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郝铭鉴与《咬文嚼字》座谈会”剪影(一)
  • “家鼠院”?
  • 曾在一个居民小区门口见到一张通告,其中说:"礼拜六上午8点××家鼠院活动中心有中老年健康保健讲座……""家属院"竟然误成了"家鼠院"!难道让人到老鼠窝里去听讲座?
  • 故宫“撼”事
  • 北京城里有座故宫。它是历史的遗迹,也是文化的标志。凡是到北京旅游的人,没有不去故宫的。人们不是去朝拜封建帝王,而是想直接感受一下历史的厚重。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国宝荟萃之地,人文氤氲之所,竟然上演了一出斯文扫地的闹剧。
  • “我们诸位”说谬
  • 中国教育电视台播放的电视连续剧《民国往事》第30集有个情节:北伐时期,国民革命军负责情报的处长严韧奉总司令之命策反北洋军的三个将领。严韧跟这三位将领会面后,宣传北伐军势如破竹的战果,陈说对北洋军极端不利的形势,要三人认清利害下决心弃暗投明。
  • 谁家周刊最给力(六)本期目标:《南都周刊》青年警察“参与血案”了吗
  • 2011年第6期《南都周刊》刊载的文章《杀手阿乙》,说艾国柱(笔名阿乙)先前是一个青年警察,后来厌倦了自己"困兽"一般的职业,辞职做起了媒体编辑,业余从事小说创作。"他作为三级警督参与或旁观过的血案,还有他那八年抗战般的初恋",都成了他小说中挥之不去的背景。这就让人困惑了:不管是什么人,"参与"
  • 粮食怎会是“种养”出来的
  • 《南都周刊》第31页,刊载的是“封面报道”之一《大田寨全家福》,图文并茂,讲述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的一个村子——大田寨的生产生活情况。在介绍“杨瑞贯一家”时,报道中说:“年逾六十的父母在家务农……自己所种田地共5亩,养殖2头猪……种养的粮食也只够自己生活。”这里存在两处修辞问题。
  • 新娘回娘家喝的是“于归酒”吗
  • 《南都周刊》刊登的报道《马桥印象》中说:"在马桥玩了几天,我听到消息,跑去几里外平江县的青林村蹭吃喜酒。确切地说,是出嫁女儿过年回娘家的‘于归酒'。"可能作者真的有点喝高了——“于归”是指女儿出嫁,并非回娘家;据此,所谓“于归酒”,就应是指女儿出嫁时喝的喜酒,而非出嫁的女儿回娘家时喝的酒。
  • 抗旱,需要“甘露”还是“甘霖”?
  • 《大田寨全家福》一文说,大田寨缺水,村民只能打深井来缓解农耕时的用水难问题。"尽管如此,该村每年也只能种植春季一季水稻,而秋季则只能期盼天降甘露了。"此处表述有问题。甘露是否“天降”姑且不论:这里说缺水灌溉的村民期盼“甘露”,肯定是说岔了。
  • 误用“反倒”,意思说反
  • "不仅"作为连词,可以表示递进关系。这又可细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用在"不仅……也(还、而且、并且)"的句式里,表示后者比前者范围更广,或者程度更深,或者数量更多,如"他不仅学习好,而且品德佳"。这一句式是递进关系复句的典型格式。另一种是用在“不仅……反而(反倒、相反)”的句式中,表示后者对前者来说,是从否定方面更进一层,
  • “卓而不群”?
  • 2011年3月5日,《美术报》第20-21版刊有一篇介绍青年画家张立奎绘画成就的文章,黑体大标题十分醒目:"承古开今·卓而不群"。读者朋友稍稍留意便会发现,"卓而不群"有误,应是"卓尔不群"。
  • 旧衣服不等于“二手衣”
  • "‘二手衣'无处捐赠扔了可惜",这是2010年11月2日《新民晚报》A24版头条报道的标题。题中的"二手衣"令人疑惑。 "二手"中的"二",与"二传手""二房东""二婚""二流""二线"等词中的"二",都是第二的意思。"二手",指通过第二人转手得来的也就是间接得来的事物。别人从商场买来货物,再转手卖给你,你得到的就是二手货。
  • “篦”乎?“滗”也!
  • 2011年1月8日,《井冈山报》第2版刊有一篇题为"山泉水中篦出‘金'"的文章。文章说的是,姚某成功创办了玉峡山泉天然饮用水厂,在水中淘出了"金",赚了钱。笔者想说的是,标题中的"篦"写作"滗"更妥帖。
  • “思而不学”怎会“怠”
  • “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怠。”这是《黑龙江广播电视报》今年3月21日至3月27日一期刊登的《弄清学问疑而后信》一文中的一句话,其中“怠”应为“殆”。
  • 应为“山高水低”
  • 《新水浒传》第50集中,捅翅虎雷横误打死白秀英而锒铛入狱,他对前来探望的好友美髯公朱仝说:“若我有个山高水长,请你照顾我的母亲。”
  • 此“二王”与彼“二王”
  • 《现代文人的隐与痛》(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0年4月出版)中有《不假"毫毛之助"的杨树达》一文。文中说:上世纪50年代初,著名史学家陈垣曾写信给杨树达,建议杨“不要法高邮(指杨树达尊奉的清代高邮‘二王’:
  • “尧尧者易折”?
  • 2011年3月18日,《杂文报》第4版刊有《"完美"的价值》一文。文中说:"事实上的‘完美',很难达到,即使达到了,也难以摆脱‘尧尧者易折,皎皎者易污'的命运——很快便会消解其固有色彩。"
  • 鹊抓不了兔
  • 今年是农历兔年,1月31日新华社发了一条通稿《专家说“兔”》,其中有这样的话:“中国与兔有关的成语典故有很多,如守株待兔、兔死狗烹、狡兔三窟、兔死狐悲、动如脱兔、龟毛兔角、免起鹊落等等。”这里面的“兔起鹊落”当为“兔起鹘落”。
  • 《歌唱祖国》作者是施光南?
  • 2011年2月5日,《北京晚报》第23版刊有《兔年的那些歌》一文,其中有这样一句话:“那时,新中国建立不久,抗美援朝捷报频传,西藏即将和平解放,施光南的《歌唱祖国》正在全国唱响。”
  • “零时工”与“临时工”
  • 莫砺锋是南京大学教授,当代著名学者。南京大学文学院网站介绍其人生经历时有这样一句:"1968年下乡插队,在江苏省太仓县和安徽省泗县务农、做零时工……"其中的"零时工"是"临时工”之误。临时工即临时招聘的工人,与正式工相对。
  • “灭绝人寰”?
  • 2010年12月2日,《周末》第24版刊有《石井四郎:“细菌魔王”的诡异人生》一文,讲述的是731部队的创始人石井四郎罪恶的一生。引言说:“在人类历史上,‘731’这个词,是与恐怖、魔鬼、惨无人道、灭绝人寰等字眼联系在一起的。”句中“灭绝人寰”是“灭绝人性”和“惨绝人寰”两词的杂糅。
  • 应是“不啻”
  • 电视连续剧《老马家的幸福往事》第39集中有这样一个情节:马顺在学校受伤,送去医院急救,需要亲人输血,验血时却发现马顺不是马风的亲生儿子。这时传来画外音:她(指马顺妈)知道,对老马家来说,不缔是一场大地震(字幕逐字打出)。此处的“不缔”应该是“不啻”之误。
  • “初入茅庐”要干啥
  • 2011年1月11日,《杂文报》第3版刊有《统计数,估计数》一文,其中说道:"我却替那些初入茅庐的统计员们感到遗憾,因为正是那些‘秘诀',才是他们初当统计员所缺少的。"句中的"初入茅庐”是“初出茅庐”之误。
  • “嵬集”何义
  • 2010年第12期《老人世界》刊有《给“地上文物”安个家》一文,其中有这样一句话:“钱江潮高兴地拿过纸笔,写下了‘嵬集荆楚文化,发扬历史光辉’的题词。”有“嵬集”一词吗?没有!当是“苋集”的误写。
  • 慎用“不忍卒读”
  • 2010年10月5日,《新华每日电讯》第2版刊有《活熊取胆汁,其状之惨不忍卒读》一文,文中报道了这样一件事情:为了给制药企业提供熊胆原料,养熊场在活熊体内抽取胆汁,活熊痛苦的哀号、被铁马甲固定的惨状令人同情。笔者想说的是,标题中的“不忍卒读”不恰当。
  • “难以赘述”?
  • "富二代"的名单,可以开列出一大串:李嘉诚的小儿子李泽楷,美的何享健之子何剑锋……而不知名的"富二代",或者财富等级次之的"富二代",其名单相信会更长,难以赘述。
  • 误把“纣王”当“厉王”
  • 2011年1月25日,《杂文报》第2版刊有《我为什么不写时评》一文,其中有这样一句话:“中国历史上有‘道路以目’的记载,这样的‘盛世’,5000年以降也就一回,那是在商纣王的时期……”商纣王是历史上有名的暴君,他的残酷统治,人们确实是敢怒而不敢言。不过,“道路以目”的事与他无关。
  • 早来的“兔年除夕”
  • 2011年2月2日,《中华读书报》第5版《这些天的那些事儿》关注"春节回家祭祖成部分人群信仰"的事,其中写道:"即将来到的兔年除夕,樊阳的小家还是没法团聚。他早早地告诉妻子,今年要回陕西过年,‘其他都可以随便,但这个没得商量’。”句中“兔年除夕”显然来得太早了。
  • “金陵塔”还是“金铃塔”?
  • 上海某剧院曾演出上海说唱名段《金铃塔》,但海报上写的是"金陵塔"。其实,据笔者所知,一些报纸、电视台、杂志、图书等介绍此剧时,有时也将"金铃塔"误成了"金陵塔"。这是相当遗憾的一件事。
  • “(鱼花)花店”长镜头
  • 2010年9月2日,笔者途经上海徐家汇附近广元路与天平路口一片新近拆迁的街区,无意中发现墙上突然多了一行字,好像是告诉人们原先在这里的一家店搬到了向东50米的地方。
  • “周吴郑王”别解
  • 在冯小刚执导的电影《唐山大地震》中,方登准备高考,因精神紧张引起头疼,养父母半夜到她的房间去抚慰并为她按摩。此后养母指责养父衣冠不整,养父辩解道:"这是在家里,我还穿得周吴郑王的?"
  • 也说汉字“横写”
  • 在几千年漫长的时间里,汉字一直延续"自上而下、由右向左"的"竖写"方式,而实行"横写",则只有百余年的历史。 那么,汉字"横写"究竟始于何时呢?学术界有一种比较流行的说法,认为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者、《新青年》杂志编辑钱玄同最早提出汉字"竖写改横写"的建议。1917年第三卷的第三期《新青年》上刊载了钱玄同致《新青年》主编陈独秀的公开信,第一次提出了汉字“竖改横”的见解,
  • 语林拾遗(二)
  • 郭沫若没当过"文化部部长" 2010年12月21日下午,中央电视台第4套节目播出"国宝档案"。播放内容:周朝的文物"班簋(音gui)"因八国联军入侵而散失,到上世纪70年代初文物工作者在废品收购处发现该物残片,
  • 还存在“殉葬”?
  • 2011年3月28日,《新京报》A3版刊有《好端端的怎会去抢购"活人墓"?》一文,文中说:"原本是公益部门,而在利益的驱动下,却把‘公益'二字丢到一边,大赚死人、钱,不仅是墓地,只要与殉葬挂得上勾的费用,就狂收滥加价。
  • 《刘心武续红楼梦》用词质疑
  • 《刘心武续红楼梦》今年3月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社会反响热烈,有捧的,有批的,好不热闹。笔者看了2011年3月31日《新民晚报》连载的《刘心武续红楼梦》20,发现在遣词造句方面,此作品还有许多地方可商榷。试举两例如下。
  • “触膝谈心”?
  • 2010年9月24日,《光华时报》第4版刊有《〈我手畅我心〉出版发行》一文,其中写道:"《我手畅我心》别具一格的版式设计和真诚坦率的文字交流是本书的最大特色,粗看此书犹如翻阅画报,给人轻松自如、清新高雅的感觉;细看此书犹如密友相逢,有种触膝谈心、令人动容的感受。”其中的“触膝谈心”应写为“促膝谈心”。
  • “不韪”与“不讳”
  • 在现实生活中,能令人失去理智头脑发昏,干出蠢事傻事损人利己的事甚至伤天害理的事,并不仅仅是"利"这一样东东,还有一味"超级毒品",可以叫"吸食者"如同着魔般自我膨胀目空一切,逐渐达至敢冒天下之大不讳而肆意妄为的程度。知道是什么吗?我来告诉你——是权力。
  • 月球岂能“走进地球”
  • 新华社曾有两帧照片,一帧画面是月亮下的乌鲁木齐红山塔,另一帧画面是烟台出现沙尘天气,一位建筑工人望着灰黄的天空。《新民晚报》2011年3月20日A14版刊登这两帧照片时用了一个联合标题:"走进地球月亮‘大’了沙落烟台天地‘黄’了”。此处“走进”一词使用有误。
  • “穿越”在不同的时空中
  • 现今,中外文艺界盛行"穿越"题材,创作了一大批穿越剧、穿越电影、穿越小说等。因而"穿越"也就成了流行语。比方说,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上海木偶剧团在世博园里演出皮影戏《三国演义》:诸葛亮夜坐船头钓起一个海宝,海宝就从21世纪“穿越”到三国时代了,并且耍起了“海派清口”。
  • 幼童何以称“孩提”
  • "孩提"就是幼童,也就是儿童,这意思大家都知道;但幼童或儿童为何要叫"孩提",却未必都知道了。 "孩"字按《说文解字》的说法,原来是写作"咳"的。许慎说:"咳,小儿笑也。孩,古文咳。"但"小儿笑"又是什么意思?马叙伦《说文解字六书疏证》卷三说:“然咳者小儿为人所引逗而最初回答之声。”意思是说大人引逗小孩时,小孩虽然还不会说话,却能以笑来回答了。
  • “张飞大意失荆州”?
  • 时下古装穿越剧《宫锁心玉》正在荧屏热播。剧中男主角何晟铭在今年3月做客访谈节目《最佳现场》(光线传媒制作,北京电视台等数十家电视台同步播出)时"语出惊人":"在湖北,在我的家乡,荆州你们知道吧?就是张飞大意失荆州,荆州古城,对,我在那里学的舞蹈。"许多观众朋友可能都会提出疑问:“大意失荆州”的是“张飞”吗?
  • 汉初哪来“马王堆”
  • 上世纪70年代初,长沙马王堆汉墓发掘出两千多年前的女尸"辛追",马王堆因此成为一个响彻世界的名字。《辛追传奇》通过对史实的推断和艺术化的想象,讲述神秘女性"辛追"一生的故事。该剧第12集有这么一幕:马王堆墓主利苍去长沙国赴任国相途经一地,
  • 唐三彩的原料
  • 2011年1月30日,央视9套《历史传奇》栏目播出《彩俑寻踪》。其中有这样一句解说词:“唐初用三彩人俑陪葬,对死者来说是莫大的荣耀。
  • “苹果落地的抛物线”?
  • "是牛顿,从苹果落地的抛物线中,发现了地球对物体的引力,终使苹果一举成名。"这是2010年11月23日《人民日报》副刊版所载《多少苹果已落地》一文中的一句话。苹果是否由此“一举成名”且不去说它,但把苹果落地所经的路线称为“抛物线”,无疑是错误的。
  • 话说“大师”
  • 有"大师",得了便宜还卖乖,说:我不就是个"大师"吗,比"老师"还低一级呢! 这话既对也不对。说它对,是因为从字面意思上来说,"老"的确比"大"高一级——"老胡"总比“大胡”资格老吧?说它不对,是因为但凡敬称,照例不能按字面意思去理解。一定要按字面意思去理解,那么“老师”还不如“师傅”呢——“师傅”可是“太师”兼“太傅”哦!“老师”顶多也就占了半边,跟小沈阳穿岔了裤腿一样。
  • 美金乎,美元乎
  • U.S.dollar目前有两个汉语译名同时在使用:"美元"和"美金"。称他国货币为"元",是很正常的,但为什么要称"金"呢? 第二次世界大战临近尾声时,美国的软硬实力大为提高。1944年7月,44个国家的经济特使聚集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布雷顿森林,商讨战后的世界贸易格局。
  • “色狼”释义商榷
  • "色狼"是汉语中的一个常用词,为什么叫"色狼"呢?《咬文嚼字》2011年第3期刊载有《好色之徒为何称"色狼"》一文,文中说:狼的交配行为其实是很有节制的。据动物生态学者对营养条件良好的、围养的狼群的观察,在一个典型的狼群中,实行的是“一夫一妻”制。可见把“色狼”这个蔑称加在狼的头上,是多么荒谬无稽。文章认为“色狼”当是“色郎”,“狼”是“郎”的谐音。
  • 称薛涛“名妓”有何不可
  • 《咬文嚼字》2011年第1期刊载有《薛涛的年代与身份》一文,其中有一些值得商榷的地方。 首先,薛涛究竟生于何年?该文说:"薛涛生于代宗大历元年(766)。"薛涛的卒年,当今学界的态度大致统一,应该是在大和五年(831)或六年(832)。而其生年,
  • 谁是美国“三军”司令
  • 《领导素质与领导艺术大全集》(新世界出版社出版)第361页有这样一个故事: 美国前海军司令去看望陆军司令马歇尔时说:"我的海军一直被公认为世界上最勇敢的部队,希望你的陆军也一样。"马歇尔不肯示弱,说:"我的陆军也是最勇敢的。”
  • “元帅”与“大元帅”
  • 2009年《中外文摘》第21期刊有《搞好"山头平衡"——共和国首次将帅授衔背后的故事》一文,开头一句说:"1955年9月27日下午5时,中南海怀仁堂举行了授予大元帅军衔典礼”。其中“大元帅”一词值得商榷。
  • 可笑的“开皇583年”
  • 2010年10月11日,《焦作日报》第2版刊有《太行深处的千年古刹》一文,文章中有这么一句:"最初生活在这里的村民为了躲避战乱来到此地,从哪个朝代开始已经说不准了,只知道隋文帝开皇583年这里就有了金门寺(后来改名金灯寺)。”这里的“隋文帝开皇583年”让人大跌眼镜。
  • 苏轼遭贬的原因
  • 2010年11月4日,《光明日报》第10版刊有新加坡赵慕媛女士在黄州"东坡文化国际论坛"的一篇演讲,很精彩,但偶有疏漏。她说:"元丰三年(1080),苏轼时年四十四,终因‘元佑(应为"祐")党人'‘乌台诗案'的牵连而出京,贬谪黄州。"乌台指的是御史台。
  • 孟子误为孔子
  • 《中国历代趣味诗词300首赏析》(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中有《书中哪有千钟粟》一文,其中这样说:“在我国封建社会时期,总的说来,是像孔夫子说的那样,‘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 “一世”说成“三世”
  • 2011年1月19日,《中华读书报》刊有《"小拿破仑":一个广为流传的误译名》一文,其中写道:"1851年12月9日,即法国共和历‘雾月十八日',路易·波拿巴总统果不其然,发动政变,推翻第二共和国,第二年称帝,建立第二帝国……"此说属张冠李戴。"
  • 降水量“每年仅50毫升”?
  • 2010年10月1日,《新民晚报》B6版刊载的《南疆的干燥》这样写道:"南疆的降水量,极稀少,每年仅50毫升,形象点说,上海雨季一天的雨水量,就等于南疆一年的雨水量了,年平均蒸发量则高达2250毫升,可以想见这地方的特别干燥了。"南疆的年平均蒸发量大于年降水量,故南疆的气候特别干燥,这是正确的。
  • 颜真卿的书作
  • 2011年3月21日,《中国教育报》刊有《颜真卿与盛唐之风》一文,文中说:《多宝塔碑》"是迄今所见颜真卿传世书法中最早的一件"。其实,近十多年的考古发现证明,这一论断已经过时,颜真卿比《多宝塔碑》更早的书作已有几件。
  • 猪八戒焉知《百家姓》
  • 行者看罢,对众官道:“‘郡侯上官’何也?”众官道:“上官乃是他姓。此我郡侯之姓也。”行者笑道:“此姓却少。”八戒道:“哥哥不曾读书。《百家姓》后有一句‘上官欧阳’。”
  • 《语林趣话》中的张冠李戴
  • 中央电视台海外中心专题部编写的《语林趣话》(四川辞书出版社2007年1月出版)在讲解"纠"字时,有这样一段文字: 《后汉书·蔡茂传》中说:"会洛阳令董宣举纠湖阳公主,帝始怒收宣,既而赦之。”是说洛阳县令董宣检举、揭发汉武帝的姐姐湖阳公主违犯条律的事情,武帝开始时觉得伤了自己的尊严,非常生气,就传讯了董宣,因董宣觉得自己有理不肯屈服,所以很快就放了回来。
  • 时间管理
  • 教授先在桌子上放了一支罐子,再从桌子下面拿出一些正好可以从罐口放进去的"鹅卵石",然后一块一块地往里放,直到不能再放为止。
  • 图中差错知多少?
  • “郝铭鉴与《咬文嚼字》座谈会”剪影(一)
    [卷首幽默]
    “家鼠院”?(邢新锋 叶珺[画])
    [语林漫步]
    故宫“撼”事(任达风)
    “我们诸位”说谬(沈卢旭)
    [众矢之的]
    谁家周刊最给力(六)本期目标:《南都周刊》青年警察“参与血案”了吗(屠林明)
    粮食怎会是“种养”出来的(凌名)
    新娘回娘家喝的是“于归酒”吗(饶中源)
    抗旱,需要“甘露”还是“甘霖”?(黄典荣)
    误用“反倒”,意思说反(黄鸿毅)
    [借题发挥]
    “卓而不群”?(徐世华)
    旧衣服不等于“二手衣”(屠林明)
    “篦”乎?“滗”也!(朱烈荣)
    [一针见血]
    “思而不学”怎会“怠”(阎德喜)
    应为“山高水低”(余竟跃)
    此“二王”与彼“二王”(马鸿斌)
    “尧尧者易折”?(高良槐)
    鹊抓不了兔(周围)
    《歌唱祖国》作者是施光南?(一言)
    “零时工”与“临时工”(良木)
    “灭绝人寰”?(哀江南)
    应是“不啻”(李绍智)
    “初入茅庐”要干啥(杨昌俊)
    “嵬集”何义(解志维)
    慎用“不忍卒读”(田树君)
    “难以赘述”?(金水苑)
    误把“纣王”当“厉王”(长军)
    早来的“兔年除夕”(花启清)
    [十字街头]
    “金陵塔”还是“金铃塔”?(彭勇)
    “(鱼花)花店”长镜头(高云峰 郝飞洲)
    [微型讲坛]
    “周吴郑王”别解(王宪)
    也说汉字“横写”(王宗征)
    [文章病院]
    语林拾遗(二)(屠岸)
    还存在“殉葬”?(高梁)
    《刘心武续红楼梦》用词质疑(何立洲)
    “触膝谈心”?(李声高)
    “不韪”与“不讳”(杲良)
    月球岂能“走进地球”(赵正言)
    [词语春秋]
    “穿越”在不同的时空中(魏雨)
    幼童何以称“孩提”(陈璧耀)
    [追踪荧屏]
    “张飞大意失荆州”?(张虹倩)
    汉初哪来“马王堆”(鹏宇)
    唐三彩的原料(何立洲)
    “苹果落地的抛物线”?(林敏)
    [八面来风]
    话说“大师”(胡言)
    美金乎,美元乎(唐尧)
    [碰碰车]
    “色狼”释义商榷(王宗祥)
    称薛涛“名妓”有何不可(黄皓峰)
    [百科指谬]
    谁是美国“三军”司令(谷士锴)
    “元帅”与“大元帅”(张应族)
    可笑的“开皇583年”(齐晓声)
    苏轼遭贬的原因(王万里)
    孟子误为孔子(余培英)
    “一世”说成“三世”(袁品荣)
    降水量“每年仅50毫升”?(王忠祥)
    颜真卿的书作(姜宁波)
    猪八戒焉知《百家姓》(朱泽孝)
    《语林趣话》中的张冠李戴(罗献中)
    [向你挑战]
    时间管理(立青[设计])

    图中差错知多少?
    《咬文嚼字》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市新闻出版局

    主办单位:上海文化出版社

    主  编:郝铭鉴

    地  址:上海市建国西路384弄11号甲

    邮政编码:200031

    电  话:021-64330669

    电子邮件:yaowenjiaozi@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9-2390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801/h

    邮发代号:4-641

    单  价:2.50

    定  价: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