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小说界》 > 2012年第04期
  • 传统的,先锋的
  • 台湾的短篇小说传统,从日据殖民时代结束之后即蓬勃发展,薪传不断,自乡土写实、现代主义、后现代、后殖民,一直到魔幻写实,江山代有才人出。短篇作者一方面汲取传统文化养分,一方面接受外来文化影响,再加上西方及日本翻译文学的普及,让台湾的短篇小说勇于创新、风貌多元,论述主题及技巧既跟国际文坛接轨,又有本土的特殊关怀。台湾的发表园地有限,文学副刊一般只能刊载三五千字的短篇,而寥若晨星的文学
  • 若我不能遗忘
  • 景坐在钢琴前发呆不知多久,早晨的阳光渐渐强烈,照到她脸上像刀割一般,她该起身去为丈夫孩子准备早餐,但她不想移动自己的姿势,还在回味昨晚的夜宴,从昨晚深夜坐到此刻,几乎没变动过位置。每个细节像流云般在她的脑海中快转,那真是接近一百分的宴会,美食、嘉宾、音乐、气氛、过程……应该是九十五分,她是宴会专家,也是精算师,坚信精确就是美的极致。
  • 《海上明珠》
  • 上海文艺出版社2012年5月出版定价:23.00元上海女作家滕肖澜的首部长篇小说。两对地位、身份迥然不同的夫妇因为一起偶发的事故而换错了女儿。二十多年后,真相大白,两个家庭,两对夫妇,两个女儿在错位的现实面前将经受着前所未有的真实的人性拷问,要面对的是血缘、伦理和情感的重重纠葛,剪不断理还乱。
  • 某某
  • 1诊所位于以前下班回家的途中,老旧楼房临着小巷开了个有树荫的窗口。窗口没人的时候他才愿意踅进来,有时只是轻微喉头炎,有时皮肤疹,倒有许多次是十几年来除也除不尽的郁闷与烦心又来攀附他的胸口。从挂号到领药都在候诊的窗下等待。昨天的报纸,上个月的画刊,包括已然冷却的国际头条也罢,尽都幽幽掠过黄昏之前疲惫的眼帘,但这些总比厨房里的锅盘声来得安宁许多。何况坐上了诊疗椅,瞄几眼看不懂的病历,好像就听得见曾经汹涌过的波涛,那里面有尖锐的痛,有不知何故的哀伤,有着迈人中年后有点活不下去却又不想死的愤懑。仿佛自己的生命留宿在医生笔下,平常只能借由黄昏片刻前来匆匆一览,然后拖着躯壳慢慢回到家。然而这一年深秋,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下午,他的轨道突然滑人多年前的瞬间。那时他还抓着报纸哩,起先只听到无助
  • 《下午五点钟》
  • 上海文艺出版社6月出版定价:27.00元福克纳《我弥留之际》式的多声部心灵交响曲以浪漫主义的唯美激情,诗意呈现“爱与死“的永恒主题一曲追忆逝去亲情的动人挽歌
  • 海边的婚礼
  • 1从这桩婚姻敲定下来,她就再也睡不着。枕头成为一艘船,躺在枕上像浪里行舟,只管头晕却了无睡意。第三天夜里,她的眼泪把枕头都沾湿了,要不是先生习惯睡在另一间房,她必然要感到羞愧了,结婚是喜事,怎么自己就让泪水把枕头套染出几朵晕白的花来。她决定得打起精神开始筹备婚礼。天才亮,在厨房里忙过早餐,把粥和小菜摆在餐桌上,她就往庙里去。庙祝见她一早来,露出像太阳一样的笑容迎她,那笑把她都照亮了。她也向庙祝点点头,跟他要了香炷,把带来的水果饼干放在供桌上,去烛台燃了香,回到供桌前,举香向海王爷拜了三拜,又向左右护法拜了拜,回到王爷面前,跪在拜垫上,闭着眼,持香喃喃念着:王爷公,我乡受你庇佑,百年无灾,乡民可以长居久安,信女一家受你照顾,愿你化灾化难。过去无浪受你保佑,才保住一条命,两次逃兵,
  • 《七根孔雀羽毛》
  • 上海文艺出版社2012年6月出版定价35.00元七根孔雀羽毛,七则日常而艳异的故事,为你打开一个沉默的世界……张楚,是当代中国文坛涌现的年轻作家中极具实力的一位。近些年来,他以其篇篇精致的中篇小说创作吸引了文学界关注的目光。其作品分别被各大原创文学杂志刊登转载,并获得了极好反响。此次结集的《七根孔雀羽毛》,收录了他最近几年发表在《人民文学》、《收获》等刊物上的重
  • 宅与男
  • 走出捷运站,傍晚的台北街头其实与地面底下的人潮拥挤并无二致。明明应该重见天日的,却感觉四面黑压压,整个城市就像是叠了又叠的走道电梯商店橱窗,不过是从一层楼爬进了另一层,在一座永远绕不出去的转运站里,人们不停地茫然走动着。这念头让人觉得分外疲惫,索性在出口阶梯旁站定,盲目地注视起仿佛流离失所中的人潮。比预定时间早到了。我不知道该如何打发这多余出来的三十分钟。瞄见对街一座新起的住宅大楼,二十来层几乎全黑。记得当初预售推出便开出红盘销售一空,如今落成,似乎真正入住的屋主不多,才会在本应华灯初上的时分,全靠着大楼本身特殊投照的外观灯光撑场面,否则这
  • 声音
  • 1声音。什么是声音?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因为他现在,已无法辨别尘间有意义的、跟缺乏内涵的一切声音。何必分辨呢?永恒的声音经常跟人间无关,那些没有温度的,譬如狂风刮、大雨作、急雷打,才是永恒,以及夏日初来第一声蝉鸣,秋天甫过纺织娘振动它们粉红色薄翅,冬日新到大地龟裂,以及自然春回,绿芽如海的波浪,从这头扫过,从彼端奔回。这才是真正的声音。他,站在人们为他竖立的高台,头大耳尖,定风珠含在嘴中,是头雄狮,却仿人,挺直腰杆,双爪平举过肩。台上一只香炉,烧尽的香炷参差歪立,红色披肩挂身,却是褪色、却是破朽,再不多时,或者再起一阵大
  • 泪的方向
  • 多年后的新春,一切都过去,连陪伴她多年的狗也死了,被她收藏在屋外晒衣场地底。地很平,因为日日踩踏,几乎寸草不生,令人很难把握那条狗准确的位置。仿佛它还在底下走动,日日探勘着地热。她变成一位较和好的母亲,或更真挚的电视儿童。有时,他坐在她旁边读书,陪她看电视,温习戏剧百年套式。当她睡着,他转小音量,那时家屋如静静下雨的飞行器,在无为轨道上旋转。她醒来,揉揉眼睛,看屏幕一会,陈述一个客观的事实:“世界快灭亡了。““啊?“他问。世界快灭亡了,电视说的。在她昨天独自看完的一部纪录片里,科学家仿真了世界末日的方式。这么说吧,想象有只草履虫,叫小明。小明能自行细胞分裂,繁衍后代;但它最想做的,还是日日去找另一只草履虫小华,进行体液交换。这最原
  • 女儿心
  • 陆家二老庆祝结婚七十周年“白金婚“的时候很低调,没像之前的六十年庆那样大搞“包吃、包住、包机票“的三包庆典,把地球上找得到的亲戚都齐聚一堂大团圆。这次是低调地在祖籍捐了个小学,带着国外专程回来祝贺的直系亲属,包了几辆加长礼车渡过新落成的跨海大桥去参加校舍动土仪式。十年前他们在地中海豪华邮轮上盛大举行结婚六十周年“钻石婚“的派对时,正式对散居世界各地应邀而来的亲友宣布了叶落归根的决定。下了邮轮回到旧金山北边郊区的大宅后就开始对他们一生累积的财富全面“获利了结“。当时已经八十岁的陆家爸爸陆永棠耳不聋眼不花,一件件处理夫妻名下资产。“Yes,ALL!统统卖脱——“永棠在电话上对与自己背景相仿,年龄
  • 《变老》
  • ——张悦然鲤书系最新奉献——变老不可怕,可怕的是对自己的放弃上海文艺出版社5月出版定价:25.00元时间是一把刀,把软弱的人杀死。我们不会永远年轻,但或许可以保存一点永远热泪盈眶的能力。《变老》探讨的是对于80年代出生的人来说,衰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这个时代的年轻人希望以怎么样的姿态老去。他们如何面对偶像的衰老,父母的衰老。如何看待整个社会对于衰老的态度。他们是否畏惧衰老,
  • 标准病人的免疫病史
  • 一开始的时候,母亲说,以后你还会遇到很多病的。想了一想,她似觉不妥地改口:我是说,你会好好的。健健康康,就像我一样。母亲确实一直健康。她的外表就像她的年纪一样,是顽强的四十岁。当他蜷缩在自己的房间里,听到她急急下楼的脚步声时,彷佛看见那双强韧的小腿划开空气,脚板结实地踩在楼梯上。在那之间有着难以计数的力量流动,先是从防滑铜片回击,再被下一个跨步搅乱了节奏。他看不到但是能够闭起眼睛,全黑的视域里便会浮现长长的柏油路,两旁树影交迭。路的尽头就是医院,他不知道医院该是什么颜色,但总归是方形的大楼,
  • 城市的对角
  • 在某一个城市,有某一些角落,某一些人。这些人有如此熟悉的脸孔,却又不知来处。你可能并不认识他们。但是他们站在这世界的另一隅,与你我休戚与共。你几乎可以听得见他们呼吸的声音,轻微而温暖。当你伸出手去,他们对你微笑了一下,如海市蜃楼。La double vie de Veronique。这出电影的意义,在于那些存在的未知。我们的感动,
  • 舞会、中国城和詹姆士的串联
  • 我回到纽约;随后小九也回来了;简和玛吉则回到台北。大家各就各位,忙得没有工夫联系,却也说不清忙的是什么。星期四的晚上,抽出时间与同事一起去喝酒,酒吧在一间堂皇的酒店的最顶层。以产业化模式经营着的大酒店一切显得井井有条,电梯无声而迅速地从一楼蹿到第三十九楼,柔软的地毯将所有走路的声音吸收得干干净净,所有穿酒店制服的人都有一式一样的美好笑容。以俯瞰夜景出名的酒吧有巨大的玻璃窗。大概公司把整个顶层包了下来,到处都是认识的面孔,除此之外就是举着配酒点心托盘的服务生。美食和酒,工作一天之后的轻笑漫谈,仿佛夏天的最后一场盛宴——外边已
  • 初雪
  • 他看着远处,对我们笑一笑。然后说,走吧。他无法确定看到她的时候,嘴角是否抽搐了一下。她站在广场的角落,用倦怠的眼光扫视路人。她身上猩红色的裙子已经褪成了不新鲜的颜色,好像沾上了煮熟的鸡血。她的小腿抖动着,他几乎听得见她的高跟鞋在路牙上击打出的鼓点。路灯底下,知情与不知情的人,从她身边走过去。饶有兴味或者不经意地向她看一眼,走过去。一个男人走过来,踌躇了一下,终于接近了她。她也踌躇了一下,轻轻扭动身体,靠近那个男人。他们挨在一起,说着话。他看出来,那男人其实已经很老了,头发染过,发尾的地方被洗得发黄。然而,男人走开了。
  • Alice & Ellice
  • 当J打开家门的时候,就看见瑶穿着打扮整齐,戴着太阳眼镜和一顶白色圆边草帽,拖着新婚时买的皮箱,站在他的面前。“你想去旅行?“J在玄关脱下皮鞋,顺手把它放在鞋架上。“我们离婚吧。“瑶笃定地跟J说。J叫唤家佣,却无人应答。他突然意识到新的家佣还未来得及上任,旧的家佣才工作了三个星期就哭着辞职了,因为瑶每天都用衣服杂物填满旅行皮箱,然后要求家佣分门别类地把东西放回原位。家佣直嚷这简直是虐待,要去家佣协会投诉。J于是多发了两个月薪水给家佣,她才笑眯眯地离开。
  • 黑尘
  • 306路公交车上,阿霞站得双腿发麻,好不容易抬起左脚想松动一下,再放下去的时候早就被边上的男人占了那一只鞋的空间。阿霞瞪了他一眼,恨恨地骂了句:“一个大男人用得着这样和女人抢吗?“男人知道阿霞说的是他,也不理会,挺了挺腰板站稳了那放脚的空间,便撇过头去了。阿霞只能单脚站着,时不时还得换个脚。车挤的好处是阿霞基本是被人托着,也用不着出什么力,就是不能动弹罢了。车子刚到一站,没什么人下车,倒是又挤上不少,好像这有限的车厢里人人都是棉花糖,挤着挤着就又塞进了一个。阿霞透过人隙望了眼窗外,也就是七点的样子,天已经黑了。外面灯光闪闪,车子走走停停慢得很,
  • 忙完了(外一篇)
  • 在一个阴暗却又光明的地方,好像是一个工地——比如说,大概是地狱但也可能是天堂的那样一个工地,伴随着一声尖利的铃响,忽然,一切消停下来,安安静静了。这吓了王故一跳。他一生忙碌,这时却停工了。也就是说——手中没有活干了。终于忙完了!王故一下轻松下来,却顿时茫然失措,遭雷劈般,僵在那里,感到一刀冰冷的害怕,向身上的要害处扎来。他犹如意外地做完了一场本来永不该醒的梦。但这是怎么一回事呢?过了很久,他才稍微适应一些。这时,一个念头从心底闪蹿而出:噢,忙完了,这下,可以去领取报酬了。
  • 寻隐者不遇
  • “上礼拜六,我加班加到挺晚的了,到家就放了满满一浴缸的水。我脱掉衣服跨进去,有一点烫,烫烫也好,解乏。我舒舒服服地躺下,闭着眼,享受着热水温暖的包围。过了一会儿,我坐起来往身上打浴液,突然看见对面的镜子里,一池晃晃悠悠的水,像是一块会流动的冰,一个只有下半身的人形嵌在冰里。我蹭地蹦起来,镜子里的水面猛然炸开,激烈地撞来撞去,当水面慢慢平静下来,出现了两只透明的靴筒一样的东西——我,突然不见了。“1还有半个小时就下班,我的诊室来了一个病人。他告诉我,上周六的晚上洗澡时,他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隐形人。尽管有点讶异,可我明白,这多半是碰上了一位精神病患者。妄想型,临床上最常见的一种。诊断并不难下,因为此时他就坐在我身旁,实实在在地存在着,并且
  • 再见,时光!
  • 1、初相逢在天空的底下,或许,每一个小姑娘,都会是一个人的表妹。而每一个表哥,都会有一个或亲或疏,或远或近的表妹,当她来到世上时,他已先到。修平说,他很小很小,就认识我了,睡在一个软软的花襁褓里。“这么小——“他竖起两只手掌,量出一尺的距离。微笑着,满眼的促狭、调皮。“记得,你还放狗咬我!“他在我的记忆最初,是三四岁时,去外婆家。修平是台上的孩子。听说来了一个洋气的小客人,满台的孩子都来看我。我端坐在堂屋的八仙桌边,吃甜酒酿。穿着雪白的小连衣裙,胸口褶着鹅黄的花朵,脚上套着贴塑料花的小凉鞋,离地三尺远。八仙桌上高高
  • 为什么?
  • 天黑了下来,我穿上拖鞋,走出屋去。这是一个小城,夜里九点,外面已经不见人迹。我走到街上,从南向北,然后返回:我不会碰到任何人。有一次,神父等在教堂门前。他问我,“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外头干什么?“我回答说:“散步。“他又问:“你不害怕吗?“我说:“不怕。“神父摇了摇头,沉默不语;我以为他不会再说什么。最终,他还是叮嘱了一句:“夜里要小心。“我耸了下肩,当我断定他确实不会再说什么,我拐过墙角,径直走了。我一直走到城市边界。走过大桥,回头一望,城市消失了。大雾弥漫,
  • 无辜的冷血——介绍塞尔维亚小说家大卫·阿尔巴哈利及其作品
  • 巴尔干地区文学近些年来越来越受国际出版界的重视,经历过常年战火的巴尔干作家直面战争和人性残忍的一面,许多作品都令人惊栗,直抵人心。在当代塞尔维亚文学中,大卫·阿尔巴哈利(David Albahari)是最重要的一位,他的作品与巴尔干人的命运息息相关,他严肃、执着的自我探索精神对新一代塞尔维亚作家影响很大。阿尔巴哈利先后荣获过南斯拉夫、南联盟和塞尔维亚共和国颁发的多项文学奖,并被选为塞尔维亚科学艺术学院院士。另外,阿尔巴哈利还是一位优秀翻译家,他曾将纳博科夫、厄普代克、辛格等人的多部作品从英语翻译成塞尔维亚语。大卫·阿尔巴哈利于1948年出生在前南斯拉夫的佩奇市(Pec),从血缘上说,他是祖上是来自科索沃地区的犹太人。年轻时代,阿尔巴哈利在贝尔格莱德大学攻读英语文学,早在1973年就出版了自己的处女座——短篇小说集《家族岁月》。1982年,他因《死亡描述》一举成名,不仅打动了许多读者,还被前南斯拉夫政府授予“伊沃·安德里奇奖“,该文学奖以1961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塞尔维亚诗人命名。
  • 黄泥湾风情三题
  • 圆房姐在鸡叫头遍时分醒来,感觉被筒空了半截,才发现强子不在床上。姐憋不住想笑。这个半大毛孩子,懂得什么是圆房啊。他不在床上,能跑到什么地方去呢?该不会扎到娘怀里,和妹妹争嘴吧。天麻麻亮,姐起来做饭,饭熟了,天也大亮了。一家人陆陆续续都起来了,就是没有强子的影子。打那以后,竟再也不见强子在黄泥湾露面。姐笑不出来了,不住气儿地哭,直哭得昏天黑地。姐三岁没了爹,七岁没了娘。现在的爹娘其实是舅和妗。爹娘把她领进家门的第二年,生了强子。强子是在姐的背上长大的,姐走到哪里把强子背到哪里。姐放牛时背着他,打猪草时背着他,砍柴时背着他。强子十五岁了,娘说,再等等吧?爹说,再等,他姐就老了。娘明白,姐这个年龄的人,早就抱着背着拖着好几个娃,姐确实老大不小了。娘就同意了。娘腾出一间房,让姐单独住,选个好日子,让强子去姐床上睡。强子犟,
  • 明人日记二题
  • 花节B市、C市都在举办花节。四方游客都直奔B市C市了。毗邻的A市市长坐不住了。客源就是税源,A市怎么可以坐以待毙。于是,A市市长邀请了好多专家名人研讨策划,明人也有幸忝列其中。A市的研讨主题毫不羞羞答答,专家名人的
  • 从“子不语怪”说起
  • 一“子不语怪、力、乱、神“,这话虽然是圣人之徒所说,却是大可斟酌。“力、乱、神“先撂开不管,只说那个“怪“,要是孔夫子从来没有说过,那才叫“怪“呢。一是这里的“不语“,只是孔夫子面对学生的“不语“而已。那些学生对老师的每句话,铭刻于心还不算,还要铭写于竹简,正如现在的“发言人“,这面一说,那面就上了互联网,万一嘴上出了疵漏,就大损圣人形象,所以不仅在开讲座,就是平时和学生聊天,按理也不应该胡扯淡的。但这规矩也难守住。比如看《孔子家语》,老夫子对得意弟子们还是要说些怪事、怪物和怪话的。其次,即使是“不语“,也不能说明孔夫子对“怪“没兴趣。老先生博学多闻,全世界哪里
  • 息夫人
  • 楚宫慵扫黛眉新,只自无言对暮春。千古艰难惟一死,伤心岂独息夫人。——清·邓汉仪《题息夫人庙》据徐承烈《燕居琐记》记载,明末时有一巨公,与泰州人邓汉仪相善。明亡时,汉仪劝他殉节,巨公不从。后来,汉仪游楚归,巨公问他有无近作,邓汉仪即将《题息夫人庙》一诗呈览。巨公读罢愀然不乐,遽患心疾而卒。诗中“息夫人“一典,或出于《左传》。春秋时,息侯与蔡哀侯都娶了陈国国君的女儿。息侯夫人息妫出嫁途经蔡国,哀侯与息妫相见
  • 叔向的担忧
  • 国将亡,必多制。——《左传·昭公六年》公元前536年,郑国子产命人“铸刑书“。按照杜预的解释,所谓的“铸刑书“,指的是将国家的法律条文铸于鼎上,“以为国之常法“。将国家法律公然铸于鼎上,目的无非是两个:其一是使法律彰显于光天化日之下,从而结束“刑不可知“的神秘化历史;其二,凸显法律不可改易的威严。子产铸刑鼎,在历史上意义
  • 《品中国名伎》、《品中国兵家》
  • 本社即将推出大型中国历史文化评说系列丛书,首批第一二卷已经编撰成功本套丛书采用将中国古代历史分类叙述品评的方式,点评在历史上曾经辉煌一时的历史人物,诉说他们个人命运的历史与波折,分析出这些杰出历史人物对中国历史的特殊贡献和局限。
  • 散落在一碗浓汤里的华丽绮梦
  • 现代版乡村洋葱汤(4人份):配料:洋葱750克切碎,牛油3汤勺,面汾25克,鸡汤或者蔬菜高汤一升,乡村面包6块,格鲁耶鲁芝士切细条200克,盐、胡椒适量。步骤:①取一个炒锅烧热,放入牛油,中火翻炒洋葱。当洋葱开始上色时,如入面粉搅拌翻炒,然后倒入鸡汤。盖上锅盖中火煮25分钟左右,期间要不时搅拌。用少量盐、胡椒调味。②烤箱预热至200摄氏度。乡村面包放在面包机里烘两分钟左右,拿出每块面包一切三。取四个西式浓汤专用的小汤盅,在盅底下摆上三分之一块面包,淋上一大勺洋葱汤,摆上芝士条。每盅汤重复此过程三遍。③把汤盅放入预热好在烤箱,200摄氏度烤到表面结起一层金黄的芝士,趁热食用。
  • 《漂移者》
  • 一个美国人的“新上海滩“历险记他来自纽约他怀揣着几千美金和爷爷的嘱托来到上海他一心想要延续犹太家族曾经创造的上海滩传奇他的故事从一名酒吧调酒师开始情感、权力、欲望、背叛、拯救……人间,变幻无穷;人性,基本如此马克搭乘的飞机,将要降落上海浦东机场的刹那,由于风大,机身颠簸起来,机长拉高飞机,转着圈子徐徐降落。
  • 《小说界》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文艺出版总社

    主办单位:上海文艺出版社

    社  长:郏宗培

    主  编:郏宗培

    地  址:上海绍兴路74号

    邮政编码:200020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7706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130/i

    邮发代号:4-436

    单  价:10.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