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鲁迅国民性批判探源
  • 冯骥才先生在《鲁迅的功与“过”》一文中发现:“鲁迅的国民性批判源自1840年以来西方传教士那里。……鲁迅在那个时代,并没有看到西方人的国民性里的埋伏着的西方霸权的话语。”冯先生断定“鲁迅的国民性批判来源于西方人的东方观”,认为鲁迅是以西方人“陈旧而高傲的面孔”和“西方中心主义”的眼光来诊断中华民族的病症,因而鲁迅的国民性批判在客观上论证了西方霸权主义者征服东方的合理性。
  • 2003年《鲁迅研究月刊》
  • 国民性批判的困惑
  • 在鲁迅的文学创作及其思想创构中,“国民性”确实为一个挥之不去的命题,确切地说,不仅是鲁迅思想的命题,更是整个现代思想史的命题。由于身内身外的原因,国民性之于鲁迅,与其说是明朗的、清晰的、毋宁说是混沌的,复杂的。“国民性”与“立人”一起,一直都为人们理解他的思想带来一团迷雾,以致我们在这不无令人气短的时代,还不得不要跟鲁迅一起同去品尝“国民性”的悲观苦洒.
  • “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新小说中的旧文化情结片论
  • 1957年,台湾现代派文学的“教父”夏济安出人意料地发表了《旧文化与新小说》一文,严肃批评了“五四”以来的新小说家对传统文化的简单化态度:由于新小说家们明显地站在新文化的立场上来看问题,所以旧文化以及旧社会在新小说家笔下,已被简化为完全否定性的东西——“集罪恶之大成”,至于“它究竟对于形成中国人的性格、想象、生活态度,以及生活方式,起些什么样的作用,这些问题,热情的小说家是忽略不顾的”。
  • 关于《更正》一文
  • 鲁迅“革命人”的提出——鲁迅接受托洛茨基文艺理论之一
  • 在思考鲁迅接受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过程时,不能忽视托洛茨基《文学与革命》一书的影响。1924年以后,鲁迅日渐关心文艺理论,可以说,《文学与革命》是他得到的第一本马克思主义文艺批评的专著。而且,在购入该书的第二年即1926年,他亲自翻译了该书的第三章《亚历山大·勃洛克》,把它作为未名丛刊之一出版的勃洛克的长篇叙事诗《十二个》的序言,并在该诗集后记中,介绍托洛茨基是“深解文艺的批评者”。
  • 郭嵩焘和严复
  • 郭嵩焘和严复,都是近代有名的人物。郭于一八七七至七九年间以“出使英国钦差大臣”驻伦敦,为清廷派出的第一位驻外使节。严亦于一八七七至七九年间肄业格林尼治海军学院(Greenwich Naval College),属于第一批公派留学欧西的中国学生。二人在英伦的交往,堪称百年佳话。
  • 欢迎订阅2003年《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
  • 鲁迅对我国萌芽期木刻的评议
  • 鲁迅在《批评家的批评家》一文中说:“我们曾经在文艺批评史上见过没有一定圈子的批评家吗?都有的,或者是美的圈,或者是真实的圈,或者是前进的圈。没有一定的圈子的批评家,那才是怪汉子呢。”这看似毫不经意列举的三个圈子,其实正是“真实”、“前进”、“美”,即所谓真善美统一的文艺评论的美学标准。鲁迅挚友许寿裳先生在议及鲁迅精神时指出:“鲁迅为反对不真,不善,不美而毕生努力奋斗,以期臻于真善美的境界,虽遭过种种压迫和艰困,至死不屈。”
  • 鲁博书展新书:鲁迅藏书《十字军东征》图集
  • 为《鲁迅全集》注释补正解疑
  • 1935年末,鲁迅先生曾购买开明书店出版的《二十五史》一部,他在1935年12月21日的《日记》中写道:开明书店送来佳纸皮面本《二十五史》一部五本,并《人名索引》一本,价四十七元。在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鲁迅全集》第15卷第594页的《书刊注释·注释条目》中,有关于《二十五史》的注释,录如下:
  • 鲁迅藏书《失乐园》图集
  • 《鲁迅全集》注释补正(三)
  • 陈子良的名字出现在《鲁迅日记》只有一处,即1925年1月21日“上午陈子良来”。而《鲁迅全集》第15卷第454页“陈子良”条不仅注释甚简,而且连名字也误植了。陈子良(1894—1968),名庆麒,字子良。浙江象山人。1918年,他在北京大学文科毕业后,又通过高等文官考试,在教育部任佥事,与鲁迅同事,同时兼任华北大学、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等校教授。
  • “仙台神话”的背面
  • 1926年10月12日,星期二。厦门大学图书馆楼上的一个房间里,鲁迅正在写他的“旧事重提”之九《藤野先生》。笔依然是毛笔,纸是那种竖写的红格稿纸。窗外,海浪在拍打鼓浪屿,涛声隐隐传来。应当是晚上11点前后,鲁迅在稿纸上画上了最后一个句号。于是,一个神话诞生了——这个神话可以命名为“仙台神话”。
  • 柔石遗文三则
  • 今年9月28日,是左联五烈士之一柔石的百岁诞辰。我们将平时搜集到的柔石三则遗文,予以刊发,并对之略作说明,供研究者和广大读者参阅,同时也藉以聊表我们对烈士的敬仰和纪念之忱。
  • 书讯
  • 山东济南陈振民先生近日向鲁迅博物馆捐书
  • 山东济南气象局离休老干部陈振民先生7月9日向北京鲁迅博物馆损赠鲁迅著作重要版本及鲁迅研究书籍28种51册;9月12日又捐赠了一部分图书。他表示:要将家中的书籍进一步整理,把与现代文学有关的书籍整理出来,全部捐给北京鲁迅博物馆。
  • 抬鲁迅棺材的人
  • 1936年10月19日上午5时25分,鲁迅先生在他的寓所与世长辞。这个噩耗惊动了无数的中国人,在上海,敬仰他的民众络绎不绝地参加到治丧的活动中,他的葬礼成了汇合民众呼声的海洋。鲁迅,一个伟大的名字,在中国,在上海,通过葬礼,非常具体地、深刻地表达了人们对这位“民众意志的代言者,时代号筒的鲁迅先生”的敬意。
  • 《京报副刊》“青年爱读书十部”“青年必读书十部”资料汇编
  •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第八届年会十月在湖南长沙举行
  • 《左翼·上海(1934-1936)》序
  • 这部书稿是研究左联的,我粗略地看了一下,真是使我惊喜不已。就我所知所掌握的左联史研究概况,左联各盟和三十年代左翼文化研究已经延续有三四十年历史了。由于三十年代史料整理和出版较迟,始于六十年代初,影印三十年代左联书报杂志的工程,当时就阻力不小,不久又碰上文化大革命也就烟消云散了。
  • 来函照登
  • “政客”这顶帽子
  • 鲁迅的《骂杀与捧杀》(见《花边文学》)一文中,谈到当年泰戈尔来中国的事:“他到中国来了,开坛讲演,人给他摆出一张琴,烧上一炉香,左有林长民,右有徐志摩,各各头戴印度帽。徐诗人开始绍介了……”对于这里提到的林、徐二人,《鲁迅全集》有注。在生卒年和籍贯之外,徐注得较详:“诗人,新月社主要成员。著有《志摩的诗》、《猛虎集》等。泰戈尔来华时他担任翻译。”注林长民,可就简单干脆了,只有两个字:“政客。”
  • 鲁迅与嵇康
  • 鲁迅的老友许寿裳曾说:“自民二以后,我常见鲁迅伏案校书,单是一部《嵇康集》,不知道校过多少遍,参照诸本,不厌精详,所以成为校勘最善之书。”(《亡友鲁迅印象记》41页)鲁迅从1913年至1931的18年间,参照校本19种,校勘凡10遍,工笔小楷抄写3遍(第三遍只抄前两卷),计数十万言。还写了《〈嵇康集〉考》、《〈嵇康集〉序》、《〈嵇康集〉跋》、《〈嵇康集〉著录考》及《〈嵇康集〉逸文考》等。由此可见鲁迅对嵇康喜爱之一斑。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主办单位:鲁迅博物馆

    主  编:孙郁 黄旭

    地  址:北京阜内大街宫门口二条十九号

    邮政编码:100034

    电  话:010-6616564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063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722/i

    单  价:6.00

    定  价:8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