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精神上的导师——我印象中的李何林先生
  • 我认识李何林先生很晚,而读他的书、心仪于他却很早。
  • 鲁迅研究史上实证派的旗帜——李何林先生学术精神论
  • 在鲁迅研究的历史长河中,后来的研究者也许永远也忘不了一个正直而有风骨的研究专家,他就是李何林先生。先生凭借对于鲁迅的敬仰和爱戴,在中国学校的讲台上讲解鲁迅的作品,弘扬鲁迅的精神。在治学过程中,他不尚空谈,注重资料,认真扎实,实事求是,开创了鲁迅研究史上一个新的学派——李何林实证学派,并成为这个学派的旗帜。这既是他的人格魅力使然,同时也是他学术精神的集中体现。
  • “小问题”中的“大问题”——对1960年一次文学批判的历史回顾
  • 1960年文艺界掀起了一次“反修”的文艺思潮。从国内背景上来看,这是1957年下半年以来反右派、“反右倾”斗争的继续;从国际背景上来看,那时赫鲁晓夫已成内定的批判对象,这次批判是为与苏联公开论战作意识形态上的准备;从文艺本身来看,批判所谓的修正主义文艺观点是为文艺更紧密地配合“大跃进”的政治形势扫清障碍。
  • 鲁迅著作篇名索引
  • 朱正书话(上下两册)
  • 《书叶丛话——姜德明书话集》(上下卷)
  • 谱写中、意文化交流的新篇章——意大利国际鲁迅研讨会综述
  • 2004年11月4日到6日,意大利国际鲁迅研讨会在意大利共和国马奇塔省举行,应意大利马奇塔省东方友好协会主席、马奇塔省原副省长菲利普·米格尼尼教授的邀请,由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吉狄马加、中国诗歌学会秘书长张同吾研究员、北京鲁迅博物馆葛涛馆员组成的中国学者代表团一行三人参加了本次会议。艾斯多瓦·马茜女士、安娜·贝雅蒂女士等意大利著名的汉学家和一些来自马奇塔大学、
  • 投稿须知
  • 鲁讯与野史
  • 鲁迅之所以成为封建宗法社会的“逆子贰臣”,具有“野兽性”,瞿秋白曾用过一个罗马神话故事来加以说明,他说,鲁迅“是野兽(狼)的奶汁所喂养大的”。这“野兽的奶汁”究竟是什么,瞿秋白没有细说,后人也未解说过。我觉得这“野兽的奶汁”乃是由多种营养成分合成的营养品,而野史即其中一种重要的成分。正是野史给予了鲁迅以营养,使他具有“野兽性”。
  • 略论延安的鲁讯纪念活动
  • 1941年,鲁迅研究会在延安成立。当年萧军在一篇介绍该会成立经过的文字中说:“在延安研究鲁迅,以我看,那是比中国任何地方全要不同。在别的地方用一倍力量,在延安是应该用三倍或者几倍力量的”。延安的确表现出了对于鲁迅的异乎寻常的热情:但也应当说,延安举行的各种形式的鲁迅纪念活动,在某种程度上更是一种集体的政治和文化行为。
  • 留日时期鲁迅的易卜生观考
  • 明治四十一(1908)年,鲁迅在清朝留学生创刊的《河南》杂志上发表的《文化偏至论》、《摩罗诗力说》中最早提及挪威戏剧大师易卜生。日本很多学者关于鲁迅在《河南》杂志上发表的诸篇论文的材料来源做过非常细致的考证,毋庸讳言鲁迅的易卜生也是来自明治时期的易卜生热。日本青年学者清水贤一郎在《国家与诗人——鲁迅和明治的易卜生》一文中对此已经基本上梳理得很清楚,
  • “革命的前驱者”与“精神界之战士”(二)——陈独秀与鲁迅启蒙思想的比较
  • 1915年9月,陈独秀创办《青年杂志》(第二年改名《新青年》),高举“德先生”“赛先生”两面大旗,以“改造青年之思想,辅导青年之修养”为“天职”,掀起了后来被称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中国现代第一次真正的启蒙运动。它从根本上超越世纪之交的梁启超,也超越陈独秀自己开始启蒙宣传的《安徽俗话报》,就在于它具有彻底批判中国专制主义和奴隶主义文化传统的革命性,
  • 回忆木刻导师鲁迅
  • 我是韩白罗,原名韩宝善,天津人,1912年生。1932年毕业于天津南开中学,爱好文学,也关注鲁迅当时所倡导的新兴木刻运动。1933年夏,与端木蕻良、方殷等编辑北方左联的刊物《科学新闻》。1934年应我的表兄翟维沣之约,赴太原参加同蒲铁路的修建,担任测绘工作并加入太原木刻研究会。其间,我曾在《山西党讯》上主编过《拉丁化》、《木刻专页》等副刊,发表过力群等知名木刻家的作品。
  • 《鲁讯全集》第10卷的一处误注
  • 《鲁迅全集》1981年版第10卷《<一天的工作>后记》中有这样的话:“那时的作家们,也应了社会的要求.……走向库兹巴斯,巴库,斯太林格拉特,和别的大建设的地方去,以最短的期限,做出这样的艺术作品来:”编者对鲁迅提及的三个地名加了注:“[40]库兹巴斯.库兹涅茨克煤矿区的简称,在西伯利亚西部托姆河流域。巴库,在格鲁吉亚,位于里海两岸。斯太林格拉特,即斯大林格勒,原名察里津,
  • 关于鲁讯抄本《义山杂纂》
  • 在《鲁迅辑校古籍手稿》第四函第五册中.有《义山杂纂》一种,凡手稿十八页.无序跋说明。今按这乃是一份抄件,抄自明抄本《说郛》;鲁迅曾经提到过这一抄件,1926年7月14日他在致章廷谦的信中写道:
  • “鲁迅在西安”辩正二题
  • 1924年8月3日,鲁迅、孙伏园、夏浮筠三位完成了在陕西暑期学校的讲学任务,在暑期学校尚未结束之时,决定提前返京,陕西方面曾有设宴饯行之举。谁是设宴饯行的主人?孙伏园先生四十年代回忆此次陕西之行的文章中没有提及,五十年代,同样是回忆此行的文章中,虽然曾专门提到易俗社,亦未涉及饯行事,到六十年代就提到了。
  • 钱玄同、林辰藏书中的《域外小说集》
  • 北京鲁迅博物馆特藏库中有三本《域外小说集》,它们分别为钱玄同、林辰的藏书,三本分属三个版本。
  • 《域外小说集》和它的早期日文广告
  • 在国内外众多评价鲁迅先生的文字中,无不褒扬他们兄弟二人合译的《域外小说集》开辟了我国翻译史上的新纪元,而这荣誉背后,不仅体现了他从医学救国到文学救国的决心的转变,同时也凝结了鲁迅先生在探索、继承并发展近代早期翻译领域所做的贡献。
  • 唐英伟——我国藏书票艺术的先驱
  • 无论是在大陆或者是在港台艺术界,唐英伟这个名字已经相当陌生了。其实,他不但是在鲁迅先生关怀下成长起来的著名木刻家,而且是我国藏书票艺术的先驱。1988年和1990年,我两次赴港探亲均打听他的下落,都无结果。后来,是他给周海婴先生来信,海婴把信转给了我,这才知道了他的通讯地址。我也曾将自著《中国现代版画史》寄给他
  • 心灵的落英——《朝花夕拾》的创作心态漫议
  • 提起鲁迅的一生,许许多多人会不约而同地概括:那是伟大的一生,战斗的一生。的确,作为新文化运动的先驱,鲁迅一直以战士的形象出现在文坛。然而,鲁迅也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亦有普通人的情感,作为性情中人,他的情感更为丰富,也更为深邃。概括起来讲,他是一个性格较为深沉、较为忧郁的人。这种忧郁,体现在他时刻想着人民的疾苦而带来的忧郁,体现在他时刻为正义而战而伴随的忧郁.
  • 周葱秀《鲁迅研究论集》序
  • 鲁迅研究由一个相当长时期的“显学”地位到现在的有些低落,已经是许多人都看得见的事实。我这里没有用“衰落”或“式微”这样的词,是因为在感情上不想用它,也恐怕自己对形势的估计过于悲观,可能不尽符合实际。不过,这些年,批评鲁迅的缺点,热心鲁迅的“阴暗面”,指斥鲁迅为“老石头”,以至对研究鲁迅的人谥之日“吃鲁迅饭”,颇有点看不起的味道,则一波接着一波,想回避,
  • 摸索鲁迅的灵魂——读解洪祥《近代理性·现代孤独·科学理性》
  • 鲁迅曾说,他写作的目的是要“竭力摸索人们的灵魂”。
  • 史料钩沉·海派视闽·符码转换 《上海鲁迅研究》25年
  • 鲁迅研究已逾百年历史,浩繁卷轶的研究论著显示了20世纪鲁学作为显学丰硕的研究成果。新中国成立后的鲁迅研究虽然颇受学界重视,但一直没有专门的鲁迅研究期刊的出现。文革后期,在毛泽东的支持下,新版《鲁迅全集》的注释和出版工作全面展开.引发了鲁迅研究的热潮,1974年,一本以鲁迅研究命名的刊物——《鲁迅研究年刊》面世。
  • 林辰书信十三封
  • 数年未通音讯,然三十馀年前熟识之老友,固未尝不时在念中;屡欲函候起居,又恐你已离丹棱,人事碌碌,稽延至今。上月忽接自永川来书,喜出望外!您对古典文学研究有素,到师专,必能展其所长,嘉惠学子。校刊亦已收到,拜读大作正胡注宋词各条,如周邦彦词之“吴门”,吴文英词之“庾幕”,白石词“犹厌言兵”应属之“废池乔木”等,
  • 一位老学者的新贡献
  • 在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界,80高龄的老学者已经不多,在硕果仅存的三五位中,王景山先生(大家习惯尊之为景公)还算是较年轻者。景公退休后屡献余热,脍炙人口的杂文随笔时见报端不说,还先后编辑出版了工程相当浩大的《鲁迅名作鉴赏辞典》和《台港澳暨海外华文作家辞典》,深得学界好评。去年,景公又出版了一套五卷本的《鲁迅著作心读》,思路绵密,多所发现,开鲁迅研究的新局面。
  • 请把鲁迅当鲁迅
  • 题目的意思,也可表述为“别把鲁迅当商品”。这个念头,产生于今年2月的绍兴之行。
  • 裘沙 王伟君《鲁讯之世界》选刊
  • [纪念李何林先生]
    精神上的导师——我印象中的李何林先生(严家炎)
    鲁迅研究史上实证派的旗帜——李何林先生学术精神论(张铁荣)
    “小问题”中的“大问题”——对1960年一次文学批判的历史回顾(黄开发)

    鲁迅著作篇名索引
    朱正书话(上下两册)
    《书叶丛话——姜德明书话集》(上下卷)
    谱写中、意文化交流的新篇章——意大利国际鲁迅研讨会综述(黄方岱)
    投稿须知
    [作品与思想研究]
    鲁讯与野史(周葱秀)
    略论延安的鲁讯纪念活动(潘磊)
    留日时期鲁迅的易卜生观考(陈玲玲)
    [比较研究]
    “革命的前驱者”与“精神界之战士”(二)——陈独秀与鲁迅启蒙思想的比较(王福湘)
    [资料研究]
    回忆木刻导师鲁迅(韩白罗)
    《鲁讯全集》第10卷的一处误注(李春林)
    关于鲁讯抄本《义山杂纂》(顾农)
    “鲁迅在西安”辩正二题(高信)
    钱玄同、林辰藏书中的《域外小说集》(于静)
    《域外小说集》和它的早期日文广告(赵龙江)
    [美术研究]
    唐英伟——我国藏书票艺术的先驱(李允经)
    [青年论坛]
    心灵的落英——《朝花夕拾》的创作心态漫议(金红)
    [新书序跋]
    周葱秀《鲁迅研究论集》序(张恩和)
    [书刊评介]
    摸索鲁迅的灵魂——读解洪祥《近代理性·现代孤独·科学理性》(王富仁)
    史料钩沉·海派视闽·符码转换 《上海鲁迅研究》25年(李浩)
    [学人书简]
    林辰书信十三封
    [学术随笔]
    一位老学者的新贡献(袁良骏)
    请把鲁迅当鲁迅(徐斯年)
    [美术作品]
    裘沙 王伟君《鲁讯之世界》选刊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