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通过鲁迅的眼睛回顾20世纪的“革命文学”和“社会主义”——在北京大学“‘革命文学’的时代”学术讨论会上的报告
  • 现在搁在我们面前的题是相当大的。直接的对象是20—30年代的“革命文学”,但“革命文学”也就是革命运动即社会主义运动的一部分。20世纪是历史上第一次的“社会主义”社会、国家出现了,而其大部分崩坏、解体了的世纪。现在世界上不少人认为:社会主义不过是一时的梦,“革命文学”也是一时的梦,没有再探讨的价值。但我不这么想,而且有些人趁着这气氛赞美、歌颂现在的情势主张,人本是利己的动物,以利益为目的的社会就是最适合于人、能顺利地引出人之力量的社会;重视“平等”,以“平等”为目标的想法不过是阻碍社会发展的“保守”力量。然而,
  • 鲁迅文学与左翼文学异同论
  • 一种文学有一种思想根基。鲁迅文学以他的“立人”思想为根基。鲁迅的“立人”思想有三块基石:一是达尔文生物进化论;二是十九世纪末“掊物质而张灵明,任个人而排众数”的思潮。鲁迅步入左翼文学阵营,没有改变他的“立人”思想,而是吸纳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特别是普列汉诺夫的文艺理论。这是他的“立人”思想的第三块基石。在此期间,出现了三次原则性的论争,存在三大分歧。鲁迅的抗争,使他“总觉得缚了一条铁索”;在近于和“文坛皇帝”“元帅”“工头”“奴隶总管”的决裂中溘然辞世。历史表明,鲁迅文学比左翼文学的思想根基更深厚,美学品位更丰富,更具开放性,更有可供后人借鉴的资源。
  • “中国左翼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综述
  • 2006年1月9日-11日,由汕头大学文学院和新国学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中国左翼文学国际研讨会”,在有“高校建筑之花”美誉的汕头大学依山傍水的学术交流中心降重举行。日本东京大学著名现代文学研究专家丸山昇教授,日本女子大学近藤龙哉教授、小谷一郎教授,韩国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会长、韩国木浦大学林春城教授,韩国汉木村大学刘世钟教授,中国鲁迅博物馆王德后研究员,北京大学钱理群教授,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会长、汕头大学终身教授王富仁,中山人学黄修己教授,
  •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有关传统文化的几次思想交锋——以鲁迅为中心(二)(2004年5月26日、5月28日在复旦大学古代文学研究中心讲)
  • 三鲁迅与施蛰存关于“《庄子》与《文选》”之争 关于这场论争,现在有许多“再评论”,而且引起了热烈争论,算是当下学术界的一个热门话题。我们这里也来作一番考察,仍然坚持一开始就定下的原则:无意充当裁判,只关注“说什么”以及“为何这么说”。具体地说,我的讨论的兴趣在:鲁迅何以以极大的精力投入这场论争,或者说为什么对施蛰存不依不饶,始终揪住不放?——当然,还有问题的另一面:论战的另一方施蛰存为什么也同样不依不饶地与鲁迅纠缠不休?
  • “小说史家鲁迅”研究的历史回顾
  • 所谓“小说史家鲁迅”研究,是指对鲁迅小说史研究的学术成果、治学理念、理论贡献和历史地位的分析与评价。此项研究从对鲁迅《中国小说史略》及其他成果的评论开始,到相关研究资料的深入发掘和学术史意义的全面估价,逐渐成为鲁迅研究的一个重要分支。本义拟简略考察“小说史家鲁迅”研究的历史状况。以时间为线索,以研究者及其主要成果为中心,力图展现“小说史家鲁迅”研究历史演变的轨迹。
  • 否定情感的求乞与施舍——解读《求乞者》的情感表现和思想内涵
  • 早在上世纪40年代初就有学者指出:“《野草》是鲁迅先生为自己写,写自己的书,是理解他的锁钥,是他的思想发展的全过程中一个重要的枢纽。”这里的“为自己写,写自己”可以说已经提供了解读《野草》的钥匙。可是多年来人们总是习惯于政治思维模式的定势,或是对这钥匙视而不见,或是虽然拿着钥匙却找不到开锁的密码。所以对《野草》的解释真可谓牵强附会,歧义百出。其实,只要用“为自己写,写自己”这把钥匙,
  • 周树人的选择——“幻灯事件”前后
  • 作者吉田富夫(Yoshida Tomio)先生,1935年生于日本广岛县,1963年毕业于京都大学研究生院,现任日本佛教大学文学部教授,是我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界早已熟知的著名学者和专家。作者的研究范围和成就相当广泛,但通过文学来透视二十世纪中国的历史,来把握中国的政治、文化乃至心灵的脉搏,恐怕还是其“中国学”的最大特色。近几年来,作者向日本翻译介绍的《废都》、《丰乳肥臀》等中国文学作品,在日本读者中获得了新中国文学从未获得过的巨大而良好的反响。在这个意义上,作者又不仅仅是一个研究者,而且是一个有着研究者眼光的中国文学的忠实传播者,他在教学、研究和翻译方面的努力,不仅使日本读者接近了中国和中国文学,也使中国和中国文学接近了日本读者。
  • 鲁迅杂记Ⅰ(之一)(1946—1956)
  • 鲁迅的死,是在民国二十五年,即1936年的10月19日。我想,今年为了纪念鲁迅逝世十周年,会举办各种各样的活动吧。人们回顾这十年间满是心酸且充溢着希望的岁月,重新追想这其中鲁迅以死所激励的教训究竟有多大的变数。尽管如此,人们还是由于现实连鲁迅希望的一半都未能实现而感到自责和新的激励。对于我们来说,没能够聆听到鲁迅死前半年特意为日本读者所写的警告:“写着这样的文章,也不是怎么舒服的心地。要说的话多得很,但得等候‘中日亲善’更加增进的时光。
  • 儿童群像与文化符号——试论鲁迅笔下的儿童群像与民族文化理想
  • 鲁迅作品的研究中,儿童形象一直是未能引起关注和重视的一个领域。这一方面是由于鲁迅笔下的儿童形象大多以群体和配角的形式出现,另一方面也在于大多数研究者将立足点放在了儿童文学上,比较注重鲁迅先生在儿童文学创作和翻译上的实践及其儿童文学观,而对儿童形象本身并未给予更多、更深入的探测。事实上,儿童形象在鲁迅小说中的意义并不仅在于其作为小说叙事元素功能的实现,而更在于其作为一个特定形象群体所负载的符号,即通过整体儿童群像的符号化过程来指涉宏观意义上的民族传统文化。
  • 高长虹是病逝在东北旅社的
  • 1954年前的春天,在沈阳最大的一家旅馆一东北旅社发生了一件令人震惊的事件,一天早上,服务员发现一位长住的老年客人竟意外死在房间,他就是高长虹。我们当时都在这家旅社的招待科内当职员,对这一事件记忆,可以说是历史的见证人。我们经过反复回忆,现将有关情况记述如下:
  • 对鲁迅的《现今的新文学的概观》的一点更正和一个质疑
  • 鲁迅在《现今的新文学的概观》中说:这边也禁,那边也禁的王独清的从上海租界里遥望广州暴动的诗,“pong pong pong”,铅字逐渐大了起来,只在说明他曾为电影的字幕和上海的酱园招牌所感动,有模仿勃洛克的《十二个》之志而无其力和才。
  • 《鲁迅:中国“温和”的尼采》感言
  • Lu Xun:the Chinese“Gentle”Nietzsche.By Chiu—yee Cheung.Frankfurt am Main:Peter Lang 2001.178PP.SFR58(paper)[张钊贻:《鲁迅:中国温和的尼采》,梅茵河畔法兰克福:彼得朗出版公司2001年版]。
  • 还原一个真实的周作人——评王锡荣《周作人生平疑案》
  • 最近拜读了王锡荣先生的新著《周作人生平疑案》一书,一种强烈的感觉,就是钦佩著者的治学扎实严细而决无思而少学之弊;一种欣喜的心情,就是周作人研究在学界的共同努力之下止在稳步前进而日趋深化。
  • 名画欣赏:[清]任伯年绘《米颠拜石纨扇》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主办单位:鲁迅博物馆

    主  编:孙郁 黄旭

    地  址:北京阜内大街宫门口二条十九号

    邮政编码:100034

    电  话:010-6616564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063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722/i

    单  价:6.00

    定  价:8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