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到桶里旅游
  • 国庆长假的一天,发短信邀请一位朋友聚聚。立即收到回复:“我在桶里,改天吧。”笔者一时反应不过来,犯了糊涂:“又不是老鼠,在桶里干啥?”赶紧询问。原来这位老兄打了别字,把江苏古镇“同里”误成了“桶里”。
  • “语言暴力”?此言差矣!
  • 现在“拷问”一词似乎很火,如“拷问行业协会责任”“拷问儿童监护制度之失”“拷问屏蔽门质量”等等,经常见诸各类媒体。《咬文嚼字》今年第11期刊有《“拷问”不休为哪般》一文,文中对这种用法持反对意见,认为“拷问”即拷打审问,其“语义先天性地带有或多或少的暴力色彩”,现在媒体不约而同地用带有“封建暴力”色彩的词,“来追究社会上某些负面现象的责任及失责根源”,在今天“建设和谐社会的大环境里”,“显得格格不入”。
  • 尽信词典不如无词典
  • 因为工作,讨论过一个问题,“蜂涌”算不算错?答案似乎毫无疑义:错。根据便是一些常用词典只有“蜂拥”没有“蜂涌”。然而,我相信,“蜂涌”应该享有“词权”,在较大型辞典里会有它的“户籍”。我认为,“蜂”如泉“涌”,“蜂”如潮“涌”,何其形象何其生动!事实是,《汉语大词典》就能找到“蜂涌”。
  • 不是“合拢”,而是“合龙”
  • 2011年7月15日凌晨,钱江三桥出现部分坍塌,两块梁板断裂,一辆运送钢板的重型挂车坠落桥下。8月1日出版的第28期《中国新闻周刊》所载《预言“击垮”钱江三桥》一文,在报道此事时说:“据《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一份当年《杭州钱江三桥建设工程交工验收报告》显示,主桥箱梁施工存在过分强行合拢,预应力张拉、压浆工艺不够规范,砼蜂窝较多、多处漏水、内外错台较大;……”
  • 动车事故发生在“仲夏”吗
  • 《生死甬温线》报道了今年发生的甬温线特大铁路交通事故,文中说:“7月23日晚上,D3115和D301正在行驶的甬温线上,就装备了这种先进的列控系统。虽然雷雨交加,两辆列车的乘客都在期待不久将到达的终点,或是亲人团聚,或是热乎乎的饭菜,或是好好地睡上一觉。”接着又写道:“是的,在这个仲夏的周末,有理由这样期待。”
  • 误用“大快人心”
  • 第37页有一篇题为“星光璀璨大享其城”的报道,最后一段写有这样的话?“城市的道路,是smart的舞台;NBA的赛场,是科比的舞台。他们在各自的领域自由穿梭,大快人心。”显然作者是把“大快人心”,仅仅理解为“非常痛快”,这其实是错误的。
  • 关公向《春秋》学什么
  • 第83页《作为文化中心的大学》一文说:“所以传说中的关公要着戎装而读《春秋》。关键不在从中学到了多少兵法,而是一种‘行为正确’的表现,表明认同于某种特定的行为模式。”关公从《春秋》中“学到了多少兵法”,显然不对。《春秋》不是一部兵书。关公读《春秋》,也不是为了从中学到行军布阵之法,而是学习春秋大义。
  • 赖昌星不是“戴罪之身”
  • 《赖昌星在温哥华的最后两年》一文,提及多人指责赖昌星诈骗敛财之事,其中写道:“赖昌星虽然是‘戴罪之身’,但他的‘名气’还存在剩余价值,还在吸引一些无知的人盲从。”(第58页)作为厦门“远华”走私大案的首要犯罪嫌疑人,赖昌星已被遣返回国,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 说“市”
  • “市”现在指城镇、城市,如市区、市民等;也是我国地方政区的单位名称,世界上许多国家也大多如此。 我国现在以“市”命名的政区很多,有六百多个,但其层级却有高下之分,其中属一级政区的直辖市有四个,与省同级,二级政区的地级市有二百多个,还有三级政区的县级市三百多个。然而在我国古代,“市”却不像省和县那样,从来都没有被用作过地方政区的单位名称,市演变为政区名称的过程非常漫长。
  • “麻省”的由来
  • 我们知道美国Massachusetts现在被翻译为“马萨诸塞州”,那么为什么不将位于该州的世界名校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简称MIT)称为“马州理工学院”而叫做“麻省理工学院”呢?2011年第7期《咬文嚼字》刊有《“麻省”从何而来?》一文,文中觉得这是一件“怪事”,但未能作出合理解释。
  • 《辞海》没错教授错
  • 2011年5月19日,《文汇报》的《教育》专刊刊有《词典都有错青少年汉语能力退化》一文,其中说: (著名作家、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格非举例说:“有一次儿子问我‘宓妃’的‘宓’怎么念。《辞海》里明确有se这个音,可是到了《现代汉语词典》中,就只剩下mi了,没有se了。很显然,‘宓妃’的‘宓’只能念做se,不能念做mi。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
  • “畜”字的读音
  • 2011年9月21日,辽宁电视台都市频道《新闻早早报》中播报了一条有关畜牧业发展的新闻。主持人把畜牧、畜养、畜产品、畜禽、牲畜等词中所有的“畜”字都读为了xu。正在读小学的孙子问:“畜”不是有xu和chu两个读音吗?怎么都一律读为xu了呢?
  • 金匮肾气丸:“匮”读何音
  • 市场上有一种药叫“金匮肾气丸”,许多人都把其中的“匮”读kui。连电视台、广播电台都不例外。北京同仁堂出品的此药,也把“匮”的汉语拼音标成kui。
  • 蛋挞如何“朗朗上口”
  • “松脆酥化的蛋挞朗朗上口,128层外皮不只是漂亮,更重要的是美味……”这是某品牌蛋挞包装盒上的广告词,蛋挞如何“朗朗上口”呢?
  • 墓地婚礼“慎人”?
  • 前不久,一则有关“墓地婚礼”的新闻,各大媒体争相报道。新闻说的是,辽宁有一对新人为了表达“生死相依”的爱情,在墓园里举办婚礼。辽宁卫视《第一时间》栏目也关注了此事,并采访了当事人。记者问新郎有没有人反对在墓地举办婚礼,新郎说:有,毕竟“墓地是很‘疹人’的……”电视字幕把“疹人”打成了“慎人”。
  • 误用“东窗事发”
  • 2011年9月1日《珠江商报》D2版刊有《做斗牛士还是蛮牛?》一文,其中说:“我多次私下找他谈心,旁敲侧击,他似乎一点就通,总是拍着胸脯向我保证,以后一定注意方式方法。每次的谈心都有效果,但过不了多久又会东窗事发。”其中“东窗事发”用得欠妥。
  • “百叶”不是“肺”
  • 2100年7月15日《辽沈晚报)C23版刊有《选秀是一场恶补》一文,其中说:“中国人谈起养生,常说缺什么补什么。肝不好吃猪肝,肺不好吃百叶,消化不良吃鸡胗,家畜们的五脏六腑成了人的十全大补。”
  • 不通的“令行不禁”
  • 2011年7月29日,上海《联合时报》第4版刊有《多思考失分在哪里》一文,文中给出的“思考”结果是:分析失分的原因,其中有一条是,“失分在令行不禁”。其中的“令行不禁”让人难以理解。
  • 谁接受调查?
  • 2011年8月4日《新民晚报》头版刊有《“上岛咖啡”竟有冒牌胡椒粉》一文,其中“竞有”这样的句子:“执法人员没收所有假货,并接受进一步调查。”谁接受调查?按照句子的意思是“执法人员”。这是哪儿对哪儿呀,明明应该是“上岛咖啡”嘛!
  • 刘胡兰牺牲于“抗战时期”吗
  • 2010年3月6日《山西法制报》第4版刊有《伟大女性之赞歌》一文,其中说:“抗战时期敌人斩刀下仍英勇不屈的刘胡兰……”刘胡兰是在抗日战争时期牺牲的吗?不是!
  • 《水经注》的作者是徐霞客?
  • “徐霞客的《水经注》就是实地考察了山山水水后写出来的。”这是2010年11月3日《科学导报》第1版《和孩子一起旅游》一文中的一句话。
  • “劝烟员”值得商榷
  • 近日,笔者在长沙乘坐某公交车,发现车上一年轻女子佩戴“劝烟员”圆形肩章。该女子是劝人抽烟,还是劝阻人抽烟?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笔者走近向她打听实情。原来是该市为创建文明城市,派出专人到公交车上劝乘客不要抽烟,她是被派往该车上的“劝烟员”。既然如此,“劝烟员”这一称呼就值得商榷了。
  • 应是“陈抟”
  • 2011年《散文》第8期有篇美文《爬华山》,其中这样写道:“次日,登华山。听当地文化人介绍说,老子当年驾青牛犁山开道是来过华山的,道家高士陈砖也在这里修行过,甚至孤独的唐朝公主竟也来这里虔诚地修行‘成仙’。”句中的“陈砖”应是“陈抟”的误写。
  • 作协是事业单位吗
  • 2011年8月29日出版的第32期《中国新闻周刊》刊有《让文学从行政体制中解放出来》一文.文中有这样一句话:“作为茅盾文学奖主办机构的(中国)作家协会,就是负责管理作家的一个政府所属事业单位。”作协真是“政府所属事业单位”吗?不是。中国作家协会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组织和领导中国作家进行创作、批评、学习等活动的文学团体。
  • 演员何曾叫“徘优”
  • 李叔同饰演茶花女玛格丽特。其形神俱佳的表演,很快引起轰动。……松居松翁后来在《芝居》杂志上发表的《对于中国剧的怀疑》一文中说“中国的徘优(演员),使我佩服的便是李叔同君。”
  • “首都”与“首府”
  • 2011年9月2日,《今晚报》《文化新闻》版刊有《和平区图书馆参加图联大会》一文,其中说:“第77届国际图联大会日前在波多黎各首都圣胡安举行,来自世界各国的代表团参加了本次大会……”句中的“首都”,应改为“首府”才准确。
  • 弟弟岂是姐姐“亲生”
  • 2011年8月11日,《中华读书报》的《书评周刊》栏目刊有《泪流满面的张爱玲》一文。文中有段话这样写道:张爱玲晚年给邝文美写信还说,她不是一个思乡的人。这仍然源自她幼年的自闭,她只对合乎她气息的人开放她自己。哪怕是她亲生的弟弟,若是不能懂她,也是陌生的……
  • 埃及艳后是“王”也是“后”
  • 2011年《咬文嚼字》第7期有篇短文《是“后”还是“王”?》,认为影片《埃及艳后》的译名不妥,其中这样说道:“此片原名Cleopatra,此人曾是古埃及的最高统治者,如果中文译文是‘埃及艳后’,那么她还有一个丈夫,是埃及的国王了?没有!”这种说法值得商榷,因为Cleopatra有两任丈夫,确实都是埃及国王。
  • 傅所长和郑所长
  • 北京大学早在“五四”之前,就创立了北大文科研究所。抗战爆发,该所停办。一九三九年春,由北大、清华、南开三校内迁联办的西南联合大学,在昆明站稳了脚跟,便将北大文科研究所恢复了起来,由中央研究院史语所所长傅斯年兼任所长,任副所长的是原北大秘书长郑天挺。
  • 补说“警钟长鸣”
  • 2011年第9期《咬文嚼字》载有《“警钟常鸣”,还是“警钟长鸣”?》一文,其中有段文字这样说道: “警钟长鸣”,只有在灾难真的即将发生时才会出现。这里的“警钟”,就是实际的警报器,功用是对即将到来的危急情况发出信号,警示人紧急避险,比如空袭来临的时候,报警的钟声会长时间地鸣叫。
  • 说说“口头禅”
  • 经常挂在嘴上说的话,人们通常称之为“口头禅”,如“差不多”“妥了”之类。但这些话并非禅语,何以要叫“口头禅”呢?确实,这些口头禅都与禅语了无关涉,然就口头禅的源头说,却是因禅宗而来的。
  • 烂醉如泥:“泥”为何物
  • 形容人大醉后的醉态,汉语中有个成语“烂醉如泥”。这个词生动形象,使用频率极高,几乎人人会用。据我们考察,“烂醉如泥”源于“醉如泥”,始见于东汉应劭的《汉官仪》:“一日不斋醉如泥”。“泥”究竟为何物?后世提出了不少新奇的观点:
  • “惊心”的谬误
  • 时下古装穿越剧《步步惊心》正横扫各大荧屏,屡创收视新高。该剧讲述现代人张晓穿越到清朝康熙年间,成为满族贵族少女马尔泰·若曦,又阴差阳错地卷入康熙诸皇子的夺嫡之争,且与诸位皇子发生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情感关系。此剧确实悬念迭出,情节惊心动魄,曲折感人,遗憾的是,其中常识性的文史错误也可谓“步步惊心”!试举数例:
  • 赠蒋介石军舰的不可能是丘吉尔
  • 电视连续剧《决战南京溺乏集里,蒋介石正筹划总统就职典礼,何应钦对蒋介石说:“英国首相丘吉尔赠送的军舰已驶抵下关……”(字幕)。这里的说法与历史事实有出人。
  • “拨冗”误成“拔冗”
  • 电视连续剧《螳螂》以解放战争为背景,反映的是地下党与国民党特工人员之间的斗争故事。第16集中,社会名流、学识渊博的魏镇海对国民党军统南京站站长杜雷说了一句话:“杜将军,百忙之中拔冗光临……“拔冗”无疑是“拨冗”之误。出人意料的是,这部电视剧不但字幕误为“拔冗”,连演员的台词也说成“拔冗”。
  • “卢员外”七颠八倒
  • 新版《水浒传》中《宋公明衣锦还乡》一集里,打败方腊以后,卢俊义要跟随宋江回京受封赏,燕青劝他放弃受封,并以西汉韩信、英布等功臣的下场为例谏阻。卢俊义反驳说:“韩信通陈稀欲反汉,英布九江举兵,汉高祖诈游云梦,令吕后斩之……”卢俊义说错了。
  • 岂能不管“你痛不痛”
  • “至于你痛不痛,反正我是痛了”——这是《南方周末》2011年9月22日的一个标题。稍微关注一点新闻的人都知道,这句话是学来的,可惜没学到家。压根儿就文理不通啊!
  • “汗流颊背”?
  • 2011年9月12日——18日一期《佛山广播电视周报》一篇文章的标题是:“《舞力对决》:让你汗流颊背地走出电影院”。其中的“汗流颊背”应是“汗流浃背”之误。
  • 钱穆胡适得外快
  • 主持校务的司徒雷登,问新入燕大执教历史的钱穆对燕大印象如何。钱穆答:“初闻燕大乃中国教会大学中之最中国化者,心窃慕之。及来,乃感大不然。
  • “阑珊”不作“辉煌”解
  • 2011年7月20日,《辽沈晚报》之《健康十二运祝福特刊》回顾与辽沈有关的体育运动的“光辉瞬间”,其通栏大标题是:“岁月经典阑珊处”。显而易见,此标题脱胎于“灯火阑珊处”,却把“阑珊”理解成光辉、灿烂、辉煌的意思了。这无疑不对。
  • 语林拾遗(八)
  • “混杂”一例 中央电视台12频道2011年8月16日“社会与法”栏目播出节目,揭露网上推销的保健品大都是假货,告诫网购者不要上当。主持人说:“那些保健品都是鱼目混杂”。
  • “肾囊”不是膀胱
  • 1926年,名记者林白水惨遭张宗昌杀害。林白水之所以遇难,与他嘲骂张宗昌的总参议潘复有关。时人称潘复为张的“智囊”,林骂潘是张的“肾囊”。因为潘复字馨航,林白水是福建人,福建方言馨航与肾囊相似。
  • “探鹂”岂能“得珠”
  • 2011年8月26日,《文汇读书周报》刊登有《风流倜傥龚鹏程》一文,文中写道:“更旁搜西籍,穷泰西文化之精髓,探鹂得珠后乃调和鼎鼐,以自家面貌卓然而独立。”其中的“探鹂得珠”应是“探骊得珠”之误。骊:黑龙。“探骊得珠”即从黑龙下巴底下,取来一颗珍珠。
  • “噪声”不该称“噪音”
  • 新浪网上一篇谈车的文章说:“汽车对环保的最大危害是噪音污染。”又说:“车辆发动机是噪音的一个来源,它的噪音的产生,随着发动机转速的不同而不同。”这里“噪音”均应改为“噪声”。
  • “风光迤逦”?
  • 2011年8月30日,《杂文报》头版有篇文章《桐庐“万强生态农庄”万元征集楹联》。文中有这样一段文字:“农庄占地1000亩,坐落于山青水秀、风光迤逦的桐庐分水江畔,四季鸟语花香,禽畜肉蛋,瓜果蔬菜全生态,可游可玩,可餐可住…”
  • “发点球”?
  • 今年《当代》第2期刊有《高官的良心》一文,是反映足坛反腐打黑的纪实作品。文中有句话这样写道:“绿城获得了一个发点球的机会……”其中的“发点球”无疑是“罚点球”之误。
  • 法国人操的就是“骆驼祥子的生计”
  • 《环球人物》周刊2010年第29期刊有《本刊驻外记者连线》一文,其中说:“前两年,我在巴黎看到了一个更有意思的现象,有人操起了骆驼祥子的生计,蹬着带篷的三轮车,专拉上班族。”《咬文嚼字》2011年第3期《众矢之的》刊登《骆驼祥子拉的是三轮车吗》一文,其中说:从报道提供的图片看“一个年轻的女人力车夫,正坐在一辆三轮车上等客”,而骆驼祥子拉的是二轮的洋车(或称“人力车”或“黄包车”),二者不是一回事。所以“法国‘女人力车夫’,所操的并非骆驼祥子的生计”。
  • 也说“垂帘听政”
  • 阎崇年先生在《明亡清兴六十年》下册第55页上说过这样的话:“魏忠贤企图垂帘摄政。就是想立一个傀儡小皇帝,他自己来摄政。……”《咬文嚼字》2008年12期刊有《魏忠贤企图垂帘摄政?》一文,文中说:“垂帘听政的做法”始于唐朝的武则天,唐高宗李治当政时,武则天隔着帘子坐在宝座后面参与决策朝政,后来用“垂帘听政”指皇后或皇太后执掌朝政。魏忠贤用不上这个词。
  • “壳牌”的“壳”怎么念
  • 国庆前一天,广播中听到关于壳牌公司的一条新闻,“壳”念的是。后来问朋友,他说电视中也播过这条新闻,也这么念。不由得生出疑问:壳牌的壳,究竟该怎么念?
  • 武松杀人留名在何处
  • 2011年8月9日,《杂文报》第3版上有这样一段文字: 我突然想起《水浒传》里的草莽英雄来。他们常干些杀人放火、拦路抢劫的勾当,可是他们都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敢作敢为,从来不推卸自己的责任。像武松杀了西门庆、潘金莲,怕连累别人,干脆蘸着仇人之血于墙上留下自己的姓名,是何等的气冲霄汉啊!
  • “支边”与“支内”
  • 2011年7月16日,《解放日报》第5版刊有《前儿媳将八旬老夫妇逐出家门》一文,文中这样写道:“沈老伯夫妇在退休前都是医生,上世纪50年代,远赴河南安阳支边,直到2000年才回沪。”让人疑惑的是,去“河南安阳”工作,怎么能说“支边”呢?
  • 是“金圆券”还是“金票”?
  • 2011年9月16日,《辽沈晚报》A14版刊有《更多无名的他们是我们民族的脊梁》一文,文中说东北义勇军战士为了解决经费问题,把目标锁定在沈阳城的银行,“(盖中华)把手枪在裤裆里绑好,就带着几个护卫大摇大摆地进了沈阳城。白天踩了盘子,晚上就下手,抢了一麻袋金圆券(日元)就跑回了老家”。笔者想说的是,“九一八”事变以后,东北沦陷,日本侵略者在我国东北发行过“金圆券”吗?答案是否定的,日本侵略者发行的是“金票”,而非“金圆券”。
  • “大理寺”说略
  • 2011年9月《杂文月刊》(下)所刊《鼠与器》提及袁世凯民国初期治贪的故事,其中写道:“三日内,从总统批准到大理寺审判,宣判,枪毙执行,王治馨已命丧黄泉。”此处表述不合史实,因为当时已无“大理寺”!
  • 百元美钞上的图像是美国总统吗
  • 2010年11月4日,《文汇报》“笔会”头条《一笑就塌的巴别塔》说到美国移民考试的情形。移民官问:“本杰明·富兰克林是谁?”被考者茫然无知,答非所问。文章就此指出:应试者至少应该知道“百元美钞上印的总统头像是富兰克林”。
  • 《淮南子》和《览冥训》不是“两部著作”
  • 2011年9月22日,《辽沈晚报》C13版刊有《“大火球”从天而降红山人哭别家园》一文,文中说:“最早记载女娲补天的著作是《淮南子》和《览冥训》……”。《淮南子》和《览冥训》是“两部著作”吗?
  • 宽容
  • 闻名遐尔的普吉岛,是世界著名的旅游圣地。 去年暑假,我梦想成真,来到泰国西南海域这个有“金银岛”之称的迷人地方。温暖的海水,乳白的沙滩,迷人的小岛,天然的洞窟……无不让我恋恋不舍,流连往返。除了让人如痴如醉的自然风光以外,在这里目睹的一件小事,也让我久久不能忘怀。
  • “挥金”买玉?
  • 笔者曾与一同学去西安一大型“玉器展”参观。见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石上有“璞玉挥金”几个字。同学说:“这块玉石很贵。”我问:“何以见得?”他回答:“‘挥金’的意思是挥霍钱财,‘璞玉挥金’当然是买这块玉须花许多钱啦!”笔者不由一笑。真是这个意思吗?答案见本期。
  • 《咬文嚼字》2011年第1—12期(总第193—204期)总目录
  • 图中差错知多少?
  • [卷首幽默]
    到桶里旅游(黄文治 叶珺[画])
    [语林漫步]
    “语言暴力”?此言差矣!(立青)
    尽信词典不如无词典(江之北)
    [众矢之的]
    不是“合拢”,而是“合龙”(王宗祥)
    动车事故发生在“仲夏”吗(钟强)
    误用“大快人心”(胡礼湘)
    关公向《春秋》学什么(饶中源)
    赖昌星不是“戴罪之身”(董鸿毅 杨昌俊)
    [微型讲坛]
    说“市”(陈璧耀)
    “麻省”的由来(刘澜波)
    [正音室]
    《辞海》没错教授错(孙灵)
    “畜”字的读音(黎金祥)
    金匮肾气丸:“匮”读何音(姜登榜)
    [一针见血]
    蛋挞如何“朗朗上口”(崔荣荣)
    墓地婚礼“慎人”?(靳辉)
    误用“东窗事发”(余培英)
    “百叶”不是“肺”(邹立志)
    不通的“令行不禁”(屠林明)
    谁接受调查?(李白悠)
    刘胡兰牺牲于“抗战时期”吗(王震华)
    《水经注》的作者是徐霞客?(王震华)
    “劝烟员”值得商榷(李毅)
    应是“陈抟”(王庭宏)
    作协是事业单位吗(王德彰)
    演员何曾叫“徘优”(李荣先)
    “首都”与“首府”(光阴)
    弟弟岂是姐姐“亲生”(刘海燕)
    [碰碰车]
    埃及艳后是“王”也是“后”(和岚)

    傅所长和郑所长(李悠然)
    [碰碰车]
    补说“警钟长鸣”(蔡维藩)
    [词语春秋]
    说说“口头禅”(辛羽)
    烂醉如泥:“泥”为何物(刘斐)
    [追踪荧屏]
    “惊心”的谬误(张虹倩)
    赠蒋介石军舰的不可能是丘吉尔(一言)
    “拨冗”误成“拔冗”(斐悦恽)
    “卢员外”七颠八倒(谷士锴)
    [借题发挥]
    岂能不管“你痛不痛”(刘轶)
    “汗流颊背”?
    钱穆胡适得外快(李也白)
    “阑珊”不作“辉煌”解(邹立志)
    [文章病院]
    语林拾遗(八)(屠岸)
    “肾囊”不是膀胱(连广宇)
    “探鹂”岂能“得珠”(阎德喜)
    “噪声”不该称“噪音”(顾博渊)
    “风光迤逦”?(永诚)
    “发点球”?(阎德喜)
    [有此一说]
    法国人操的就是“骆驼祥子的生计”(李海书)
    也说“垂帘听政”(李春辉)
    “壳牌”的“壳”怎么念(李甬)
    [百科指谬]
    武松杀人留名在何处(赵永成)
    “支边”与“支内”(陈关春)
    是“金圆券”还是“金票”?(沈阳仁)
    “大理寺”说略(杨昌俊)
    百元美钞上的图像是美国总统吗(李光羽)
    《淮南子》和《览冥训》不是“两部著作”(李景祥)

    宽容
    “挥金”买玉?(黄礼贵)
    《咬文嚼字》2011年第1—12期(总第193—204期)总目录
    图中差错知多少?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