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短信疑云
  • 小张发短信,向来不注意用字规范,同音替代是常有的事。一天,他给妈妈发一条短信,本来想说“我已到家乐福,在门口等你”,但他发出的是“我已到家了伏在门口等你”。妈妈百思不得其解:“这孩子伏在门口想干吗?”
  • 2010年十大语文差错
  • 一、世博报道中经常写错的成语是:美轮美奂。2010年上海世博会成功举办,园区中各国展馆千姿百态,“美轮美奂”便成了媒体描写这些展馆的常用词语,但常常错写成“美仑美奂”或“美伦美奂”。
  • 由颂词到谀词到笑料
  • 颂词,在我原来的印象中应该是些美好的形容词,比如“光荣”“伟大”“英明”“神圣”之类。近来忽然悟到,其实真正频繁使用的颂词,未必是那类华丽的形容词,倒是一些极其普通的副词、动词,甚至名词性短语也不经意间变身,担当了颂之重任,比如“亲自”“重视”“第一时间”之类。
  • “头脑”趣说
  • 头脑,倘若撇开口语所指的“首领”这个义项,那是人人都有,无论作“脑筋(思维能力)”或“头绪”解释,任何人尽皆具备。我们不难读到“有头有脑”,是说其人其事有头脑;别处还可见没头脑者,任溶溶的童话人物中就有一个被称作“没头脑”。
  • 谁家周刊最给力(一)电子产品哪有“绯闻”
  • 周刊是期刊界的一支生力军,一向深受读者的喜爱,《咬文嚼字》读者也从中受益良多。为了有所回报,我们拟根据读者的提议,在2011年针对全国知名周刊,开展一次“咬文嚼字”活动。计划每月“咬嚼”一家周刊。按“咬嚼”顺序,它们分别是《第一财经周刊》(2010年9月第1期)、《凤凰周刊》(2010年10月第1期)、《环球人物》(2010年11月第1期)、《嘹望》(2010年12月第1期)、《嘹望东方周刊》(2011年1月第1期)、《南都周刊》(2011年2月第1期)、《南方人物周刊》(2011年3月第1期)、《南风窗》(2011年4月第1期)、《三联生活周刊》(2011年5月第1期)、《新民周刊》(2011年6月第1期)、《新周刊》(2011年7月第1期)和《中国新闻周刊》(2011年8月第1期)。在此,我们感谢十二家周刊的勇敢参与,也感谢广大读者朋友的积极支持。
  • “祭祀”与“祭奠”
  • 据《坠机之后》报道,黑龙江伊春空难事件发生后,得知噩耗的家属们陆续赶往现场善后。“邹权(遇难者之一郑秋贵的岳父)向工作组提出三点要求,取回遗物,去机场祭祀,尽快见到遗体”(第50页)。这里的“祭祀”应改为“祭奠”。二者虽然都是“祭”,但目的、方式都有差异,不宜混为一谈。
  • “家属赴机场吊唁”?
  • 《坠机之后》一文的最后一部分“离开”中,有这样的叙述:“下午两点,家属赴机场吊唁。数十台大巴和公交车缓缓驶入伊春机场,在场工作人员正装肃立。”(第51页)其中的“吊唁”,应改为“哀悼”。这两个词语适用的语境不同。
  • “享誉盛名”叠床架屋
  • 第75页的《杰尼亚百年庆典荣耀绽放上海滩》,是一篇介绍杰尼亚公司在上海举行百年庆典活动的报道。文中说上海的杰尼亚全球概念店,“由享誉盛名的建筑大师PeterMarino设计”。其中的“享誉盛名”搭配不当。
  • 对待工作岂可“信手拈来”
  • 第92页《无处不在的嫉妒心》一文说:“职场中有人能力突出或情商很高,工作信手拈来,又常受到客户或老板的赞美,这就可能导致同事的羡慕嫉妒。”句中的“信手拈来”用得很不恰当。
  • 轨道交通首班车“处女航”?
  • 2009年12月5日,上海轨道交通7号线通车试运营,当天的《新民晚报》对此作了报道,报道的标题是:“7号线处女航未遇大客流”。报道正文中也有“首班车开始处女航”的语句。题、文中的“处女航”一语,似不妥当。
  • “墙倒众人推”的情感倾向
  • 2010年8月30日《扬子晚报》A20版上,刊出《请辞全部职务,李一墙倒众人推》一稿。标题中的“李一墙倒众人推”十分刺眼,笔者以为表述不当。
  • 好成绩是“炮制”出来的吗
  • 2010年9月3日《信息日报》05版有则信息的标题是“新学期如何炮制好成绩”,其中“炮制好成绩”的说法令人费思量。
  • “饥饿难奈”应为“饥饿难耐”
  • 《新闻晨报》2010年10月21日A26版有一则社会新闻《饥饿难奈,他举起板砖砸向存款机》。标题里的“奈”字为误用,应改为“耐”。
  • 少了一个“的”
  • 2010年7月30日《解放日报》“经济新闻”版的头条消息,以“首架租赁进口客机飞抵浦东机场”为引题,以“上海综保区融资租赁‘零突破’”为主标题,报道了上海综保区的一项创新工作。
  • “李小龙暴猝”?
  • 在《成龙的侠骨柔情》(团结出版社,2006年9月第1版)一书中,有一个用错的词语。
  • “一箭之遥”未为近
  • 2010年9月12日《现代快报》A22版《邱淑贞的幸福死心眼》一文说:“最后她选择的男人也不错,生意越做越大,越来越有钱,人家夸她长了一副‘旺夫相’,人活到这个时候,离完美幸福只有一箭之遥,只要生个儿子(便完美无缺了)。”
  • 尺和寸哪个长
  • 《名人传记》2010年第8期发表的文章《季承:我不认识你们所说的季羡林》中写道:“季老虽然是众人景仰的学者,但也是尺长寸短的普通人,普通人身上的缺点他也免不了。”“尺长寸短”说倒了,正确的应为“尺短寸长”。
  • 并非“经纬可辨”
  • 2008年7月8日凤凰网的《凤凰论坛》栏目所载文章《法国现在才知中国游客多重要》,在对比了法国与美国对中国游客的不同态度后说:“第一批赴美游客就受到美国商务部长亲自接待,待遇和受尊重程度同法国相比,经纬可辨。”此处的“经纬”当为“泾渭”。
  • 普京怎么捕鲸?
  • 2010年8月27日《福州晚报》A37版登出一幅照片《普京捕鲸》,副标题为“手持强驽再展硬汉风采”。
  • “桔”与“枳”
  • 《文汇报》2005年7月21日有一篇文章《布什还在找台阶》。其中有句曰:“应了中国古话:淮南之桔,淮北为橘。”中国有这么一句古话吗?没有。正确的应是:“淮南之橘,淮北为枳。”
  • 没有“榨蚕丝被”
  • 2010年10月29日的《新民晚报》“读者之声”有一条报道(380元能买100%蚕丝被?》,标题下的“内容提要”说“业内人士介绍:相对较差的榨蚕丝被,两公斤成本也要五六百元”。
  • 马克思不可能哼过《国际歌》
  • 2010年10月2日《宜春日报》刊载《献给祖国的歌》一诗,其中写道:“我想起了/马克思的嘴里哼着,让旧世界瑟瑟发抖的/《国际歌》”。说马克思哼唱过《国际歌》,这是个误会。
  • “条分屡析”不成话
  • 2010年10月14日《人民日报》第15版载有《一杯咖啡打不倒中华文化》一文,其中有句话说“郑欣淼院长条分屡析,娓娓道来”。“条分屡析”说不通,其中的“屡”是“缕”之误。
  • “敕”只有皇帝才能用
  • 2010年版电视剧《三国》某集中,庞统投效刘备后,因容貌丑陋受冷落。谋士孙乾对刘备建议说:“主公可敕封他为未阳县令。”
  • 老于说过“厚德载物”吗
  • 《老人春秋》2010年第8期(上半月)刊有《由瀑布想到的》一文,文中说“老子曰:‘上善若水,厚德载物’,说明他在两千年前就看到了水的神圣”。这个说法有问题。“上善若水”是老子的话:而“厚德载物”不是老子的话,且与水无关。
  • “启用”与“起用”
  • 日本任命民间人士为驻华大使。央视《中文国际》频道2010年7月30日的《今日关注》栏目播报这条新闻时,打出的题目为“日驻华大使启用民间人士”。这个标题大有问题。
  • 胡适的“咬文嚼字”癖
  • 胡适晚年,翻书读文,谈笑闲聊,最喜欢“咬文嚼字”,说其成癖,当不为过。胡颂平《胡适之先生晚年谈话录》一书,记录甚多,几乎俯拾皆是。一代大学者认真学问,可见一斑。
  • 名人拆字论道
  • 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史,底蕴丰厚,博大精深。尤其是汉字,饱含着深刻的哲理,给人无限的启迪。徜徉其中,陶醉沉迷,流连忘返。
  • 最高层
  • 宋代的王安石,被誉为中国十一世纪的改革家。他在《登飞来峰》一诗中写道。
  • 关于林晓霖的误传
  • 《咬文嚼字》2010年11期有一篇文章《林立衡不是林家唯一健在的人》,该文作者指出,林彪的女儿除了林立衡,还有长女林晓霖,这是正确的。但是,作者在介绍林晓霖和母亲张梅历史的时候,有多处不准确的表述。
  • “首辅的令尊”何错之有
  • 《咬文嚼字》2010年第10期刊载了居十方先生的《错把母亲当父亲》一文,指出“令尊”“令堂”一般不拿来称呼第三方的父母亲,并批评《万历首辅张居正》里的“首辅的令尊”“首辅大人的令尊”一类的说法不妥当。这一批评值得商榷。
  • “司空”没有“见怪”
  • 《辽沈晚报》2010年9月9日刊出的《寻找陈忠实》,是该报记者与作家陈忠实先生的对话。在“赵树理是儿时的启蒙老师”这一小标题下,陈先生说道:“我在初中二年级的文学课本上学到了赵树理的《田寡妇看瓜》,很惊讶,这样的乡村中司空见怪的人和事能写小说,我也能写,便在作文课上写下我平生的第一篇小说《桃源风波》。”这里的“司空见怪”无法解释,应改为“司空见惯”。
  • 鳝鱼的孩子哪里来
  • 我在安徽省岳西县从事中等职业学校的语文教学。打开2010年6月版的《语文学习指导与能力训练》,在第21页看到一篇短文,题为“生命之爱”。文章一开头就说。
  • 并非“形单影只”
  • 《南方周末》2010年8月2日F30版刊登了一篇题为“在美国转飞机”的文章,作者叙述夜间在纽约候机大厅中乘客稀少时这样写道。
  • “闲”得无聊
  • 以痛斥“丑陋的中国人”著称的柏杨先生,文字辛辣,下笔全无顾忌,有时看似粗俗,却又别具情味。
  • 深秋何来“熏风”
  • 2010年10月27日《山西工人报》刊载的通讯《开拓道路的先行者》第一句话是这样写的:“深秋吕梁景中行,车驰大道沐熏风。”把“深秋”与“熏风”连在一起,错了。深秋何来“熏风”?
  • 张恨水讽贪
  • 一九四五年抗战时期,重庆国民政府贪污腐化,很失民心。财政部直属税署署长高秉坊贪污案被举发后,初审判死刑,轰动全城。
  • 谁建了醉翁亭
  • 2010年7月9日《中国纪检监察报》“清风文苑”版刊有赵春先生的散文《欧阳修的“醉翁”之缘》,文章第二段写道
  • 李白没有自暑“海上骑鲸客”
  • 1997年3月版《辞源》“骑鲸客”词条曰:“骑鲸背以游海上。喻仙家、豪客。唐李白自署曰‘海上骑鲸客’。”笔者查阅了多种版本《李太白集》,未发现李白在所写的诗词文赋表书中署名“海上骑鲸客”。
  • “讳莫高深”?
  • 《特别文摘》2010年第10期《断点》一文中有一句话:领导的表情讳莫高深.先是问她会议通知的结果.然后才用温柔的语气说:“你上午辛苦了……”
  • 黄策行善对
  • 相传广东郁南县名中医黄策行,自幼博览群书,能诗善对。十五岁那年一个月夜,他与老师谈诗论文。老师见皓月当空,触景生情,随即出了上联邀对,圆月照方窗,有规有矩。
  • “吹嘘”溯源
  • 日常口语中,我们对“吹嘘”一词的理解,接近于吹牛、吹捧。这与《现代汉语词典》等工具书中的释义基本上是一致的,即夸大地或无中生有地说自己或别人的优点。
  • 今天你织“围脖”了吗
  • 如果到现在。你还没在网上织过“围脖”,那你可真有点儿out了。
  • 志愿军用了“方口炮”吗
  • 《三十九军在朝鲜》(吴信泉将军著,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第三章《首战告捷》中讲道,1950年初冬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第一仗云山战役中,三十九军一一五师三四五团一营三连连长周仕明率领全连战士攻打诸仁桥的守敌时,“他带领一排从正面攻,副连长带领二排从左侧插过去,
  • 朱元璋对谁说“荆条除刺”
  • 《读者》2010年第1期《犹豫之美》一文有一个典故:朱元璋把所有的开国元勋统统杀净.孙子允蚊劝他要讲仁道.他把一根长满刺的藤条扔在地上。让孙子捡起来,孙子怕扎手.不敢捡。
  • 一只“桃”?两只“桃”!
  • 《文摘周报》2010年9月14日第10版《毛泽东为何反对搞掉戴笠墓》一文说:“春秋时有‘一桃杀三士’的传奇故事,而乾隆墓中随葬的‘九龙宝剑’更厉害,应该是‘一金杀四士’,凡是接触了这把宝剑的人,先后都是非正常死亡——孙殿英,被俘后死于解放军的大狱;
  • 丘处机不是“南宋人”
  • 《文史知识》2010年第11期刊载的《中国民间艺术奇葩——马街书会》一文,介绍我国北方三大书会之一的河南省宝丰县马街书会。在讲到书会程式中的“上香叩头,祭拜祖师”时,说“邱长春,南宋人,全真教七子之一,被说书艺人尊为开山祖师”。
  • 三十年前无“欧元”
  • 《微型小说选刊》2010年第17期刊登一篇名为“一个垃圾工的梦想”的小说。小说讲述30多年前德国麦森陶瓷厂因唯一技师突然离厂,垃圾工贝特格挺身而出化解技术难题的故事。
  • 南北对峙是“划江而治”吗
  • 在《枪杆子1949》(张正隆著,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版)154页中有段文字:“长江这条中国最大的河流,滋润着华夏的山野沃土,养育着炎黄子孙,也见证着国家、民族的衰沉、分裂。历时最久的南北朝,划江而治达200多年。其后的宋金王朝,隔江对峙也有百年历史。”此处“划江而治”“隔江对峙”的说法不准确。
  • “卧榻”“染指”莫杂凑
  • 2010年10月8日的《杂文报》第4版有篇文章《康有为失策》,其中有这么一段话:“卧榻之侧岂容他人染指,康有为要搞君主立宪,首当其冲的乃是与慈禧关系的调理。”且不说“首当其冲”不应误当作“首先”来用;
  • “红军”称谓的由来
  • 《翠绿掩映井冈山》(《南阳广播电视报·都市周刊》2010年6月17日刊载)一文称:“1927年10月,毛泽东、朱德、陈毅、彭德怀、滕代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率领中国工农红军来到井冈山……”此处表述混乱,有违史实。
  • 淮海战役中的“碾庄圩”
  • 2010年国庆期间,军旅作家王树增再次做客《百家讲坛》,解读淮海战役。在10月2日播出的《艰苦的初战》一集里,王树增先生多次提到徐蚌会战中的一个重要战场——碾庄圩。圩,王先生读作xu。从语境看,读作wei似乎更合适。
  • “就木”不是“就墓”
  • 2010年10月14日央视10套《百家讲坛》播出刘强主讲的《竹林七贤》第5集《风云突变》。太傅司马懿与大将军曹爽争权。
  • 侍女·仕女
  • 2010年10月23日央视10套《百家讲坛》播出《东汉开国(一)没落的皇族》。在讲到汉景帝之子长沙定王刘发的来历时,说汉景帝刘启有一次酒后要临幸程姬,程姬叫她的一位唐姓侍女当了替身。结果唐女怀孕,生下刘发。唐女也不再是侍女,而是晋升为唐姬。
  • 谁人给关羽“刮毒”
  • 网络评论家赵育兵在看了人民网上的《2007反腐大棋局:中央严查“情妇腐败链”》专题文章后,为中纪委的刮骨疗毒叫好。
  • “黄发”老人,“垂髫”儿童
  • 中央电视台奥运频道2008年8月13日的《奥运二十四小时》节目中,报道了美国广播公司一位六十五岁的老摄像来北京报道奥运会的故事。记者评论这条新闻时用了“黄发垂髫”一语,说“老摄像黄发垂髫的年纪”还来报道奥运,其精神让人钦佩。
  • 薛涛的年代与身份
  • 高中《语文》第四册(人教社2002年必修版)收录的《闺塾》一文,对“薛涛笺”的注释为:“薛涛,唐末四川名妓,善诗文,工小惜,自制红色的彩笺。”笔者认为此注有误。
  • “另眼相看”与“刮目相看”
  • 目前,湖北省小学生使用的是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四年级下册《语文》课本中有一篇小文章《手不释卷》,讲的是吕蒙勤奋好学的故事。
  • 天价大红袍
  • 前不久,市场上出现了10万元1斤的天价大红袍。人们不禁好奇:大红袍为何这么贵?
  • “我也是90后啊!”——本刊祝贺顾问张斌教授90大寿
  • 欣逢著名语言学家张斌教授90大寿,本刊于2010年12月为张老举行了庆祝宴会。
  • 图中差错知多少?
  • 短信疑云(田娟华 叶珺[画])
    2010年十大语文差错
    由颂词到谀词到笑料(袁诹)
    “头脑”趣说(王尔龄)
    谁家周刊最给力(一)电子产品哪有“绯闻”(廖振泰 屠林明)
    “祭祀”与“祭奠”(杨昌俊)
    “家属赴机场吊唁”?(易君)
    “享誉盛名”叠床架屋(寇尔)
    对待工作岂可“信手拈来”(饶中源)
    轨道交通首班车“处女航”?(屠林明)
    “墙倒众人推”的情感倾向(吴导民)
    好成绩是“炮制”出来的吗(贾春霖)
    “饥饿难奈”应为“饥饿难耐”(李霞)
    少了一个“的”(凌名)
    “李小龙暴猝”?(王灿)
    “一箭之遥”未为近(李荣先)
    尺和寸哪个长(王殿雷)
    并非“经纬可辨”(单永玉)
    普京怎么捕鲸?(林廉)
    “桔”与“枳”(屠岸)
    没有“榨蚕丝被”(何立洲)
    马克思不可能哼过《国际歌》(朱建芳)
    “条分屡析”不成话(吴尚达)
    “敕”只有皇帝才能用(字幕)
    老于说过“厚德载物”吗(朱天恩)
    “启用”与“起用”(丁益)
    胡适的“咬文嚼字”癖(陈新)
    名人拆字论道(侯振海)
    最高层(张群益)
    关于林晓霖的误传(滕叙兖)
    “首辅的令尊”何错之有(杨庆铎)
    “司空”没有“见怪”(京翔)
    鳝鱼的孩子哪里来(梧叶)
    并非“形单影只”(宋桂奇)
    “闲”得无聊(荣先申)
    深秋何来“熏风”(王震华)
    张恨水讽贪(召安)
    谁建了醉翁亭(辜良仲 叶桂珍)
    李白没有自暑“海上骑鲸客”(张宏星)
    “讳莫高深”?
    黄策行善对(流云)
    “吹嘘”溯源(薛海丹)
    今天你织“围脖”了吗(崔素丽)
    志愿军用了“方口炮”吗(李景祥)
    朱元璋对谁说“荆条除刺”(刘启松)
    一只“桃”?两只“桃”!(朱明静)
    丘处机不是“南宋人”(影强)
    三十年前无“欧元”(王飞)
    南北对峙是“划江而治”吗(易樊)
    “卧榻”“染指”莫杂凑(杨昌俊)
    “红军”称谓的由来(路晓月)
    淮海战役中的“碾庄圩”(鹏宇)
    “就木”不是“就墓”(何立洲)
    侍女·仕女(京翔)
    谁人给关羽“刮毒”(钟明荣)
    “黄发”老人,“垂髫”儿童(张勇)
    薛涛的年代与身份(梅晓华)
    “另眼相看”与“刮目相看”(杨韦萍 周正夫)
    天价大红袍(毛素云[设计])
    “我也是90后啊!”——本刊祝贺顾问张斌教授90大寿(金柬生)
    图中差错知多少?(彭玮 孙荣欣 木子李 景祥)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