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再谈鲁迅与中国共产党关系的一则史实
  • 值此中国共产党建党八十周年之际,本刊特刊登《再谈鲁迅与中国共产党关系的一则史实》。这篇文章用历史文献再次证实了鲁迅对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热忱拥护,同时也再次证实了党中央对鲁迅的敬重和信赖。冯雪峰当时给中共中央的报告,目前尚不能全文披露,特此说明。
  • 关于鲁迅与仙台医学专门学校——“日本留学期鲁迅之实证研究”之一
  • 如所周知,鲁迅的青年时代的大半,即从21岁到28岁(1902—1909)的七年多,是在日本度过的。其中,东京前后两度约五年半(1902.4—1904.9;1906.3—1909.7),仙台约一年半。这一时期对鲁迅的全部生涯而言,无论是从精神史、生活史还是文学史的角度,都有着重要意义。近年来研究界对鲁迅留日时期论文的大量研究和高度评价,就是一个明证。
  • 图片新闻
  • 再论鲁迅与中外宗教文化——回应曹振华先生的“对话”
  • 都说在世纪末苍凉的夜幕下,鲁迅正渐渐远离我们而去;都说在市场规则侵蚀着人文精神的今天,鲁迅研究已显疲惫衰竭之态。我并不这样悲观。鲁迅的作品不是仍被视为“世纪经典”而在大大小小的书店热销么?鲁迅不是已经和正在成为中国文化界诸多论争的始基么?在“鲁研界”,学者们近几年一直在围绕着鲁迅的各种精神命题展开着讨论和对话,
  • 论《狂人日记》:寻找“父亲”
  • 1918年问世的小说《狂人日记》在现代文学史上具有极高的地位,而且对鲁迅自身也具有特殊的意义。它一方面是现代小说的开山和高峰,一方面是破除了多年沉默而为了救济民族的未来而呐喊的作者鲁迅再诞生的标志。如此有多层重要意义的小说,它的主题是疯狂而主人公是疯子这一事实,对我来说似乎隐藏着一种微言大义。在我看来,《狂人日记》对疯狂的艺术性探索本身具有的意义还未得到充分探讨。
  • 高长虹在解放区
  • 群策群力,精益求精——对修订《鲁迅全集》的几点意见
  • 1981年版《鲁迅全集》是6种《鲁迅全集》中最具权威性的一种版本,但不能称之为“定本”。据我所知,鲁迅研究界并没有任何一位同人否定这一版本的成就和特色;相反,凡是当年参加过这一集体项目(或者称之为“国家重大的图书出版项目”)的学者,无论出力多少贡献大小,都感到能为这个版本尽绵薄之力是自己学术生涯中的光荣,也是敬献给鲁迅在天之灵的一瓣心香。
  • 我对人文81年《鲁迅全集》修订的两点意见、两个建议和一点希望
  • 从我接到参加修订工作座谈会的邀请函开始,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从1976年济南会议想起,到虎坊桥由严文井同志主持每日逐篇逐行讨论怎样注释、怎样修改红皮本到最后出版81年版的纪念鲁迅诞生一百周年的种种情形,济南会议紧张、沉闷的政治氛围,有的发言的语藏杀机,种种种种。昨天开幕式上聂社长讲话中着意提到祝贺王仰晨先生八十寿辰,我很感动。
  • 浅谈《鲁迅全集》的修订
  • 就目前世上流传的四个版本(1938年版、1958年版、1973年版、1981年版)的《鲁迅全集》来说,1981年16卷本《鲁迅全集》无疑是最好的一个版本。但是,由于诸多方面的原因,这个版本还存在着一些明显的不足。20年来,鲁迅研究界对《鲁迅全集》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目前,对1981年版《鲁迅全集》进行修订,条件已基本成熟。
  • 《鲁迅全集》修订工作座谈会在京召开
  • 在鲁迅诞辰120周年前夕,《鲁迅全集》修订工作座谈会于2001年6月12日至18日在北京召开,《鲁迅全集》的全面修订工作就此正式启动。
  • 新时期鲁迅作品研究断想——张杰、杨燕丽编《鲁迅其书》序
  • 1919年2月1日出版的《新潮》杂志第1卷第2号上,发表了傅斯年最早关于鲁迅小说《狂人日记》的评论文字。从那个时候开始到现在的21世纪初年,国人与异域对于鲁迅的新文学作品的评论与研究,已经有整整八十多年的历史。在这近八十来年的评论与研究中,或是近期不绝于耳的“走近鲁迅”的声音里,
  • 《中国鲁迅学通史》序言
  • 像鲁迅这样蕴涵着异常深刻的思想,并且还时刻关怀着整个民族的命运,从而对于后代的许多读者都充满了强烈震撼力量的作家,在20世纪的中国文学史上可以说是一种绝无仅有的现象,甚或在几千年以来的整部世界文学史中间也无疑是相当罕见的。正因为是闪烁着如此夺目的光芒和炽热的感情,所以当他刚开始披露自己最初的作品时,
  • 关于《魔祟》答倪墨炎先生
  • 今年5月初,我收到倪墨炎先生4月30日来信并附4月28日《文汇读书周报》一份,上面刊登他的大作《关于“鲁迅和许广平的几个问题”》,我才知道倪先生不顾我的反对,不惜失信,不惜伤害我,公然侵犯我父母的隐私权。倪先生在信中向我“致歉”请我“原谅”,要我做一个父亲反对的“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由于这事情情节严重,我不能沉默,必须在同样的报刊上发表,请读者看看倪先生他前前后后的“初衷”。
  • BBS上被灌水的鲁迅——互联网上的鲁迅(之二)
  • 网上有关鲁迅的评论是随着网络的发展和媒体对鲁迅的关注程度的变化而逐步发展起来的。自1998年朱文、韩东等一批青年作家在《北京文学》第10期发表“断裂”调查引起轩然大波以来,非议鲁迅先生的言论又在20世纪末成为媒体追逐的热点,但因当时网络还不太流行(当时有关鲁迅的网站还极少,有限的几个网站还处于初创期),
  • 鲁迅眼里的北京
  • 这是靳飞先生出的题目,在这里.我只能用有限的材料,谈谈自己的看法。
  • 谈《理水》中的几个人物:皋陶、伯益和后稷
  • 《理水》中有三个重要历史人物:皋陶(Yáo)、伯益和后稷。这三个人在小说中并非主要角色,尤其是后两位,只在禹的谈话中似乎是顺口提到,一笔带过而已——顺便指出一点,这两人在目前注释详尽的16卷本《鲁迅全集》里也没有加注说明——如果不留意,可能有的读者根本不会留下什么印象。但是在历史上,在大禹治水的时代,这几个人都可算开天辟地的英雄。
  • 书讯——《范泉纪念集》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主办单位:鲁迅博物馆

    主  编:孙郁 黄旭

    地  址:北京阜内大街宫门口二条十九号

    邮政编码:100034

    电  话:010-66165647

    电子邮件:lxyjyk@vip.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063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722/i

    单  价:6.00

    定  价:8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