤唳”打成了“风声鹤泪”。
  • 骇人的“骸文书”
  • 2009年7月9日,中央电视台第10套《走近科学》栏目播出的是《二十三岁的老汉》,其中提到伍子胥见到张贴缉拿自己的“海捕文书”而愁白了头。可是字幕将“海捕文书”误成了吓人的“骸骨文书”。
  • “罪衍”:无“心”之错
  • 2010年《雨花》第1期(A)上有篇散文《晚霞红满天》,其中说道:“没有下作,没有劣迹,没有罪衍,这一生便能心安理得,无愧无悔。”句中的“罪衍”应写为“罪愆”。
  • 抑郁症岂能“积毁销骨”
  • 2009年第12期《新体育》杂志73页有句话说:“可代斯勒的足球才华却不是他留给球迷的最深印迹,是他,让人知道了抑郁症这种病也能积毁销骨。”
  • 应是“蘧归道山"
  • 2009年6月13日,《光明日报》第5版所刊《胡愈之,备受明友怀念的出版智者》一文云:“当1986年1月,90岁的胡愈之真的蘧归道山时,出版界中著文怀念的人也最多。”其中“蘧归道山”的“蘧”当作“遽”。
  • 有趣的词义变异
  • 词语的含义一般是确定无疑的,唯其如此,人们才能正常交流。可是,在特定的语言环境中,有些词语的意义会发生有趣的变异。这种现象在人称代词的使用上尤为常见,试举数例如下:
  • 潍坊何以称鸢都
  • 山东潍坊市自称鸢都,全国其他各地也都如此称呼潍坊市。如2009年9月23日,《齐鲁晚报》A29版刊有《如意放飞激情祝福洒满鸢都》一文,标题中的“鸢都”指的就是潍坊。
  • “葵”为何物
  • 现行多种语文课本都收有宋人郭茂倩《乐府诗集》中的《长歌行》一诗。诗歌劝世人珍惜青春年华,及时努力,奋发图强,是广为传诵的千古名诗,差不多人人皆能背诵。
  • “狴犴”:监狱的别称
  • 《清风苑·法律文摘》2009年第18期转载有《汉代永巷:中国最早的女犯专门监狱》一文,介绍了我国监狱的起源、发展方面的知识。其中说道:“春秋战同时代将监狱称之为‘狴犴’。‘狴’‘犴’是两种传说中的兽名,因在牢门上常画它们的形状,
  • 释“有年”
  • 笔者多年以来养成了一个习惯:不论工作多么繁忙,身心如何疲惫,临睡之前,总是要随手翻开《现代汉语词典》。翻到哪儿读到哪儿,每天读一两页,长了不少知识。一天,翻到1653页(第5版),“有年”一词映入眼帘,释义为:“〈书〉动已经有许多年。”
  • 应是“羁縻”
  • 2010年《文史参考》第2期上刊有《大道有岸佛法无边——佛祖诞生地兰毗尼》一文,讲的是佛祖当年的修行故事,其中有句话这样说道:“净饭王发觉了王子释迦牟尼的心思后,曾经想过各种办法阻止他,特别是想从生活的享受上羁糜他”。引文中的“羁糜”显然应写为“羁縻”。
  • 人名误,地名亦误
  • 2010年1月19日,《中国教育报》第8版刊有一篇题为“当学生在校长室外‘骚扰式’敲门”的文章,文中提到了我国历史上的一则著名掌故,这样说道: 东晋王子猷(王微之)大雪之夜驾舟前往阴山拜访好友戴逵,天明才到戴家门前,却告诉仆人掉转船头回家。仆人不解,问为什么。王子猷说:乘兴而来,兴尽而返。见不见戴逵有何妨?
  • 破璃对
  • 有种“对联”,称为“玻璃对”,即“即时贴”刻字粘贴成对联。因为玻璃是透明的,两面都能看到,所以“玻璃对”的用字必须结构皆左右对称,这样才能有正看反看一个样的效果。
  • “携老”干吗
  • 2009年8月28日,“中国上海现代婚礼消费产业博览会”在上海展览中心隆重开幕。在开幕式上,即将举办婚礼的一对新人收到了一份特制的礼物——用有“喜鹊登梅”剪纸相配的婚纱小照做成的“百年和合,邮传万里”的个性化邮票。这版邮票设计独特,制作精良,堪称上佳贺礼。
  • “心劳力拙”?
  • 《文史知识》2009年第3期,刊有《大观园里的齐天大圣孙悟空》一文,其中把王熙凤与孙悟空等量齐观地解读,颇有创意,可是在文字上却出现了一些小差错,颇为遗憾。
  • “帋”不是“币”
  • 《黄州寒食帖》是苏轼一篇著名诗稿,堪称诗书“双璧”。诗被称为“似太白,犹恐太白有未到处”,书也被誉为仅次于王羲之《兰亭序》、颜真卿《祭侄文稿》的“天下第三行书”。《汉字书法之美》(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一书中将《黄州寒食帖》作为“宋人美学最好的范例”,
  • 什么叫做“捉刀”
  • 2009年11月29日,《钱江晚报》A版有一则文章标题是:“《城市论》市委书记捉刀亲著‘杭州书”’。文章较为详细地介绍了《城市论——以杭州为例》一书,比较特别的是,这部书的作者是杭州市委书记王国平。但笔者想说的是,这个标题值得商榷。
  • “干隆”何人
  • 《侨报》上曾刊有一篇文章:《干隆生母享尽孝子福》。文章篇幅很大,几乎占了一个版面,想必“干隆”大有来头。可笔者总想不起此“干隆”为何许人。稍稍浏览,方知乃“乾隆”之误也!
  • 误用“乡愿”
  • 2010年1月10日,《新闻晨报》刊有《魏芸玲:回上海是父母的乡愿,也是我的责任》一文。文中说,魏芸玲的童年是在贵州小城遵义度过的,长大后才知遵义不是她的故乡,她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父亲母亲都是上海人,魏芸玲选择回上海,很大程度上,那既是父母的心愿,也是她的责任。看来,“乡愿”被文中理解成回故乡的心愿了。这无疑是误用。
  • 建国前就有“下中农”一词
  • 《咬文嚼字》2007年第8期刊登有《“贫下中农”何时出现》一文,文中认为“下中农”一词第一次出现,是在毛主席于1955年7月31日发表的《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一文中。其实这个词早在建国前就有了。
  • “岳庙”并非都是“岳王庙”
  • 《咬文嚼字》2009年第9期刊有《调戏事件发生在“岳庙”吗》一文。文中指出:上海电视大学鲍鹏山教授在央视《百家讲坛》讲解的《新说〈水浒〉》中“有一个细节值得商榷”,那就是鲍教授“讲到高俅的义子高衙内调戏林冲之妻一节时,
  • “试问”与“是问”
  • 电视连续剧《决战》第4集中,总巡捕关云鹏斥责巡捕夏礼杰说:“如果有什么闪失,抓不到安可,我拿你shi问!”“shi问”荧屏字幕上显示的是“试问”,这显然是“是问”之误。
  • 应是“云母屏风”
  • 2009年1月18日,央视10套《百家讲坛》播出《白居易(二)爱情的悲剧》,其中主讲人莫砺锋教授提到了李商隐的《龙池》一诗:“龙池赐酒敞云屏,羯鼓声高众乐停。夜半宴归宫漏永,薛王沉醉寿王醒。”莫教授将第一句中的“云屏”解释为“云幕屏风”(见字幕)。
  • 钱文忠误解“揖逊”
  • 尧舜的故事人所共知。蒙童读物《三字经》中有文字提及两位圣人,说二位“相揖逊,称盛世”。钱文忠教授在央视《百家讲坛》中讲述《三字经》时说:“相揖逊”就是互相作揖谦让,二人彬彬有礼。钱教授的这种说法值得商榷。
  • 请勿以“蹬”代“镫”
  • 2009年6月25日晚,央视11套播出京剧《杨家将》,字幕中以“蹬”代“镫”的错误很突出。如“辞别爹爹足踏蹬”,“辞别了夫人足踏蹬”,“臣大胆辞别千岁忙踏金蹬”,“寇准跨金蹬”,“来在衙前下金蹬”,等等,都如此。
  • 误读“澶渊”
  • 2009年7月15日,央视10套《百家讲坛》播出《两宋风云(三)宦官掌兵》。其中有一段画外音:“契丹建立的辽国,位于今天北京、河北、山西一带。辽宋两国曾多年争战,最后以tan渊之盟达成和解”.“tan渊”字幕上打出的是“檀渊”。
  • “割股疗亲”:割的是“屁股”吗
  • 《特别文摘》2009年第12期刊有《孝事成迷信》一文,其中说到了古代的“割股疗亲”,遗憾的是,文章如此阐述这一掌故:“父亲或者母亲生了重病,在求医问药不灵,或者根本没有怎么求医问药之际,孝子就割下自己身上的一块肉给父亲或母亲做来吃,
  • 王安石米芾何曾享受杭州的繁荣
  • 2009年8月28日,《杂文报》刊有《1234年,杭州衣食住行的几个细节》一文,文中说到“关于澡堂的细节”时,举了两个例子:“大宰相王安石的轶事却和杭州这么多的澡堂不相协调。王是出了名的不讲修饰,蓬头垢面……好在他的两个朋友还真够意思,
  • “吕洞宾馆”与“姜子牙医”
  • 台湾一家报纸曾登出这样一副趣联:吕洞宾馆 姜子牙医 吕洞是台湾的一个地名,“吕洞宾馆”实则是吕洞这个地方的一家宾馆;
  • 应是“中国民主同盟”
  • 2009年12月26日,《中国文化报》第4版刊有《“袖珍小生”走了》一文,说的是我国老牌电影艺术表演家顾也鲁先生的事迹,但其中说顾先生为“中国民主同盟会成员”,这明显有误。其实他是“中国民主同盟成员”。
  • 宋并未灭唐
  • 《不知道会被人笑话的700个熟语典故》(武汉出版社出版)一书里,在“吃香”一词的解释中有这样一句话:“宋灭唐后,继承了唐代的制度,在宫廷内设有三班之职,分别为东西头供奉、左右班殿直及左右侍禁。”(第3页)
  • 与腊八无关
  • 2010年1月19日,《沈阳晚报》D8版所刊《腊八那一天》里有这样一段话: 和腊八有关的诗词.最著名的就是陆游的《游山西村》了—— 莫笑农家腊酒浑, 丰年留客足鸡豚。 山重水复疑无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
  • “村支书”与“党委书记”
  • 2009年11月11日,新华网刊发一篇新华时评:《村支书逝世何以惊动总书记》,讲述安徽凤阳县小岗村领头人沈浩同志的先进事迹。文章标题称沈浩是村支书,但文中说沈浩同志是小岗村党委书记,“村支书”与“党委书记”两种称呼的转换竟是如此地随意,这显然不妥。
  • 鲁国是秦国灭掉的吗
  • 近日偶读《山东社会科学》某期所刊《实用主义与理想主义——略论齐鲁文化的本质之别》一文,文章说:“虽然鲁国在秦始皇的铁蹄下也最终不保,但文化却由洙泗源流,邹鲁乡邦之学,
  • 章士钊巧撰挽联
  • 一九四六年,军统特务头子戴笠坠机死亡,蒋介石十分痛惜,命令陈立夫一定要弄几副名人的挽联。恰好有一次名流聚会,陈立夫便向大家提出撰挽联的事。
  • “末伏”有几天
  • 2009年11月8日,《新民晚报》“夜光杯·国学论谭”刊载《“岁时伏腊”考释》一文,文章中写道:“今年闰五月,夏天热的时间长,末伏从十天延长为二十天,也可以说是闰末伏了。”实际上,末伏只有十天,有的年份为二十天的是中伏。
  • 科学无捷径
  • 古埃及有许多“方锥形”的建筑物,因其形状如汉字“金”字,故人称“金字塔”。它其实是埃及法老、即国王的陵寝。其中胡夫金字塔最为著名,至今仍耸立于开罗近郊。
  • [卷首幽默]
    吓人的酒店名(叶稚 叶珺[画])
    [语林漫步]
    从“董卿误读”想到的(秦辉)
    “白宫”PK“白屋”(盛祖杰)
    [众矢之的]
    点击文坛十二家(四)——主要不是“自然灾害”(郭颂清)
    好丈夫不会“深负众望”(谢鱼丽)
    弄错了上游与下游(李荣先 韩平利)
    杜甫说过“蜀道难”?(陶画雪)
    “达坂”与“大阪”(唐守)
    [校园丛谈]
    “鸡肋”当真“无味”吗(刘明辉)
    “赤道为0℃”吗(王丹)
    “垆”不是“瓮”(刘金生)
    [词语春秋]
    “三寸之舌”缘何“不烂”(刘影)
    “拜倒在石榴裙下”从何而来(王淼)
    “蜗居”:新都市人关注的热点(向五爱)

    《错乱的宣传语》解疑
    陈忠实、毕淑敏笑谈“点击”
    锅铬:你吃吗(徐新民)
    “歌後”?“歌后”!(刘建中)
    [一针见血]
    朱军“认字认半边”(王又芳)
    检察院没有院长(吴导民)
    “开手”不该为“开首”(王在恩)
    尚未宣判,怎知必死?(屠岸)
    误用“孑遗”(李景祥)
    “时事造英雄”?(李延春)
    应是“僭越”(姜登榜)
    误说世博会(王延学)
    是“卑膝”还是“婢膝”?(阎德喜)
    何来“诋报”(谷士锴)
    “风声”不配“鹤泪”(余培英)
    骇人的“骸文书”(郑伯承)
    “罪衍”:无“心”之错(杨昌俊)
    抑郁症岂能“积毁销骨”(钟正岚)
    应是“蘧归道山"(李大新)
    [微型讲坛]
    有趣的词义变异(冯德山)
    潍坊何以称鸢都(吴铭)
    “葵”为何物(李钧)
    “狴犴”:监狱的别称(杨昌俊)
    [文章病院]
    释“有年”(温宝龙 牛致远)
    应是“羁縻”(杨昌俊)
    人名误,地名亦误(张金圈)
    破璃对(张培枫)
    “携老”干吗(赵正言)
    “心劳力拙”?(扫叶)
    “帋”不是“币”(马鸿斌)
    [借题发挥]
    什么叫做“捉刀”(杨本科)
    “干隆”何人(徐志斌)
    误用“乡愿”(何立洲)
    [碰碰车]
    建国前就有“下中农”一词(吴效龙)
    “岳庙”并非都是“岳王庙”(吴全鑫)
    [追踪荧屏]
    “试问”与“是问”(钱逢宜)
    应是“云母屏风”(林瑊)
    钱文忠误解“揖逊”(简超)
    请勿以“蹬”代“镫”(忻达理)
    误读“澶渊”(沈阳仁)
    [百科指谬]
    “割股疗亲”:割的是“屁股”吗(陈迪中)
    王安石米芾何曾享受杭州的繁荣(宋传恂)
    “吕洞宾馆”与“姜子牙医”(石中才)
    应是“中国民主同盟”(李大新)
    宋并未灭唐(一言)
    与腊八无关(沈华山)
    “村支书”与“党委书记”(雷冰)
    鲁国是秦国灭掉的吗(刘全志)
    章士钊巧撰挽联(西河)
    “末伏”有几天(何立洲)
    [向你挑战]
    科学无捷径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