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对立与冲突的公开化——重读20世纪30年代京派与海派的论争
  • 京派和海派这两个概念最早出现于何时,尚有争议。但研究界一般认为,海派肇始于清代同光年间的绘画界。最早的海派是一种贬称,是内地(北方)传统画派对上海为生计所迫而迎合流行趣味的非正统画派的贬称。此时,还没有出现京派画家之说。京派与海派成为对比性流派概念,则起源于京剧。相对于北京“京朝派”的正宗京剧,上海京剧被京人称为“外江派”,也就是京剧的海派。这是最早的作为对比性流派概念的所谓京派和海派之说。海派相对于京派而言,京派又因海派之名而益彰。
  • 鲁迅作品中的“纛”
  • 纛,原指帝王乘舆上用牦牛尾或雉尾制成的饰物,称为毛羽幢。后来也指军中或仪仗队的大旗。唐人许浑《中秋夕寄大梁刘尚书》诗中云:“柳营出号风生纛,莲幕题诗月上楼。”诗中的“纛”即指军旗。鲁迅《且介亭杂文末编·白莽作(孩儿塔)序》中对这部诗集予以高度评价,指出这“是对于前驱者的爱的大纛,也是对于摧残者的憎的丰碑”。“大纛”,读若“大道”或“大毒”,也是大旗之意。但后来“纛”又专指军中元帅或将军的大旗,区别于一般的军旗。
  • 重塑现代人类的生命信仰——“19—20”世纪的存在主义思想与鲁迅的精神之路(一)
  • 这里的一代人,特指笔者本人所属的那一代——我所陈说的是这一代人中所适逢的生活境遇及其相应的生命体验。他们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半期出生,是八十年代后半期的“大学生”,现在是在33岁至38岁之间。
  • 为反对而反对——从鲁迅《战略关系》谈起
  • 1933年2月13日上海《申报》副刊《自由谈》上刊出了两篇短文,都是批评南京《救国日报》2月6日社论的。一篇是署名周敬侪的《奇文共赏》,称这社论是篇“奇文”,说“这样的宏词高论,我实在不忍使它湮没无闻,因特不辞辛苦,抄录出来,献给大众”。即从社论中摘录出五百多字,拿来示众,就像当年《新青年》杂志上的“什么话”那一栏一样,立此存照吧。另一篇是署名何家干的《战略关系》,大家知道,何家干是鲁迅的另一个笔名。鲁迅的这篇一开头,就从这篇社论中摘引了以下几句:
  • 阿Q·精神胜利法·认知重建
  • 我们面临着市场经济带来的贫富差距,我们的文化有责任和义务在两极之间搭起一座精神文明的桥梁,我们需要为建立一个和谐的社会努力。这与后现代主义跨越边界、填平鸿沟的折衷思潮殊途同归。后现代主义以很微妙的方式塑造着我们的当代意识。“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一直从属于人们对它不断变化的解释,对于现象有许多不同的解释,正像德国哲学家尼采所说的,世界能被解释的方式是无限的。我们观察事物的视角越多,我们的知识和理解就越深。”
  • 瞿秋白:“镜像”与“真相”——纪念瞿秋白就义70周年并兼论对他的理解问题
  • 伴着新世纪的亟亟脚步,灾难频仍的20世纪虽然已距离我们越来越远,并已经从我们的记忆之中,悄然抹去了许许多多或曾让我们感受过温馨,或曾让我们体验过浪漫,或曾燃烧过我们激情的东西;但其所留下的复杂遗产,其留给我们心灵的巨大创痛,却非但没有随之远去,而且随着我们阅历的递增和思想的成长,它们还在我们心灵的深处,激起了更加复杂的情感,引发了更为丰富的痛苦。
  • 转型时期的意义探寻——关于鲁迅和乔伊斯的跨文化比较
  • 尼采发出“上帝死了!”的呼喊,可谓是惊世骇俗,表明现代西方人对上帝的神圣信仰发生了危机。这种精神层面上的意义失落,深深地影响了19世纪末以来西方社会的各个层面。一股以非理性主义为特征的现代主义文化思潮开始崛起,文化转型时期已经来临。以文学为例,波德莱尔的《恶之花》、艾略特的《荒原》、卡夫卡的《变形记》等现代主义作品,都流露出了现代西方人在转型时期那种焦灼、迷惘、彷徨、不安的心理情绪。而此时,远在东方的中国,也正处在社会变革和文化转型时期,并遭遇一系列的精神困窘:传统价值体系分崩离析,儒家文化为中国人建构的以“仁”为核心的终极关怀迅速失落,
  • 鲁迅《野草》的生命哲学和象征艺术
  • 各位同学,今天我们“人文学术论坛”,请到了北大著名的教授孙玉石先生,来给我们做《鲁迅(野草)的生命哲学和象征艺术》的报告。孙先生是非常有名的学者,同时在鲁迅《野草》的研究领域里,做了许多开拓性的工作。是他和另外一个学者一起,发现了鲁迅1919年发表的散文诗《自言自语》,这是对中国对鲁迅研究的一个贡献,也是对散文诗研究的一个贡献。同时在文革结束以后,他的《(野草)研究》这部专著,是中国鲁迅研究里一个非常重要的收获。
  • 鲁迅著作的题目不应任意改变
  • 在《鲁迅研究月刊》2005年第1期上,读到陈福康先生《谈谈为鲁迅作品代取的题目》一文。我不大同意该文的一些说法。今就其中关于鲁迅旧诗的部分,因涉及拙著《鲁迅旧诗探解》,先行商榷于后。
  • 《唐弢藏书》版本质疑及其他
  • 一部题为《唐弢藏书》的大开本书,北京出版社2005年1月出版,于润琦先生编著,印数8000册。该书选取唐弢藏书中的200多种精品,加以介绍,这是件好事,是部有用的书。编著者对入选的每本书,有封面的彩色精印,有版本的著录,有作者的简略介绍,还有对内容的扼要点评。2000年,唐弢先生约25000册图书和大量杂志入藏中国现代文学馆,这是学术界的一件盛事,更是广大新文学爱好者和研究者的一个福音。但深宫入藏,毕竟不是一般读者容易见到的;如今选取200多种精品加以介绍,尝鼎一脔,也许能叫我们了解锼公藏书之一二呢!
  • 不要冤枉鲁迅
  • 《炎黄春秋》2005年第4期发表的龚育之《关于(陈独秀往事)的一封信》据该刊编者按语,这是即将出版的靳树鹏《陈独秀往事》的“代序”(以下简称“龚序”)。
  • 鲁迅杂考二则
  • 在《鲁迅全集》中,蒋维乔仅偶尔出现过几次。在鲁迅但凡涉及蒋维乔之处,评价和流露的感情都不是正面的,而且有时还牵涉到蔡元培,并因此对蔡元培也略有微词。这就有必要作一点探究。
  • 周作人与日本文学翻译
  • 周作人在1963年赠钟叔和名为“文字”的条幅中,说自己“半生写文字,记数近千万,强半灾梨枣,重叠堆几案……”而在他“半生”写的“近千万”文字中,文学翻译占了相当大的比重,可以说周作人是集创作与翻译于一身的文学大家。在周作人的30余种译著中,日本文学的数量就占了五分之三。这些文学作品包括《古事记》、《平家物语》(前七卷)、《徒然草》、《枕草子》、《日本狂言选》、《现代日本小说集》、《日本俗歌六十首》、《浮世澡堂》《浮世理发店》、《如梦记》等,多为日本文学史上的名著。
  • 乃翁心意竟何如
  • 周作人自称不懂诗对陆游只推尊其游记和笔记。《老学庵笔记》中李和儿炒栗的故事他觉得“最有意义”。
  • 画与文
  • 江小蕙女士有多封鲁迅的书信,那是其父的遗物,现在依然珍藏着。我和友人去看她,在其藏品里还看到了鲁迅的一幅画的复印件,那是绘给其父江绍原的民俗图,很有一点味道。查鲁迅全集,这幅画也录于其中,但因为在书信部分,很少被读者注意到。鲁迅是画一手好画的。他的那幅无常和女吊的肖像,就功底不浅,仿佛出自画家之手。鲁迅的喜欢画,不在专业人员之下,大概是吴冠中说的吧,鲁迅在美术史上的意义,高于齐白石先生。这不是妄断,我觉得是说的有道理的。
  • 追思吴奔星逝世一周年 在南京师范大学举行《别——纪念诗人学者吴奔星》首发仪式
  • 一年前的春天,我国著名现代诗人、学者、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吴奔星先生走完了92岁的人生路。吴奔星先生深厚渊博的学识、高风亮节的人格以及所留下的广为传诵的诗篇,让社会各界人士思念绵绵,缅怀诗文遍及海内外。4月23日,正值“世界读书日”之际,南师大文学院、江苏省鲁迅研究学会、扬子江诗刊社、江海诗词杂志、江苏省楹联研究会以及社会各界的近百位人士,会聚南师大共同追思吴奔星先生逝世一周年,并举行《别——纪念诗人学者吴奔星》纪念文集首发仪式。
  • 一个不可或缺的版本——新版《鲁迅自选集》的意义
  • 刘运峰先生校注的新版《鲁迅自选集》,最近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了,这真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我以为无论研究界还是读书界,都应为这本鲁迅唯一的自选集的重新出版而感到欢欣鼓舞。
  • 读《鲁迅与中外美术》
  • 人们对鲁迅的认知,基本上是从文学家的角度了解到的,极少有从美术家方面去认识他的,更少有人能把鲁迅与美术的专题研究一直作为工作的目标。李允经先生对于鲁迅与美术的研究,一直坚持不懈,且取得了一系列的成果。近期,又由山西的书海出版社新出了一本李著的《鲁迅与中外美术》,开本大气,文图并茂,不仅能让人从书中得到美的认识,更可以从中了解鲁迅作为美术家在新文化运动中所发挥的巨大作用。
  • 关于“鲁迅学”、“鲁迅研究”、“鲁迅研究中心”的英译
  • 为利于开展鲁学国际间交流,关于“鲁迅学”(或称“鲁学”)、“鲁迅研究”、“鲁迅研究中心”的英译,敝人不揣简陋提出个人之浅见,并提出两点建议,谨供参考。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主办单位:鲁迅博物馆

    主  编:孙郁 黄旭

    地  址:北京阜内大街宫门口二条十九号

    邮政编码:100034

    电  话:010-66165647

    电子邮件:lxyjyk@vip.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063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722/i

    单  价:6.00

    定  价:8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