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书写展厅
  • 咏怀八十二首 夜中不能寐 起坐弹鸣琴 薄帷鉴明月 清风吹我襟 孤鸿号野外 翔鸟鸣北林 徘徊将何见 忧思独伤心
  • 留心
  • 留心,在一定的语境中,和小心、担心差不多,但又多一点什么。
  • 墙下短记
  • 一些当时看去不太要紧的事却长久扎根在记忆里。它们一向都在那儿安睡,偶尔醒一下,睁眼看看,见你忙着(升迁或者遁世)就又睡去,很多年里它们轻得仿佛不在。千百次机缘错过,终于一天又看见它们,看见时光把很多所谓人生大事消磨殆尽,
  • 表弟
  • 我十五岁,表弟十四岁,一人抱两本新买的《笑傲江湖》,天兵天将似的,飞驰回家。在弄堂口,表弟大着胆子,向美丽的邻家大姐姐吹声口哨,于是被开心地骂一声小阿飞。
  • 冬天
  • 天冷了,堂屋里上了槅子。槅子,是春暖时卸下来的,一直在厢屋里放着。现在,搬出来,刷洗干净了,换了新的粉连纸,雪白的纸。上了槅子,显得严紧,安适,好像生活中多了一层保护。家人闲坐,灯火可亲。
  • 梧桐树
  • 寓楼的窗前有好几株梧桐树。这些都是邻家院子里的东西,但在形式上是我所有的。因为它们和我隔着适当的距离,好像是专门种给我看的。它们的主人,对于它们的局部状态也许比我看得清楚;但是对于它们的全体容貌,恐怕始终没看清楚呢。因为这必须隔着相当的距离方才看见。唐人诗云:“山远始为容。”我以为树亦如此。自初夏至今,这几株梧桐树在我面前浓妆淡抹,显出了种种的容貌。
  • 恶性循环
  • 同样的事情总是发生。在我和我爸学打网球的时候,他六十八岁,我三十八,其实一开始就只学一个正手击球动作,他用了三年时间竟没有学会,我感到不解,而他一再强调他年龄大了,事实上,我注意到,他从未主动地去研究一下那动作,他在那动作上花的时间只限于每天在球场上的一小时,他沿用的动作是他打乒乓球时的动作,而根本没有人教过他打乒乓,所以他打乒乓也是瞎打,他只是出于本能地认为就那么打就可以了。
  • 有故事的收藏品
  • 我在情感上是属于感性、念旧的人,每每在街上经过有些年份的老建筑时,总是忍不住回头多看好几眼,甚至干脆驻足欣赏,这或许就是我日后来台北发展后有些经济能力时,开始收藏起一些与台湾相关的历史文献与民俗文物的初衷与缘由吧。在我的收藏品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广告牌与各式各样的车牌,这广告牌与车牌问又有一个共同性,就是它们绝大多数的材质均为铁制的,因为铁的材质那种经历岁月洗刷后,生锈斑驳的质感很吸引我。
  • 小泥人过河
  • 某一天,上帝宣旨说,如果哪个泥人能够走过他指定的河流,他就赐给这个泥人一颗永不消逝的金子般的心。这道旨意下达之后,泥人们久久都没有回应。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一个小泥人站了出来,说他想过河。
  • 记忆——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李培根院士在2010届毕业生典礼上的致辞
  • 亲爱的2010届毕业生同学们:你们好!首先,为你们完成学业并即将踏上新的征途送上最美好的祝愿。同学们,在华中科技大学的这几年里,你们一定有很多珍贵的记忆!你们真幸运,国家的盛世如此集中相伴在你们大学的记忆中。2008年奥运留下的记忆,不仅是金牌数的第一,不仅是开幕式的华丽,更是中华文化的魅力和民族向心力的显示;60年大庆留下的记忆,不仅是领袖的挥手,不仅是自主研制的先进武器,不仅是女兵的微笑,
  • 晶莹的泪滴
  • 我手里捏着一张休学申请书朝教务处走去。我要求休学一年。我敲响了教务处的门板。获准以后便推开了门,一位年轻的女先生正伏在米黄色的办公桌上,手里捉着长杆蘸水笔在一厚本表册上填写着什么。“老师,给我开一张休学证书。”她抬起头来,诧异地瞅了我一眼,拎起我的申请书来看着,
  • 第1期填字游戏答案
  • 大唐诗仙李白
  • 名号——字太白(母梦长庚星以诞,因以命之),号青莲居士,又号“谪仙人”,人称“诗仙”“诗侠”
  • 李清照:自是花中第一流
  • 别号——易安居士 故里——济南章丘 室名——归来堂(受陶渊明《归去来辞》和晁补之自号“归来子”的双重启发)身世——祖父:“位下名高”外祖父:以文学进身,位至宰相 父亲:“苏门后四学士”之一 生母:相门千金,早卒
  • 《孟子》二章
  • 孟子曰:“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太山而小天下。故观于海者难为水,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观水有术,必观其澜;日月有明,容光必照焉。流水之为物也,不盈科不行。君子之志于道也,不成章不达。”
  • 韦应物诗三首
  • 韦应物,中唐诗人。京兆长安人,其家是杜陵(今西安市东南)的世家大族,名宦辈出。曾祖是武则天时期的宰相,祖父做过都督。不过韦应物出生时,家境已经败落,凭祖上的荫庇入宫,当了唐玄宗的侍卫。
  • 姚平仲小传
  • 姚平仲字希晏,他家世代担任西部边境的大将。他从小失去父亲,伯父(或叔父)姚古把他作为儿子抚养。十八岁那年,和西夏军队在臧底河交战,消灭、俘虏的敌人很多,敌人不能抵抗。宣抚使童贯召见他并和他谈话,姚平仲自恃有骨气一点也不屈从童贯,童贯很不高兴,扣减了对他的赏赐,但是关中的豪杰都推崇他,叫他“小太尉”。睦州盗贼作乱,宋徽宗派童贯征讨贼寇,童贯虽然讨厌姚平仲,但是佩服他的沉稳勇猛,又调他同行。等到起义被平定,姚平仲的功劳在全军最大,于是面见童贯说:
  • 《长江三峡》拓展阅读:感受祖国河山之美 乌篷摇梦到春江
  • 四年前,在青海戈壁滩竞日奔波时,被辉煌如火的大沙漠灼花了眼睛的我,曾经大发奇想:假如让富春江泻到这儿来,那该多好!那时,我并没见过富春江,却千百次做过有关她的梦。郁达夫“屋住兰江梦亦香”的诗文和叶浅予墨韵淋漓的画卷,早把我对富春江的梦幻濡染得又浓又甜,那绿沉沉的甜梦中,总是悠荡着乡思绵绵的乌篷船。
  • 也是水湄
  • 那条长几就摆在廊上。那是四月初次燠热起来的一个晚上,我不安地坐在廊上,十分不甘心那热,仿佛想生气,只觉得春天越来越不负责,就那么风风雨雨闹了一阵,东渲西染地抹了几许颜色,就打算草草了事收场了。这种闷气,我不知道找谁去发作。
  • 《林黛玉进贾府》拓展阅读:王熙凤形象鉴赏 《林黛玉进贾府》中的王熙风
  • 如果以花喻《红楼梦》中女子,那么王熙凤可以称之为罂粟。因为罂粟很美很招摇,凤姐也很美,“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丹唇轻启,模样标致。罂粟是主要的毒品源植物,害人沉迷无法自拔;《红楼梦》中凤姐的嬉笑怒骂、言谈心机,令人不忍释卷,正如人所说,“恨熙凤,骂熙凤,不见熙凤想熙凤”,这大概是将凤姐喻为罂粟的真实原因吧。
  • 《老人与海》拓展阅读:解读桑迪亚哥形象的丰富性 桑迪亚哥形象解读
  • 《老人与海》,作为海明威的代表作,也作为一部象征性小说,被作者认为是“这一辈子所能写的最好一部作品”。这部仅两万六千多字的小说,却被评述为“这个朴素的故事里充满了并非刻意卖弄的寓意……作为一篇干净利落的、陈述性散文,它在海明威的全部作品中都是无与伦比的”。而海明威也曾说过:“我总是试图根据冰山原理去写它关于显现出来的每一部分,八分之七是在水面以下的,你可以省略你所知道的东西,这会使你的冰山深厚起来,这是并不显现出来的部分。”
  • 献血模范郭明义
  • 他参过军,当过矿用大型生产汽车的驾驶员,做过车间团支部书记,又是车间统计员兼人事员……如今,郭明义已是鞍钢齐大山铁矿生产技术室的一名工程师。与很多人一样,郭明义在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成绩卓著。然而,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郭明义却默默地做着不平凡的事情。
  • “试管婴儿之父”爱德华兹
  • 传统观点认为,精子只有进入女性生殖道内才能够受精,然而,英国生理学家罗伯特·爱德华兹却认为受精也可以在体外进行。因为男子的精子可以游离到体外完成受精,所以女子的卵子体外受精也有可能实现。有了这种想法以后,爱德华兹便开始研究卵子的体外受精。
  • 一首未完成的歌
  • 一幢年久失修的房子,住进了一个二十岁的年轻男子,头发凌乱,带着要褪还未褪的棕褐色,深深的眼窝里藏着一对慵懒、稍显呆滞的眼珠,一件肥大的T恤,一条破旧的牛仔裤,还有一双根本分不清颜色的人字拖,他带着这一身装束,拖着一只在地上发出“咿咿呀呀”声音的巨大行李箱,
  • 迟到的相片
  • 我的小书房里张贴着一张相片,相片里,一堵墙,墙的尽头是一只渐行渐远的狗的背影。
  • 《中华活页文选:高中版》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中华书局

    主  编:宋一夫

    地  址:北京市丰台区太平桥西里38号

    邮政编码:100073

    电  话:6327160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9-7279

    国内统一刊号:cn 11-4587/g4

    邮发代号:18-193

    单  价:3.70

    定  价:3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