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林辰先生纪念集》征稿启事
  • 《比较文化研究中的鲁迅》
  • 《画说鲁迅——赵延年鲁迅木刻画集》
  • 人间至爱者为死亡所捕获——1936年的鲁迅(下)
  • 从文化意识的演进看文学的发展——兼论鲁迅小说的时代性
  • 文学,按其性质和功用来说,既是客观世界的反映,又是人的主观创造精神的体现,如爱因斯坦所言,它是一幅作家自以为最适当的方式画出的简化了的和易领悟的世界图像。在这幅图像中,作家试图用他的世界体系来代替经验的世界,并以笔墨征服这经验的世界,使人类走向文明的殿堂。
  • 追求与幻灭——试析子君和安娜的共同命运
  • 鲁迅和托尔斯泰两位文学大师在他们的经典作品《伤逝》和《安娜·卡列尼娜》中塑造的子君和安娜这两个少妇形象,以其鲜明的人物性格和形象所富含的多维文学旨向,在中外文学史上获得了经久不衰的魅力。人物如花的短暂一生,令人扼腕的悲剧结局,如两首凄美的哀歌,久久回荡在一代又一代为获得真爱权利而奋争,并苦苦追寻爱的真谛的知识女性们的生命历程中。
  • 鲁迅与儒勒·凡尔纳之间
  • 在明治时期第二至第三个十年间的日本,儒勒·凡尔纳(Jules Veme,1828-1905)是最受欢迎的外国作家之一。明治11年(1878),凡尔纳的《LE TOUR CU MONNDE EN QUATRE-VINGTS JOURS》由川岛忠之助译成日文,以《新说八十日间世界一周》的译名出版,揭开了凡尔纳的作品在日本翻译出版的第一页。自此,凡尔纳的作品被接连不断地翻译出来。
  • 周作人作序的《樱花国歌话》
  • 周作人作序的《樱花国歌话》,该书译者是钱稻孙。钱乃浙江吴兴人,其父钱恂曾任清驻日留学生监督,五四健将钱玄同是他的叔父。他九岁随父渡日,以后又到意、比等国。民国初年任教育部视学,和鲁迅先生是同事,先生日记中多次提到他,以后在北大任讲师,教日文、日本史;之后升为教授兼图书馆馆长,又受聘于清华。
  • 《樱花国歌话》小序
  • 钱稻孙先生译日本爱国百人一首既成,易名樱花国歌话,将付印刷,命鄙人序其端。关于日本诗歌之鉴赏,解说,翻译,为事择人,无过钱先生者,鄙人于此何能赞一辞。唯以私交论,重违钱先生之雅意,又不可以无言,则仍以不切题法出之,故虽似序而实不成其为序也。
  • 这叫“审读”吗?
  • 浙江人民出版社出了一部《新版鲁迅杂文集》,将鲁迅的全部杂文作品分订为七册。每册前面的“出版说明”中,在说明本册系由谁“校注”之后,都有一句“全书经朱正审读”。这是与事实不符的。事实上,我并没有“审读”其中任何一册的“全书”。如果当真经我“审读”过“全书”,这书的缺憾应该会少一点吧。
  • 厦门大学国学研究院与国学系
  • 20世纪20年代的厦门大学国学研究院,曾汇聚着鲁迅、林语堂、沈兼士、顾颉刚、张星娘等一代名师。它虽然只存在短短几个月,但已在中国现代学术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一页。最近一二年,随着学术史研究的深入,厦门大学国学研究院的学术史意义已引起一些学者的关注。
  • 鲁迅与《民众文艺周刊》的资料剪辑
  • 1924年12月6日《京报》刊登了一则《<劳动文艺周刊社>成立启事》说:“我们因不得已之苦衷,即日起退出劳动文艺研究会;另行组织劳动文艺周刊社。此后的劳动文艺周刊,与劳动文艺研究会并无关系,自本月九日起,创刊第一号,于每星期二附在京报发行。如蒙各方赐稿,及其它一切函件,均请径寄西城太仆寺街,西牛角胡同二号,本刊编辑处为荷!
  • 关于一份鲁迅手订目录的说明
  • 鲁迅在许多学校讲授过古代文学,重点当然在小说史,但不限于此,他在厦门大学、中山大学都讲过中国文学史,传世的讲义《中国文学史略》(通称《汉文学史纲要》)中提到不少作品;但他上课时肯定不会照念讲稿,必然会讲到或提到更多的作品,在中国文学史上他最注意些什么作品,缺少查明有据的材料。
  • “中国美术史上的伟人”——吴友如
  • 作为“中国美术史上伟人之一”的吴友如,在他活着的时候,显然并不得志。他的画作,流传至今,但倘若想读一本关于他的传记,却难得寻觅。我们虽然知道他是19世纪的人物,但并不确知他生于何年?卒于何时?因此,关于吴友如,我们只能叙其鳞爪,而难以有详尽的介绍。
  • 作为书法大家的鲁迅
  • 世纪之交,中国书协与《中国书法》特意组织权威人士投票评出“20世纪中国十大杰出书法家”:吴昌硕、林散之、康有为、于右任、毛泽东、沈尹默、沙孟海、谢无量、齐白石、李叔同。名单一公布,书法界颇有些争议。二年后,江苏美术出版社以丛帖形式推出另一版名单,去掉原末三位,换为郭沫若、黄宾虹、陆维钊。这一调整不无道理。而笔者心中至今不能平衡的是:两版“十大家”中鲁迅先生的“落选”。每每进书店,翻开郭沫若、沈尹默作品专辑,辄对鲁迅落选的遗憾更添了几分依据。
  • 再论《斯巴达之魂》是创作小说——与樽本照雄先生商榷
  • 吴作桥在1991年6月出版的《上海鲁迅研究》第4辑上,曾发表过一篇文章,即《鲁迅的第一篇小说应是<斯巴达之魂>》,提出了认定《斯巴达之魂》为鲁迅创作小说的主要证据。大致说来,这篇文章认为,鲁迅《斯巴达之魂》的背景部分,虽是用了翻译手段,但,这种翻译是选取异国创作题材的翻译,与作为译文的翻译不是一回事,不应据此用了翻译手段,便认定《斯巴达之魂》是译作;
  • 《周作人和他的苦雨斋》引子
  • 这一本书酝酿的时间已很久了,但下笔的时候,就迟疑起来。要写的人物,是那么异类,用传统的视角不行,但换了新法,又常常不得要领。在中国,写一个“叛徒”,是冒险的事,类似的书,不正受到种种指责么?所以,几年来,我时断时续,观点呢,似乎也在渐渐修改,内心的冲突,从未断过。
  • 关于同古堂
  • 鲁迅先生1912年5月5日下午来到北京。1926年8月离京,在京居住近15个年头。
  • 致《鲁迅研究月刊》编辑部的一封信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