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鲁迅与20世纪中国文学批评(上)
  • 在中国现代文学批评史以及鲁迅研究中,鲁迅的文学批评被人们有意无意地淡漠了,这并不是说没有给予鲁迅的批评以足够的研究,也并不仅是说在为数并不多的鲁迅文艺批评的研究论著与其它鲁迅研究论著相比不成比例,而主要在于这种研究并未真正阐释鲁迅批评的特点与内涵,没有从根本上认识鲁迅的批评以及鲁迅批评与中国现代文学批评发生与发展的内在关系,没有将鲁迅的批评置于一种特定的文化背景下进行科学的分析研究。
  • 鲁迅的“人学”——现实的而非玄学的
  • 鲁迅的“人学”,无疑是一个可以深化鲁迅研究的命题,这个命题的正确展开,可以潜入鲁迅的本体,获得对鲁迅的更真实的认识。但事实往往与人的初衷相悖,从我们所见的一些论者的文章看,这个命题成了没有任何规定的可以随意发挥的命题。当今市场经济条件下出现的一些观念如以个体生命为人生根本价值取向的观念,个人高于国家民族之上并要与国家进行等价交换的观念,以金钱维护人之自由的观念等等纷纷移植于鲁迅。所有这些所谓新观念的移植都是通过对鲁迅人学思想抽象化的演绎而成,不需要任何佐证。这使人不能不想到鲁迅生前的感慨:“呜呼,鲁迅鲁迅,多少广告,假汝之名以行!”
  • 论鲁迅对少数民族文学潜在基质的唤醒
  • 鲁迅从不愿“以导师自居”,又希望自己的作品“速朽”,然而半个多世纪以来,他却被几代少数民族作家尊为精神导师、“中国新文学之父”,其思想、作品也因着对中国现当代少数民族文学如此切深的渗透,而在少数民族作者的生命里、文字里、血里、梦里获得了不朽的延续。
  • 论鲁迅的越文化背景
  • 在中国现代文学作家群中,像鲁迅这样与其所属的区域文化联系如此深刻紧密,怕再无出其右者。多年来,人们普遍地注意到这点,包括当年的某些论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961年,为纪念鲁迅80寿辰,毛泽东同志曾作七绝二首。其一日:“博大胆识铁石坚,刀光剑影任翔旋。龙华喋血不眠夜,犹制小诗赋管弦。”其二日:“鉴湖越台名士乡,忧忡为国痛断肠。剑南歌接秋风吟,一例氤氲入诗囊。”前一首诗说的是鲁迅,赞扬他胸怀博大,胆识过人,意志坚定。后一首却转而称誉鲁迅的故乡绍兴了:名士辈出,富有爱国主义传统。显而易见,毛泽东同志也甚关注鲁迅与其故乡的一种深层的文化联系。
  • 旧事新编、新事旧编的叙事策略——《故事新编》的叙事学研究
  • 为了不使“旧”事在“新”编的过程中,褪去其历史本色;不使“新”事在“旧”编的过程中,失去它尖锐的现实指涉,这就需要文本具有一种相当精心而复杂的叙事策略。对《故事新编》中的这种叙事策略的解读,就成为了本文的兴趣之所在。
  • 提灯寻影 灯到影灭——从《墓碣文》看《野草》
  • 《墓碣文》是探索自我的作品。内心冲突引发了对自我的探索,而自我探索却走向绝境,原本不言而喻的自我变得模糊不定,甚至无法看见,——这是个“提灯寻影,灯到影灭”的追寻过程,注定失败。不仅如此,这种探索带出了更广更深的困惑,在无边的泥沼中,鲁迅越陷越深。
  • 《两地书》涉及的闽南风情
  • 生长在闽南的人,对于家乡的山山水水、民风民俗、方言土语,不会感到有什么特别之处;可外地人乍一到闽南,就会有一种新鲜的感受。鲁迅于1926年8月从北京经上海来到厦门大学任教,他对闽南的自然景观和社会风貌感慨颇多,这可见诸于鲁迅的《两地书》、《书信》、《鲁迅日记》、《三闲集·怎么写》、《三闲集·在钟楼上》、《华盖集续编·厦门通信》、《华盖集续编·海上通信》等著作和许广平、川岛等人的回忆文字里。
  • 更正
  • 读鲁杂感(六首)
  • 简讯
  • 涉及在荒野中的灵魂——穆旦与鲁迅之比较兼及新文学的现代性问题
  • 研究者们早已注意到了穆旦与鲁迅在精神品格上的相通之处。在《一个中国诗人》这篇最早的穆旦研究文章中。王佐良先生在论及穆旦诗歌中焦灼和痛苦的情感基调时说:“是这一种受难的品质,使穆旦显得与众不同的。人们猜想现代中国写作必将生和死写得分明生动,但除了几闪鲁迅的凶狠地刺人的机智和几个零碎的悲愤的喊叫,大多数中国作家是冷淡的。”在王佐良看来,对生命和死亡的敏感所生成的痛苦,使穆旦从大多数作家因“意识形态闷死了同情心”的冷淡中超越出来,接近了鲁迅。
  • 利比亚驻华大使马迪先生谈鲁迅
  • 由于深知不同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十分重要.所以,当听说尤素福·赫塔伊白先生在王富仁教授的指导下,撰写了关于中国大文豪鲁迅先生的论文时.我非常高兴。
  • 试读鲁迅整理的《古小说钩沉》及其不足
  • 鲁迅辑录《古小说钩沉》是在一九。七年六月,同时辑录的还有《会稽郡故书杂集》,至一九一一年完成。这一年的二月,在《越社丛刊》第一集上,以周作人的署名,发表了《(古小说钩沉)序》。
  • 鲁迅与刘师培的学术联系
  • 刘师培的思想行状复杂而多变,但学术精湛。他在政治上曾屡次失足,在生前其品行已为时人所不齿,而对他的学术贡献和成就,评价却始终一流。在20世纪的中国学者中,以36年短暂的一生而被尊为大师者,仅有刘师培一人。
  • 非正统的杂家——周作人与佛教文化关系论之三
  • 从二十年代中后期开始,“自求胜业”的周作人做的最多的工作便是读杂书,写杂文,做杂学。周作人读书之杂是有目共睹的,而且实行的是所谓“非正宗的别择法”(《立春以前·杂文的路》)。仅就传统国学而言,他所杂览的就有八大类:一是关于《诗经》、《论语》之类;二是小学书,即《说文》、《尔雅》、《方言》之类;三是文化史料类,非志书的地志,如《陶庵梦忆》、《清实录》、《思痛记》、《板桥杂记》;四是年谱日记家训尺牍类,如《颜氏家训》、《入蜀记》等;五是博物书类,即《农书》、《本草》、《诗疏》、《尔雅》等;六是笔记类;七是佛经;八是乡贤著作。周作
  • 世纪末的总结:丰富现在 昭示将来——《惯性的终结:鲁迅文化选择的历史价值》读后
  • 1997年的夏天.应孙中田师和中树兄的邀请,前往长春参加张福贵的博士论文答辩会。他与中田师一起,到机场接我。出机场大厅,我走得快了一点儿,出门,一眼就看见了中田师,而分头等侍我的福贵,却挤在人群中不见了。等了一会儿,我们才得以“会师”。大约深夜11时多了,已经吃过晚饭的中田师与福贵.还特意陪我漫步到吉大附近一家非常清净的韩国菜馆,吃了一顿朝鲜风味的便餐。辣辣的正宗味道与读福贵的论文时的痛快感一样使我难以忘记。
  • 寻找走向“鲁迅世界”的通道——陈方竞《鲁迅与浙东文化》序
  • 我与陈方竞相识已经十多年了。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个“认死理”的人:信服了一个“理”(即“道”),认定了一相目标,就不顾一切地扑上去,把自己的全部生命都投掷进去。这种“拼命精神”每每让我感动,又替他担心:这样做,所要付出的身、心两方面的代价实在太大了。但当我面对日见瘦削的方竞,却往往说不出半句劝解的话:我理解,他只能这样生活,只能作这样的选择。——这也是一种宿命。于是,就有了这本《鲁迅与浙东文化》,这心血耗尽的生命的结晶。整整八个寒暑.他激动,紧张,焦灼,沮丧,食无味,睡不安,殚思极虑,几易其稿。——他究竟在苦苦地追求什么?
  • 鲁迅传记写作的历史回顾(四)
  • 经过80年代中期的积淀和沉思,鲁迅研究随着思想解放运动的进一步开展,朝着个性化、多样性的方向前进,80、90年代之交再次繁荣,又出现了5种新写和3种修订的鲁迅传记以及唐弢的前10章未完稿。依次是。
  • 戈宝权先生逝世
  • 鲁迅:“华盖运”何时休?
  • 1925年底,鲁迅在《华盖集·题记》中,戏称自己交了“华盖运”,因为这一年先是为了杂文《咬文嚼字》和《青年必读书》,“署名和匿名的豪杰之士的骂信,收了一大捆”,此后又被一些“据说都是讲公话,谈公理,而且深不以‘党同伐异’为然的”所谓学者、文士、正人、君子“伐了几下”。如果借用“华盖运”来指称鲁迅挨骂受伐的“命运”的话,那么,它并非止于1925年。少年避难时让他刻骨铭心的骂语——“乞食者”,在仙台学医时被怀疑考试前得到先生的漏题,以“你改悔罢”
  • 情急失态——余英时对鲁迅的咒骂
  • 从袁良骏收集到的资料,我们可知余英时涉及鲁迅的谈话至少有两次:一次是《余英时访谈录之三》,张伟国作,刊香港《联合报》1994年9月8日;一次则是和刘梦溪的对谈,见刘梦溪《为了文化与社会的重建》,刊《明报月刊》1994年9、10月号。很显然,袁良骏感到甚是讶异,到了今天,怎么还会有余英时这样不讲道理的入?他说:“余英时先生是小有名气的历史学家,在谈到中国的社会、政治、历史问题时,确也有不少的高见卓识;但不知为什么一涉及鲁迅便乱了方寸,便成了信口开河的谩骂,便连起码的历。
  • 何谓“思想家”
  • “家”这种称号,其实已经用得很滥了。写过几篇小说,就是“作家”;唱过几首歌,就是“歌唱家”;画过几幅画,就是“画家”;办了个巴掌大的工厂,就是“企业家”;有了一定的职位,就是“政治家”……成为一个“家”,在现在的中国,似乎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但也并非所有领域都如此。在思想领域,人们对“家”的要求就异常严格。鲁迅是否够得上称为“思想家”,就是一个从鲁迅生前开始一直有争议的问题。一直有人认为鲁迅对“思想家”的称号当之无愧,但往往也同时认为,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主办单位:鲁迅博物馆

    主  编:孙郁 黄旭

    地  址:北京阜内大街宫门口二条十九号

    邮政编码:100034

    电  话:010-6616564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063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722/i

    单  价:6.00

    定  价:8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