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婴儿的后腿”?
  • 一本关于毕加索的书上,有这么一段介绍其降生情景的文字:“经验丰富的医生萨尔瓦多走进了产房,他仔细地看了一下婴儿的脸,接着把婴儿的后腿提了起来,在他的后背上狠狠地拍了几下,孩子终于哭出声来。”怎么会有“婴儿的后腿”?毕加索虽是现代派绘画大师,但人长得并不怪诞。“后腿”从何说起!
  • 再咬“春晚”感言
  • 这里说的“春晚”,是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自1983年开始,一年又一年,年年有“春晚”。“春晚”不仅是电视台的一档节目,也是全球华人的一种娱乐形式,是春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春晚”不仅给观众带来了节日的欢乐.更在社会生活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迹。
  • 2012年“春晚”咬嚼档案:郭冬临长得如何
  • 今年“春晚”中有个小品《面试》,演员郭冬临扮演的角色是搬运工,到一家超市应聘,却被误当作小偷。扮演店长的魏积安端详着郭冬临,
  • 重蹈覆辙的“嘛”
  • “吗嘛”不分是一个常见错误。央视“春晚”多次误“吗”为“嘛”。2012年又出现了一例,可以说是“重蹈覆辙”。在群口相声《小合唱》中,相声演员周炜对四位歌唱家说:
  • 荆轲刺杀的是“秦公”吗
  • 今年春晚小品《荆轲刺秦》狠批穿越剧,“笑”果非凡。不过小品中也有文史错误。小品开头,黄宏说:“想当初,秦公金銮殿,图穷匕首见。那荆轲拔出匕首刺向秦始皇……”这里的“秦公”“秦始皇”应是“秦王”。
  • “竹报平安”的“竹”
  • 董卿无疑是央视“春晚”的台柱子,其大方、端庄的风格,深受广大观众的喜爱。白璧微瑕,她偶尔也会出点小差错。在杂技《空山竹语》前,董卿有这样一段串联词:“中国有句古话叫‘竹报平安’,
  • 西施比貂蝉老“一千多年”?
  • 春晚小品《爱的代驾》中闫学晶有一句台词:“我西施,她貂蝉,合着我比她老一千多年呢。”
  • “产前综合症”应为“产前综合征”
  • 小品《今天的幸福》中,多次出现“产前综合症”(字幕也如此),规范的说法应是“产前综合征”。
  • “鼓”不是“音韵”
  • 山西绛州大鼓在这次春晚上威风十足,《鼓韵龙腾》充分展示了它“地动山摇,闻声十里”的特点。在节目表演时,春晚特意配上了电视字幕,介绍绛州鼓乐,其中第一句是:“鼓是人类最早的音韵之一……”这话明显有搭配不当的毛病。
  • 围观名家博客(三):鄱阳湖究竟有多大
  • 韩寒在《三峡是个好大坝》中反弹琵琶,建议在鄱(pó)阳湖的湖口筑坝填湖造地,“这样,江西政府将瞬间多出几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可供买卖,而卖点自然是鄱阳湖的遗址……”韩寒的观点是否对,姑且不去管它。我想说的是,鄱阳湖的水面真有那么大吗?
  • 赛车手笔下的“堪路”
  • 韩寒喜欢汽车拉力赛,并且还是个出色的赛车手。其博文《赴澳大利亚监督指导世界拉力锦标赛的工作报告》,写的是他赴澳大利亚观看汽车赛事的感想。
  • “不知所踪”何时终
  • 媒体上时常将“不知所终”误为“不知所踪”,《咬文嚼字》曾指出过,但这一差错仍在流传。瞧,韩寒博文《2010年,上海大火》中,它又出现了:“消防员救下来几人,屋顶上的人群后来不知所踪,新闻也都无交待。”
  • 没有“权利真空”的说法
  • 韩寒的博文《谈革命》中说:“任何的革命都需要时间,中国那么大的国家,不说天下大乱,军阀混战,权利真空。稍微乱个五年十年的,老百姓肯定会特别期盼出现一个铁腕独裁者,可以整治社会秩序,收拾一下局面。”这里的“权利”,应该是“权力”。
  • 语言文字伤不起啊!
  • 韩寒的博文,文字犀利,我也爱看,但阅读时总会碰到低级文字差错。
  • 请为人民鼓咙胡
  • 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之前,彭德怀跑了八九个省,调查研究,了解民瘼。在平江幸福院,一位老红军递给他一张纸条,令这位身经百战的元帅潸然泪下:
  • “疮痰”≠“沧桑”
  • 《中国工业报》2011年6月9日第一版《压不垮的东汽领导人》,说的是中国东方电气集团党委书记在汶川特大地震后领导企业职工抗震救灾的故事。文中说“震后的东汽满目沧桑”。这里的“沧桑”用错了,可改用“疮痍”。
  • “行政村”早已撤销
  • 《人民日报》多次出现“行政村”的提法,2011年12月29日第13版《河南火患‘上户口’》一文中又有一例:“以行政村和社区为‘中网格’”。这显然属于误用。
  • “润笔”不是指写字
  • 电视连续剧《掩护》中的国民党军统局电讯处处长刘明远是个书法爱好者。在第24集,他对属下孟朝阳说:“我们好久没有润笔了,把笔墨准备好。”接下来的剧情就是刘明远练习写字。看来,编导误解“润笔”的意思了。
  • “伍员”的“员”怎么读
  • 2011年10月11日,中央电视台第9套节目,为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播放电视剧《孙中山与澳门》。澳门可谓孙中山先生的第二故乡。中山先生幼年听外人称中国人是“东亚病夫”,于是学习西医,以健康华人体魄,洗雪此耻。毕业后在澳门行医,治病救人,声名鹊起,
  • “不蜚的价格”?
  • 2011年7月1日《家庭百科报》第18版刊有《潘凤章的红色情缘》一文,报道一位普通的医生潘凤章收集了毛泽东各个时期照片千余张的故事。文中写道:“收藏家的初衷一般都没有功利性,而收藏品却都是有价值的。收藏品进入市场后有了不蜚的价格。这是社会影响使然。”
  • “徇情”非“循情”
  • 《珠江商报》2011年8月7日B7版《王子腾才是四大家族的核心人物》一文说:“但贾雨村复职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循情枉法,乱判葫芦案,放过了凶手薛蟠。”此处“循情枉法”应是“徇情枉法。”
  • 向北如何“迎着初升的太阳”
  • 《现代快报》2011年8月2日A30版刊登《宋庆龄流亡海外岁月解密》一文,文前有一段相当于“引言”的文字:
  • 谁是“笔者”
  • 《帕夫雷什中学》(教育科学出版社,1983年2月第1版)是苏霍姆林斯基的教育名著。该书的《译者的话》说:“其中《前言》部分言简意赅地阐述了笔者的基本教育理念。……第三、四、五、六、
  • 应为“溜了号”
  • 2011年12月9日《牛城晚报》A20版刊有《给你一个惊喜》一文,第三段写道:
  • “跌坐街头”为哪般
  • 《辽西文学》2011年第3期刊有张凤岐《槐树洞情思》之《弥勒佛》一文。前两句是:“跌坐街头笑意浓,袒胸凸肚心和平。”这里的“跌”字用错了,应为“趺”。
  • 生违的“酒斛交错”
  • 2011年12月9日《杂文报》第5版刊有《幽默里的故事》一文。其中有一句话说道:“同样是反讽,没有硝烟四起,在酒斛交错中就完成了短兵相接,不愧为是一位智者。”其中“酒斛交错”的说法是错误的,应为“觥筹交错”。
  • 不能称男子“红颜知己”
  • 2011年8月12日《行报》C02版《情感问号》一文,说的是一名未婚女子自述与一个有妇之夫的情感纠葛的故事。其中写道:开始时,“我告诉自己要把对他的爱放在心里,我们就做红颜知己好了”;
  • “海藻树”?“海枣树”!
  • 2011年12月13日《新民晚报》A2版刊登一则摄影报道,题为“给海藻树穿上‘防冻衣’”。文中还写道,“为了不让绿地公园的热带植物受冻”,园林工人“为一些海藻等易冻植物加包了一层草包”。图片的说明文字是“图为黄浦园林工人在人民公园里包扎海藻树”。
  • 清朝的大贪官叫“和坤”吗
  • 2011年12月16日《汕头特区晚报》发表的《和坤少时是个“苦孩子”》一文,写清朝大贪官和坤的“另外一面——‘苦’”,文章值得一读,可惜从题目到内文,人名全写错了,“坤”错写为“坤”。而且,这个“坤”字是特意造出来的,让人有点莫名其妙。
  • “微行”辨义
  • 苏教版《语文读本》(必修五)选录的《左忠毅公逸事》一文中的“微行人古寺”一句,编者注释“微行”为“皇帝或官员穿平民衣服出行”。原人教版高级中学《语文》(必修)第四册注释为“隐藏自己的身份改装出行”。
  • 为什么说“黄花菜都凉了”
  • “黄花菜都凉了”这句俗语表示事情太晚了,这是一个比喻的说法。为什么“黄花菜都凉了”会有这样的含义,它的本体到底是什么?网上搜索了一下,主要有两种解释:
  • 深入领会叫“涵泳”
  • 现行高中语文选修教材《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人民教育出版社)中先后出现这样两句话:
  • 这个"尚且"说不通
  • 2011年4月号《法语学习》登载了一篇文章《从法语熟语的翻译看释意理论的重要性》。文章说:“这些熟语在西欧语言之间尚且可以实现字对字的直译,如……但是由于法语和汉语缺少共通的文化背景,
  • 请勿乱称"花木兰"
  • 2011年10月5日《北京青年报》刊载的文章《警营花木兰的一天》,报道北京呼家楼派出所副所长匡岩一天的工作,内容很感人,但把匡岩称为“80后‘花木兰’”,就不妥了。
  • "贻笑大方"的是谁
  • 《文史精华》2011年第7期刊有《学者翁文灏的从政“四部曲”》一文。文中说,我国著名地质学家担任国民政府经济部长时经历的一件尴尬事:“翁文灏……顶头上司就是行政院院长孔祥熙。这位因妻得官的院长庸俗不堪……新任美国驻华大使高思来重庆,行政院举行欢迎仪式,
  • "湍飞"怎么飞
  • 2011年12月3日《新民晚报》的《夜光杯》副刊!刊有《被遗忘了的名医汪成孚》一文,其中一段写道:
  • 是"庑殿",不是"抚殿"
  • 《辽沈晚报》2011年8月2日B12版整版图文都是介绍沈阳市辽中县蒲河两岸景观的。其中有一句:“在近海绿洲东侧,与‘海之帆’隔河相望的,红色雕塑建筑是‘海之门’,它取于中国古代建筑最高等抚殿——故宫太和殿屋顶的剪影形式。”
  • "六一居士"辨误
  • 《北京青年报》2011年5月30日《历史纵横》版刊登了一篇《“六一”之一》的文章,其开头云:
  • 没有被杀,何来“杀身大祸”
  • 马未都先生著、中信出版集团出版的《醉文明:收藏马未都》(贰)第22页有这样一段话:
  • 克林顿的"遗愿清单"?
  • “遗愿”,即死者生前没有实现的愿望。“遗愿”通常是针对死者而言的;如果人还没死,那也一定是在临死前,自知生前无法实现的愿望,才可以称作“遗愿”。
  • “派头”:从学术到生活
  • “派头”,即“气派”,也就是指人的神情举止所显示出来的态度、作风或某事物所表现的风格、气势。“派头”何以能表示风格、态度、作风的意思?追溯起来,我们还要从“派”的意义流变说起。
  • 来自台湾的"hold住"
  • “hold住”是一个罕见的英汉组合词语,跟常见的字母词(如WTO、B超、卡拉OK)不一样,它不是用字母造词,而是直接由一个英语的词和一个汉语的词组成的短语。“hold住”诞生在台湾。
  • 为何"伤不起"
  • 这年头,什么都不让人省心,房价高,道路堵,污染大,人情多,……“最要命的是CPI指数飞速猛涨:‘蒜’你狠,‘豆’你玩。‘花’你钱,‘苹’什么,伤不起!”(《检查日报》2011年7月7日)这句“伤不起”道尽了多少人的无奈与不平。
  • 破译《水浒》里的怪绰号
  • 眼下,随着新版《水浒传》在多家电视台的热播,中国古典文学名著《水浒传》再一次走进百姓的视野。数百年来,水浒故事一直为人们所津津乐道,好汉们也广为传颂。但是,《水浒传》中有些好汉的绰号却常常令人一头雾水,有些书籍的解释或含糊不清,‘或以讹传讹,误导读者。
  • 古人重视胡须
  • 古人重视胡须。早在两千多年前的周朝,人们就以须长为美。《左传·昭公七年》里说,楚王在新台这个地方设宴招待鲁国的昭公,专门挑选须长的人作主持人。那时,很多国家是以无须为耻的。《孔丛子》记有一件趣事:
  • 廖冰兄的自嘲诗
  • “文革”结束后,漫画家廖冰史画了一幅《自嘲》,后来又题与了款识,是一首七言打油诗:
  • "标题党"及其他
  • 有些网友为骗取点击率,增加网站浏览量,常在网文上冠以与内容不相符的、极其夸张的标题来吸引网友眼球,被人戏称为“标题党”。最初,他们故意在标题上玩弄一些小噱头、小花招,标题与正文内容往往风马牛不相及。如标题是“黄色图片”,
  • 泰伯奔吴不是"禅让"
  • 央视第9频道2011年8月9日播出的《吴韵(一)我欲因之梦吴越》节目中,解说者讲到周之初年泰伯“三让王位,奔吴拓荒”,建立吴国时,说泰伯是“古父直公”的长子(字幕亦如此),“主动禅让”,是“遵从父亲意愿,禅让继承权”。
  • 懂鸟语的人是谁
  • 2011年10月17日《新民晚报》B6版刊载《柿子又熟了》一文,说院子里有两棵柿树,每到中秋节前后白头翁寻摸熟透的柿果,边啄食边叫唤。“这个吱吱嘎嘎,那个咕咕喳喳,像是在相互应对。我不是公孙阳,不谙鸟语,不知道它们说些什么。”该文结尾写道:今年的柿子熟得比较晚,白头翁鸟儿不再来争食柿果。
  • "博士生导师"是一种"学位"吗
  • 《文史参考》2011年3月(上)刊有《父亲乌兰夫:一个“受穷”的高干》一文,提及“刺绣大师”为乌兰夫缝补衣服一事,其中写道:“我的姥姥是刺绣方面的高手,如果刺绣水平可以用学位来形容的话,那她应该是博士生导师这样的人物了。”在这里,作者显然是错把“博士生导师”看作最高学位了。
  • 林冲“统领”八十万禁军?
  • 近来热播的新版电视连续剧《水浒传》中,说林冲“统领八十万禁军”,林冲俨然成了一位统率千军万马的大将。该剧第53集“大破连环马”里,金枪手徐宁的祖传雁翎锁子甲被时迁盗走,为取回宝甲他追赶时迁到梁山脚下,梁山泊头领宋江、吴用、林冲等到小酒店迎接。林冲进门后招呼道:
  • 误说梅花诗
  • 2011年12月1日,中央电视台《寻宝》节目播出《走进广东鹤山》。一位专家在为藏宝人鉴定一幅名画时,指着画上的诗句念道:“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接着对藏宝人解释说:“这是《西厢记》里的诗句。”这就说岔了。这是明代的诗,和元人创作的《西厢记》无关。
  • 听不懂的“何计安在”
  • 读《三国演义》,常可看到问计之言,其语大抵是:“计将安出?”意谓计策怎样产生。安,文言词,怎么、怎样、哪里的意思。有次看三国戏《赚历城》,却听到这样的问计念白:“将军何计安在?”其言有悖于文从字顺的要求。
  • 牡丹与宋朝都城
  • 央视《天工开物》栏目的配套图书《天工开物——古代成语中的科学知识》,开篇是《国色天香话牡丹》。其中一段说:“牡丹花为什么管它叫王者花,又叫花王呢?这是因为,都城建在哪里牡丹花就跟到哪里。”这种诠释本身就很有问题,跟来跟去,那还叫花王吗?姑且不论。而本段最后一句:“宋朝建都在洛阳,牡丹又跟着到了洛阳。”这就太违反常识了。
  • 《重生》中的两疵点
  • 电视连续剧《重生》第16集里,伪满洲国的一个叫王晋雄的大臣讥讽张景惠(伪满“总理”)说:“人家都说他(张景惠)算无疑策,谋略过人。”(字幕)这里的“算无疑策”应为“算无遗策”。
  • “耳耳”“尔尔”本一家
  • 《咬文嚼字》2011年第9期刊载的《“不过耳耳”?》一文,批评2011年5月27日《杂文报》中的一处用字差错。文中说:………如今好不容易抓到他一个短处,自然要大加攻击,以证明曾国藩的才质其实也不过耳耳。
  • 望洋兴叹与鬼为邻
  • 清末的大学士徐桐是一个比较顽固的人物,对西洋文化非常反感,《清史稿》说他“守旧,恶西学如仇”。他家住在东交民巷,
  • “朝闻道”的“道”
  •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论语·里仁》) 孔子这句话,古人引用得多。清朝同治、光绪两代帝师翁同稣,生前自撰一副集句联,上联是:“朝闻道,夕死可矣。”下联是:“今而后,吾知免夫。”
  • 杨澜的启示
  • 杨澜如今是一位出类拔粹的电视主持人,然而了解的人都知道,其成功并非一蹶而就。
  • 方舟子、郭敬明积极回应读者“围观”
  • 2012年本刊《众矢之的》“围观”新浪名人博客。1月被“围观”博主是打假斗士方舟子,2月被“围观”博主是畅销小说作家郭敬明。“围观”结果公布以后,全国上百家媒体纷纷予以报道,反响十分热烈。右图为部分报道文章剪影。
  • 图中差错知多少?
  • [卷首幽默]
    “婴儿的后腿”?(段志西 叶珺[画])
    [特稿]
    再咬“春晚”感言(卞嘉)
    2012年“春晚”咬嚼档案:郭冬临长得如何(郑仙山)
    重蹈覆辙的“嘛”(魏荣)
    荆轲刺杀的是“秦公”吗(刘盛平)
    “竹报平安”的“竹”(钟毅)
    西施比貂蝉老“一千多年”?(张虹倩)
    “产前综合症”应为“产前综合征”(张锦秋)
    “鼓”不是“音韵”(萧清馨)
    [众矢之的]
    围观名家博客(三):鄱阳湖究竟有多大(长君)
    赛车手笔下的“堪路”(黄典荣 盛祖杰)
    “不知所踪”何时终(董鸿毅)
    没有“权利真空”的说法(皋木)
    语言文字伤不起啊!(董羿)

    请为人民鼓咙胡(李也白)
    [一针见血]
    “疮痰”≠“沧桑”(柳乃复)
    “行政村”早已撤销(陈成江)
    “润笔”不是指写字(龙启群)
    “伍员”的“员”怎么读(解志维)
    “不蜚的价格”?(高良槐)
    “徇情”非“循情”(余培英)
    向北如何“迎着初升的太阳”(王兴宗)
    谁是“笔者”(王殿雷)
    应为“溜了号”(梁木)
    “跌坐街头”为哪般(王中原)
    生违的“酒斛交错”(吴尚达)
    不能称男子“红颜知己”(张志达)
    [借题发挥]
    “海藻树”?“海枣树”!(何立洲)
    清朝的大贪官叫“和坤”吗(王宣)
    [有此一说]
    “微行”辨义(朱明磊 高天友)
    为什么说“黄花菜都凉了”(杨琳)
    [文章病院]
    深入领会叫“涵泳”(胡礼湘)
    这个"尚且"说不通(董鸿毅)
    请勿乱称"花木兰"(刘曰建)
    "贻笑大方"的是谁(周振)
    "湍飞"怎么飞(徐世华)
    是"庑殿",不是"抚殿"(京向)
    "六一居士"辨误(宋桂奇)
    没有被杀,何来“杀身大祸”(孤闻)
    克林顿的"遗愿清单"?(潘传国)
    [词语春秋]
    “派头”:从学术到生活(曹志彪)
    来自台湾的"hold住"(马三生)
    为何"伤不起"(韦文娟)
    [微型讲坛]
    破译《水浒》里的怪绰号(钱国宏)
    古人重视胡须(陈运舟)

    廖冰兄的自嘲诗(一得)
    [热词快递]
    "标题党"及其他(风君)
    [百科指谬]
    泰伯奔吴不是"禅让"(子京)
    懂鸟语的人是谁(王宗祥)
    "博士生导师"是一种"学位"吗(杨昌俊)
    [追踪荧屏]
    林冲“统领”八十万禁军?(赵正言)
    误说梅花诗(王树凡)
    听不懂的“何计安在”(斯言)
    牡丹与宋朝都城(李光羽)
    《重生》中的两疵点(谷士锴)
    [碰碰生]
    “耳耳”“尔尔”本一家(许多雪)

    望洋兴叹与鬼为邻(胡云倩)
    [国学枝谈]
    “朝闻道”的“道”(侯盈)
    [向你挑战]
    杨澜的启示(王贵彬)

    方舟子、郭敬明积极回应读者“围观”
    图中差错知多少?(李景祥 饶青欣 胡开雪 张震东)
    《咬文嚼字》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