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从鲁迅文化遗产的独特价值看鲁迅研究的深化发展问题——在纪念鲁迅诞辰120周年学术讨论会上的发言
  • 1 在新世纪开首之年,在纪念鲁迅诞辰120周年之际,在鲁迅研究界忙于纪念盛事之时,鲁迅研究如何深化和发展的问题也理应引起学界的广泛关注。面对20世纪浩如烟海的鲁迅研究成果,21世纪的鲁迅研究到底怎么搞?鲁迅研究目前确实面临一些很实际的问题,一方面,这个学科不断有大批的研究力量充实进来,该学科的研究成果也在不断地大量涌现;而另一方面,研究选题的撞车,论题的低层次重复等情况越来越不鲜见。
  • 关于“道德主义”问题——五四新文化(文学)运动中心的多重对话(三)
  • 我更加重视鲁迅发表在《新青年》6卷6号(1919.11.1)上的《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这是一篇最足以体现鲁迅五四时期与《新青年》主导话语相异,且与他早期思想直接承续的重要文章。如果说,《我之节烈观》主要体现为在北大道德化话语和《新青年》对此反拨中形成的主导话语这双重“语境”中出现的鲁迅“语汇”,主要由外缘而激发,有着更多的共时性与针对性;那么,《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则在此基础上,主要是一种历时性与内发性思考的结晶,体现了在中国文化及中西文化交汇与碰撞的整体“语境”中形成的鲁迅“人学”思想的“核心语汇”——这与他的小说内在相通,并构成他的小说最深层次的内涵。
  • 从“活剥”到被剥——谈鲁迅的“剥体诗”及其他
  • 在鲁迅的诗歌中,既有新体诗,又有旧体诗。两者相较,他的旧诗不仅数量多,而且成就更高、影响更大。他的诗篇多是原创性的,此为一度创作;也有少数几篇是“活剥”他人诗作改制而成的,可称之曰“剥体诗”,此为二度创作。从创造性的程度来看,虽然二度创作不及一度创作,但鲁迅的剥体诗在思想性和艺术性都有着自己鲜明的特色,并且已在文坛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不可不引起我们的关注。
  • 鲁迅改造国民性思想的由来——加纳治五郎给第一批毕业生讲话的波澜
  • 鲁迅入学约半年后,1902年10月,弘文学院举行了因等待加纳治五郎回国而延期了的第一次毕业典礼。毕业生是与弘文学院设立同时入学的湖南省派遣来的速成师范科的学生。他们是与作为南洋官费生派遣而来的在普通科入学的鲁迅等人一起,当初住同一寄宿宿舍,后又在本院学生宿舍一起吃住一起郊游的学生。
  • 《中国现代主义诗学》出版
  • 由法布尔的《昆虫记》引发的一些思考(上)
  • 1 花城出版社出版了法布尔《昆虫记》的全译本,这堪称为中国文化的“世纪工程”。我之称它为“世纪工程”,主要不是就其工程的规模而言,而是就其完成这一工程所经历的时间而言。1923年1月,周作人在《晨报副镌》发表了他的《法布耳的(昆虫记)》,第一次向中国读者介绍了这部世界名著,此后便陆续有各种选译本出版,直到2001年1月的花城出版社这个全译本的出版,已经整整78年的时间了,还不足以称为“世纪工程”吗?
  • 回忆“MK木刻研究会”
  • 1930年秋,我考入上海美专西画系学习。期间,在上海亲眼目睹了帝国主义列强的横行霸道和国民党政府的腐败,面对祖国大好河山日益衰弱,百姓穷苦凋零,受进步同学的影响,萌发革命思想,不满足于教室画模特儿,开始学习木刻。后来与同学共同组织发起“MK木刻研究会”,并被推选为理事,分管总务。次年参加中国左翼美术家联盟及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被任命为上海法南区团区委委员。
  • 记一帧鲁迅木刻像
  • 10年前,在纪念鲁迅先生110周年诞辰和逝世55周年的时候,我曾编过一部《鲁迅木刻形象百图》的画册。那画册里的作品,是我从三十多年间收藏的大批鲁迅艺术形象作品中精选出来的。名日“百图”,实际上已超过百数。历年搜集,编写一秩且及时出版,这于我,当然是分外欣慰的。这原因还在于:几十年来,散见报刊上的鲁迅木刻形象,终于在一部画册里聚首,算是补上了一块空白;热爱敬仰鲁迅先生的读者或并不熟悉鲁迅先生的读者,可以由此而亲近鲁迅并进而深入鲁迅的精神世界和浩博的作品之海;画家们借此为参考和参照,此后创作出更多更好的鲁迅
  • 邰燕祥与鲁迅文学传统
  • 一九四五年秋天,抗日战争结束了。在沦陷了八年的北平,从天上飞来了一些接收人员,从地下钻出了一些“地下工作人员”……这些人的作为给了人们怎样的印象呢?这时,在北平汇文中学,一个十二岁的初中学生,在他一个人办的壁报《五十年代》上,发表了一个他写的小独幕剧。剧本前面的小引是:“伊人天外飞来,此君地下钻出。”场景的布置是咸亨酒店门前,一开场,阿Q装扮全然空军模样,扬长走上。剧中上场的还有王胡、孔乙己、酒店学徒、老拱……这些《呐喊》中的人物。剧中的孔乙己说:“小弟也曾从事地下工作,小弟之腿,便乃在敌宪兵队吊折的也。”
  • 论鲁迅的清末民初小说观
  • 对清末民初文学(1897-1916),尤其是小说的研究近年来成为学术界的热点。论者多从“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命题出发,以五四新文学为参照,考察清末民初文学理论与创作中的“现代性”特征。现有的研究成果表明:五四新文学所倡导的一些观念在清末民初已不同程度地受到重视,清末民初文学已显现出不同于传统文学的新特征,成为五四新文学的直接源流。和今天的研究者相比,新文学倡导者对清末民初文学的态度显得更为复杂和耐人寻味。一方面,由于时间相隔不远,对其进行史的观照还有一
  • 《中国当代先锋诗歌研究》出版
  • “沉默的他者”与“空白之“祥林嫂”:男性书写的女性盲点页”
  • 鲁迅堪称中国现代小说的鼻祖,《狂人日记》、《孔乙己》、《阿Q正传》、《祝福》、《伤逝》等小说为其在中国现代小说史上赢得了不朽的声誉和地位。然而细读其以书写女性形象为主的小说《祝福》和《伤逝》,却发现祥林嫂和子君一直处于被讲述的地位而沉默不语。无论读者做怎样的努力,都无法走近她们,了解她们的内心。而同为第一人称的写作,读当代女性作家陈染和林白的作品就不会有此顾虑。在她们的小说中,女主人公始终在面对着你,真诚而主动地向你讲述着一个女人的内存感等.情感欲望和
  • 周海婴写鲁迅书·读得二三事
  • 鲁迅诞生120周年,周海婴的回忆录《鲁迅与我七十年》问世。儿子写父亲,是家人父子之间平常生活的亲切纪录,对消除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那阵子将鲁迅给真正的造神运动陪绑而肆意扭曲鲁迅形象所造成的恶劣影响有益。由于那阵子居心叵测地“神化”鲁迅,将鲁迅扭曲为“左”的守护神的恶果,招来了一系列的情绪逆反和思想混乱;又正值中国社会转轨的动荡时期,这恶果更和文化整合中的各项负势力交叉感染,干扰着人们的理性选择。因此,如何对待鲁迅,就成了与如何对待文化同义。
  • 《两地书》英文版出版
  • 《董秋芳译文选——小说戏剧散文荟萃》出版
  • 关于鲁迅与陈赓有无二次会见的我见
  • 鲁迅和陈赓有无第二次会见的史实,从1974年开始,20多年来一直是鲁迅研究者关心的问题。今年2月7日《中华读书报》还刊登了有关这个问题的文章。文章作者建议查一下陈赓被捕的时间,以便解决究竟有无二次会见的问题。这当然是一个办法,但如果查不到呢?而最后一个当事人——提出有二次会见说法的楼适夷也在今年4月谢世了,这件事好像成了一件无头公案。不过,我认为根据现有资料,这件事也不是不可知的。
  • 北京大学学人与厦门大学国学研究院——兼谈鲁迅在厦门的若干史实
  • 1 在中国现代教育史上,大学设立“专研国学的机关”之计划,乃是由北京大学(以下简称北大)学人首先实现的。蔡元培有《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概要·序》记其事,略谓。
  • 《京报副刊》“青年爱读书十部”“青年必读书十部”资料汇编
  • 许自强篆刻二枚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