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论鲁迅的人格范型(二)
  • 鲁迅的人格范型,有着许多为他人所难以企及的高度和为他人所难以具备的特质。其中,超越性,意志力,审美型,是具有基础和核心意义的特质。
  • 鲁迅与扬州学派中坚
  • 鲁迅与清儒的关系,距离最近的当属浙东学派,其次就要算扬州学派。这一点迄今似乎尚无人关注。
  • 冷漠的观照:五四新文学到日本
  • 处在大正与昭和之交的近代日本文坛,对中国五四新文学的介绍,比起五四时期中国对近代日本文学介绍的热潮来,其势是较为冷落的。在经过了一段带着冷漠与偏见的观照之后,五四新文学才逐渐被介绍到日本,双向意义上的中日近代文学交流才得以成为现实。
  • 冯雪峰同志谈鲁迅补遗
  • 1999年10月19日,北京鲁迅博物馆举办我和伟君诠释鲁迅新宗、弘扬鲁迅精神的第20次画展开幕。展品中,有这样一幅新作,画的是鲁迅先生鲜为人知的,当年对苏联肃反的反应,标题和说明文字如下:
  • 辛亥反思:鲁迅的黄花节杂感
  • 今年是纪念辛亥革命九十周年。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是在比较更完全的意义上开始的民主革命;它在中国近代史上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给后人提供了宝贵的历史经验。鲁迅在1925年就说过:“我希望有人好好地做一部民国的建国史给少年看,因为我觉得民国的来源,实在已经失传了,虽然还只有十四年!”
  • 《席卷在最后的黑暗中——郁达夫传》新版感言
  • 这部传记出版至今已十六个年头。六年前曾经有一家大出版社给予再版的约定,被我谢绝了。这次上海书店出版社慷慨允诺出版,易书名为《颓唐中隐现辉煌——郁达夫》,对我是很愉快的事,乘此机会说几句。
  • 俩张二赵及其版画艺术——在“浙江版画七十年展”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 今年是鲁迅先生诞辰120周年,又是他所倡导的中国新兴木刻运动70周年。浙江是鲁迅的故乡,又是新兴木刻运动的摇篮。在这具有双重纪念意义的日子里,由浙江省委宣传部、浙江省文化厅主办,浙江省博物馆、浙江西湖美术馆承办的“浙江版画七十年展”暨学术研讨会隆重开幕了。显然,这次纪念活动是意在弘扬以鲁迅和中国共产党人为代表的先进文化,是意在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鉴赏先进文化的精神需要,同时也是为了总结经验,继往开来,与时俱进,推动浙江版画步向新的辉煌和繁荣。
  • 版画,今天的使命
  • 鲁迅先生说:“中国木刻图画,从唐至明,曾经有过很体面的历史。”是的,中国版画在我国历史上有过几度辉煌,于中国革命有所贡献。从唐至明清,木刻完成了“雕刻印刷”、“书籍插图”的任务,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鲁迅倡导的新兴版画作为“投枪和匕首”为中国革命的成功和胜利作出了重要的贡献。新中国成立以后,版画在配合宣传党的方针政策,为新中国的建设事业以及美化人民的生活等方面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 浅谈《鲁迅全集》的校勘——为《全集》修订工作进一言
  • 国家已组织力量对1981年版16卷本《鲁迅全集》进行修订,就中也包括了某些部分的重编,这可真是一件值得学术界庆幸的大事。我是一个被邀参加而因故没有出席的人,按说是不该胡乱议论的。但读了一些报导,也看了《鲁迅研究月刊》上一些先生的文章,感到有些话还要说说。我想,鲁迅先生是我们民族的伟人,《全集》修订也不是常能赶上的;那么,还是谈谈个人的浅见,以为各位参加修订者的参考,并就正于广大读者。
  • 新编曲剧《阿Q与孔乙己》登上首都舞台
  • “鲁迅先生逝世65周年纪念座谈会”在京召开
  • 新疆“纪念鲁迅先生诞辰120周年学术研讨会”综述
  • 新疆鲁迅研究学会主办的“纪念鲁迅先生诞辰120周年学术研讨会”于2001年8月20日至22日在新疆师范大学学术交流中心召开。来自区内外的三十余名学者参加了研讨。新疆社科联书记杨乃初、新疆师范大学副校长薛天纬、新疆文联副主席罗迎福等到会祝贺并发表讲话。新疆文联原副书记、新疆鲁迅研究学会副会长王仲明作了题为《鲁迅与21世纪》的主题报告。新疆鲁迅研究学会会长托乎提·巴克就鲁迅精神人格魅力对少数民族思想、文化滋养及鲁迅精神对他本人的深刻影响作了重点发言。会议共收到论文十余篇。
  • 《中国小说史略》注释补证(第一至第十三篇)
  • 最近应两位攻读博士学位的韩国研究生的要求,为之讲解《中国小说史略》前十三篇共十二次,深感单凭《鲁迅全集》卷九的注释,不仅国外学生,即使国内现代文学专业的研究生,也是很难完全读懂此书的。讲解过程中,又发现原注的一些可以补充、商榷之处。现将涉及“注疏”范畴的主要问题及相关资料(含个别校读诖)逐篇分列如下,有些内容对于修改《全集》注释或亦不无助益。《全集》原来的注释体例是引文均不加注,然而这正是《史略》一般读者阅读障碍最多之处,所以也择较难查检者列入一些,以供研读者参考。
  • 《鲁迅全集》注释补正
  • 见诸《鲁迅日记》,仅记载陈乐书一处而已,即1914年1月8日“赙陈乐书银二元”。而《鲁迅全集》第15卷第456页“陈乐书”条注释不仅生年未注,而且将其父陈玉梁的卒年注错为陈乐书的了。
  • 革命咖啡店与当下新锐批评
  • “洋楼高耸,前临阔街,门口是晶光闪灼的玻璃招牌,楼上是‘我们今日文艺界上的名人’,或则高谈,或则沉思,面前是一大杯热气蒸腾的无产阶级咖啡”④……这是上一世纪二三十年代倡导无产文学的创造社、太阳社作家的一个侧影,除却鲁迅时不时的讽刺略微有点“煞风景”,一切全如蒋光赤所陶醉的:“有什么东西能比革命还有趣些,还罗曼谛克些?”
  • 丰子恺漫画与鲁迅小说
  • 在新千年到来的时候,文学史家、文学批评家和文学出版家,纷纷推出百年文学经典。翻译家、外国文学研究家和外研社并推出百年中外文学经典。结果是,无论哪家哪派鲁迅小说都在其中。后者在每月公布的排名表中,《阿Q正传》始终名列第一。这和鲁迅小说几十年间长销不衰,虽人事代谢,天翻地覆,读者不穷不尽的情势是一致的。金秋佳期,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丰子恺画展,展现了一代漫画艺术大师的世纪魅力。
  • 郢人
  • “学其短”从文体着眼,这是文人不屑为,学人不肯为的,我却乐于为之。自己没本事写长也怕看长文当然是最初的原因,但过眼稍多,便觉得看文亦犹看人,身材长相毕竟不最重要,吸引力还在思想、气质和趣味。选抄既久,积得若干,有报刊来索稿,便不免从中取材,偶尔也发表一点抄后感。借题发挥,则吾岂敢。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