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中国现代文学批评发展中的左翼理论资源(一)
  • 迄今为止,我们的研究并没有真正涵盖中国现代文学的全部内涵,我们研究的整体框架与中国现代文学之间仍然很不相称。一个明显的例子,杂文创作在我们的现代文学史中就无法得到切合实际的说明;我在本文中主要针对的是文学批评,文学批评还难以与小说、诗歌、散文和话剧一样进入到我们的文学史研究和教学中。在我们的文学史教材中,最初,文学批评是作为“文学运动”和“文学论争(或文学思想斗争)”介绍的,
  • 鲁迅的自由观及其与胡适的异同
  • 黝黑的岩石筑成了陡峭的海堤,使沸腾的大海吞声忍气地趋于平静,失去了昔日光荣的自由。“横暴”成为了海王,“虚伪”与“黑暗”成为了它的宠臣。在雷公和风暴的鼓动下,海浪们联合起来誓死打破大海的镣铐。参战者中有洋溢着战斗激情的小波浪,有雄狮般巨大而狰狞的老波浪,还有壮健勇猛、前赴后继的海浪“生力军”。最后,巨浪们终于以雪山崩压的猛势掀翻了长城般矗立的海堤,使它们永远倾覆在海底。
  • 从胡适、傅斯年到鲁迅——论中国现代文学语言观的变迁
  • 在中国现代文学转型和发展的漫漫路途中,胡适、傅斯年和鲁迅都是具有“盟主权”(葛兰西语)的关键人物,胡适率先举起了文学革命的义旗,傅斯年成为“新潮”的重镇,而鲁迅被誉为“中国现代语言大师”。他们都无可争议地成为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人和扛鼎者。我认为,若从西方现代语言学和中国现代文学发生学的向度视之,胡适、傅斯年、鲁迅三人的贡献则在于以崭新的,各具内蕴的现代文学的语言观念,
  • “常为新”“常与黑暗势力抗战”——论鲁迅的大学观
  • 鲁迅曾写下大量有关教育的文章批判大学教育中的弊端,不仅在批判中勾勒出他心目中理想大学的轮廓,而且形成了一个潜在的“大学观”,涉及大学与社会的关系、大学校长的资格、大学教授的作用、大学生素质的养成等等。鲁迅有关大学的论述,对当今中国大学精神建设仍有着深远的指导意义。
  • 体现新世纪学术水平的《鲁迅全集》——浅谈2005年版《鲁迅全集》的几个特色
  • 备受文化界、学术界、出版界关注并为广大读者翘首企盼已久的修订版《鲁迅全集》,不久前,终于问世了。
  • 《伤逝》:传统乐章的现代变奏与升华——兼与宗先鸿先生商榷
  • 《伤逝》是鲁迅唯一的一篇爱情小说,描写新文化运动之后两个青年男女不幸的爱情故事。这篇作品被不同时代的不同接受者以多种研究视野解读着。这些解读大都有其合理性,从接受美学的角度看,是对鲁迅在文本中所留下的许多“未定点”的阐释。但是,自《伤逝》问世之后,也不乏轻薄的否定与解释。譬如前几年作家王朔认为《伤逝》是拙劣的作品,男女居家过日子的事情鲁迅压根就不懂,高旭东先生在《走向二十一世纪的鲁迅》中对此已经予以辩驳。
  • 沈启无——人和事
  • 因为接触周作人,自然知道有一个沈启无。他曾经与俞平伯、废名和江绍原一起号称周作人的四大弟子。1933年版的《周作人书信》收入周氏致他的书信二十五封,数量之多仅次于致俞平伯的。他还有一个大名鼎鼎的晚明小品选本《近代散文抄》。印象特别深的是发生于1944年的“破门事件”,沈氏被周作人宣布逐出师门,从中可以充分地领略有人所称周作人性格“铁的温和”之“铁”的一面。
  • 从“君子安雅”到“越人安越”——周作人的风物追忆与民俗关怀(1930-1945)
  • 清代学者俞正燮《癸巳存稿》卷十二《闲适语》一则云:
  • 讣告
  • 《鼓浪》周刊资料补正
  • 《鼓浪》周刊是鲁迅先生在厦门期间指导厦大学生创办的一份刊物,它既成为鲁迅乐于“为文学青年打杂”的一个鲜明例证,又因在厦门地方现代文学史上的重要地位而具有特殊价值。
  • 鲁迅与罗曼·罗兰、戈宝权与相浦杲
  • 1982年6月12日,日本著名学者、鲁迅研究家相浦杲先生曾寄给戈宝权先生一封用中文书写的信函并4册杂志及“みすず书房”出版的罗曼·罗兰全集的书目。在信函里洋溢着中日两国学者的友谊之情,也为研究鲁迅与罗曼·罗兰提供了珍贵的资料。
  • 鲁迅的“绕口令”
  • 在我听过的“绕口令”中,有两个几乎听得不想再听了。一个是“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好在今年的春节联欢会上,听到了一句:“吃葡萄干也不吐葡萄皮。”算是给这个经久不衰的“绕口令”带来了一点点所谓的新意。
  • 《鲁迅全集》注释随感
  • 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出版的《鲁迅全集》,大概都没有注释。如果我记忆不错,人民文学出版社1956-1958年版十卷本的《鲁迅全集》(以下简称“五八年版”),就应该是第一部注释本了。这是一项开创性的工作,从无到有,白手起家,在冯雪峰领导下,由孙用、杨霁云、林辰、王士菁诸位共同完成,被认为是鲁迅著作出版史上的一座丰碑。
  • 鲁博书屋新书
  • 一封不应该收入《鲁迅全集》的信
  • 2005年版《鲁迅全集》第14卷收入了一封并非鲁迅书信的信,这就是《鲁迅、茅盾致红军贺信》。如果此信系“文化大革命”时代编入,那是可以理解的。1976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鲁迅书信集》的卷首就醒目的印上了一句“致中共中央”祝贺长征胜利的电文:“在你们身上,寄托着人类和中国的将来。”当时鲁迅在人们心中并非俗人,正走着“华盖运”,这句贺电自然可以给他的书带来耀眼的光芒。
  • 人肉曾是商品和军粮
  • 鲁迅爱用“吃人”这个意象表达对中国的旧制度、旧文明的愤恨。《狂人日记》写了赵贵翁要吃人;《药》写了用人血馒头治病;开封女师学生被军人奸杀,校方却掩盖真相,鲁迅在《启事?备考之一》里用“吃人,吃人”予以抨击;在《灯下漫笔》里,鲁迅干脆把中国文明称为“不过是安排给阔人享用的人肉的筵宴”,又把中国称为“不过是安排这人肉的筵宴的厨房”。在《狂人日记》里,他又借狂人之口,说中国历史满篇都是“吃人”二字。
  • 鲁迅著译新版图书书影
  • 阿Q正传画册
  • 刘申叔:《平生壮气凌湖海》(团扇)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