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小说界》 > 2012年第06期
  • 武汉·水晶时间
  • 她和她重逢于潮人街。每逢周六,小计会准时送女儿去培训学校上课。起初女儿上课时小计就和其他家长一同在门口守望,自然而然的,无聊的大家开始聊孩子,怨现今的教育怪状。小计最不擅说话,尤其废话,即便觉得目前这状况不对,既然无力挑战,不如闭嘴。培训学校对面的潮人街是小计消磨时间的最佳去处。街的出口和入口斜斜对开,状似螃蟹猛张开的两鳌,因其形得名“螃蟹夹“,近年来才改
  • 《家无宁日》
  • 上海文艺出版社2012年8月出版定价25.00元最真实的都市白领家庭生活现状在光鲜外表下,谁能知晓都市白领的压力和辛酸?婚姻、事业、育儿、养老,房子、车子、儿子、票子
  • 青岛·回乡
  • 一必须让父母回老家了,万铎知道,却不知该怎么开口。自打三年前来青岛,入住万铎家,二老就没打算回去。这里面原因很多,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老万院子里有棵梧桐,长十好几年了。梧桐长得快也邪性,树底下是寸草不生,加上它巨大的树冠罩了大半个院子,老万就打算杀了它,腾出院子来种几棵花或是果树。出去借了把电锯,在家干上了,可到底是技术不到家,没把握好树倒下来的方向,树一歪,倒进了隔壁万铎叔叔家,把人家刚盖了不到一年的新厢房顶给拍烂了。
  • 荔荔
  • 一是我的鼻子先于我的心爱上她,这个,我从没跟阮荔荔说过。而最后一个忘记她的肯定也是鼻子——头一个是眼睛,其次是嘴唇,第三个是手指。指纹像磨秃了似的逐渐迟钝,再难读取她的清晰图像。我也没说过她香得像热带水果,身周空气都被香成了金黄色和柑橘色。所有记忆终会自我毁灭。所有痕迹。忘掉她,像忘掉一朵花。像春风里的一出梦,像梦里的一声钟。总有一天我会连贴着她耳廓说过的话也忘掉,得到完全的自由。——像是马上要凝结成酪的牛奶,你的乳房。
  • 《在那遥远的亚丁湾》
  • 上海文艺出版社2012年8月版定价:30.00元纪实文学《在那遥远的亚丁湾》是一部为中国海军唱响的颂歌。作者丁小炜作为中国海军舰队亚丁湾护航行动的亲历者,以朴实冷静的笔触,记述了中国海军这次伟大的行动。作者通过与护航官兵的深入交流和敏锐细致的观察,经过时间的洗涤和思想的沉淀,最终完成了一次惊心动魄的旅程。这些充满诗性的文字,是对护航官兵海上战斗生活的真实
  • 《中国现代文人与上海文化场域(1927—1933)》
  • 上海文艺出版社2012年6月版定价:65.00元呈现民国时期上海都市空间众声喧哗的文学景观揭示“上海文化场域“对中国现代文学发展的重
  • 我的故乡在远方
  • 一乐乐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顾晓含正站在莫干山路的“国风画廊“里,仰头注视着墙上悬挂的几张照片。那是一个系列,一共九张,题目叫做“脚“。拍的都是女性的脚,有的穿着细带子的高跟鞋,有的被长长的裙摆遮住;有的在暮色下,有的在街灯影里;有的匆匆行路,有的疲惫地站着。其中有一张上,一只穿了黑色网眼长筒丝袜的纤细的脚,从亮闪闪的晚装鞋里脱出来,搭在另一只穿着黑色皮鞋的大脚上。
  • 《爱如晨曦》
  • 人间有情,大行无疆这是属于“80后“的厚重传奇之作,也是一个志愿者身心践行的生命历程:从云南深山的支教志愿者,到西藏高原的环保志愿者,再到上海世博会志愿者——王萌萌“志愿者三部曲“终告完成!
  • 支架
  • 百灵的印象里,那只牛奶瓶子高高地搁在灶台上。既如婴孩般肥白,单纯,又如女人一样复杂,有女人的形体,有女人的色,有女人的香,雪白滋润,饱满,像对面深玫瑰红窗帘后面偶尔一显的那个女人。傍晚某个时刻,它倾空了,重新放到门口的牛奶箱里。厨房间里弥漫着牛奶淡淡的腥气。牛奶,与喝牛奶的生活,对于百灵来说一样遥远。百灵其时只是一个居于小县城的小姑娘,雪白的腿布满蚊虫叮咬的痕迹,如剥掉粽箬的赤豆粽子。百灵最不喜欢公用厨房里烧饭的女人拉住她,
  • 柳如是
  • 中国古代的才女,生存境况激烈,几乎无一例外。生存境况激烈是说,首先她们性子烈,然后她们一生多事。性子不烈,多事仿佛不多。生存之落差(包括内心起伏)催生所有形式的艺术表达,韩愈名言“不平则鸣“,此之谓也。一旦志得意满气平,人就活得摇头晃脑中规中矩。性激烈,情敏感,如果再加上艺术这种“生命的兴奋剂“,生存就会越过平庸,远离平均化,靠近或抵达本真状态。志得意满失掉什么?失掉感觉的丰富性。而感觉的丰富性乃是一切生
  • 上海文艺出版社携手最具个性的“80后”作家春树倾情奉献全新修订版作品系列
  • 本套春树作品系列2012年7月出版,包括《红孩子》《长达半天的欢乐》《2条命——世界上狂野的少年们》《抬头望见北斗墨》《激情万丈》五本。以不同的形式,从别样的角度展现了青春的另一面,皆为春树的代表作。这套书涵盖了长篇小说、短篇小说、随笔和诗歌多种文体,全面呈现了
  • 邻居们
  • 陶瓷匠陶瓷匠是楼里第一个醒来的人。这个中年男人天刚破晓就从床上跳下来,神清气爽地去市场和商店给家人买吃的和药品。这位瓷器嗜好者跟病怏怏的父母和不听话的儿子住在一起。在楼里,他总是作为志愿者护工帮助楼里的老人们。代他们采购,陪他们去诊所,帮他们办理各种麻烦、棘手的杂事。工棚里堆满了瓷器:盘子、做腊肉的农民、娃娃、芭蕾舞女、胸像、演奏乐器的系列塑像。工棚里精心摆放着破损的瓷器,他一旦腾出时
  • 每个人都有变态的潜力——介绍塞尔维亚小说家马利亚斯博士及其作品
  • 马利亚斯博士(drMarias)是当下少见的东欧怪才,他不仅是风格怪诞的小说家、油画家,还是极有影响力、蛊惑力的先锋歌手。二十五年前,他跟几个志同道合的哥们儿一起在贝尔格莱德组建了巴尔干半岛最不拘一格的先锋乐队——“学者们“,抨击时政,游戏人生。身为主唱的马利亚斯博士是乐队里的灵魂人物,二十五年前先锋,现在依旧先锋。从巴尔干到美利坚,参加过许多艺术节,演出数百场,
  • 转场的哈萨克
  • 十月,乌尔达拉克决定辞职了。父亲三天前的电话,告诉他要转场到冬季牧场去。上百只牲畜,是他们家的全部财产,需要一起完成迁徙,是一项非常浩大的“工程“。父亲已经年迈,需要人去帮他。乌尔达拉克是长子,下面只有一个还在读高中的妹妹,他必须回去。哈萨克族是一个永远在路上的马背民族。他们为了牲畜的生长,要在春夏秋冬辗转于四个牧场。这些年牧场退化,他们已经越来越少转场了,只能夏季一个牧场,冬天迁到一个暖和一点的过冬处。
  • 我叫张德明
  • 退休后,他连门也懒得出,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家里。这天早饭后,老伴要出门买菜,叫他一起出去走走。他不去,没心情。老伴出门后,他就一个人在家里看电视。他不看别的节目,只看本市新闻。他突然感觉退下来的日子太清静了。他心神不宁地看了一会儿电视,家里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那电话铃声像有一种神奇的力量,他一下来了精神,赶忙去接电话。“喂!你找谁?“他用一种老练的语气说。
  • 特别照片
  • 一九八二年我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待业,实际上就是失业,母亲怕我待坏了,四处帮我找工作,可工作不是那么好找啊!待了半年,都没处用咱。母亲是摄影师出身,思来想去,决定给我开一家个体照相馆。照相设备除了买一个曝光箱、一台放大机外,照相用的座机是我家自己组装的,费用也就两百元左右。其他没用几个钱。
  • 龙虎斗
  • 民国初期,保定府直隶督军曹锟六十大寿,传令:全城各戏班比试,得头名者进宅唱堂会。一时间,各路英雄风起云涌,杀得天昏地暗,最后,剩秦、袁两家决一雌雄。总督府门前有两支大旗杆,直插云霄,一支飘着国民党青天白日旗,一支飘着总督府五色督军条旗。据传,旗杆从无人敢攀,旗杆顶只有侠盗燕子李三常去栖息。曹锟手下传令:两班主徒手攀大旗杆,谁先到顶,扯起大旗为赢。
  • 画事
  • 卜先生是有名的画家,他最擅长的是画虎。那虎,各种造型,气势磅礴,栩栩如生,像真的一样。卜先生爱虎、属虎,由此喜欢画虎,且画虎很痴迷。初始,画虎不成反似猫,类犬,这使他很沮丧,很彷徨,但很快就重振了画虎的雄风。他有了养一只虎的愿望,经多方打听,正巧有猎人在山中捕获一只虎崽,就花钱买了下来,并请人制作了一个笼子精心饲养,潜心观察虎的毛色眼睛表情肢体,哪怕是一个极不起眼的微小部位,皆细心留意,绝不放过。
  • 跳上树丫的红公鸡
  • 即将上幼儿园的小男孩嘉嘉,这阵子喜欢上了画画。爸爸妈妈上班去了,嘉嘉又拿出粉笔盒,一个人趴在院子里杏树底下的水泥地上,捏着粉笔,横了又竖,划了又圈,专心一意地画画:树叶是绿的,杏子是黄的,小公鸡是红的。这红公鸡跳上了树丫,再跳上个树丫,再跳,再跳,跳到了树顶上了,哈哈!嘉嘉欣赏着自己的大作,乐得笑出了声。转过头,嘉嘉翻看放在旁边的画画本,自说自话:“再画个喜羊羊吧。“
  • 温馨的风
  • 二丫真的有些生气了。看着摇头晃脑的李四贵,二丫心里不痛快。昨夜商量半宿,早上起来李四贵还是一脸蛮犟。二丫今天回娘家,娘明天六十大寿,道儿再远也得回去呀。在道口等车,二丫气呼呼的,抱着女儿妮妮,背着脸不理李四贵。李四贵几次想抱妮妮,二丫不给,李四贵就低沉着一张黑脸。娘过大寿,总得买件像样东西回去吧。再说生了妮妮后,就回去过一次,这都半年了,回去怎么也得像个样吧。
  • 守墓
  • 一个夏季的傍晚,夕阳把天空涂成淡淡的琥珀色。年过花甲的李婆走在田间小路上,忽听一阵呻吟,只见路边草丛里有一只受伤的小狗崽,鲜血正从前腿淌出。李婆起了侧隐之心,把小狗崽带回家,给它敷药、包扎,小狗崽终于痊愈了,从此留在李婆家。一年后,它变得威武强壮,因为全身披着棕黄色的毛,李婆给它取了个名字叫黄儿。
  • 神奇的药物
  • 又到了化疗时间。李雪城说什么也不愿再进化疗室了,化疗的滋味比死还难受,每做完一次化疗出来,他都感觉离死亡更近了一步。若不是妻子苦苦地哀求,他早就不想遭那份洋罪了。妻子是个好妻子,仍然变着法儿哄他。以往,只要妻子一哄,他就是心里有一百二十个不愿意,也会乖乖地听从妻子的安排。这次,他却犯起了牛脾气。
  • 命运人生
  • 才华和相貌都很出众的杏子,学业完成后一直在父亲创建的公司里任职,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公司的继承人。极有抱负的他,准备另外开创天地,成立电子科技集团。然而,杏子科技集团创建不久,在本市突然又冒出了两家类似的集团。其中,宏基集团的创建人竟然是杏子以前的部属,一个叫林儿的人事部普通职员。杏子感到很疑惑,一个曾经在街头流浪捡
  • 县长的麦地
  • “喂,金书记你好,有个事给你汇报一下,呵呵,别喊洪主任,是这样——最近,刁县长要到咱青山乡视察夏收工作,想安排一个地方,刁县长到时要亲自到麦地割麦对,对对,要安排一块好地,好上电视镜头。你安排好呀,要精心安排。当然,你会安排好的,呵呵。时间?大概就这三五天内吧。好,有时间一定到你青山地盘玩。哈哈,什么官僚不官僚,记着,以后别再喊洪主任了,咱弟兄们谁跟谁呀。好,有时间一定去找你玩。“
  • 兵说,连长,我已到了火车站。老人说,你定个方位,我一会就去接你。兵说,是。出口,左边,三十米。老人在电话里笑了。虽然他还没有完全搞清楚这是哪个兵,但对答之间,昔日部队的军魂就出来了。没错,这绝对是他的兵。司机载着老人来到火车站,按照方位,老远,老人就看到了兵。兵的背驼了,脸皱了,头发也白了,但依然如一棵倔强的树,努力地站直身体,目视前方。
  • 秘方
  • 老何得了一种怪病,就是睡不着。头一落枕,老何就两眼放光,炯炯有神,想这想那——过去的事,现在的事;生活中的事,故事里的事,全都想了一遍又一遍,想得脑袋疼,还是睡不着。他买了安眠药,一日三餐服用,夜晚加倍,但无济于事。只好上网聊天、“偷菜“,要么出去打麻将。老何打麻将,越到后半夜越精神,其他人累得昏昏欲睡时,老何就开始赢钱了。不久,他被提拔为办公室主任。
  • 我是一个早已奔四的女人,虽然紧紧抓住青春的尾巴不放,还是感到岁月的无情。局长是一个公认的正人君子,我们很尊敬他。我在副主任的位子上干了六年,眼看着身边的人悄悄向上,我把持的底线也开始动摇。在宾馆的房间里,我惴惴不安,像做贼似的等到夜晚降临。我敲开了局长家的门。局长非常吃惊,呆在那里好一段时间,发光的脑门显得更亮。“不欢迎吗?“我低着头,红着脸。
  • 卖西瓜
  • 父亲是种西瓜的能手。今年风调雨顺,西瓜丰产,父亲很高兴,盘算着能增收。可是丰产也有丰产的烦恼,大量的西瓜上市,导致价廉滞销。虽然家乡的土质好,产的西瓜特别甜,但从四面八方涌进市场的量太大,父亲的西瓜还是不好卖。看着父亲唉声叹息的样子,我心里也很难受,于是就将情况告诉了开广告公司的同学许海波。许海波一听,对我道:“老同学,别担
  • 青苗
  • 春天,爹带他到田边。干净的阳光下,田里是一望无垠的绿。那是数不清的青苗,葳蕤在爹沧桑的目光里。他拍着小手,说:“爹,你给我起的名字真好。“爹笑了,有些得意。爹给他起的名字叫“青苗“。爹握着锄头,去田里清除杂草。他张开手臂,做出小鸟的样子。撒着欢奔进田里。在他的脚下,青苗一棵棵倒下。“混小子,站住!“爹呵斥他。爹的脸涨得
  • 我的命真大
  • 吴功柱飞起来了,在公路上。吴功柱骑着自行车,正在上一个缓坡,他撅起屁股,左一扭、右一摆,卖力地蹬着踏板,突然,从后面飞驶而来的一辆汽车倏地撞上他,于是,吴功柱立马像一只屁股中了枪的怪鸟,张牙舞爪地飞了起来。虽然吴功柱无数次梦见自己飞了起来,但今天这种飞翔,却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飞了片刻,吴功柱像个装满杂物的蛇皮袋,重重摔在公路旁边,但他感觉自己仍然像一枚无助的羽毛,在一摇一晃地飘飞着……
  • 聚宴
  • 下班的时候,阿炳打来电话说,让我到他那去一下。我犹疑了,我说,有事就在电话里说吧?阿炳只说来一下就知道了。我了解他的执拗,只好骑自行车绕道城郊向着城南蹬去。我和阿炳认识是在朋友的饭局上。宴席间,他几乎不动声色,比我的话还少。有好事者欺我不胜酒力,企图借势灌醉我,吵嚷之间,他夺过我的酒杯往他嘴里倒。这让我一下子就记住了他。那晚,阿炳送我回家,到了我楼下,有个孕
  • 王三的命运
  • 说起朱家湾的王三,那可是村长许大头恨得咬牙切齿的家伙。王三帅气腼腆,朱家湾的小媳妇们都喜欢跟他套近乎,惹得许大头是既嫉妒又窝火。许大头好色,每次看到小媳妇们跟王三嬉笑,他恨不得一刀过去,把王三裤裆的那家什阉割掉。他盘算咋样治一治王三,解解心头之恨。可王三循规蹈矩,找不到合适的茬口。那就等,他不相信王三一辈子不出个啥差错。机会终于来了。
  • 雨夜
  • 淅淅沥沥的小雨紧闭着嘴巴不停地往下落着,巷子里传出吴依软语的苏州评弹声,一阵阵腊肉烧笋的香味从路边的门缝里钻出来,游荡在夜里清新的空气中。白凌被街灯拉长的身影缓慢地在青石路上移动着。虽然刚才派出所把那个泼皮赵二给拘留了,但是小吃摊被赵二砸了个稀巴烂。五年前丈夫被一场车祸夺走了生命之后,自己带着孩子苦苦生活,家里已经是很困难了,眼下又出了这事,白凌很沮丧。“哒嗒,哒嗒……“白凌身后传来了
  • 起坟
  • 三旺娘死后的第八年三旺爹也去世了,爹葬在了南山头。三旺娘是“横死“的,按当地风俗不过三年是不能进祖坟的,死后就埋在了村子外的北山坡。三旺爹死后,三旺一直想把娘的骨灰移到爹的身边,三旺知道爹和娘一辈子不容易,娘死后爹一个人就更不容易。三旺借了一个手机求人给城里的哥哥打了一个电话,三旺比划着让人替他说,哥,你抽空回趟家吧!哥说,抽空,哪有空,一天忙的腿肚子抽筋儿。三旺又
  • 也有跑火的时候
  • 副团级干部石军顺利转业到地方,被任命为县档案局长。档案局长有什么当头?战友A说:还不如回家卖红薯去。现在这社会都讲究实惠,战友B说:你是有一仓库档案,可那又能值几个钱呀?战友们倒是没说错。上任之后,石军除了天天看到三个兵外,再也见不到其他人来。就有那么一天下午,石军的手机、办公室的
  • 免费乘车
  • 我生了一场大病,猛然醒悟,该做些有意义的事了。我早已买了车,上下班一般开车,单位离家比较远。我给车买全了保险,免费捎人,在前挡风玻璃上贴出了“免费乘车“的牌子。我看到一位妙龄少女提着不少东西费力走着,就把车停在姑娘身旁,冲姑娘微笑着说:“姑娘我拉你吧?““多少钱?““看前面的牌子,免费乘车。“姑娘稍作犹豫,“你走吧,我不坐。““我顺路,又不要你钱。““我不坐!“姑娘提起包快速走开。我只好把车开走。姑娘在我身后说“呸,流氓!“我颇感意外。
  • 芭比馒头
  • 从公司到地铁站的途中有一家馒头店,十来平方米的店堂,窗明几净,十分整洁,而目这店里的馒头品种丰富,味道也相当可口,尤其是芭比馒头,又大又白又松软,再加上店里的那位卖馒头的营业员,一位三十出头的少妇,体态丰腴,脸蛋娇美,见人总是露出笑靥,所以这家店的生意总是很好,经常会顾客盈门排起长队。我喜欢吃芭比馒头,每天上下班都要经过这家店,所以隔三差五我便会买
  • 从前有座山
  •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和尚。和尚有两个弟子。一只猫。一只狗。猫捉鼠。狗看林。猫每日奔忙。常因归时主人已睡,只好以死鼠果腹。狗每日主人膝前静卧。不急,不躁。见有鸟来,一扑,惊走了事。遂得好骨一块。鼠渐少。猫伤不断。想见捕鼠之苦。鸟并不见少。狗不伤鸟筋骨。我佛慈悲。于是和尚备宠之。鼠害已绝。主人遂以猫沽米半斗。狗依然以扑鸟为乐。依然每日得好骨。
  • 艄公
  • 老江河大桥剪彩那天,万人空巷争睹盛况。唯艄公独自一人缩在船内,借酒浇愁愁更愁。艄公抚摸着跟随自己三十多年的小船,长叹一声,老泪纵横:老伙计,我老了,你也老了。从今往后,咱俩都要上岸歇着啰。说罢,举起酒瓶往嘴里灌,然后抚船痛哭不已。几个红领巾放学回家,路过桥下,听见哭声,急忙过来。上船后,纷纷安慰艄公,并给艄公捶背。
  • 雨越下越大
  • 雨哗哗地越下越大,浇得她意乱心烦。老伴患脑梗塞留下后遗症,行动有些不太方便,晨练回来后躺在床上,想吃顿水饺,她便上了菜市场,没想到却下起了大雨。想到无人照顾的老伴,她心急如焚,不禁皱起了眉向雨濛濛的天空望着,盼望着雨赶快停歇,可哗哗的雨点密集地砸在马路上……忽然,她的瞳孔随着一顶天蓝色的雨伞越放越大,继而,她不顾大雨和周围惊诧的人们,向那顶蹒跚而来的雨伞扑去……
  • 井底之蛙后传
  • 井底之蛙厌烦了井下枯燥的生活,于是跟随打水人的水桶到了井外。它决定到外面看看精彩的世界,不再回到井里了。它一路上呱呱叫个不停,跳着玩着,听虫鸣鸟叫,欣赏大地五彩缤纷的风景,玩累了,就躺在草丛中甜甜地睡着了。睡醒了,它睁开惺忪的眼睛,看到不远处有一条凶狠的蛇在盯着自己,还流着口水,不时发出阴冷的笑声。它吓坏了,拔腿就跑,三下五除二,蹦进草地附近的河里。蛇立马跟上去,紧追不舍。在河水中,青蛙两只后腿猛一蹬,箭一般顺水而
  • 娘想我,说了多次后我才挤出一点时间。三小时后,村前的小河拦住了我的车——桥坏了。返城途中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娘曾半夜背着高烧的我涉过小河赶往镇医院——那时没有桥,水也比现在大。给娘打过电话,我带着深深的愧疚再次返回村庄。
  • 漆红的名字
  • 手中抓着蘸上红漆的大毛笔,张九妹的手禁不住微微颤抖起来。脑子一阵晕眩。午后的阳光非常毒辣,偶然飘下来的叶子一点清凉意都没有,落在手上好似烈火烤过般烫人。阳光白晃晃地,直直射下来,不消半小时,恐怕就会将人脑暴晒得爆裂。天气闷热得似乎就要下一场暴雨。族群中几个年纪稍大的,烧香膜拜之后,赶紧躲进墓地一侧的小凉亭乘凉去了。九妹以红漆髹漆自己的名字,浑身热
  • 一份额外的礼物
  • 一个懒洋洋的周六,阿春和丈夫正在桌边喝着咖啡,翻着报纸。叮咚一声门铃响,开门一看,一男一女两个警察站在了门口。这种镜头在电视里面看见过很多次,往往不是一方遇难,就是家人有祸。而丈夫好端端地在厨房里坐着呢,所以她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找错门了。然而警察却把丈夫的名字报得山响。阿春的丈夫哗啦一声扔了报纸便跳起来站到门前,只听得女警察说:“您是某某吗?“阿春的丈夫说:
  • 失忆人
  • 冬天到了,天上下起了大雪。雪越下越大,将屋顶上的天线接收器全给掩没了,电视没法看了,米的心中充满了恐慌。自从他失去记忆以后,他的生活好像一块石膏板搭成的拼图,一点都不能变动,有一点点微小的变动,石膏拼图就会破裂散架。他完全没有安全感,每天睡觉前要将鞋子放得整整齐齐的,桌上所有的东西都有一个固定位置,不能有一丝偏差。多了一样少了一样,对他都是无法承受的
  • 《痴愚百科全书》
  • 上海文艺出版社2012年7月出版定价:27.00元马蒂斯·范博克塞尔认为,世上无人能够聪明到理解自己的痴愚。本书将告诉大家,痴愚是如何堂而皇之地存在于每一个地方、每一个人身上、每一
  • 《拉布拉多鸭的诅咒》
  • 上海文艺出版社2012年7月出版定价:27.00元拉布拉多鸭是一种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灭绝的物种。一位国际知名鸟类学家遍访世界各地,经历了4年9个月18天,检查了30座城市里的55只拉布拉多鸭标本
  • 黔台杯·第二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赛启事
  • 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微型小说已成了海内外读者喜闻乐见的一种文学样式,其发展前景十分看好。1993年,中国微型小说学会曾经联络众多海内外华文媒体、文学社团举办“春兰杯“首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赛,搞得风生水起,影响很大。为了进一步推进这个文学样式的繁荣发展,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经与上海黔台酒业有限公司协商,决定举办“黔台杯·第二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赛“。欢迎广大海内外作家、微型小说爱好者踊跃投稿参赛。
  • 鬼之尊容
  • 一尊容,本来的意思是说尊贵的容貌,可是不知是哪位语言大师始作的俑,现在再说起来,百分百是带着嘲弄的意味了。我这里用于鬼先生鬼女士,却仍然是保持旧义,一些儿调侃的意思都没有。不要说常言道的死者为大为尊,试想一下,绝大多数成鬼的诸位,应该全是“我们“的祖先吧。就眼下的科技发展水平,地球上活着的诸位都是应该有祖先的,而且每个人都不含糊,追查到一万年前是没问题的,这一万年以来的魂灵累
  • 尼采与音乐
  • 没有音乐,生活就是一个谬误。——尼采青年时代的尼采迷醉于狄俄尼索斯的智慧一一它既是尼采哲学的出发点,也是最终的栖息地,而音乐则是哲人孤独旅程的第一推动力。对早年的尼采来说,音乐不仅仅是一种欲望和娱乐的方式,同时也是一种预示着幽暗命运的深刻激情。在尼采看来,人的世俗欲望可以分为不同的等级,被他排在第一位的是音乐的即兴发挥,紧接着是瓦格纳
  • 《成为和平饭店》
  • 最“上海“的作家陈丹燕非虚构体“上海系列故事“最新作品上海文艺出版社2012年8月出版定价:30.00元陈丹燕上海系列故事最新作品。全书以一栋建筑为主线,讲述了和平饭店这一富有象征意义、遍布历史遗痕的上海纪念碑式建筑的前世今生。作者以非虚构小说的方式介人历史,以细节和史实为经纬,交织人物与故事,构成一部亦真亦幻的建筑生命史。
  • 迷路的猴子
  • 在遥远的中国,当冬季的第一缕寒冷飘扬在空气里的时候,有好多迷路的猴子游荡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里。它们来到这个地方,或者出于好奇,或者因为害怕与厌倦。那里的人们相信,即使是猴子也是有灵魂的。于是他们把钱凑起来,让人们把这些猴子带回属于它们的森林,在那里它们有自己的习惯和朋友。装满了猴子的火车缓缓地向着森林驶去。——《冬天的猴子》
  • 武汉·水晶时间(李榕)
    《家无宁日》(宗昊)
    青岛·回乡(连谏)
    荔荔(纳兰妙殊)
    《在那遥远的亚丁湾》(丁小炜)
    《中国现代文人与上海文化场域(1927—1933)》(高兴)
    我的故乡在远方(王笑歌)
    《爱如晨曦》(王萌萌)
    支架(吴文君)
    柳如是(刘小川)
    上海文艺出版社携手最具个性的“80后”作家春树倾情奉献全新修订版作品系列
    邻居们(马利亚斯 余泽民)
    每个人都有变态的潜力——介绍塞尔维亚小说家马利亚斯博士及其作品(余泽民)
    转场的哈萨克(刘斌立)
    我叫张德明(刘平)
    特别照片(李岱蔚)
    龙虎斗(陈玉兰)
    画事(田玉莲)
    跳上树丫的红公鸡(马济元)
    温馨的风(张海龙)
    守墓(童言)
    神奇的药物(夏艳平)
    命运人生(黄汉斌)
    县长的麦地(连伟峰)
    (肖建国)
    秘方(张治乾)
    (张庆忠)
    卖西瓜(舒仕明)
    青苗(一凡)
    我的命真大(季明)
    聚宴(徐浩勇)
    王三的命运(刘公)
    雨夜(朱宗保)
    起坟(丁利)
    也有跑火的时候(万俊华)
    免费乘车(张庆忠)
    芭比馒头(祝子平)
    从前有座山(刘创)
    艄公(陈勇)
    雨越下越大(关振海)
    井底之蛙后传(杨睿泠)
    (黄守东)
    漆红的名字(东瑞)
    一份额外的礼物(穆紫荆)
    失忆人(高蓓明)
    《痴愚百科全书》(马蒂斯·范博克塞尔 王圆圆)
    《拉布拉多鸭的诅咒》(格伦·奇尔顿 朱晓婷)
    黔台杯·第二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赛启事
    鬼之尊容(栾保群)
    尼采与音乐(格非)
    《成为和平饭店》(陈丹燕)
    迷路的猴子(梅思繁)
    《小说界》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文艺出版总社

    主办单位:上海文艺出版社

    社  长:郏宗培

    主  编:郏宗培

    地  址:上海绍兴路74号

    邮政编码:200020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7706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130/i

    邮发代号:4-436

    单  价:10.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