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小说界》 > 2011年第02期
  • 非洲风筝
  • 一班主任念完十二个同学名字,宗小西几乎已将脑袋垂到了课桌底下。他知道即使人数再扩大一倍,他依然排不进前二十四名,不可能获得直升本校高中的机会。全班二十八个学生,他在最后一次摸底考试中名列第二十六,倒数第三。宗小西想起母亲对他说过:“花了那么多钱请家教,再考不进直升名额,买块豆腐撞死算了。“宗小西一直不明白这句话的真实含义,豆腐怎么能把人撞死呢?
  • 联想桥物语
  • 陈梧和蕾刚刚趴在天桥栏杆上,接到了欧雪打来的电话。“我现在坐在马路边上,“她清脆又带一丝涩意的声音说,“我能打扰你吗?我现在很难过,担心自己过马路时出事。““当然。“陈梧感到一丝畏惧,“你别急着过马路,有啥事慢慢跟我讲。“陈梧瞧了一眼打望着桥下农田的蕾,很快地轻声对她说,“欧雪“,继续听电话。
  • 黄庭坚
  • 黄庭坚字鲁直,中年自号山谷道人,晚年复号涪翁。堂兄弟中他排行第九,又称黄九。秦观称秦七。秦七黄九一度齐名。黄庭坚生于今之江西修水县,宋代叫分宁县。那地方山清水秀,民风古朴。修水二字,本身就有诗意。河流弯曲而修美,两岸茂林修竹,错落小桥人家。修水上游一段,名叫十里秀水。古代中国,除了沙漠以外,几乎所有的地方都是风光秀丽的,诗性的百代生长乃是自然而然,犹如花要
  • 最后的华尔兹
  • 梦忆大舞厅开在上海古北区一个商业大楼九楼,全层统包,客人从电梯一出来,迎面就是墙上满贴的国际标准舞竞赛海报。一幅立起来比人高的是世界冠军得主到上海巡回演出海报,洋男洋女摆出了优雅的华尔兹舞姿,穿着燕尾西服的男人俊拔挺立,油光的头发一丝不乱,眼里含笑,怀里往后仰倒的女人,金发高盘也是一丝不苟,露肩裸背的桃红
  • 舞场
  • 一刘太太那晚到粮油大厦的五楼跳舞,遇到个男人,三十多岁的样子。对方称自己是做生意的,单眼皮,头发梳得油光水滑,也不抽烟,举手投足文质彬彬。刘太太只会跳些慢三、慢四,逢着那些转圈的快舞,她总要头晕。当晚,这个姓郑的男人提出跳快四,刘太太不知道如何拒绝,竟跟着他到了舞池。刘太太四十刚出头,脸上还剩一点青春时姣好的痕迹。她丈夫做烟草生意,这段时间正在躲缉私队的人,跑去上海了,刘太太闲来没事,就
  • 走单骑
  • 季灵芝是晚上十点多到赵庄的。她有点紧张。不紧张才怪呢,五十年来,她没和这个地方有一丝一缕的关系,就连它们的土产也没吃过。但是她来了,而且是在半夜三更。灵芝有心事从来不和自己的亲姐妹说,她最信得过的就是忘年交——荷荷。其实,荷荷三十多岁了,忘年交只是戏称,是灵芝觉得自己老了。灵芝说,我要相亲去。荷荷随口说,相亲好,直奔主题。灵芝笑笑说,网上认识的。
  • 彼岸
  • 黄昏的时候,雨止住了,天气似乎暖了,有风从南面的山冈往下吹。小青刚从学校回到租住房里,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先前,她身上的衣服差不多让雨湿透了,雨衣还挂在外面不停地滴水呢。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撂在屋檐底下,褐黄的锈水不时从车身滑落。在从学校回租住房的路上,小青穿雨衣,骑自行车一路狂奔,身上倒没觉得怎么冷。从学校到租住房的距离有些远,在镇街的另一头,差不多偏出了镇子,就像省略号的一点隔了很远,落在了另一头,有些遗世独立的味道。
  • 习惯没有你的日子
  • 蒋宝民第一次带李梦兰学游泳,是在西水市的秦岭游泳馆。李梦兰换上一身粉红色的泳装,在游泳池边一站,半躺着休息的男人坐直了,坐着的男人站起来了,没有下池的男人将目光弹回来在李梦兰高耸的胸脯和没有下垂的臀部放肆地收获。连蒋宝民也不由得多看了李梦兰一眼。当然,对李梦兰的裸体他熟悉得闭上眼睛也能看见光鲜之处,当李梦兰像鱼一样在他的身底下摆来摆去的时候,当李梦兰一丝不挂地偎依在他的怀抱里的时候,他陶醉了,他只感觉到李梦兰的皮肤跟绸缎一样光滑,只感觉到李梦兰的渴望和急迫。他来不及潜心阅读李梦兰。但他
  • 我们与他
  • 一对这灰色的地板我们已经非常厌倦。每天一早就踩着它,我们的细长的影子扫着它;长长的走廊全部是这个地板,在教室里是它,到实验室也是它,甚至在厕所里坐在马桶上看到的也就是它。它脏兮兮的,表面上有一条条模糊的纹路,一想到它就感到说不出的苦。你就没有过这种感觉吗?肯定有过,只是不想提它罢了。
  • 红色(外三篇)
  • 一“要把它拖走,不是吗?“一个星的警官问。“管它呢!“两个星的警官打断她,不耐烦地从桌边站起来。他环视一周问:“谁那儿有烟?“有几个人同时掏出烟盒递给他,他迟疑片刻,考虑是抽索皮阿涅牌的,还是穆尔提菲特牌的。“你喝不喝咖啡?“一个星的警官问,她是一个膀阔腰圆的女人。“我刚刚喝完。“
  • 用怀疑的眼光理解世界——匈牙利小说家纳吉·盖尔盖伊及其作品
  • 我跟盖尔盖伊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摄制组里。2007年秋天,借匈牙利在中国举办文化季之际,匈牙利方面投资拍摄了一套四集的电视记录片《中国特快》,试图通过对上海、深圳、北京、香港等四座城市的生活再现与近距离采访,帮助欧洲人了解当代中国,更为匈牙利的改革提供借鉴。摄制组里我担任顾问,盖尔盖伊是特邀的节目主持人,那时他在当地最具影响的一份经济杂志当记者。
  • 守望(外一篇)
  • 我开着一辆小车,驰出古城湘潭,直奔几十里外的白石铺乡,然后拐入路边的尹家冲时,是一个深秋的上午。山路平坦而弯曲,秋山沉碧,不时地闪跳出团团簇簇的红枫黄菊;山脚下的田垅里,晚稻已熟,在阳光照射下流金飘香。水塘、溪涧、农舍、菜园,散落在路边的各处。偶尔听到牛鸣犬吠、鸡叫鸭呱,偶尔看到几个人影飘移,倒使山冲显得更加静穆。我虽多年供职于报社,但这尹家冲却是头一次来。
  • 相聚巴别塔——中韩日三国作家作品讨论会散记
  • 冬日的首尔,像一杯冰的矿泉水,冷而清冽,天空中有淡淡的阴霾。创意大厦内,是素朴的桌椅与暖的咖啡香,在“摇动的境界产生的故事“的大背景板下,中韩日三国参加作品联展的作家和评论家们相聚一堂。缘起2009年,《小说界》杂志与韩国《子音母音》杂志以及日本《新潮》三家文学杂志社决定联手开展一项三国作家作品的交流活动,活动的方式是三本杂志在同一时间围绕着同一个文学主题推出并刊登三个国家六位作家的小说作品,目的是为了推动亚洲文学的深层交流,推举与介绍亚洲作家,促进亚洲文学在更大范围内的传播与互动。
  • 超越国界的写作
  •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我经常出国旅行,也有多次在异国他乡长时间逗留的经验。作为一个作家,当然在哪里都有可能写作,也有一种可能,到了异国他乡,什么也不能写。2001年我参加美国爱荷华大学的国际写作计划,去之前我想在那里写一个类似美国观察的长篇巨制,至少完成一半篇幅,但三个月过去之后,我发现自己只写了一个短篇小说,是我的“香椿树街“故事系列中的一个,与美国无关,与爱荷华也无关,更
  • 小说是人类共通的秘密
  • 我一向认为,小说是没有国境线的,无论是写作还是阅读。它说的就是那些“人事“,而只要是人,不管黑人、黄人、白人,关乎人心的普遍性的东西,都是相通的。比如爱、责任、牺牲精神、奉献、希望、内疚、公平感、良知。按中国话讲,“人同此心“。前一段,在看伊朗女作家那海的长篇《信仰大道的月光》,小说通过一对母女,讲述了伊朗犹太人隔离区一个关于妇女、家庭和国家的精彩绚烂的异域故事。我不是太喜欢看魔
  • 中韩日文学,资源正在逐步共享
  • 谈到中韩日三国文学的差异,这大概是一个文化比较的话题。有一位中国人最有资格来谈这个话题了,这位中国人叫金文学,他属于中国的朝鲜族,中国的朝鲜族与韩国人有着源远流长的关系,这自不待言。他后来又去了日本学习,受到了日本文化的熏陶,拿到了日本的博士学位。也就是说,三个国家的文化都在他的身上打上了印记。大概他很清楚自己的优势,所以他就专门来做三国的比较研究了。他出过好几本这方面的
  • 从各自的故事开始
  • 2006年2月,我应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的邀请,先后在日本五个地区进行巡回演讲。从九州岛的博多港到北海道的札幌市,我发现每个地方都很有各自的特色。当我应邀去仙台文学馆演讲的时候,发现两个特别之处。一是我去演讲的那天虽然外面下鹅毛大雪,但是讲厅内却坐满了来听我演讲的日本朋友。大家虽然在说文学早已死亡,但是
  • 《小说界》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文艺出版总社

    主办单位:上海文艺出版社

    社  长:郏宗培

    主  编:郏宗培

    地  址:上海绍兴路74号

    邮政编码:200020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7706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130/i

    邮发代号:4-436

    单  价:10.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