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军嫂与歹徒:谁怕谁
  • 某电视台播发了一则新闻:一伙人到一军嫂开的小饭店里喝酒。酒至半酣,一人见军嫂颇有姿色,便对军嫂动手动脚。面对歹徒的恶行,军嫂毫不畏惧,拼命反抗,歹徒悻悻然离去。遗憾的是,新闻标题拟成了“英勇军嫂,歹徒不怕”,仿佛说即使“军嫂英勇,歹徒也不怕”,意思全拧了。
  • 瞧,“潜伏”的别字
  • 出版物中的文字差错,首屈一指的是别字。根据别字识别的难易程度,可分为三个等级:显性别字、隐性别字、潜性别字。
  • 一个标点引发的“冤案”
  • 多年没见到王英琦了。有次打开电视,竟发现她在打拳。那一招—式,如疾风迅雷,一看便知道是正宗的中国功夫。原来她已成了武林高手。怪不得读她的作品,总觉得字里行间,荡漾着一股侠气。在我的心目中,这位体态娇小的弱女子,从来就是—位奇女子。
  • 点击文坛十二家(六)——铁观音是红茶吗
  • 方方女士的代表作《乌泥湖年谱》带有强烈的“自叙传”色彩。我喜欢这部充满了历史真实的作品,但其中有一个细节却弄错了。在20页上,有这样的话:
  • 福建何来“五夷山”
  • 在《方方影记》(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123页。方方女士提到了1990年在福建召开的一次笔会。她说:“这次笔会由福州一直到五夷山。再由五夷山转至厦门。自然也是游山逛水,不亦乐乎。”
  • “艾芜流浪”距今多少年
  • 方方女士曾写过2001年10月间的云南旅游日记——《到云南走走呵》(《风景深处》,学林出版社2009年版),其中提到了江苴。她说:“江苴这地方最先让人想起的就是艾芜的书。一本《南行记》曾经让多少我这样的人看得如痴如醉。”
  • 水塔“一望无际”?
  • 方方女士的散文《江北的桅杆》写的是汉口的一座建于1908年的水塔。文中写道,在1909年竣工时,“在平展无坡的汉口,在简陋低矮的民房之间,高耸的水塔就像一个巨无霸,高出云表,一望无际,在长江的北岸傲然雄视着一切”(《风景深处》,学林出版社2009年版122页)。
  • 锦缎上的小疙瘩
  • 方方的文字,流畅而生动,有一种光滑整洁的美感。然而,极个别时候,她的文字会缠成一点小疙瘩。比如,散文《看病》中说,人们一见到医生,“就容易想起电影画面里的‘白衣天使’微笑的形象”,
  • 注音
  • 初学英语,有人习惯用汉字注音。English一词,乙注的是“阴沟里洗”,乙注的是“应给利息”,丙注的是“因果联系”,丁注的是“硬改历史”。
  • “叱咤人物”不足道
  • 2010年2月17日,《党史信息报》B8版刊有《选定教育为终身职业的叱咤人物》一文。文中说:方豪曾是叱咤风云的人物,五四运动中他与其他学生领袖一起站在游行队伍的前列,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说,
  • 岂可随便“处立决”
  • 2004年5月19日《西安晚报》头版刊有《对破坏投资环境的人和事处立决》一文。看此标题笔者曾顿生疑惑:破坏投资环境确实是令人不齿的行为,如触犯法律应依法惩治,但也不至于都“处立决”呀!
  • 吓人的“房事”
  • 某报有“房产周刊”,其中一个板块名为“房事QQ”。初一看真是吓人一跳,以为聊的就是男女之间的那事。仔细一看下面的内容,才知道谈的是房产走势。“房事”原来是房产之事的简称。笔者以为,这样简称不妥,
  • 传销首领并未“枭首”
  • “从自强不息的下岗女工到传销枭首”,这是2009年6月4日《都市陕报》一条新闻报道的标题。乍看,笔者还以为一位原来的下岗女工因传销而被“砍头”,这不免令人生出恐怖之感。待看过报道后,才知说的是一个被称为“蝴蝶夫人”的原下岗女工,
  • 不是鲨鱼骨架
  • 2010年4月1日,《文学报》第4版刊有《理查德·耶茨:心是孤独的猎手》一文,文中有一句话说:“就像海明威《老人与海》中载着鲨鱼骨架回到海岸的圣地亚哥……”根据《老人与海》原著,“鲨鱼骨架”应为“马林鱼骨架”。
  • “厚爱”是敬词
  • 《市长手记》(河南文艺出版社)第86页有这样一句话:“对这首诗,我很厚爱。”《现代汉语词典》对“厚爱”一词的解释是:“称对方对自己深切的喜爱或爱护:承蒙厚爱。”
  • “拂煦”与“清凉”
  • 2010年《老人世界》第3期刊有一篇题为“刻在春蕾牌收音机里的岁月留声”的文章,其中有一句话说:“于是,在一个微风拂煦,月挂枝头的清凉之夜,父亲召集全家人‘聚室而谋’,欲卖掉圈里的肥猪买一台收音机。”
  • “灯火”不能“蹒跚”
  • 2010年1月26日,《时代商报》A03版刊有《“世纪巨蛋”异变烂尾“臭蛋”的省思》一文,是对江苏省镇江市将要拆除“世纪巨蛋”而发表的评论。文中说:“‘世纪巨蛋’的辉煌灯火没能灿烂多久,就在2000年变成了灯火蹒跚乃至悄然泯灭。”
  • 错用“雀屏中选”
  • 2010年4月7日,《燕赵老年报》第2版载有《天下第一关》一文,文中说到这样一则故事:山海关城楼“天下第一关”的“一”字脱落了,请人补写,但必须符合“一”字原有神貌。皇帝下诏:
  • 指羊为鹿
  • 《可汗的子孙们》(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中说到一段历史掌故:“灭吴之后,晋武帝一下子暴露出其骄奢淫逸的真面目……每天晚上,他都不知该上何处。便乘坐轻便的鹿车,随鹿行走,鹿车停在哪儿,他就在哪儿宴寝。”事实上晋武帝乘坐的并不是“鹿车”,而是“羊车”。
  • 应是“年高德劭”
  • 2010年《雨花》第4(A)期上有篇散文《小巷深处的白石弟子》,说的是丹青巨匠齐白石的弟子李立的事。其中有这么一段话:“我们都尊称他为‘立翁’。他不但年高德勋,誉声远播,而且平易近人,奖掖后学。”其中“年高德勋”显然应写为“年高德劭”。
  • “卷轶浩繁”?
  • 今年1月28日晚,中央电视台第10套《探索·发现》节目谈论敦煌经卷时说:“敦煌经卷卷yi浩繁,内容丰富。”“卷yi”,字幕打出的是“卷轶”,其实应是“卷帙(zhi)”。
  • “初出茅庐不怕虎”?
  • 2009年9月28日,《成都商报》第27版刊登了《唐国强:七十岁,我还想再演毛主席》一文,文中有这么一句话:“谈起初次饰演毛泽东,唐国强用初出茅庐不怕虎来形容。”
  • “嘉靖”与“嘉庆”
  • 2009年12月16日,《新民晚报》B6版刊有《海瑞之苛》一文。文中讲到海瑞骂“嘉庆”皇帝的故事。其实被海瑞骂的皇帝是“嘉靖”而不是“嘉庆”。明正德帝无子,死后内阁大学士杨廷和等议定,
  • “荣赝’砬是“荣膺”
  • 今年3月25日,《山西商报》刊登了一篇短消息:“民生银行桃南支行荣赝‘山西省三八红旗集体’荣誉称号”。其中“荣赝”的“赝”写作“膺”才对。
  • “恹恹一息”?
  • 《闲读中西》(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一书中收有《文人黄侃》一文,其中有这样一句话:“50岁刚到的他躺在病床上恹恹一息。”这里的“恹恹”无疑是“奄奄”之误。
  • 中国没有“民革党员”
  • 2009年4月7日,《杭州日报》第7版刊有《反映领导想知道、应该知道、必须知道的》一文,其中有这样一句话:“作为市政协委员、民革党员,我有幸参加了几次市政府会议……”笔者想说的是,我国并没有“民革党员”。
  • “雷锋的故事”没讲早
  • 某刊曾登有《丁玲在北大荒的日子》,其中说:“1959年的一天……丁玲……讲起了雷锋的童年。”《咬文嚼字》今年第1期刊登《“雷锋的故事”讲早了》一文,认为丁玲在1959年就向别人讲雷锋的童年是不可能的,
  • 秀才正是“陌生人”
  • 2010年第1期《咬文嚼字》刊有《秀才不是“陌生人”》一文,指出湖南花鼓戏传统剧目《张先生讨学钱》中的唱词“我堂堂秀才落了第,如今是个陌生人”有误,认为秀才落第怎么成了“陌生人”呢?难道大家忽然都不认得他了?
  • 灯谜和谜语的区别
  • 电视里经常播出猜谜活动,总听到主持人说:“下面,我请大家猜一个灯谜。”但他说出来的,却不是灯谜;有时,连谜语也不是,只是一道“脑筋急转弯”题目。
  • 从“寶”到“宝”的造字秘密
  • “宝”,由两个部件构成:“宀”和“玉”。其繁体字“寶”则由“宀”“王(玉)”“缶”“貝”四个部件构成。为何在从“寶”到“宝”的简化过程中却偏偏少了“缶”与“貝”,而保留了“宀”和“玉”呢?下面我们就该问题一探究竟。
  • 舒芜先生没写错
  • 2010年《读书》杂志第3期刊有《一封信,一面》。文章作者说:他曾给舒芜先生的大作《碧空楼书简》写过书评,叫《碧空楼的情思》。为此,舒芜先生给他写了一封不长的信,信的开头是:“拜读大作《碧空楼的情思》,
  • “绯闻”是中性词吗
  • “绯闻”是中性词还是贬义词?我长久以来认为是贬义词。过去叫“桃色新闻”。现在与之相关的说法叫“婚外恋”,也有叫“第三者插足”的。
  • 一个“觚”字绊倒多少明星
  • 李叔同配词的歌曲《送别》,脍炙人口,上一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被尘封,80年代作为电影《城南旧事》的插曲一传播,又风靡一时。歌词不长,爰录于后:
  • “洗犬”和“江鲤”——《汉语大词典》商榷两则
  • 《汉语大词典》是目前规模最大的汉语工具书,由1000多名专家学者历时10余年编纂而成,广泛收列古今汉语中的词语、熟语、典故以及常见百科词等,集古今汉语词汇之大成。遗憾的是,其中也有些许差错,笔者试举两例。
  • 应是“金戈铁马”
  • 2010年1月22日,《凤凰资讯报》B8版上刊出《历史上曾有一处真实的“桃花源”》一文,文章说:“五胡十六国”时期,在甘肃、四川、陕西三省的交界处有一个叫仇池国的地方,此地地处边缘,远离了战火洗礼,
  • “钓鱼”种种
  • 谁都知道“钓鱼”是怎么一回事。用钓具(包括钓竿、钓线、钓钩等)和钓饵捕鱼就叫“钓鱼”。“钓鱼”是一种健康的休闲方式,是格调高雅、有益身心的文体活动。古今中外,无数钓鱼爱好者都陶醉于这项活动,钓鱼过程中,充满了智慧、活力和情趣。
  • “不差钱”的语用特征
  • 年年有春晚,年年的春晚总会有几个词语成为当年的流行词语,比如“忽悠”“为什么呢”“常回家看看”等。2009年春晚后迅速流行的,当首推“不差钱”。“不差钱”是赵本山等演出的小品《不差钱》的剧名。
  • “屡断大事不糊涂”?
  • 电视连续剧《东方红1949》第16集中,随着滚动字幕,出现毛泽东与当时的北平市长叶剑英的这样一段对话:
  • 应是“实至名归”
  • 2010年4月14日下午,央视《百家讲坛》播出《长恨歌之玄宗出世》,其中说:公元712年李隆基虽然名分上当上了皇帝,但是太上皇李旦大权独揽,他不想像当太子时期那样隐忍,因为他是皇帝。
  • “武则天”叫早了
  • 电视剧《神探狄仁杰前传》第39集里,武承嗣得知太监总管胡喜乐将武则天写的字拿到市上去卖以营利,便去向胡喜乐查问,胡开始矢口否认,但见抵赖不过,只得承认并求武承嗣替自己遮掩。
  • “种树”与“吃果”
  • 小说《天下无贼》的作者赵本夫,应南京大学之邀作了一场讲座。现场有人向他提问:“你是沾了电影《天下无贼》的光才开始被人关注的,你觉得悲哀吗?”
  • 蒋介石字“中正”吗
  • 电视连续剧《民主之澜》是部不错的影视作品,它以中国民主同盟主席张澜先生的革命人生为题材,真实生动地描述了他狂澜迭起、近乎传奇的人生经历。遗憾的是,片中也出现了一些语文差错,试举两例。
  • “沐”不是洗澡
  • 央视10套《百家讲坛》栏目2010年1月24日播出《唐宋八大家之韩愈(一)考试进行时》。其中提到周公“一沐三握发”的典故时,康震老师这样解说:周公正在洗澡,听说人才来了,赶紧把头发拧干去接待客人。有时洗一次澡三次拧头发。周公为求贤“一沐三握发”那“沐”是洗澡吗?
  • 诗人的“字师”
  • 一九五四年,诗人高平写了一首献给藏族阿妈的诗,其中有一句:“我们替你种下的青稞要在你的门前发芽”,当时的西南军区文化部部长陈斐琴看后建议他把“替”字改成“帮”字。
  • 乱用的“坐怀不乱”
  • 今年4月6日,陕西电视台《都市碎戏》栏目曾播出方言剧《敲诈到底》。该剧讲述一名男子目睹一公司经理开车撞人后逃逸,然后去敲诈撞人的经理,于是两人陷入敲诈与反敲诈的怪圈之中。剧中,这名公司经理有这样一句台词:“只要咱坐怀不乱,守住这个心理防线,咱总能找到办法,反败为胜的。”
  • 谈“华”字的读者
  • 在现代汉语中,“华”是个常用字。人们看到“中华”“豪华”“才华”“华侨”“华丽”“华灯”“华夏子孙”“荣华富贵”“华而不实”等词语中的“华”字,一般都能准确地念出它的读音hua。
  • 我已经找到心上人了
  • 马克思和燕妮相恋已久,但谁也没有先说出那令人心颤的三个字。一天黄昏,马克思与燕妮来到摩泽尔河畔,坐在草坪上谈心。
  • “大”字原本不读da
  • 现代汉语中“大小”的“大”读da,但双音词“大王”的“大”却有两个读音:用于称古代国君或诸侯王时读da,用于称戏曲中的强盗头目时则读dai。
  • 距离
  • 大师询问他的弟子:“为什么在愤怒的时候,我们会相互大喊大叫?” 一名弟子说:“因为我们失去于镇定,所以彼此大喊大叫。”
  • “总理衙门”相当于国务院?
  • 《新民晚报》今年4月4日刊有《看张元济怎样填“干部履历表”》一文,其中谈到现代著名出版家、商务印书馆创始人张元济先生曾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章京一事,然后这样解释道:“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相当于今天的国务院。”此言差矣。
  • 华国锋没有担任过国家主席
  • 2010年1月25日,《中国经营报》A12版刊登有《袁庚:“4分钱”惊动中南海》一文,其中有这么一段:“10月9日,一份《关于充分利用香港招商局问题的请示》报告被送到中央领导人面前。当时仍在任的国家主席华国锋作了……指示。国家副主席李先念根据华的指示在报告上作出阅批。”这里明显将华国锋和李先念当时的职务弄错了。
  • “网师园”中无狮子
  • 网师园是苏州名园,经常见到有人将其错成“网狮园”。如2010年4月2日《新民晚报》刊有《说苏州》一文,其中写道:
  • 韩信何曾“认漂为母”?
  • 2009年8月5日,《今晚报》副刊上发表了从维熙先生的一篇散文:《在漂母碑前——行走中国》。文中写道:“我第一次看到一座十八米高的大墓,里边埋葬的不是帝王将相,而是一名当地的汉代村妇。由于她常在码头旁边的河水里漂洗衣物,便有了漂母之名。
  • 德国何来“契柯夫”
  • 2009年12月3日,《光明日报》第6版有篇时评《文学翻译不宜“专业化”》,其中云:“一部作品,自有其独立的魂。这正如读法国文学我们就要看傅雷的译本;读德国作家契柯夫的小说,那些灵透的短句式只属于翻译家汝龙先生。”
  • 首战选强敌
  • 粟裕是最会打仗的共产党将领之一,其高超的指挥技巧,为不少国民党的高级将领所折服。只要是与粟裕交战,不管再能打的国民党将领,最后没有不服输的。
  • 胆大包天“卖男孩”?
  • 一家火柴专卖店大门两边贴了类似对联的东西。左边的“卖火柴的小女孩”,一般人还能理解;右边的“卖男孩的小火柴”,不知葫芦里卖什么药!男孩怎能卖?谁卖男孩?猜猜看,答案本期找。
  • 喜盈门
  • 2009年,为了纪念新中国成立60周年,回顾总结60年来我国期刊业的发展历程,激励和弘扬期刊社和期刊人的创业精神和奉献精神,中国期刊界举办了“新中国60年有影响力的期刊和期刊人”评选活动。在第四届中国期刊创新年会上,这次评选活动结果揭晓。
  • 不“咬”不成相识——池莉、迟子建支持“点击”活动
  • 本刊《众矢之的》栏“点击文坛十二家”活动,今年4月“点击”的是池莉,5月“点击”的是迟子建。
  • “簌”和“洗”何干
  • 这张照片是在安徽省一著名风景区拍摄的,“簌”字写作“漱”才对。“漱”的意思是“含水冲洗(口腔)”,如“漱口”。“簌”读su,常用在拟声词“簌簌”一词中,形容风吹叶子等的声音,也可形容眼泪等纷纷落下的样子。“簌”和“洗”何干!
  • “元宵”误成“元霄”
  • 今年元宵节,我应邀参加一个文艺晚会。遗憾的是,主席台墙上把“元宵”误成了“元霄”。“宵”本指“夜晚”,如“通宵达旦”。元宵节原本称“上元节”,由于这个节日最引人注目的活动“观花灯”是在晚上进行的,故后称“元宵”。霄,本指米雪、雪珠,后引申指云、天空。“元霄”是说不通的。
  • 军嫂与歹徒:谁怕谁(邵凤森 叶珺[画])
    瞧,“潜伏”的别字(祁戎)
    一个标点引发的“冤案”(郑波)
    点击文坛十二家(六)——铁观音是红茶吗(王如富)
    福建何来“五夷山”(冯言华)
    “艾芜流浪”距今多少年(王敏强)
    水塔“一望无际”?(潘恩仁)
    锦缎上的小疙瘩(林生勇)
    注音(郑纹)
    “叱咤人物”不足道(高良槐)
    岂可随便“处立决”(程三人)
    吓人的“房事”(刘守林)
    传销首领并未“枭首”(胡文炜)
    不是鲨鱼骨架(郑中)
    “厚爱”是敬词(杨宏著)
    “拂煦”与“清凉”(解志维)
    “灯火”不能“蹒跚”(沈华山)
    错用“雀屏中选”(解志维)
    指羊为鹿(常强)
    应是“年高德劭”(杨昌俊)
    “卷轶浩繁”?(林廉)
    “初出茅庐不怕虎”?(朱世宽)
    “嘉靖”与“嘉庆”(沈寿仁)
    “荣赝’砬是“荣膺”(王震华)
    “恹恹一息”?(刘从军)
    中国没有“民革党员”(毛纬武)
    “雷锋的故事”没讲早(杨耀学)
    秀才正是“陌生人”(袁玉柱)
    灯谜和谜语的区别(曹久文)
    从“寶”到“宝”的造字秘密(常志伟)
    舒芜先生没写错(陈明学)
    “绯闻”是中性词吗(屠岸)
    一个“觚”字绊倒多少明星(丁贻谋)
    “洗犬”和“江鲤”——《汉语大词典》商榷两则(吴连生)
    应是“金戈铁马”(吴导民)
    “钓鱼”种种(贡釜)
    “不差钱”的语用特征(何令祖)
    “屡断大事不糊涂”?(罗中锦)
    应是“实至名归”(金火生)
    “武则天”叫早了(谷士锴)
    “种树”与“吃果”(王培焰)
    蒋介石字“中正”吗(村友)
    “沐”不是洗澡(李景祥)
    诗人的“字师”(周德懋)
    乱用的“坐怀不乱”(龚哲勇)
    谈“华”字的读者(郑茵)
    我已经找到心上人了(王东强)
    “大”字原本不读da(金文明)
    距离(胡南)
    “总理衙门”相当于国务院?(胡勇)
    华国锋没有担任过国家主席(陈建华)
    “网师园”中无狮子(徐世华)
    韩信何曾“认漂为母”?(沈阳仁)
    德国何来“契柯夫”(李大新)
    首战选强敌
    胆大包天“卖男孩”?(刘效伟)
    喜盈门
    不“咬”不成相识——池莉、迟子建支持“点击”活动
    “簌”和“洗”何干(马家轩)
    “元宵”误成“元霄”(赵太生)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