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鲁迅传——第七章 海滨的遁迹
  • 鲁迅于一九二六年八月二十六日,(注一)离开北京,登上跋涉的征途,沿津浦铁路南下,经南京,转道沪宁铁路,于八月三十Et抵上海(《华盖集续编·上海通信》)。同行者有许广平女士(注二)。
  • 不是“()人”是“矿人”——读《周作人日记》小札
  • 李何林编著书目
  • 1932年,鲁迅先生曾经写过一篇《鲁迅译著书目》,收入《三闲集》内。为了纪念冯雪峰同志诞辰100周年,我曾仿照《鲁迅译著书目》体例,写了一篇《雪峰译著书目》(载《鲁迅研究月刊》2000年第12期)。现在是李何林同志诞辰100周年,我又按照《雪峰译著书目》体例,对于何林同志所编辑和著作的书目,简略地介绍如下:
  • “古调独弹”质疑
  • 鲁迅先生1924年7月赴陕西讲学期间,曾与易俗社有过一些往还。这往还,《鲁迅日记》有记载,大约是应邀去观剧四次:“七月十六日……易俗社邀观剧,演《双锦衣》前本”。看了“前本”,自然得看后本。于是,第二天“十七日……夜观《双锦衣》后本”。第三天,“十八日……夜往易俗社观演《大孝传》全本”。
  • 我也臆测这张收据——兼纠正漱渝兄的一点失误
  • 读《鲁迅研究月刊》今年第二期上,陈漱渝兄的大作《鲁迅与胡适交往的物证》,感到非常之好,留下的鲁迅先生这张收据,确是一件珍贵文物。它不仅证明了当年在研究古典小说的过程中,鲁迅与胡适曾互相支持,而且还表现了鲁迅先生办事的认真负责、一丝不苟。
  • 木刻讲习会导师内山嘉吉
  • 我在1985年《鲁迅研究动态》第4期上,发表过《木刻讲习会十三学员生平考略》一文,那么,他们的技法导师内山嘉吉的情形又如何呢?这里也略作介绍。
  • 论鲁迅与屈原的深层精神联系
  • 鲁迅与屈原的关系在鲁迅研究中并不是一个冷门的领域。鲁迅逝世后,鲁迅最好的朋友许寿裳就指出鲁迅的旧诗在用词与意象上对屈原辞赋的借鉴与采用。但是,由于鲁迅在他的杂文中,将屈原与贾府的焦大相提并论,将《离骚》说成是“不得帮忙的不平”,鲁迅就俨然是以屈原的否定者与批判者的面目而出现的,
  • 鲁迅:异端之雄
  • 众所周知,在中国近现代“读书人”中,迄今为止,鲁迅所获得的“桂冠”之多,荣誉之巨,都是其他人所不可比的。但众多不知,鲁迅的这些荣誉和“桂冠”,都既不是他本人申请来的,也不是他曾经追求过的,更没有给他实际的人生,带来过任何的所谓“利益”。
  • “招魂”、“鬼气”与复仇——论鲁迅的鬼神世界
  • “鬼神”作为人类想像力的产物,自古以来就是激发创作灵感的源泉;而作为一种信仰,鬼神世界传达出的精神又成为人理解自我的参照。鬼神的世界就是人的精神的世界,那些对精神感到兴味或困惑的人往往对它产生格外的兴趣,并生出自己独特的理解。在现代文学史上,谈神论鬼者比比皆是,而就其深度和创造性来说,鲁迅可算其中的翘楚;
  • 罪感中的救赎与冤怨中的消亡——歌德、陀思妥耶夫斯基与鲁迅的救赎观比较
  • 世界上的各大宗教都有一定的救赎功能,只是实现救赎的方式或途径有所不同。这也是宗教存在的价值体现之一。其实,一些非宗教的意识形态在一定的程度上也被认为或者自认为具有救赎的意义。可见,救赎现在已非宗教专用术语。但“基督教坚持只有通过耶稣基督人类才能获得救赎的立场”,这是其他的宗教所没有的意义。
  • 论周作人的人生哲学及其对文艺观和文学创作的影响(三)
  • 周作人的人生哲学不仅直接决定了他人生道路的选择,还深刻影响着其文艺观和文学创作。这里我们主要探讨一下后者。
  • 太宰治的《惜别》与竹内好的《鲁迅》
  • 在2002年的日本学术界,藤井省三的论文《太宰治的(惜别)与竹内好的(鲁迅)》无疑是极具冲击力的一篇。此文不仅论及鲁迅,而且论及日中战争时期日本作家对鲁迅的理解,进而论及日本学术界对相关问题的认识。
  • “叫出没有爱的悲哀”
  • 1924年,鲁迅在《再论雷锋塔的倒掉》中提出了一个著名的悲剧论断:“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这个论断与恩格斯在致拉萨尔的信中提出的悲剧论断相辅相成,深刻揭示了悲剧的本质意义。与恩格斯不同的是,鲁迅更多侧重悲剧性格与效果。
  • 论《故事新编》与《神曲·天堂篇》
  • 回顾鲁迅研究学术史,有关《故事新编》的新论已有很多,但就从笔者阅读视野所见,目前尚无人从《神曲》的角度理解《故事新编》。而这正是笔者在所从事的“鲁迅与但丁”研究中无法回避的难题。其实《故事新编》与《神曲·天堂篇》两部作品的结构都是“有意味的形式”。本文试图指出两者之间的关系,进而探讨鲁迅晚年在思想上为何“没有走向天国”。
  • 《中国现代文学的文献问题座谈会》共识纪要
  • “中国现代文学的文献问题座谈会”于2003年12月20~21日在清华大学召开。与会者围绕现代文学文献整理工作的意义和方法等话题,进行了充分的讨论和坦率的交流,最后在若干问题上达成了共识。现将这些共识公布于后,欢迎学界同行及相关方面批评指正。
  • 鲁迅挽联小话
  • 1936年10月19日清晨5时25分,现代革命文豪、民族巨人鲁迅先生病殁于上海寓所。旋即由蔡元培、宋庆龄、沈钧儒、马相伯、内山完造、史沫特莱、茅盾、萧三、胡风、周作人、周建人、毛泽东等组成治丧委员会,负责料理后事。毛泽东的名字是由冯雪峰提出来的。
  • 彼得·勃鲁盖尔和他的绘画
  • 《朝花夕拾·<狗·猫·鼠>》中提到勃鲁盖尔:“狗们在大道上配合时,常有闲汉拿了木棍痛打;我曾见大勃吕该尔(P.Bruegel d.A)的一张铜版画Allegorie der wollust上,也画着这回事,可见这样的举动,是中外古今一致的。”(见《鲁迅全集》卷二第234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鲁迅提到的这幅铜版画多半是印在德国出版的画集里的,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主办单位:鲁迅博物馆

    主  编:孙郁 黄旭

    地  址:北京阜内大街宫门口二条十九号

    邮政编码:100034

    电  话:010-66165647

    电子邮件:lxyjyk@vip.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063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722/i

    单  价:6.00

    定  价:8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