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一个文学史意象的产生:鲁迅杂文及其历史景深
  • 一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既是一部众多的作家作品、社团流派以及思潮运动继往开来、不断更迭的历史,也是一部众多的文学史意象和文学史图景层叠闪现、连绵展开的历史。在这众多的文学史意象和文学史图景中,鲁迅杂文以其集丰厚坚实的内在蕴涵和缤纷多姿的外在形态于一体的特点而显得格外突出。
  • 《野草》的超现实主义倾向——《野草》超现实组合形式论(下)
  • 文学创作是文学家全心灵投入的一项活动,这当中不仅有意识的参与,而且也有无意识的介入。因而,文学作品中总是既有理性的内涵,又有无意识的沉积。然而,在过去很长时期的《野草》研究中,一些探寻者往往只抓住意识这一侧面,对它进行解释和考证,这种解释和考证的结果,当然只能提供给我们以单面的《野草》和单面的鲁迅面像。近年来,一些探寻者虽然已经注意从无意识的角度去探测《野草》世界的奥秘,但或从鲁迅过去的意识经验的沉淀,或从鲁迅幼年时期的被压抑的欲望单向地考察《野草》中的无意识。
  • 《祝福》故事源考
  • 鲁迅小说集《彷徨》又被人称做“祝福书”,这不仅因为《祝福》是《彷徨》里领衔的第一篇,而且更重要的是因为它思想艺术上的成就。这个成就主要是通过小说的好故事体现出来的。一般说来,鲁迅小说描写技巧高超,而情节性不强,在他的小说里去寻找紧张曲折、跌宕起伏的故事是要失望的。但《祝福》是一个例外,它有完整的人物性格命运和情节故事,而且这个故事与现实高度吻合,引起了当时许多人的共鸣。徐开垒先生在谈到自己青年时代阅读鲁迅作品的感觉时说。
  • 《孔乙己》改笔读解
  • 鲁迅先生主张作品在报刊上发表之后、结集出版之前,应该借机再进行一次语言的推敲与润色。他教导文学青年说:“将来汇印时,再细细的看一看,将无之亦毫无损害于全局的节、句、字删去一些,一定可以更有精采。”(《致张天翼信》)他自己身体力行,其很多作品就是在这样的再加工中见出其艺术语言锤炼的匠心并表现出敲打后的“精采”。《孔乙己》初发表于1919年《新青年》杂志第6卷第4号上。鲁迅将这篇小说编进集子的时候,又严肃认真地作了修改。
  • 《淑姿的信》之前前后后
  • 鲁迅先生一生为自己作品及他人文集、译著写了许多序跋。许广平为拟定于1941年出版的《鲁迅先生序跋集》写的序中统计当年欲出版的集中除附记、译名、附续记外就有134篇,共约25万多字。这些序文有的是鲁迅先生为自己的文集所作;有的是他为别人的翻译而作;有的是为自己所校勘出版的古籍而作。这其中也有多篇是先生为扶植文学新人或支持文坛友人而作。从这些序文可以窥见鲁迅先生对于中国新文学建设的杰出成就。
  • 学术动态
  • 学术动态
  • 鲁迅研究月刊2002年1~12期总目
  • 来函照登
  • 小人张凤举
  • 张凤举,名黄,又名定璜。1921年8月因沈尹默介绍同鲁迅相识。鲁迅对他,最初的印象是很好的,在给二弟的信中说:“前天沈尹默绍介张黄,即做《浮世绘》的,此人非常之好,神经分明”。从鲁迅的日记中可以知道,在那几年里,两人的交往颇为频繁。他的长文《鲁迅先生》,是最早写鲁迅的文章之一。鲁迅说,这篇“未免说得我太好些”(致许广平信中语)。后来,他和鲁迅轮流编辑《国民新报副刊》乙刊。三一八惨案后,报上刊出了一张当局想要通缉的名单,他和鲁迅都名列其中。……
  • 《怀旧》随笔
  • 鲁迅于1912年以文言文写出的短篇小说《怀旧》,是他在小说创作领域初试锋芒之作。作品以一个学童的心理视角,展现了辛亥革命前夕浙东某小城一些人物对于革命变革的反应,于冷隽幽默中见出作家苦涩心态。作品是在辛亥革命前夕江南局势极为动荡、人心极为不安的历史大背景下展开的。作品以一支革命党的队伍即将逼近小城的误传消息为契机,描绘了一石激起的不同人物的不同心理浪花。一、乡绅金耀宗与塾师秃先生于惊恐莫名之际算计如何圆滑应变的良苦用心。
  • 鲁迅与弘文学院学生“退学”事件(下)130012)
  • 把学生们的这种反应看作引起事件的要因,但又不仅仅如此。这里稍离开这些杂志的记述,据另一份资料《弘文学院沿革资料》,从另一侧面看一下这一事件。《弘文学院沿革资料》为我们留下了“同盟携行李妄宿院外”的学生即这一事件的主人公48人的名字。他们都是怎样的人物呢?主要资料是《第一次·第二次·第四次·第五次报告题名录》、《中国人留学生在籍者名簿》等,再把这些叙述的若干相关资料综合起来看,是能够告诉我们一些有关他们的情况的。
  • 雪峰译著书目——纪念雪峰同志诞生100周年
  • 1932年4月29日,鲁迅先生曾经写过一篇《鲁迅译著书目》,总结这之前他的译著工作情况,编入《三闲集》中。雪峰同志在他的生前,对于鲁迅译著工作是非常关心的。继1938年二十卷本《鲁迅全集》之后,他曾亲自主持出版了经过重新校勘并加注释的新的《鲁迅全集》(十卷本),同时又重新编辑并出版鲁迅的译文《鲁迅译文集》(十卷)。与此同时,他又亲自动手编辑并出版了《瞿秋白文集》(八卷本)。对于收集整理“五四”以来宝贵的新文学遗产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 对胡适先生的点滴回忆
  • 1946年7月,胡适先生自美国返回中国,9月正式出任北京大学校长。那时我的父亲邓广铭在北大历史系任教,同时兼任北大校长室秘书。胡适家住东厂胡同一号。东厂,是明代特务机构的所在地;清代的王公贵族在这里修建了豪华的府第,院落套院落,后面还有一座小桥流水、亭台轩榭俱全的大花园。到了四十年代,这些建筑和园林虽已破败,但格局未变。胡适住在偏西部一座宽敞的四合院里。
  • 现代性个人主体的坚执——论1930年代周作人及论语派的政治思想理念
  • 对于论语派的“不谈政治”,人们一向视之为国民党棒喝主义施行后自由主义文人政治上“软弱”、“妥协”、“逃避”的表现,相应地在文化上趋向复古、保守、没落,文学上则以“小摆设”脱离时代与社会。不过周作人却反复说明,在中国,一切隐逸都是政治的。论语派三十年代的“非政治”本身就是一种政治姿态。
  • 战士的苦闷与叛逆者的忧郁——《野草》与《巴黎的忧郁》比较
  • 鲁迅的《野草》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部有影响的散文诗集,其表现风格深受法国象征主义诗人波德莱尔的影响。从鲁迅于1924年12月1日在《语丝》周刊上发表的第一篇散文诗《秋夜》始,到1926年4月10日《一觉》的完成,期间正在阅读波德莱尔《巴黎的忧郁》,而且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以至于迫不及待地寻找了日文与德文版本,投入了翻译。他在同年10月26日的《晨报副刊》中有文《(自己发见的欢喜)译者附记》中说:“波德莱尔的散文诗,在原书上本有日文译,但我用Max Bruno德文译一比较,却颇有几处不同。
  • 再谈鲁迅、茅盾致红军信及其它——与刘运峰先生商榷
  • 读了《鲁迅研究月刊》第九期上刘运峰先生的《鲁迅茅盾致红军信及其他》,本来不想再写什么,因为主要想说的话已经说过或写过了,加上我们都很忙;但考虑到刘文的副标题是写明与我们“商榷”的,而我们在当时会上的发言和在地方报纸发表的小文,《鲁迅研究月刊》的读者未必都会看到或听到,加上刘文又对“原来文章”作了重大的“修改”,因此,“来而不往非礼也”,只好也再来谈几句,并希望鲁研界同仁赐正。
  • 我心目中的田仲济先生
  • 不知是什么缘由,一提到田仲济先生,我总会想起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山东师范学院中文系编辑出版的《中国现代作家研究资料丛书》。那是解放后较早出版的一套现当代文学方面的资料丛书,收有《中国现代作家小传》、《中国现代作家研究资料索引》、《中国现代作家著作目录》、《中国现代文学社团及期刊介绍》以及毛泽东、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夏衍、赵树理、周立波、李季、杜鹏程等作家的十一册研究资料汇编。
  • 欢迎订阅2003年《鲁迅研究月刊》
  • 《鲁迅研究月刊》是国内外具有广泛影响的学术刊物。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创刊以来,二十余年间,发表了大量极有价值的近现代文学研究资料以及高水平研究论文。至今已连续出版了二百多期,受到海内外读者的关注和好评,并被北京大学、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等多所大学、科研单位评为中国社会科学类核心期刊。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