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小说界》 > 2016年第01期
  • 金色年华
  • 从东昌路码头上来,便感觉与江对面的十六铺景色大相径庭了。刚才一起坐摆渡船的乘客如一蓬烟已经散去,码头外的马路上孤零零地站着我与父亲两人。与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十六铺相比,眼前的景色则是冷冷清清、鲜见人影。
  • 生意
  • 冥冥中,我觉得她应该叫小糜。其实,她不叫小糜的,只是,我必须叫她叫小糜。她真实的名字,像一个巨大而神经发达的肿瘤,顽固地盘踞在我的记忆里,轻轻一想,就会疼得我闭上了眼睛,让这个故事无法前行。
  • 迷鸽
  • 她是在惠登里十三号长大的,这条灰扑扑的弄堂坐落在静安区和普陀区交界处。穿过小菜场,在一片歪歪倒倒的木板房后面,就是黑沉沉的苏州河。春夏之交刮西南风,小菜场的鱼腥味,苏州河的下水道味,再加上沿河酒精厂的烂山芋味道,造纸厂的碱味,五味杂陈,弥漫了惠登里那一带的街区。
  • 左弯道
  • 《大申人物》周刊记者申由甲正在采访,手机在口袋里“滴滴嘟嘟”地震动个不停,仿佛一只小松鼠在欢腾地跳跃。他对被采访对象充满歉意而无奈地一笑并做了个手势,按下了接听键。
  • 十八岁那年,你过得怎样?
  • 第五次相亲回来,他信心倍增。这一次跟前几次都不同,以前那些姑娘,外观上都过于黯淡,即便如此,她们跟他一见面,还是流露出但愿快点结束的不耐烦,他猜她们宁肯降低某些要求,也要挑选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做她们的丈夫、她们孩子的爸爸,而他身高只有一米五二,还是穿鞋量的,身高的劣势大大抵消了他在银行工作的优势。对此他没什么好说的,她们热爱她们的人生,他也清楚他的分量,所以每次他都心甘情愿为他们消费的茶水买单,然后在不通姓名的情况下礼貌挥别,不说再见。
  • 二姐
  • 夕阳把我的影子拉得很长,脑袋尖尖的,像把锥子。我摸着头,拐进采香弄。二姐迎面走来,我们擦肩而过,互相没有说一句话,甚至没有多看一眼。每次放学都是这样,我有点沮丧。交错几十米,我偷偷回下头,她短发笔直,后背笔挺,书包搭在右肩,日本动画片里的样子。
  • 彼岸花
  • 宝颜那天在大屏幕对全世界都说了,如果有天我不演戏了,我会消失,我不想让别人记得我。按理她一个二线小演员说什么都应该石沉大海波澜不惊,可谁让之前她闹了个轰轰烈烈的绯闻昵,再算上之前的,之前的之前的……
  • 你踏入同一条河
  • 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赫拉克利特
  • 夏天
  • 转眼就是夏天,天愈来愈热。那天,父亲正在清扫猪栏,一辆拉猪车“突突突”停在我家的养猪场前。车门打开,从里面跳下来一个矮胖子。矮胖子绕猪栏转一圈儿,再转一圈儿,然后掏出烟,抛一支给父亲说:“大哥,你这猪该出栏了。”
  • 纽扣
  • 艳阳高照,她右手打伞罩着我,左手搂住我的左肩。异地风情,加上这份陌生的亲近感,让我有点神思恍惚。一袭旗袍裹住她窈窕的身体,我好奇,职场奔忙的女性,怎么爱穿旗袍呢?她却笑着对我说,我要用中国女子最隆重的服饰来迎接您。
  • 60岁生日
  • 12月5日。 天刚拂晓,夫人交给他一个卡,说今天放假,你想去哪里去哪里,你想怎么过怎么过,你想跟谁过跟谁过,24小时有效,密码是551205。
  • 羡慕死了
  • 杨德意的儿子杨明,整整十年没回过家。那年高考中了文科状元,家里猫儿、狗儿跟着他上了电视。离家上大学时,全村人都来送行,树上鸟儿,将悠长婉转的鸣啼,掰碎成叽叽喳喳的惜别呢语。杨德意送儿子到公交车旁,叮嘱道:“儿子,你可是我们村里头一个大学生,一定要好好学,继续给爹妈脸上争光。”儿子欣然转身上车,把满山遍野的羡慕留给了父母。
  • 死也不能说的秘密
  • 二能豆子,是我的叔伯叔叔,排行老二。印象中,他个子不高,身体还算壮实,走起路来,雄赳赳气昂昂,好像指挥千军万马似的,加之平时爱吹牛不认输,人送外号“二能豆子”。最近听闻他死了,还不到六十岁,心里不胜感慨。
  • 因为母亲
  • 他是杀人不眨眼的凶手,他的身上沾有十四个无辜生命的鲜血。他又是狡兔三窟的罪犯,全国通缉两年多了,警方使出浑身解数,也未能将其抓获归案。可再狠毒的男人,内心也有柔软的地方,也有柔软的时候。两年后,他想母亲了,通宵达旦地想!实在熬不住,竟斗胆潜回了老家。他只想见母亲一面,让母亲开开心就走。作为独生子,从小骄生惯养,但父亲过世早,他是跟着母亲长大的。
  • 寻车
  • 说好晚上几位老同学聚聊的,葛君下午给明人来电话,说今天有要事,就不过来了。明人问:“你有什么要事?留校做了老师,就忙得屁颠屁颠的啦?”“真的是要事,待我这几天事完之后,一定做东请各位。”说得言词恳切,明人也就不好意思坚持了。不过,当晚他和老同学们聚聊时,还惦记着葛君,悄悄发了他一个微信:“究竟碰到什么事了?”葛君回复很迅疾:“丢了一辆车!”
  • 对门家的黑狗
  • 我的家乡赣南是闻名遐迩的“中国橙橘之乡”,漫山遍野都是果树,家家户户都有果山。著名的“江西脐橙”就出产在这里!我家在长岭也有一座果山,山上种了近2000棵橘子和脐橙。因为我远在珠三角教书,果山便由妻子管理。
  • 爱情故事
  • 他和她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恋爱,结婚,生孩子,养孩子,老去。这是人生的路线,人人必须经过。人和人大同小异。佛说,一切众生并无差异。可是,他的人生走上了岔路口。他患了尿毒症,他的准岳父不许自己的女儿与他来往。老人去见他,说,小伙子,我给你40万,了断你和我女儿的关系,你可以用这笔钱治病。
  • 领导
  • 几个老同学饭后闲聊,老板大谈自己一年赚多少钱,教授细数他掌握多少课题经费,高管忍不住透露了年薪,一位领导牢记“闷声大发财”的古训不吱声,只是鄙夷地“呵呵”,心想:我月工资只几千,但领导的“非货币价值”你们可懂?
  • 歪脑壳看wifi
  • 小城,无论繁荣还是萧条,都有那么一些老男人或一些老女人,干着儿女们不愿见到的事。罗爹年轻时睡落了枕,要乡下剃头师傅扶正,左转三下右转三下,只听见“嘎吱”一声响,从此成了个歪脑壳。罗爹对嘲笑他是歪脑壳的年轻人说:“你别说我头歪,我也不说你腿瘸,你们什么时候抬头挺胸走过路,无精打采地低着头,是想捡两文钱?”
  • 路灯
  • 小王近年来春风得意,事业有成,上级对他很赏识,于是破格提拔他为单位一把手。单位人不多,才一二十个。人不多但并不是不复杂,几任头儿都被闲言碎语淹得喘不过气来,感到工作太累,卷起铺盖走人。小王为人正派,从不掺杂是非,埋头去搞自己的业务,终有成就,于是被上级领导看好,最后一任头儿被“拉下马”后,小王就走马上任了。
  • 王洛宾
  • 弯月 王洛宾先生坐在公园的长条凳上问我:“你是喜欢圆月还是弯月呢?”我望着王洛宾先生弯月似的眼睛说道:“我不喜欢句号似的圆月,我喜欢逗号似的弯弯的月亮。因为弯月能载我梦游往事的故乡。”也许是这句话触动了王洛宾先生的灵感,他眼睛一亮站起来说:“只要有飘着弯月的地方,那就是我歌声摇醉的故乡……”
  • 荣誉杀人
  • 那天,我目睹了一场谋杀。灵堂里外温差很大,室内冰冷的气温将前来悼念的每张脸庞都凝结成霜。户外艳阳高照,我们班同学在导师带领下出席丧礼,唯独一人缺席,不过若是引颈张望,便会看见他端立于花团锦簇之间的微笑。
  • 实习生与修鞋匠
  • 实习生在新闻单位叫实习记者。实习记者小史最想写的一篇报道,是她们学校饭堂里的几个清洁工大妈。想写清洁工大妈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她们每天都很少买饭,大都吃学生的剩饭。小史看在眼里,了解了几位大妈的家庭情况:她们有的正在供子女上学;有的夫妇无业,全靠打零工为生;有的婆家、娘家几位老人都已年老体衰,需要赡养;有的家贫还有病人拖累,困难情况更为严重。由她们,小史想起了自己的爸妈。
  • 听说妻子在单位里搂着电焊大师让他吃奶,丈夫气得差点昏过去。.电焊大师以前是他的情敌,经过艰苦的竞争,在一年前这场三角恋爱他以微弱的优势取胜。如今孩子都有了,想不到局面还会逆转。丈夫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决定点燃液化气钢瓶,全家同归于尽。
  • 美妙的阅读
  • 读了几十年书,觉得阅读,是这个世界上十分美妙的一项活动。它首先是一种精神享受活动。将一本好书拿到手里,享受写书者的创造成果,吃进别人种出的精神食粮,会使自己有一种进食美餐的快乐。我每每读到一本精彩的小说,就会立刻换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宁可推迟吃饭和睡觉,也要争取读完,那份享受实在美好。
  • 五铢衣上妖气浓——妖怪的衣服
  • 骂人常将人比作畜生,我觉得应该分为三个境界。骂人经常拿人和畜生比,最重的自然“禽兽不如”。作为一个人连禽兽都不如了;其次是“禽兽!”——人和禽兽已经分不清楚了;最轻的该是“衣冠禽兽”——作为一个禽兽,但还知道穿衣服,这是一个文明的禽兽了。
  • 第一夜到第十四夜
  • 能被一千零一整除的数字可真少,像我们不吵架的时刻那么少。我对这世界没什么耐心,不碰电视和书本,更不耐烦和人讲理。可是你来了,你把手印按得满屋都是,墙纸背后,烟囱内壁,我们的掌纹渐渐长在一起。屋子中了蛊。我们每天跺脚诅咒要离开这间鬼屋,却谁也无法迈出一步。直到头上的天窗成了屋里唯一没被摔碎的玻璃器皿,月亮在其中辗转调色,变幻出幽灵的纹样。
  • [非虚构写作]
    金色年华(祝子平)
    [中篇小说]
    生意(连谏)
    迷鸽(范迁)
    左弯道(宋仲琤)
    [短篇小说]
    十八岁那年,你过得怎样?(姚鄂梅)
    二姐(王啸峰)
    彼岸花(陈缅)
    [乌有谭]
    你踏入同一条河(骆灵左)
    夏天(李德霞)
    纽扣(徐慧芬)
    60岁生日(申弓)
    羡慕死了(李明春)
    死也不能说的秘密(马广铎)
    因为母亲(戴希)
    寻车(安谅)
    对门家的黑狗(刘玉平)
    爱情故事(曾思云)
    领导(甘正气)
    歪脑壳看wifi(湘客)
    路灯(郑能新)
    王洛宾(陈俊舟)
    荣誉杀人(周礼群)
    实习生与修鞋匠(金昌)
    (奚甲明)
    [专栏]
    美妙的阅读(周大新)
    五铢衣上妖气浓——妖怪的衣服(锦翼)
    第一夜到第十四夜(包慧怡;谢鹏)
    《小说界》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文艺出版总社

    主办单位:上海文艺出版社

    社  长:郏宗培

    主  编:郏宗培

    地  址:上海绍兴路74号

    邮政编码:200020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7706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130/i

    邮发代号:4-436

    单  价:10.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