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神思会通:鲁迅小说的现代主义审美取向
  • 穿透美学偏嗜的表象,20世纪20年代以降,苏俄文艺理论界之所以独尊现实主义,实质上很大程度是出自于政治斗争的亟需。彼时所谓的现实主义已政治化了,已超越了对生活原型作逼真摹写这一美学造型法则。“从现实的革命发展的角度来真实地、历史地和具体地”反映这一斗争,形象地图示早经理论指明的必然趋势便是它的题中之义。为此,他们特别指斥西方现代主义艺术醉心于“无法理解的东西”,“不能确定现实的发展方向”。
  • 竹内好与伊藤虎丸对鲁迅《狂人日记》的解读——以竹内好的《鲁迅》和伊藤虎丸的《鲁迅、创造社与日本文学》为中心
  • 鲁迅研究在日本汉学界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从奠定了日本鲁迅研究的里程碑式的著作——竹内好的《鲁迅》(1944)开始,鲁迅研究在日本半个多世纪的历史过程中已形成了一个独立的传统,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中国鲁迅研究界的一个参照和互补。其中竹内好(1910——1977)与伊藤虎丸(1927——)先生的鲁迅研究既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同时二人在对鲁迅的精神历程的探索和阐释中又具有沿承性和连续性。
  • 欢迎订阅2002年《鲁迅研究月刊》
  • 关于“道德主义”问题——五四新文化(文学)运动中心的多重对话(二)
  • 如果充分看到北大道德化氛围的弊害及其势力与影响,是可以发现“S会馆”独立性存在的价值,以及充分认识到《新青年》4卷5号(1918.5.15)发表的鲁迅的小说《狂人日记》和周作人的译作《贞操论》的意义,——这两部作品既有内在联系,又明显存在着不同,表现在以不无一致的方式对《新青年》主导言论的超越,但同时却又是从不同角度展开对北大的道德化氛围的剥离与消解。
  • 中西文化碰撞中的鲁迅文化话语空间
  • 当中国当代文学度过了短暂“现代性冲动”阶段,亟需尽量引进西方流派纷呈的文学创作成果和文艺理论时,文坛上曾一度出现过急欲消融民族身份的焦躁;而当盛行于西方的“形式主义批评”和“文化研究”的理论话语汹汹然不期而来时。势不可挡的“全球化浪潮”,却让当代中国文化界和文艺界在全球化与民族化的紧张关系中骤然发现了民族身份模糊以至丧失的危险,从而产生了民族身份认同的焦虑,忽然有了“失语”之感。
  • 耶稣·撒旦·鲁迅——鲁迅与基督教关系发微
  • 基督教最初传人中国,见于历史记载的是唐太宗贞观九年(635年),当时称为景教。其间经过多次反复,终被排斥和禁绝。直到19世纪,基督教才重新传人中国,但这次传教带有一种很鲜明的殖民侵略色彩,它是在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后,伴随着经济、军事的侵略而作为文化侵略的一种形式进入中国的。因而,近现代中国人对基督教的态度和认识极其复杂,一方面肯定和认识到基督教作为一种异域文化对本土传统文化的巨大启发和补益作用;另一方面又深刻感受到它裹胁的文化侵略性质。
  • 鲁迅小说的先锋性
  • 把鲁迅的小说放到今天的后现代语境中,我们发现它先锋而前卫。我们在先锋作家作品中看到的所谓“叙事实验”、“语言狂欢”等等,在鲁迅那里就有。鲁迅在现代文学的奠基时期发出的声音,抵达遥远的今天,依然清新而鲜活。这也许是说不尽鲁迅的奥妙之一。
  • 钟敬文“鲁迅研究文集”出版
  • 鲁迅《儿歌的“反动”》解
  • 《鲁迅全集》第1卷第390页《儿歌的“反动”》载有两首儿歌。鲁迅的那一首是为讽刺胡怀琛的儿歌而作的。原诗和鲁迅的诗如下:
  • 关于鲁迅和申彩浩的作家意识小考
  • 1申彩浩和鲁迅可说是代表19世纪后半叶到20世纪前半期东北亚近代史中的杰出人物。1881年出生在地主家庭的鲁迅,忧郁祖父下狱、父亲的病死等接踵而来的不幸。经历了清日战争、义和团运动、辛亥革命、五四运动、三一八事件、五卅运动、四一二政变、满州事变等中国近代史中最动荡不安的时期。申彩浩,比鲁迅早一年(1880年),出生于贫穷的儒生之家,从小失去父亲,在祖父的训导下,冲破重重阻碍,从大韩的末年起,经历了丙寅洋扰、韩日合邦、三一运动等韩国民族近代化过程中最混乱的时期,最后在旅顺监狱壮烈牺牲,成为一位爱国志士。
  • 异中有同
  • 鲁迅与胡适,在从五四前后开始的新文化运动中,这两位都是开风气之先的人物。那时,彼此间也有交情,互相尊重,这只要看看两人的通信就可以知道的。后来呢,却是走上不同的道路了。照通常的说法,两人分别成了文化界左右两翼的领袖人物,在政治上,更说不到一块去了。
  • 结集在《新青年》以前的胡适与鲁迅
  • 从1915年起,在美国留学的胡适,通过长期的思索和与朋友们的辩论,逐渐确立了中国文学革命的关键是用白话代替文言的观念,可惜他这个见解在一帮朋友们中间赞同者少而反对者多。就在胡适寂寞探索的时候,经过同乡汪孟邹的从中介绍,创办《新青年》的陈独秀通过书信而与他结识了。1916年10月胡适在给陈独秀的信中,一方面就《新青年》杂志登载的某些文学方面的内容不能完全与主编陈独秀的文学主张一致的现象坦率地表示了自己的看法,另一方面将自己关于文学革命的思考告诉了陈独秀。
  • 《鲁迅全集》注释补正(二):刘策奇其人其事
  • 刘策奇何许人也?见诸《鲁迅日记》,有三处记载,它们是1925年4月9日“寄刘策奇信”,6月20日“午后得刘策奇信”,10月21日“得刘策奇信并稿”。见诸鲁迅书信,则有一通,即鲁迅于1925年4月8日写给刘策奇的信函(见《鲁迅全集》第十一卷250408致刘策奇)。而在1981年版《鲁迅全集》第十一卷仅简注“《莽原》投稿者”,第十五卷亦仅简注“曾通过鲁迅在《莽原》周刊发表《一本通书看到老》一文”。
  • 田仲济教授逝世
  • 中国国民性“密码”和“原点”探秘——兼与汪卫东先生商榷
  • 近20年来,鲁迅研究中谈论得最多的问题莫过于鲁迅“改造国民性”思想了。人们记得,思想解放之春风刚刚吹到学术界的时候,鲁迅研究最早的突破就是在对“改造国民性”思想的评价上。从怀疑“改造国民性”是不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到承认“改造国民性”思想是鲁迅思想发展的起点和前导、高度评价其独创性的人文和社会价值;从只承认“改造国民性”是鲁迅前期思想,
  • 遗泽永留 友情长存——鲁迅《娜拉走后怎样》手稿和题跋观赏记
  • 1957年,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魏建功在北京《文艺报》第29期上发表《关于鲁迅先生旧体诗木刻事及其他》。对鲁迅作品版本研究而言,这是一篇十分重要的回忆录,遗憾的是.一直未为人所注意。
  • 关于鲁迅《娜拉走后怎样》手稿卷子上我的题跋
  • 鲁迅《娜拉走后怎样》手稿,归台静农先生收藏,裱成卷子,台静农先生要我题跋,这件事我曾在《忆台静农先生》里面说过。当时我听说,台静农先生身后,这幅珍贵的长卷,已经被带到美国,但不知道确否。现在,陈子善先生的《遗泽永存——鲁迅(娜拉走后怎样)手稿和题跋的发现》(2002年1月15日《文汇报》11版)发表了,详细记载了他在美国亲见此卷“仍完好无损的存于天壤之间”的情况,全文录出了引首题署和六个人的六则卷末题跋。
  • 《京报副刊》“青年爱读书十部”“青年必读书十部”资料汇编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