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青春犹作伴,华年更精勤——写在《民族文学》创刊35周年之际
  • 岁月步履匆匆,时光翻开新的一页。新年给人们带来新的希望。2016年第一记钟声的敲响,对《民族文学》又别具意义——迎来创刊35周年。35年前,乘着改革开放的骀荡春风,《民族文学》应运而生。秉持"繁荣少数民族文学,促进民族团结进步"办刊宗旨的《民族文学》,得到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受到各民族作家和读者的热忱支持。历任主编和编辑前辈克诚克敬、勤恳耕耘,为了联系作家,辅导创作,多出精品,他们除了案头灯下的工作,还风尘仆仆地奔走于祖国的四面八方。
  • 九眼石
  • 李国庆李国庆是一名商人,近几年生意做得很红火,接连开设了两家文化公司,事业上真可谓是春风得意。只是最近,他发现身体似乎出了问题,而且每况愈下。这不,他现在正躺靠在席梦思床上,眼睁睁地看着高挑白净的女人裸身走向洗手间,却无法与其翻云覆雨。女人光溜溜的身子一下闪没了,接着是重重的关门,那咣当声里蕴含着怒怨,扑面向他砸来。李国庆觉得真丢脸。
  • 古树
  • 1张钊拿着斧子和锯子刚刚一打开堂屋门,他老婆邓晶恶声恶气的声音就从黑暗中横劈了过来:"你又到哪里去!"张钊吓了一跳,似乎看见了声音爆炸背后的火花,刚刚准备迈出门的脚停下了。刚才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张钊发现邓晶已经坠人了梦乡的怀抱,打起了轻微的鼾声,没想到开门的声音还是把她弄醒了,看来她对他的警惕并没有放松。在这个世界上,知道他白天是人晚上是鬼的只有他的老婆邓晶和他的儿子张龙。张龙正在外面读大学,自然不会监管他。邓晶自然成了他唯一的监管人。
  • 车站
  • 1有的时候,即使是老得面容枯槁的老人,也不免会有心潮涌动、容光焕发的事情发生。特别是在与年轻时两情相悦、倾心相爱,后来又天各一方的心上人偶然相遇时,尤其如此。毋庸置疑,当一个人突然邂逅他曾经朝思暮想、多年未见的姑娘——而今已经变成华发苍颜的老太太,面对似曾相识的面孔,不免心头泛起追思往事的涟漪,但尚难确定她是否就是自己的心上人的当儿,这个老太太就会消失在匆匆而行的人流之中。当老人心头一亮侧转身来的时候,那位老太太已经牵着一个似乎是孙女的小女孩的手,上了公交车。令他失望的是,公交车载着许多陌生人和那个让他为之振奋的面容徐徐开动,驶离了车站。
  • 绿松石
  • 夏初,希利图草原风和日丽、百花斗艳。蜿蜒流淌的希利河,宛如一条憧憬祥和安泰的蓝色哈达,日日夜夜祝福着辽阔旷野和多彩的芸芸众生。乔德尔手持套马杆斜坐在奔驰的马背上,哼着优美动听的呼麦,赶着马群直奔希利河驰去。在前方,成群结队的黄羊、狍子、马鹿和蒙古野驴,为那奔涌而来的马群让路,纷纷躲到两侧的花丛之后,个个挺直了脖颈竖起耳朵,回首眺望那疾驰而过的马群,聆听来自马背上的天籁之音——呼麦。源自大自然的古老声乐魅力无穷,心领神会的动物族群显然是在陶醉,望着驰来的牧马人一动不动。
  • 三江红
  • 1午后的风轻柔和畅。临州奇石馆广场上彩旗飞舞,鼓乐喧天。花簇锦团的主席台后,巨幅会展牌气势逼人,展牌上奇石"江山如此多娇"彩照,将主题词"第十届中国(临州)奇石节暨展销会闭幕式"衬映得熠熠生辉。三时许,区市有关领导、全国观赏石界顶级专家、特邀嘉宾依次坐到主席台上,闭幕式主持人、临州市政府秘书长林彬宣布闭幕式开始。砰,砰,砰……十三声铳炮响过,从大苗山请来的三支芦笙队各以本队大芦笙为圆心,围起三个同心圆。三支队的芦笙头(领队)呢呢呢奏出三声发令曲,刹那间,众达亨(达亨:苗语,小伙子)拼力鼓起腮帮,
  • 新月
  • 一群羊刚走到朝鲁图湖边就扎成一堆,仿佛被施了魔法似的低着头停滞不动了。几年来日思夜盼的一场透雨到了今年才"降贵纡尊"光顾了我们的家乡。群羊也好像与渴望已久的草场突然相遇而喧闹奔跑欢喜不已。草原上的繁花争先恐后纵情怒放,恨不能与鸟儿比翼起飞婉转歌唱。每每想起今夜宝日玛(蒙古名字)放假归来,我就如坐针毡,时间像墙角的蜗牛,日长似岁。我静坐在花丛中。在如此肥沃丰美的草场上放牧羊群虽说是一种惬意的享受,但暴晒在炎炎烈日下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啦!出来之前宝日玛的妈妈再三嘱咐我带上太阳伞,
  • 投石
  • 李实站在大门口,目光有些茫然。能看见的地方,全是雾蒙蒙一片。陌生的感觉像一种会发酵的东西,在他的心里堆积着,膨胀着。熟悉的,只有眼前的雾和远处的山。山的那边,日头冒出了一个细细的圆边。雾开始淡了,一个红色楼顶渐渐浮现出来,雾正从楼顶一层一层褪落,如一个红颜女子缓缓褪落了披在肩头的白纱。红顶楼的旁边,高矮不一的楼群像粗细不等的钢棍,一根根伸出雾层,刺向半空。
  • 牙洞
  • 舞台上聚光灯闪烁,歌舞者尽情表现着自己的歌喉舞姿,炫幻的舞台,像是黑夜绽放的一朵硕大的花,伴随音乐的旋律盛开在观众的眼里。演出结束,观众陆续散场,剧院里只剩下一排一排空空的座椅。陈茉莉习惯性地抬头看向高高的棚顶,希望能发现有某些精灵一样的小东西在梁上继续舞动,应了那个"余音绕梁"的成语。她乐此不疲于这种徒劳,虽然喧嚣不见了,舞美灯光不见了,全如梦幻泡影破灭了。
  • 前头有很多好东西
  • 一雪片碎碎的,围着楼下的路灯凌乱地飞,像一群缺心眼的小白蛾子。我仰着脸注视了一阵,听得它们折断翅膀的丝丝疼痛。拐上一条铺满鹅卵石的小路,又拐上向北的一条水泥大路,雪花仍热情不减地追随着我。我和父母家离得不远,都在一个小区居住。十分钟后,我来到他们楼下,上了两级台阶,发现雪花没有追来,它们又像小白蛾子似的,围着妈妈家楼头的路灯傻转。
  • 更迭
  • 1子时。子时里有着隐隐的改革意味(新的一天与旧的一天的交替发生在子时)。父亲经常对我说:每到子时,风便呼呼叫着。子时的我听到了窗外的风击打着一些树木,持续的时间并不长,然后万籁俱寂。屋外,那里有一些古木,那是一些被无意中保留下来的古木,它们竟然逃脱了改革的斧凿。子时,本应是睡觉的时间。但这一天我感到异常清醒,那时我被疾病的问题所困扰。那天在子时之前,父亲和我谈起了村子中的几个人,他们都患上了绝症,一些人已经离去,一些人还在苦撑。(这样的表达,往往会让人觉得矫情和不可理喻。)子时我就那样矫情地想到了疾病以及与疾病相关的人。一些莫名其妙的疾病,
  • 无为晚钟
  • 1暮色一层一层地涂暗了天空,晚霞在苍山兰峰顶上成了铅色的薄云。它们在天空中四处游荡,才见迅疾分开,转瞬间又交错纠缠,姿态万千,像一群穷困已极的流浪诗人。天色渐渐模糊,直到松林的枝梢也若隐若现,我才停止对天空的仰望。目光垂落处,正对着无为寺敞开的大门,依稀可见弥勒佛笑眯眯地坐着。恍若听见大肚弥勒在说,进得我门,须生欢喜。"咕咕,咕咕",夜鸟凄声鸣叫,声音很粗粝,像男低音。应当是一只大鸟,声音来自寺后的松林。我判断着声音的方位,揣测着那只大鸟栖息的枝丫。凝视间,无为寺的大门徐徐合上,
  • 剩下的不仅仅是时间
  • 一很多年前,父亲便说,让我陪他去看看他的二姨。快过年时,父亲说过年去,但直到年过完了仍然没去。快放长假时,父亲说等我放假就去,但直到长假结束仍未成行。这样不断地说,不断地拖延,不经意间,似乎便是很多年。直到今年国庆长假,父亲终于对我发出了最后通牒,父亲说,再不去,可能就来不及了。但父亲随即又说,即使去,恐怕也来不及了。父亲扳开指头算了一下,说他二姨如果还在世,今年应该是九十岁了。父亲其实并不知道他二姨的生日,
  • 牛粪的另一种味道
  • 在"出洼"(傣族的开门节,农历十一月)后的一个周末,表妹邀我去她的新家看看,顺便帮她挂几幅装饰画。在寨子里,我和表妹从小一起去田里割猪草、一起到山里砍柴、一起到河边洗澡、一起偷吃奶奶从奘房(傣族供佛的地方)拿来的供品。读书时,经常在上学路上分享奶奶煮的饭团,从竹蒸子里刚拿出来的饭团烫得在左右手里翻来覆去,最后捧在手心里热腾腾的。坐在车里想到这些,心里也不由得暖了起来。急切想回到老竹楼上,老竹楼上有奶奶用来织布的架子和梭子,手脚似乎有点痒,可能是想去架子上踩两脚,动一下那沉重的梭子。
  • 故乡(外三首)
  • 故乡是 悲哀时寻觅的 孤独的地址
  • 时间,你在哪里
  • 1 有时,你 遥遥无期或 姗姗来迟 让等待
  • 在一片草丛里(组诗)
  • 身影 你一会儿很远 一会儿很近 一会儿从东面的那一树冠吹过来
  • 丽江秘密
  • 1 今夜 我蜷伏在 丽江这双吸满月光的手心 让躯壳变成一张薄纸
  • 一个人的草原(组诗)
  • 今天,我们都要回家 一场雪跟着春天缓缓降临 此时,俄尔莫塘草原还在沉睡 雪花漫天飘飞 弥漫涨潮的心情
  • 草原的味道(外二首)
  • 1 山是堆积的草原 草原是平展的山 我披上这座雪山 睡去大半个高原
  • 出走的石子(组诗)
  • 总要不停行走 我喜欢用文字喂养平淡 那是伸向达观的温煦之手 曾困兽般挣扎 湮没了光明之水 也曾载着舟车越过被苦难浸泡的王国
  • 爱的十九个音阶
  • 1 琥珀色的阳光徜徉在假想的荒野里 原初的路懒懒洋洋。游走的爱 让野蘑菇撑开的花伞隐隐约约 清澈的目光跳跃在彩虹的五颜六色里
  • 漫步(组诗)
  • 我只要一张自纸和一支铅笔 我只要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 还有一个没人打搅的角落 你们都去刷盘子吧 你们都去恋爱
  • 樱花晃动的春天(组诗)
  • 阳光很好的日子 阳光很好的日子 浸泡谷种,割草,翻耕一块地 读不完的故事,做不完的美梦 而窗外万物,都成美景
  • 歌赠阿依莎(外三首)
  • 玉兰花轻拿轻放 你的手掌因编织而美丽 并幻化出柴房子、红桃子 阿依莎,把红桃子种在前院里 那就是我们的孩子。一只羊羔 跌跌撞撞
  • 大东乡(组诗)
  • 荒芜英雄路 寻着祖先们的足迹,我 一路溯流而上……
  • 我的祖先被风吹走(外三首)
  • 顷刻之间 我就变成一个无家可归的人 顷刻之间 金黄色太阳 冰冻成三尺寒冰
  • 山谷上走出的羊(外二首)
  • 四点一刻 沉醉了一刻 过了许久 牧羊的二叔
  • 煮鸡蛋(外一首)
  • 十八年前的某天。早上八点 我吃了一个生鸡蛋 这跟生吃一只动物一样 腥臭,难以下咽
  • 封印(外一首)
  • 活生生将黑夜熬成了白昼 毒辣的盐水浸泡着眼球 你说这就是你要的爱情 怎么就这么容易潮湿 冬天还没到就有冰尖
  • 少数民族作家汉语写作的困难与诱惑
  • 根据社会语言学家高拨尔(Henri Gobard)的观点,人们使用的语言从功能的角度可以分为四类,即母语,源于乡村或在乡村社区使用的本土语或地域性语言;媒介语,是商业贸易和官僚行政体系用语言;指涉语,用于传达意义和文化创造;神话语言,宗教或类似感情用。这四种语言可以分布在一种语言共同体内,也可以由不同的语言来充当不同用途~①。在中国,通用的媒介语和指涉语是汉语,在面对外国语言文字和政治场合时,"中文"特指的就是汉语。对以少数民族语言为母语的少数民族作家来说,使用汉语写作时所碰到的问题,与使用母语写作的汉语作家就有很大的差异。
  • 摄影作品欣赏
  • 《民族文学》丽江创作基地成立
  • 本刊讯 2015年11月28日,由民族文学杂志社、丽江市委宣传部主办.丽江市文联承办的《民族文学》丽江创作基地授牌仪式在丽江举行。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吉狄马加,《民族文学》主编石一宁,《小说选刊》副主编李晓东,人民文学出版社编审杜丽,丽江市委常委、副市长余敏明,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江勇,
  • 涂克冬·庆胜小说研讨会在京举办
  • 本刊讯 2015年11月30日,由民族文学杂志社、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共同主办的“涂克冬·庆胜小说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与会专家就鄂温克族作家涂克冬·庆胜的长篇小说《第五类人》、《跨越世界末日》、《萨满的太阳》及中短篇小说集《陷阱》进行研讨。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敬泽,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常务副会长叶梅,
  • 《民族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大翔凤胡同3号

    邮政编码:100009

    电  话:66180356 6613438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2850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463/i

    邮发代号:2-206

    单  价:8.80

    定  价:105.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