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中国少数民族文字
  • 《民族文学》、《人民文学》象山杯“我与奥运”有奖征文
  • 《晓雪选集》出版座谈会在京举行
  • 受风的野花——说说李春俊的诗
  • 尧熬尔来自西州哈卓——裕固族叙事歌
  • 爱,让我留在这座城市
  • 我无意间遇见了那一对情侣,并开始注意起他们。在离我不远处,我看见这对男女并肩而行,小伙子身边的姑娘,右手拄着拐杖,因为她的右腿膝盖以下是空的。
  • 莫读我
  • 柔巴依二组
  • 遥远的雨(组诗)
  • 春天走在路上(外一首)
  • 冰雪凝冻不住的日子(组诗)
  • 雪凝·血热(外一首)
  • 震撼,文学创作所需要的
  • 雪山
  • 高原红
  • 农庄黄昏
  • 口到的油香
  • 那年正月,我从温暖如春的海滨回到北风料峭的故乡去,同亲人们赶一个元宵节。心里明朗得很,那半个多月的远行,是撕扯着家人的心怀的。好在我是完好无损地归来了,没有半点悴意,反倒是满面的油润。为这,姥姥成了全家上下最欢喜的人,兴冲冲地四处张罗:赶紧抓个吉庆日子,好好念一个知感吧。
  • 恐龙谷
  • 一听这名字就感到一种神秘,不自觉地联想起金庸笔下高手,他们的盖世功夫,以及海枯石烂斩不断理还乱的儿女情仇。他是为患了相思的情人采药不慎跌入,还是过招不敌对手被一掌震落,还是厌世恶俗偶然机缘一现,总之他入谷要有一个理由。然后,也许遇见一个隐居于此的高人,高人最先是讨厌
  • 有一种虫叫蚕
  • 被广泛引用的一句诗"春蚕到死丝方尽",张扬了一种精神,但同时也传达了一种谬误,丝方尽时蚕其实并没有死,只是它的幼虫阶段结束。我喂养的三条蚕以出我意料的速度吐丝结茧,我的心里有点空落落的,似乎失去了什么。让我感到惊喜的是,仅仅过了八天时间,
  • 山路弯弯
  • 一栓皮在弯弯的山路上飞奔。他用双脚夹起山路,快速地向后甩去,山路就像一根曲里拐弯儿的面条,被饿急的人一口吸进肚子里。脚下的土路,踩着是那样柔软,没有一点声音,路边的树枝刺刷着他的脸,可是他全然感觉不到。
  • 小男孩与青龙大刀
  • 哦,您问这孩子是谁?我不知道,真的一点不知道。可这小子从敦化开始一路跟着我。我去正觉寺参拜弥勒佛,正要回延吉,胳肢窝里竟然钻出这么个小子,像冻僵了的麻雀。叔叔,你可别丢下我,叔叔,你带我走吧,求求你
  • 九眼天珠
  • 说到童年,记忆中最先闪现的就是爷爷和奶奶的样子,关于父母,却想不起来更多的。大概是因为小时候一直和爷爷奶奶呆在乡下的缘故吧。那个时候,我的父母在城里忙着工作,经常在我都要忘记他们的时候,他们才出现在乡下的家里,匆匆忙忙地来,又匆匆忙忙地走。
  • 我的北方营地
  • 《20世纪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研究丛书》出版
  • 《民族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大翔凤胡同3号

    邮政编码:100009

    电  话:66180356 6613438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2850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463/i

    邮发代号:2-206

    单  价:8.80

    定  价:105.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