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专业漏水”?
  • 这张照片拍摄于湖北省鄂州市街头。如今的社会生活日益丰富,服务内容也五花八门。这辆小车上的人是提供什么服务的?猜一猜,答案见本期。
  • 郑渊洁“绝育”?
  • 童话作家郑渊洁,一次带自己的波斯猫“白虎”到动物医院做去势手术。手术结束后,兽医开具治疗证明,问:“名字?”郑渊洁答:“白虎。”兽医纠正道:“只能填主人的名字。”他于是报上了自己的姓名。拿到治疗证明一看,他哭笑不得——上面的“姓名”一栏填的是“郑渊洁”,“手术名称”一栏填的是“绝育”。
  • 好一个“全民造句”
  • 今日的全民造句之风,似可追溯到早两年的“假如”造句,其中“假如七个仙女都愿意嫁董永,那么所有好房子都会降价”,至今令人神往。前年,“贾君鹏,你妈妈叫你回去吃饭”引发空前热情,造出各种方言版之外,呼唤的对象也不断变换,尤堪玩味的则是“官员们,你妈妈叫你回家吃饭”,母在家中望儿归,回家吃饭的自由,值得珍惜!造句成风则在去年。
  • “稳操胜卷”之类
  • 老师让给孩子买一本叫“稳操胜卷”的练习册。开始我以为孩子错把“稳操胜券”记成“稳操胜卷”。但到书店一看,果然有吉林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稳操胜卷》系列练习册。
  • 是“俄罗斯”,不是“苏联”
  • 2010年出版的第29期《环球人物》,刊有《“人民币先生”的应战》一文,其中说到美国紧逼人民币升值,“他们希望人民币汇率能够完全放开,甚至提出中国应效仿当年苏联对经济实行的‘休克疗法’,将人民币完全市场化”。这就张冠李戴了,当年对经济实行“休克疗法”的是俄罗斯,而非“苏联”。
  • “用箭”误为“用剑”
  • 《李敖父子坦陈国事家事》一文,是对李敖父子的访谈文章。文中,李敖先生在谈及《阳痿美国》一书时,引用了杜甫《前出塞》中的诗句,他说:“杜甫曾有一首诗说:‘挽弓当挽强,用剑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此处的“用剑”,当是“用箭”。
  • 骆驼祥子拉的是三轮车吗
  • 第6页《本刊驻外记者连线》一栏,载有该刊驻法国记者的一篇报道:《巴黎,坐三轮车上班》。报道中说:巴黎的公交车、地铁司机跑到街上游行,这可害苦了上班族,他们只能各显神通。不过,
  • 既说“驾鹤西归”,何来“双目未瞑”
  • 《梁启超之孙的“苦行僧”生活》一文里有这么一句话:“……‘中国民间环保领袖’梁从诫先生,走完了他78年的人生旅程,在北京世纪坛医院驾鹤西归,双目未暝。”这话说不通。
  • 俄罗斯哪有“国家杜马上院”
  • 《铁腕市长空降莫斯科》一文,介绍的是俄罗斯独立以来的莫斯科市第三任市长谢尔盖·索比亚宁。文中写道:“1996年,索比亚宁进入俄国家杜马上院——联邦委员会。”按照句中破折号所示,
  • 吓人的采血量
  • 2010年11月2日的四川《宜宾日报》B2版刊载一则消息,标题为:“今年我市采血量预计突破十万吨”。
  • 韩美军滴能称“亮剑”吗
  • 美军航母“华盛顿”号参加的韩美军演,对我国安全利益构成威胁,我国政府多次表示反对和抗议。《新京报》在2010年7月26日报道有关新闻时,却用“韩美海军主力联合亮剑日本海”作标题。“亮剑”一词显然褒贬失当。
  • “与邻为壑”?“以邻为壑”?
  • 壑,山沟或大水坑;沟壑,山间的流水沟;千山万壑,形容山多沟壑也多;欲壑难填,是说欲望像沟壑一样深,形容贪得无厌,很难满足。2010年6月13日《解放日报》第2版头条《“与邻为壑”还是“与邻为友”》,标题很成问题。
  • 《“靠山”》靠不住
  • “靠山”出自安禄山篡唐的事。唐玄宗李隆基非常宠信出身胡人的安禄山。竟要提升他为宰相。右相杨国忠知道后,便向皇上进谏不要重用野心勃勃的安禄山。于是皇上就不让张洎拟定提升安禄山的诏书了。张浦是安禄山的好友.把这件事告诉了安禄山。
  • 先行者不称“先趋”
  • 《中国老年》2010年第9期(上)刊发《独立的晚年,自在的生活》一文,其中写道:“知道老人喜欢鲜花,年轻房客上门时常常带上一束,两人也就成为望年之交。”
  • “立冬”与“冬至”
  • 2010年11月3日《解放日报》第6版登有《中药博物馆周末迎客》的报道,其中说:“中药博物馆将于今年冬至日11月7日开馆。”这就说错了。11月7日是立冬,而非冬至。进入立冬,天气逐渐转冷,表示冬季开始了。2010年的冬至是12月22日,这个“至”的意思不是“到”,而是“极”。
  • 先行者不称“先趋”
  • 2010年10月30日《人力资源报·旧闻周刊》有篇文章《甲骨文带来的神秘诅咒》,说到最初搜集、研究甲骨文的两位学者王懿荣、刘鹗的遭际。其中有这么一句话:“从1900年发现甲骨文仅十年时间,研究甲骨的两位先趋相继惨遭疆运,离开人世。”其中的“先趋”应为“先驱”。
  • 误引《论语》一例
  • 2010年10月29日《杂文报》第4版有篇文章《叶名琛玩“中庸”》,涉及儒家中庸思想。其中有这么一段话:“程子曰:……‘小钓而不钢,戈不射缩’……这些都是‘中庸’。”这里的“小钓而不钢,戈不射缩”简直不知所云。
  • 《故事新编》中没有“竹林七贤”
  • 《神话、历史与现实的交响》(《文学自由谈》2010年5期)一文,在评论周实的小说时说:“这样的内容,自然会让人联想到鲁迅的《故事新编》。但是,鲁迅笔下的是老子出关、竹林七贤这样的真实历史人物”,而周实的小说“处理的,是‘上古茫昧无稽考’的神话人物”。
  • “岌岌”与“汲汲”
  • 2010年10月25日《福建日报》第12版上,刊有《会讲故事的史景迁》一文。在论及晚明士绅阶层衰落的缘由时写道:“可以看出,其中隐含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晚明的江南地区,纵乐之风盛行,社会萎靡,士大夫生活日益精致,亦导致注重声色犬马,岌岌于个人享受……”
  • “具体而微”不是具体而卑徵
  • 《南方周末》2010年9月30日刊登了一篇题为“人人说出真问题,内政才会更修明”的时事评论,文中有这么一句:“其实,温家宝言及的种种困难,其最先与最后的承担者,是一个个具体而微的中国人。”笔者以为,此中“具体而微”属于误用。
  • 纳兰容若有原型码
  • 《王国维点评红楼梦》(时代文艺出版社2010年7月第1版)一书中有这样一句话:“有人考证《红楼梦》写的是明珠的家世,宝玉就是隐明珠之名,是纳兰容若的原型。”(第182页)无独有偶,在《模范村的大家闺秀》(2010年9月20日《文汇报》“笔会”版)一文中也有类似的一句话:“钱钟书《围城》中的才子董斜川夫人董太太是母亲的原型。”贾宝玉和董斜川夫人分别是《红楼梦》和《围城》中虚构的人物,
  • “涉嫌”越位
  • 2010年11月1日“四川在线”上有报道《四川开江3名副局长进入被封煤窑内导致中毒身亡》。其导语部分说“不料3人全部涉嫌一氧化碳中毒身亡”。其中“涉嫌”的用法有问题。
  • “一臂之力”“鼎”不出来
  • 《新民晚报》2010年11月9日“夜光杯”所刊一篇文章《“慢递”的魅力》中说:“我区的父母官、静安区文化局局长张爱华女史鼎一臂之力……”其意思大致可以明闩,只是在文词的选用上似有欠缺:一个区的文化局长按旧时的概念是否称得上“父母官”,
  • “鸭有反哺之义”?
  • 2010年10月12日中午,央视1套《今日说法》栏目播出题为“九十三岁老母谁来养”的节目,讲述一位老人摔伤卧床后,子女们互相推诿、不尽赡养义务的案例。节目接近尾声时,主持人请山一位法学专家,让他谈谈对该案例的看法。
  • 重复的“全都和盘把出”
  • 2010年9月27日-10月3日《书刊报》第2版刊载的41947年“中共情工半壁天下”险被搞垮》一文,有这样的叙述:“1947年9月29日,这个情报系统(指中共北方情报系统,笔者注)的负责人王石坚在西安被秘密逮捕。王石坚被捕后很快叛变,将他领导的我华北、西北、东北全部情报组织全都和盘托出,导致44名地下情工人员被捕入狱,牵连被捕123人。”其中“全都和盘托出”的“全都”是多余的。
  • 死的到底是谁
  • 很不幸,2010年11月2日,在浙江嘉兴中环南路与中环西路口,发生了一场车祸。一辆载有两名年轻女子的电动车与集装箱卡车激烈相撞,导致一人当场死亡,晚报》在第二天刊登了有关报道。也许是事故现场的惨状让记者乱了方寸,其中的一句话,真是乱到家了:“地上流了触目惊心的血,围观的人哀叹不已,
  • 并非“无庆而终”
  • 2010年10月15日《新华每日电讯》刊登了一篇《神马都是浮云》的文章,其中有一段写道:
  • “你好,我是64330669……”(26)
  • 问:《礼记·月令》中说,古代天子衣服的颜色随季节而变换,春季为“青衣”,夏季是“朱衣”,秋季乃“白衣”,到冬季则为“黑衣”。查《现代汉语规范词典》,说“青衣”即黑色的衣服,且多为地位低下的婢女、差役等所穿。我想请教,天子于春天所穿的“青衣”是黑色的吗?
  • 也释“收官”
  • “收官”的解释,关键是怎样理解“官”这个字。《辞源》:“官,公有。”“官方”指公家一方,“官立”就是公立,“官书”就是公文,“官课”指公家拟征的税收,“官价”指公家订定的价格,“官产”就是公家的产业,“官地”就是公家的土地,“官中的”就是公家的,“官报私仇”就是公报私仇。
  • 娶妻为何需“斧”
  • 《咬文嚼字》2010年第11期刊载程瑞雪《做媒为何称“作伐”》,文中说做媒雅称为“作伐”,源于《诗经》中的《伐柯》一诗,应该说是有道理的,但这只是表层的原因。究竟为什么“作伐”和做媒能联系到一起呢?值得进一步追溯。
  • 讽汉奸联
  • 抗战期间,有一副嘲讽汪伪政权的对联,极具妙趣。联曰: 近卫,汪精卫,你自卫,我自日卫,兄鲁弟卫;
  • “邂逅”本为菱角
  • “邂逅”是一个并不陌生的动词,然而它的本义可能一般人并不熟悉。邂逅,本作薜菪,原义为菱角。《广雅·释草》:“菱、芰(ji),薜若也。”菱和芰都是菱角,只是角的多寡不同。两角为菱,三角、四角的叫芰。李时珍《本草纲目·芰实》:“其叶支散,故字从支;其角棱峭,
  • “论谭”非“论坛”
  • 媒体上经常会辟有一个栏目或板块叫作“××论坛”,互联网上更是常见,几乎每家网站都开有这么一块,如“用户论坛”。但是细心的人们会发现,这样一个板块的名称有时会被写成“论谭”,
  • “年近”“年届”莫含糊
  • 2010年10月19日《科技日报》刊发了文章《吴孟超院士的幸福生活》,其中有这么一句话:“在全国重要新闻媒体刊发的与胡主席握手的照片上,年届九旬的吴孟超院士鹤发童颜,精神抖擞,表现出与其年龄完全不符的样子……”句中的“年届九旬”用得不准确。
  • “揪者耳朵叮嘱”?
  • “耳提面命”是一个常见成语,也作“面命耳提”,意思是“形容恳切地教导”。对于这个成语的意思,人们一般不会有异议,而对于它的具体解释,很多人,甚至很多工具书的理解都不太妥当。例如《汉语成语词典》(上海教育出版社,修订本)解释为:“不但当面指教,而且提着耳朵叮嘱,希望他永不忘记。”《现代汉语规范词典》解释为:“不仅当面指点,而且提着耳朵叮咛。”
  • “茹毛饮血”不是凶残
  • 2010年第3期《上海民进》载有一篇文章《“坐文化”刍议》,文中有一段话写道:“交椅,演绎权力分配;座次,界定门第尊卑、权势强弱、身价贵贱……长江滚滚东流水,翻卷多少为争夺交椅、座次,刀光剑影、茹毛饮血、尔虞我诈、明争暗夺、同室操戈、弑父杀兄(弟)……的活剧。
  • 古印无“秦钵”
  • 岭南画派,即广东画派,因地处五岭(越城、都庞、萌渚、骑田、大庾)之南,故名。高剑父(1879—1951)、高奇峰(1889-1933)、陈树人(1884—1948),被誉为“岭南三杰”,简称“二高一陈”。2010年12月30日《文汇报》第12版刊有一篇关于该画派的论文:《岭南画派何以在上海崛起》。该文有一段写道:
  • “梅博士”头衔的由来
  • 《文饭小品》(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中有《(梅兰芳)与梅兰芳》一文,里面谈到京剧大师梅兰芳博士头衔的由来:
  • 人文版《红楼梦》注释一误
  • 人民文学版《红楼梦》(2007年校注本三版)第四十四回《变生不测凤姐泼醋喜出望外平儿理妆》,文接上一回,由贾母提议,大家伙儿凑份子给凤姐做生日。书中写道:“贾母不时吩咐尤氏等:‘让凤丫头坐在上面,你们好生替我待东,难为他一年到头辛苦。’”页末有注释:“待东——款待东家,指凤姐”(上册第586页)。笔者认为,编者此注差矣。
  • 顾恺之怎么吃甘蔗
  • 2010年10月29日《杂文报》发表了马军先生的文章《倒过来的智慧》,看了此文确实有些启发。但文中的一处说法,似可讨论:
  • “金乌”借指太阳
  • 最近读纳兰秋先生的大著《情到深处即为诗——诗人的眼泪》,书中的《李益,那段抹不掉的悔恨》一文中有这样一段话:
  • 宋楚瑜的五“解”
  • 台湾宋楚瑜先生在为一本书写的《推荐序》中,表达了自己对发展两岸关系的想法:“两岸不只要三通,更要心灵相通。
  • 好色之徒为何称“色狼”
  • 凡是涉及性犯罪的案件,大多出现“色狼”一词。但是查看《汉语大词典》《辞源》《辞海》等工具书,却不见这个词的踪影。古人形容好色都是直说的,如梁惠王列’孟子说:“寡人有疾,寡人好色。”
  • “糗”从何来
  • 这些年的网络和纸质媒体中,忽然冒出了一个熟悉的陌生人——糗。遇到尴尬的事儿,自嘲一句“糗事”。大庭广众之下做出了一件令自己感到羞愧、难为情的事,叫做“出糗”;要是出的丑还比较严重呢,那就是“糗大了”。这个字还被用来修饰人,有部小说就叫“糗女大翻身”。一句话,凡是有些丢人、尴尬的事,似乎都可名之曰“糗”。在词义上,“糗”比“丑”要轻一些。
  • “七十三、八十四”的含义
  • 老人们常忌讳七十三、八十四这两个岁数,民间有“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的说法。不少人认为,“七十三、八十四”是人生进入老年之后的两道“坎”。活到这两个年龄的人,
  • “围观”即共同关注
  • 《文汇报》2011年1月26日刊载了一篇文章《春晚,别成为逐年变“小”的套娃》。文中有一句话,如果写在两年前,恐怕没有人看得懂:
  • 柏杨先生的一个误说
  • 桕杨先生对于中尉历史,可以说滚瓜烂熟,那一摞摞的《柏杨版资治通鉴》《柏杨版通鉴纪事本木》,大陆就少有能与之比肩者。可是,专家学者有时也会犯低级错误,这不,现代出版社的新书《酱缸:搅动看真相》第115页,就有这么一句话:“杨继盛先生进涑朱由校先生……”
  • 宣德皇帝派郑和“七下西洋”吗
  • 《文史参考》2010年第20期有篇文章《名扬天下宣德炉》,提到明朝宣德皇帝时期的盛世景象,其中有句话:“他(宣德皇帝)命郑和先后七下西洋,进一步沟通中外文化交流。”史实是不能戏说的,郑和七下西洋不都是受宣德皇帝的派遣。
  • “三大平原”是指哪三个
  • 蒋子龙先生在2010年10月4日《人民日报》第4版上发表文章《伊犁三章》,文中说:“山高地阔,成就了伊犁千里沃野,其河谷平原是中国三大平原之一;也成就了伊犁‘塞外江南’、‘瓜果之乡’的美誉。”
  • “三鼎甲”非“三元”
  • 羊城晚报出版社出版的《中考复习指南——语文》(2010年2月第3版)“文学文化常识专题”练习中,有这样一道题:“古代的三鼎甲是指哪三种?”该书的“参考答案”为:“解元、会元、状元。”这里编者显然是误将“三鼎甲”等同于“三元”了。
  • 吴玉章参加长征了吗
  • 2010年2月11日《北京青年报》连载的《我与丁玲五十年——陈明回忆录》(陈明口述/奄振科、李向东整理),说到徐特立时写道:“他和吴玉章、林伯渠、谢觉哉是参加过长征的延安著名的‘四老’。”这个说法有点信口开河。
  • 班固的女儿班超?
  • 《安徽商报》2010年10月21日有一篇“读史闲记”《环境创造美名》,说的是东汉和帝的皇后邓绥,在不同的政治环境下,采取不同的处事方法,为自己赢得美名的故事。文中有这样几句:
  • 元宵节不能用“一元复始”
  • 《沈阳口报》2011年1月13日A4版以“今年元宵节有望在家门口闹花灯”为题,报道正在召开的沈阳市人代会上一位代表的提议。文后的《延伸阅读·元宵节》介绍元宵节时说:“正月十五日是一年中第一个月网之夜,
  • 且莫随意“驾崩”
  • 41集电视连续剧《卧薪尝胆》中,吴王夫差出使越国返吴后,太宰伯豁(pi)告诉他:“太子波驾崩了!”意思是说太子波死了。《中国电视报》2007年第1期在介绍该剧第7集剧情时说:“稽会即将来为王的前夜,被黑翼在扶同的安排下刺死。(越王)允常承受不了这突然的刺激,猝然驾崩。”这两个“驾崩”都说错了。
  • 世上那有“贵州市”
  • 网络中有不少“贵州市”,可谓俯拾皆是:“贵州市雷山‘村村通’惠及119个广播电视盲村”(2010年12月8日飞象网);“所在地区:贵州市神奇路”(2008年6月8日环球经贸网);“贵州市公交线路一览”“贵州市游泳场馆一览”“贵州市按摩场馆名录”(2008年10月16日贵阳旅游网);“因非法印刷知名酒外包装纸箱,贵州省贵州市一印刷厂遭查处”(2006年3月18日中国纸业网);等等。
  • 在英国观莱茵河落日?
  • 电视连续剧《南下,南下!》某集里,吉林对魏九斤说:“如果普邢天想当一个剥削阶级,想当一个资产阶级大少爷,没有人比他更有那个条件,他现在不是待在这里,而是早在英国听着歌剧,喝着红茶,看莱茵河的落日了。”
  • 赵氏孤儿
  • 司马迁的《史记·赵世家》,为世人讲述了一则震憾人心的故事。 战国时期,晋国奸臣屠岸贾作乱,以前相国赵盾犯有“弑君”罪为名,于晋景公三年(前597年)诛灭了赵氏家族。赵朔(赵盾之子)的妻子因为是晋景公的姑姑,躲在宫中避祸而免难。当时,她已有身孕。
  • “十大差错”“十大流行语”广受关注
  • 去年年底,我刊同时发布2010年度的“十大语文差错”和“十大流行语”。引起了社会媒体的广泛关注。
  • 图中差错知多少?
  • “专业漏水”?(王治民)
    郑渊洁“绝育”?(梁木 叶珺[画])
    好一个“全民造句”(江之北)
    “稳操胜卷”之类(梁爱华)
    是“俄罗斯”,不是“苏联”(杨昌俊)
    “用箭”误为“用剑”(梁凯 大新)
    骆驼祥子拉的是三轮车吗(李荣先)
    既说“驾鹤西归”,何来“双目未瞑”(饶中源)
    俄罗斯哪有“国家杜马上院”(黄典荣)
    吓人的采血量(左照环)
    韩美军滴能称“亮剑”吗(王宪)
    “与邻为壑”?“以邻为壑”?(林明)
    《“靠山”》靠不住(苏开省)
    先行者不称“先趋”(胡南芬)
    “立冬”与“冬至”(陈关春)
    先行者不称“先趋”(阳俊)
    误引《论语》一例(长军)
    《故事新编》中没有“竹林七贤”(乔世华)
    “岌岌”与“汲汲”(杲良)
    “具体而微”不是具体而卑徵(宋桂奇)
    纳兰容若有原型码(马鸿斌)
    “涉嫌”越位(李胜类)
    “一臂之力”“鼎”不出来(吕镇光)
    “鸭有反哺之义”?(黄欢成)
    重复的“全都和盘把出”(周振)
    死的到底是谁(古桥)
    并非“无庆而终”(袁正建)
    “你好,我是64330669……”(26)(姚博士)
    也释“收官”(何根基)
    娶妻为何需“斧”(吴早先)
    讽汉奸联(一得)
    “邂逅”本为菱角(陈运舟)
    “论谭”非“论坛”(曹志彪)
    “年近”“年届”莫含糊(欧鹏)
    “揪者耳朵叮嘱”?(田勇)
    “茹毛饮血”不是凶残(董鸿毅)
    古印无“秦钵”(徐世华)
    “梅博士”头衔的由来(刘振修)
    人文版《红楼梦》注释一误(杨忠锦)
    顾恺之怎么吃甘蔗(宋传恂)
    “金乌”借指太阳(王浩杰)
    宋楚瑜的五“解”(韩湘远)
    好色之徒为何称“色狼”(游修龄)
    “糗”从何来(陆红星)
    “七十三、八十四”的含义(高良槐)
    “围观”即共同关注(马三生)
    柏杨先生的一个误说(李光羽)
    宣德皇帝派郑和“七下西洋”吗(易君)
    “三大平原”是指哪三个(高怀)
    “三鼎甲”非“三元”(高桂清)
    吴玉章参加长征了吗(文昌聿)
    班固的女儿班超?(王树凡)
    元宵节不能用“一元复始”(京翔)
    且莫随意“驾崩”(陈晓云)
    世上那有“贵州市”(粱健)
    在英国观莱茵河落日?(村友)
    赵氏孤儿
    “十大差错”“十大流行语”广受关注
    图中差错知多少?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