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摩罗诗力说》与摩罗式崇高诗学
  • 《摩罗诗力说》(1907年)是鲁迅早期诗学的代表作。这篇在人类精神发展中探索救亡图存和改造国民性方略的诗论,既是鲁迅浪漫主义诗学与文学创作的出发点,也是充满民主革命热情、追求人本主义理想、号召思想革命的战斗檄文;既倡导“立意在反抗,指归在动作”的摩罗诗派精神,也呼吁“自觉勇猛、发扬精进”的“精神界之战士”。
  • 变化的语境与鲁迅作为资源的意义
  • 刚刚过去的鲁迅研究二十年可以大致分为1980和1990两个年代,这确实是值得回顾的二十年,两个年代的不同语境带给鲁迅研究的不同面貌,提供了对比与反思的可能性。八十年代,在伴随思想解放、对外开放和文化热的新启蒙语境中,鲁迅研究迎来了繁荣时期。八十年代前期,长期统治鲁迅研究的政治革命范式被打破,思想革命范式确立,
  • 更正
  • 从学理的层面历史地言说和评价鲁迅
  • 鲁迅无疑是现代中国最富有影响力的文学家,这种无与伦比的巨大影响力一方面来自鲁迅通过自己的深邃的思想表达和卓越的文学创作所构成的丰富的精神资源,另一方面,毋庸讳言,也来自于特定年代对鲁迅的神化和膜拜。中国大陆思想解放的积极成果之一便是逐渐让鲁迅走下神坛,人们可以对这位伟大的思想文化巨人评头论足,便由此形成一波又一波思潮的涌动。
  • 鲁迅·丰子恺·《苦闷的象征》
  • “五四”新文学作品主要抒写的是觉醒的知识分子的众多苦闷:性的苦闷、生的苦闷以及在异国他乡作为弱国子民遭受歧视的苦闷等等。厨川白村的《苦闷的象征》似乎就是对中国“五四”“苦闷文学”的艺术理论总结。因此,鲁迅、丰子恺等人翻译的厨川白村的《苦闷的象征》都一版再版,拥有众多的读者。
  • 韩国鲁迅研究的历史与现状
  • 21世纪的世界里,鲁迅有没有必要再读下去?鲁迅在现实里的意义和价值已经过时了吧!在这样的话语横行着的近年,作为还是把鲁迅当做活生生的教材的韩国中国现代文学徒,笔者现在重新对韩国的鲁迅研究的历史与现状加以整理并评析,感怀特甚。
  • 20世纪前期欧美的鲁迅翻译和研究
  • 鲁迅及其作品进入西方人的视野是20世纪二十年代中后期的事。当时,给欧洲带来毁灭性影响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刚结束不久,欧美知识界开始反思西方文明的种种弊端,一些有识之士还开始检讨以往一个世纪西方对非西方文明居高临下的主子态度,尝试以平等的眼光观照非西方文明形态。此外,国际政治格局也发生了某些有利于中国的变化。
  • 更正
  • 鲁迅先生保存的爱罗先珂的一首世界语诗原文的文学史价值与许广平先生关于此诗的一封信
  • 《鲁迅译文集》中《爱罗先珂童话集》卷首有一首短诗,题作Homarano,意思是“人类中的一员”(或译作“人类一分子”),是爱罗先珂用世界语写的。世界语(原名Esperanto,意思是“希望者”)是波兰眼科医生柴门霍夫(L.L.Zamenhof)创制的人造国际辅助语方案,发表于1887年。世界语自传入我国(大约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不久,一直得到鲁迅先生的赞成和支持。
  • 从《阿Q正传》的两个英译本看鲁迅小说翻译中的“信”与“雅”
  • 在鲁迅先生的小说作品中,《阿Q正传》无疑占据着一个非常重要而特殊的地位。这篇以辛亥革命前后的未庄为背景的小说,不仅给我们塑造了深受精神毒害的贫苦农民阿Q的形象,而且给后人留下了“阿Q精神”这一具有丰富内涵和深刻文化含意的术语。今天,阿Q已经成了世界文学宝库中的一个经典人物形象,专家学者们对这个人物以及这部小说所进行的各方面研究成果颇丰。
  • 国语运动中的朱希祖及章门弟子
  • 与上个世纪初期的中国新文化运动相伴而行的,是国语运动。国语运动的开端早于新文化运动,后与新文化运动合流,并一直影响到现在,其核心是统一国语,言文一致。这场运动初期,从日本留学归来的年轻的章门弟子们在学界大放光彩,朱希祖也首次在全国学界面前赢得声誉。
  • 船上与朱自清联句
  • 朱偰(1907~1968),字伯商。浙江海盐人。历史学家朱希祖先生长子。青年时期留学德国,获柏林大学哲学博士学位。1932年回国。历任中央大学经济系教授、系主任,南京大学经济系教授、系主任。后任江苏省文化局副局长,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省图书馆委员会副主任,南京历史学会理事。一生著述颇丰。有游记类、文学类、经济类及货币史、财政金融类。1957年错划为右派。1968年“文革”中,被迫害致死。
  • 批判与眷恋——萧红笔下的人与自然
  • 新时期以来,萧红研究有了很大进展,主要表现为研究视角与方法的新变与多样化上。人们不仅从启蒙主题追求上重新定位萧红的创作,而且受益于理论批评话语的日益丰富,从存在、文化、生命、女性等多重角度切入其作品。也许正是这种理论思维的活跃,使萧红研究的重心由她的身世、情感生活等个人经历,转移到她的创作、文本上,从而使其构筑的艺术世界得到了深入的发掘和体认。
  • 回忆老杨哥
  • 我说的老杨哥就是杨占升同志。多少年来我们私下互相间的称呼始终是:他喊我“老兄”,我喊他“老杨哥”。
  • 《多管闲事集》阅读随想
  • 人们对“管闲事”的看法,历来众说纷纭,褒贬不一,个中的是非也不好骤然断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某些权势者或准权势者们多半持否定的态度,而以鲁迅为旗手的现代杂文作家,则大都是爱管闲事的“好事之徒”。为什么单提杂文作家呢?因为杂文这种文体最适合直面人生、干预生活、多管闲事。
  • 先觉者的悲哀——重读《狂人日记》
  • 鲁迅发表于1918年5月《新青年》第四卷第五号上的《狂人日记》,作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篇真正意义上的白话小说,其开山之作的地位已无可动摇。而其核心思想,鲁迅自己也早已指出,即“意在暴露家族制度和礼教的弊害”,这在学界也已是一论再论,罕有异议的了。以往读《狂人日记》,笔者读出的无非也是这些前人早已充分发掘过的作为“基本点”和“中心”的思想。
  • “第四种人”郑学稼
  • 在台湾,除有介于左右翼之间的“第三种人”胡秋原外,另有所谓“第四种人”郑学稼。这里讲的“第四种人”,系指郑学稼除当过共产党,又做过“反共理论大师”,并在中西文化大论战中和胡秋原并肩作战外,还把“第三种人”所不齿的“托派”陈独秀及汉奸汪精卫当成自己崇拜的偶像。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主办单位:鲁迅博物馆

    主  编:孙郁 黄旭

    地  址:北京阜内大街宫门口二条十九号

    邮政编码:100034

    电  话:010-66165647

    电子邮件:lxyjyk@vip.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063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722/i

    单  价:6.00

    定  价:8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