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千斤方”?
  • 某刊物谈到“胎教”,说唐代医圣孙思邈《千斤方》一书中介绍过“胎教”知识。笔者不由扑哧一笑:“千斤”表示有一千斤重量,哪有这种方子!众所周知,孙思邈是我国古代杰出的医药学家,所著《千金方》被誉为中国最早的临床百科全书。为什么称为“千金方”呢?孙思邈认为“人命至重,有贵千金”,误为“千斤”岂不成了笑谈!
  • 你被人“亲”了吗
  • 真没想到,一个常见的“亲”字,竞如梨花盛开,突然之间爆出了耀眼的光彩。它是在淘宝网上萌芽的。“亲,包邮哦”,“亲,快来抢购哦”,一口一个“亲”字,叫得人心头发热,不能不佩服商家的聪明。
  • 汉语中的词与非词
  • 这里说的“词”,即音义结合的能独立运用的最小的语言单位;“非词”指由词拼合而成的短语。我们经常看到有人弄混这两个概念。请看下面一段文字:唐代之后,“足下”之称一度泛滥,但后来又逐渐被冷落了。
  • “间不容隙”说不通
  • 《新民周刊》2011年第22期刊登了《有权怒吼》一文,文中说:“事实上,几乎所有暴力,都猝发在间不容隙之际,报警完毕,往往也就是现场打扫之时……”这里的“间不容隙”有生造之嫌,不但于典无据,而且在事理上也讲不通。正确的说法是“间不容息”。
  • “三流”不与“九等”配
  • 《中国留学生何时不需“寄养”?》一文,说到美国少数著名法学院的助学金发放情况。文中说:“来我们这里的都是好学生,院方理应一视同仁,不应再分三流九等。”这里的“三流九等”属于生造语词。根据语境,正确的说法应是“三六九等”。
  • 是五行山,还是五指山?
  • 《新民周刊》第9页《酷评》栏,有一段关于“教育部要求南方科技大学教改实验班学生必须全部参加今年高考”的评论。评论者是“老曹”。他说:“孙猴子还是怕唐僧念紧箍咒,再不听话如来佛就把他压回到五指山下
  • 哪有“蓬松的双眼”
  • 《新民周刊》刊载的《老兵杨良平的战争与和平》一文,说到当年的南京保卫战。杨良平当时是国军36师的一名战士,与战友们在南京城阵地上坚守了8天。“这天夜里,杨良平一觉醒来后,发现一个连的100多号兄弟,全不见了。杨良平从街边爬起,睁开蓬松的双眼,发现日本鬼子已经进城了。”此处的“蓬松”用得不妥当。
  • 这不是“潜规则”
  • “潜规则”是一个热词,常见于娱乐界。没想到在体育报道中,也和“潜规则”不期而遇。《巴萨王朝笑傲江湖》一文是这样说的:“在‘欧洲杯冠军难以在下届世界杯夺冠’的潜规则盛行之下,西班牙人用自己无可争议的表现击碎了这一预言。”
  • 田汉的[虱子]
  • 一九三五年,田汉由于从事左翼文化活动而被捕入狱,不久,满身长了虱子。一次,他边捉虱子边[哼成了]一首独一无二的词---《如梦令虱子》:
  • “高档假酒”,还是?“假高档酒”?
  • “产供销‘专业化’分工高档假酒以假乱真”,这是2011年7月20日《中国剪报》第8版一篇文章的标题。笔者觉得“高档假酒”不顺眼,还是用“假高档酒”妥帖一点。
  • “祭扫”应该在何处
  • 2011年4月2日,《解放日报》头版刊有一幅新闻照片,旁边的说明文字这样写道:“3月31日,全国公安一级英模肖玉泉纪念馆内,杨浦公安分局交警支队‘肖玉泉中队’民警与肖玉泉遗孀张美丽向英雄塑像敬献鲜花。”标题却是“祭扫”二字,这显然用得不够准确。
  • [劳燕]岂能[纷飞]
  • 2011年2月15日,《三峡晚报》A03版刊有《西陵伍家200多对新人昨日结连理》一文,其副标题是“另有5对夫妻,不知为何选在情人节劳燕纷飞”。这个“纷飞”显然“飞”错了,应是“分飞”之误。
  • 蔓延·漫延·曼延
  • 这三个词简直像三胞胎,读音相同,又都有一个“延”字,在表达的意义上,更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长期纠缠不清。今天,能否让它们各得其所呢?
  • [酆都]的改名
  • 一九五八年,周恩来为查勘三峡水利枢纽工程来到了四川省酆都县。酆都县委负责人在汇报工作时,特别提到当地的粮食产量已由一九四九年的二亿斤上升到一九五七年的四亿多斤,
  • 说“壁”道“璧”
  • “壁”和“璧”读音均为bi,字形又十分相似,因此常见有人误“璧”为“壁”。比如,出版家赵家璧被写成了“赵家壁”,安徽灵璧被写成了“灵壁”。可见,辨一辨这两个字,还是有必要的。
  • “臭名”何以“卓著”
  • 在希腊神话中,有一个“普罗克汝斯特斯之床”的故事。普罗克汝斯特斯是一个臭名卓著的妖怪,他利用他的床杀死过往的旅客。
  • “寻点香啧”?
  • 2011年7月19日,《杂文报》第3版刊有《搂抱明星的乡官冤不冤?》一文,文中有句话写道:“活动虽是演艺活动,但表演者都是大红大紫的著名演员、明星。你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竟敢‘强行搂抱’近距离亲密接触,
  • “相濡以沫”从何谈起
  • 2011年6月9日《文汇报》刊有一篇报道《忍受家庭暴力30多年今遭丈夫榔头相向》,其开头是这样一段话:面对与自己相濡以沫30多年的妻子,野蛮丈夫胡力手持榔头、板凳敲打妻子的头部
  • 文采岂能“蜚然”
  • 2011年第6期《银潮》刊有《央视名导邓在军:将军老伴是我的贴身“勤务兵”》一文,其中这样写道:“他们只能在信里互诉衷肠,周尔均才华横溢,情书写得文采蜚然,缠绵悱恻。”句中的“文采蜚然”,笔者以为必须议一议。
  • “浆”怎能“引”
  • “翻阅家谱,一看都是贩夫走卒,牵车引浆之流,实在提不起来(不值一提)……”这是2011年6月14日《姑苏晚报》第33版《我是谁的后裔》一文中的一句话。其中的“牵车引浆”是“引车卖浆”之误。
  • 牛有“孺子”精神吗
  • 2011年《时代邮刊》5月上半月号第48页上有这样一句话:“这位女性正以牛的孺子精神鞭策、激励自己,以新的姿态昂扬奋进在人生路上……”因鲁迅先生“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诗句,“孺子牛”一词为人熟知。不过说“孺子牛精神”可以,
  • 《老子》何来五千年
  • 2011年《老年博览》第6期《人往低处走》一文中说:“中国一本《老子》,五千多年了……”这个“五千多年”不知从何说起!查阅《辞海》可知,“老子”是“春秋时思想家,道家的创始人”。现一般以周平王元年(前770)到周敬王四十四年(前476)为春秋时代
  • “深文周纳”指的是什么
  • 《名家写作法》(上海辞书出版社)是一本很实用的书,给人启发良多。但该书在谈到罗素的写作时,却出现一处明显的差错。文中这样写道:“因为议论性散文思想性和逻辑性较一般散文为强,有时为了深文周纳,可能会用上一些长句或长词。”从文意判断,
  • “日上三更”?
  • 2011年1月7日,《光明日报》第16版刊有《志士的痕迹,智者的歌咏》一文,文中有段文字说:“他长睡到日上三更,醒来时则自我陶醉。”三更半夜会出太阳吗?当然不会!“日上三更”无疑有误。
  • 死者不可能接受采访
  • 2011年5月16日,《新京报》A17版刊有《革命者张国焘的A面B面》一文,文中有段话这样写道:“‘一大’期间,有部分代表对张国焘表示不满,认为其跋扈,有权力欲。李达、包惠僧、刘仁静、陈公博在解放后,接受中共党史编撰者采访时,均表露了这种意见。”
  • “牝杜之合”?
  • 2011年5月13日,《家庭百科报》第2版刊有《道德感的觉醒与升华令人欣慰》一文,文章中这样写道:“道家始祖老子,他通过实验性的观察,确知人体生命是由于牝杜之合,亦即性活动产生的,而性合之源则在于精。”其中的“牝杜之合”应该是“牝牡之合”之误。
  • 是“涟漪”还是“波涛”?
  • 前不久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上,哈尔滨大学的一位教授在讲解“慈禧”时,谈到同治帝决意重修圆明园,说“这消息一传出,如同一枚巨大的炸弹投向水面,立刻激起了阵阵涟漪”。
  • “不甘服雌”?
  • 2011年8月15日,《光明日报》第16版刊有《2011,意犹未尽话高考》一文,其中写道:“另一方面,如火如荼的高中国际部、留学班遍地开花,为学生们提供国外读书的便捷途径。不少国外高校不甘服雌,他们甚至在高二学生中‘下手’,通过特招、提供奖学金等优惠政策招揽生源。”
  • “硕鼠”可能不是鼠
  • 《诗经·魏风》中有一首著名的诗篇《硕鼠》,历来的先秦文学作品选集几乎都把它收了进去。它用硕鼠“食黍”“食麦”“食苗”为比喻,对古代的剥削者不劳而食、骄奢淫佚的丑恶本质,作了深刻的揭露和讽刺。这里的“硕鼠”一般都解释为“大老鼠”。
  • 佛教中的“乘”如何读
  • 稍具佛教知识的朋友都知道,佛教有大乘佛教与小乘佛教两个派别。小乘佛教,主要流行于东南亚各国,只求自度,脱离生死苦,一般不度人;大乘佛教主要流行于中国、朝鲜半岛、日本、越南等地,不仅自度,而且普度众生。
  • “不毛”原来是地名
  • 诸葛亮《出师表》有一句话是:“五月渡泸,深入不毛。”现在广泛使用的人教版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将“不毛”注释为“不长草”(的地方)。2010年《咬文嚼字》第10期刊有《不毛之地:不长草的地方?》一文,其中说:“泸,即泸水,在今四川省南部
  • “你好,我是64330669……”(29)
  • “锦标赛”的含义问:2011年世界游泳锦标赛在上海举行,中国体育健儿取得了优异成绩。兵乓球、羽毛球、篮球等也有世界锦标赛。“锦标赛”是体育比赛的一个类别吗?为什么称“锦标赛”?
  • “几乎”可以和“都”搭配吗
  • 问:我是刚进报社不久的校对人员。前不久在一篇文稿中见到“几乎”与“都”搭配使用,校对室有人认为不对,既然是“几乎”,就不可能是“都”。这种说法对吗?
  • “量体裁衣”的“量”:读liang?读loang?
  • 问:“量体裁衣”是一个使用频率很高的成语。其“量”有人读liang也有人读liang,这个字究竟如何读才准确?
  • 老虎何以称“大虫”
  • 问:本人喜欢看古代白话小说,发现古人常称老虎为“大虫”。老虎是虫子吗?为什么称“虫”?——山西唐尧
  • 台风的“台”
  • 问:台风常给人们的生命财产造成重大损失,如今年7月底的“梅花”就造成辽、鲁、苏、沪、浙等5省市360余万人受灾。有人说,由于台风在台湾附近的西太平洋海面生成,所以称“台风”。这种说法对吗?
  • “没羽箭”的“没”读什么音
  • 问:最近新版《水浒传》在荧屏热播,作为超级“水浒迷”,我自然一集不落地收看。张清的外号“没羽箭”,其中读的是“mo羽箭”,而有朋友认为应该读“mei羽箭”。到底应该如何读?
  • 语林拾遗(六)
  • [骨肉横飞]?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0年3月出了一本极好的书,好得不得了!但它215页上有一段话:“美国上演《珍珠港》电影,纪念六十年前日本偷袭珍珠港的惨痛教训。新闻说,电影十分逼真,海港残破,机舰摧毁,烈火冲天,骨肉横飞
  • [不要说自己都不理解的话]
  • 高平子(一八八八----一九七O),上海人,曾任教于震旦大学。天文学家,治学严谨,颇有成就,曾以精密论证推算出周代北极星的准确位置,引起学术界高度重视。月球上有座环形山,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 “发髫”与“发髻”
  • 2011年5月18日,《解放日报》第11版登有介绍中国职业台球“花式九球”打法女运动员潘晓婷的一篇文章:《打球,读书,享受生活》。文中说:“齐齐的刘海,清爽的发髫,一件轻盈的白色薄纱装,‘九球天后’看上去像个洋娃娃,又不失清新之风。”其中“发髫”一词值得商榷。
  • [一字千金]的出典
  • 2011年3月23日,《浙江老年报》刊有《“一字千金”的由来》一文,文中说:唐代长安洪福寺(应为弘福寺)高僧怀仁和尚根据朝廷要求,用晋代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字体,将玄奘和尚所译佛经经文(玄奘从印度带回的)、唐太宗李世民所写的序文和太子李治(即后来的唐高宗)所写的记述玄奘的谢表合为一体,刻成石碑,
  • 满“洲”和赫“洲”
  • 我国有许多带“州”字的地名,如杭州、苏州、广州、郑州等,这些“州”在古代是行政区划名,相当于现在的“省”“市”等。这些“州”是不能写成“洲”的。值得注意的是,“满洲”“株洲”是例外,其“洲”字是有水旁的。
  • “省”的今生与前世
  • 本文所说的“省”,特指地方行政单位的名称。我国目前的地方行政单位,主要为省、市、县三级,“省”属最高一级。如果说这就是“省”的今生,那么,它的前世指的又是什么呢?
  • [一不做,二不休]说源
  • 一不做,二不休,指行事时,一旦开始,就索性干到底。此话据说是唐人张光晟说的。
  • [佯攻]与[仰攻]
  • 《亮剑》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电视剧,虽然已经看过多次,但在今年暑期忍不住又看了一遍。第17集中,358团团长楚云飞与副官讨论褐阳沟之战的经验教训,楚说:我军居高临下属于以逸待劳,而敌人是仰攻,处于不利位置,
  • 诸葛先生何曾流“鼻涕”
  • 2011年6月12日,央视中文国际频道《百家讲坛》播出《向诸葛亮借智慧之五·信任的诀窍》。主讲人说:刘备在白帝城托孤后,诸葛亮诚惶诚恐,立即“泣涕”表示忠心。接着,主讲人又解释道:“泣,是哭泣;涕,是流鼻涕。”“泣涕”的“涕”,真的是流鼻涕吗?
  • 诛“九族”还是诛“十族”?
  • 2011年《杂文月刊》6月下刊有《恐惧之中的伟大》一文,其中提到明代的“靖难之役”,这样说道:“方孝孺怒而写下‘燕贼篡位’四字,骂道:‘死即死耳,诏不可草。’方孝孺因此被诛九族。”其实历史事实是,方孝孺被诛了“十族”,而非“九族”。
  • “邵洵美”名字的来头
  • 鲁迅有一个时期见了郑振铎就骂他,说在《小说月报》上弄错了照片,翻译错误;他讲两个富家女婿,一是指邵询美,一是指郑。(2011年《读者》第12期《鲁迅的“好玩”》)
  • 忽必烈不可能[自立为元世祖]
  • 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历史的千年之眼》是一部“借古人之眼悟先人智慧”的人文历史类书。该书第175页有这样一段话:“蒙古大汗蒙哥率军亲征,却在钓鱼城下中流箭而死。他的死给蒙古汗国带来了分裂。蒙古贵族推举忽必烈的弟弟阿里不哥继承大汗位,
  • “建安七子”孔融最大
  • 《文化家族:书香世家的流金岁月与精神之旅》(哈尔滨出版社出版)中有这样一段话:孔融可能是孔子后人中最有知名度的一个了。他自幼聪明过人,懂得礼让,所有小孩可能都知道“孔融让梨”的故事。
  • [瓜瓤]非[瓜囊]
  • 2011年7月22日《新民晚报》A7版《民生·财经》版有一篇报道,题为“皮薄囊甜外地西瓜滚滚来”,该文中还写道:“现在的瓜都是露天栽培的,自然成熟红心沙囊皮薄甜度高。”这里两处写到的“囊”字,显然都错了,应当改作“瓤”。
  • “基础四国”“与金砖四国”
  • 2010年1月21日,《社会科学报》刊登有《从“金砖四国”到“基础四国”》一文,文章称:从去年(2009)12月在哥本哈根召开的全球气候会议起,中国外交部把盛行一时的“金砖四国”(BRIC)改译为“基础四国”,是非常高明和值得称道的。
  • 引用者不是原作者
  • 2009年12月1日,《益寿文摘》第6版刊有《享受生命中的惊喜》一文,其中说,“王国维有句名言:‘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样的惊喜叫人好生羡慕,这种类似天赐的喜悦,叫人心神向往”。该文将辛弃疾的名句错为王国维的名言了。
  • 《建国大业》一误
  • 长篇小说《建国大业》(作家出版社出版)第180页有这样一段话:“朱自清先生真有骨气,真是当今的叔夷、伯齐呀!”毛泽东的眼圈红了,沉默了好一会儿。
  • 孔子先死后生
  • 有一幅漫画,画着一个孩子手持一张试卷,上写:“历史问答孔子(551-479)”。孩子向其父求教:“爸爸,孔子后面括号里的数字是啥意思?”画题用的是他爸爸的回答:“是他的手提电话号。”
  • 一支断箭
  • 峰火频起,边境战事连连。父子俩个应征人伍。父亲军功累累,没几年就做了将军。儿子不仅没有立过战功,还多次险些命丧沙场。父亲知道,儿子之所以在战场上没有出色的表现,是因为他性格柔弱,缺乏战胜强敌的信心,甚至自抱自弃,毫无积极进取的勇气。
  • 图中差错知多少?----[一字千金]的出典
  • 2011年3月23日,《浙江老年报》刊有《“一字千金”的由来》一文,文中说:唐代长安洪福寺(应为弘福寺)高僧怀仁和尚根据朝廷要求,用晋代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字体,将玄奘和尚所译佛经经文(玄奘从印度带回的)、唐太宗李世民所写的序文和太子李治(即后来的唐高宗)所写的记述玄奘的谢表合为一体,刻成石碑,
  • [卷首幽默]
    “千斤方”?(杨昌俊 叶瑁[画])
    [语林漫步]
    你被人“亲”了吗(吉久长)
    汉语中的词与非词(辛羽)
    [众矢之的]
    “间不容隙”说不通(典荣)
    “三流”不与“九等”配(陈林森)
    是五行山,还是五指山?(王宝珍)
    哪有“蓬松的双眼”(中源 昌俊)
    这不是“潜规则”(胡马)

    田汉的[虱子](李波)
    [借题发挥]
    “高档假酒”,还是?“假高档酒”?(蔡正序)
    “祭扫”应该在何处(屠林明)
    [劳燕]岂能[纷飞](唐东军)
    [辨字析词]
    蔓延·漫延·曼延(仇志戎)

    [酆都]的改名(顾遥)
    [辨字析词]
    说“壁”道“璧”(楚汶)
    [一针见血]
    “臭名”何以“卓著”(谷润)
    “寻点香啧”?(高良槐)
    “相濡以沫”从何谈起(俞敦雨)
    文采岂能“蜚然”(杨郑江)
    “浆”怎能“引”(李荣先)
    牛有“孺子”精神吗(龙启群)
    《老子》何来五千年(刘曰建)
    “深文周纳”指的是什么(阎德喜)
    “日上三更”?(罗养性)
    死者不可能接受采访(良木)
    “牝杜之合”?(高梁)
    是“涟漪”还是“波涛”?(尹志杰)
    “不甘服雌”?(王毅力)
    [有此一说]
    “硕鼠”可能不是鼠(曾史)
    佛教中的“乘”如何读(陈治典)
    “不毛”原来是地名(甘德鲜)
    [热线电话]
    “你好,我是64330669……”(29)(姚博士)
    “几乎”可以和“都”搭配吗
    “量体裁衣”的“量”:读liang?读loang?
    老虎何以称“大虫”
    台风的“台”
    “没羽箭”的“没”读什么音
    [文童病院]
    语林拾遗(六)(屠岸)

    [不要说自己都不理解的话](唐仁)
    [文童病院]
    “发髫”与“发髻”(陈关春)
    [一字千金]的出典(厉国轩)
    [词语春秋]
    满“洲”和赫“洲”(陈扬桂)
    “省”的今生与前世(陈璧耀)

    [一不做,二不休]说源(刘鹏)
    [追踪荧屏]
    [佯攻]与[仰攻](田冰涛)
    诸葛先生何曾流“鼻涕”(古桥)
    [百科指谬]
    诛“九族”还是诛“十族”?(杨长军)
    “邵洵美”名字的来头(李荣先)
    忽必烈不可能[自立为元世祖](周振)
    “建安七子”孔融最大(一言)
    [瓜瓤]非[瓜囊](封常曦)
    “基础四国”“与金砖四国”(赵航)
    引用者不是原作者(江复兴)
    《建国大业》一误(谷士锴)
    孔子先死后生(凌乙)
    [向你挑战]
    一支断箭(立青)

    图中差错知多少?----[一字千金]的出典(厉国轩)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