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鲁迅和北京、上海的故事(上篇)
  • 我已经说过,这一讲和上一讲可以视作“姐妹篇”,都是讲一位现代作家和北京、上海两座城市的故事。上一次的主人公是沈从文,今天要讲鲁迅,这都是现代文学史上的大家、重镇。而北京、上海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重要性,更是自不待言的。也就是说,我们讨论的对象,无论“人”与“城”,都是重量级的。我们的讨论说不定会因此而涉及一些重大问题。不过,我今天的任务只是讲故事,至于故事的意义,所涉及的问题,则要留给同学们去思考,或者另找时间来讨论。
  • 重读《呐喊·自序》
  • 我最近在复旦讲鲁迅精读的课,逼迫我重新去看一下鲁迅的作品。重新去看的过程当中,我自己得到一个——夸张一点说,得到一个震惊体验。什么震惊体验?就是把《呐喊·自序》这样一个熟得不能再熟的文本,再读一遍,再去想的时候,竟然有那么多东西是我以前没有注意到的。
  • “伪士”、“硕士”、“精神界之战士”——鲁迅早期对知识阶级的分析及其“立人”思想
  • “智识阶级”作为外来词进入在中国,至1922年3月6日《晨报副镌》载俄国盲作家爱罗先珂名为《智识阶级的使命》的演讲辞才发生普遍影响。此前,鲁迅对这部分人群使用传统的称谓,如早期著述的各类“士”,“士人”,《新青年》时期的“鸿儒”,“文士”。“智识阶级”一词被引进后,鲁迅采用的同义语有“知识阶级”,“智识分子”,“智识者”等,如《坟·春末闲谈》的“特殊知识阶级”,《华盖集·通讯》的“智识阶级”,同时解释了该词的舶来性质及其与中国相应人群特征存在的差别。后鲁迅多用“知识阶级”,相当于现在的“知识分子”。
  • 鲁迅的经济生活
  • 众所周知,鲁迅有写日记的习惯。世界上有写日记的习惯的人不少,至于为什么要写日记,写日记的人各自都有自己的理由。鲁迅写日记的理由,与其他人好像有些不同。关于这一点,鲁迅本人有如下解释:
  • 投稿须知
  • 新时期鲁迅与郭沫若研究述评
  • “五四”给现代中国带来了两个珍贵的东西:启蒙的理性和青春的激情。在这个“需要巨人而且产生了巨人的时代”,启蒙理性的代表是鲁迅,青春激情的代表则是郭沫若。在启蒙与救亡并重的时代主潮中,现代中国既需要鲁迅式的批判,也需要郭沫若式的昂扬。从这个意义上说,鲁迅与郭沫若的比较研究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可惜的是,对于如此重要的一个研究课题,鲁迅去世前几乎没有人关注,郭沫若去世前也很少有人研究,直到1978年郭沫若逝世以后研究成果才逐渐多了起来。
  • 晚年周作人(连载三)
  • 1949年8月12日下午2时,周作人和尤炳圻乘上上海至北平的火车。14日下午11时到达北平。住进太仆寺街尤炳圻在北平的住处。周作人虽然很想念八道湾的那个家和亲人们,但他不敢贸然回家去。他还不知道共产党会怎样对待他,他怕回家会给家人带来麻烦。第二天,妻子信子和儿子丰一就来看望他,但他们也不知道周作人该不该回家。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宣告成立。周作人急于想知道人民政府对他的态度,就托孙伏园打听消息。孙是绍兴人,一向把周作人视为师辈。他在编《晨报副刊》和编《语丝》周刊时,和周作人合作得很好,得到周作人的很多帮助。他几经奔走,找到了时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的沈钧儒,问及人民政府对周作人怎么处置。
  • 鲁迅藏碑拓研究
  • 鲁迅1912年到北京后不久,即开始了选购、收藏、辑录古代文字碑刻拓片。一直到晚年,鲁迅仍然收集此类资料。但是,至今《鲁迅全集》的《日记》注释中对此无注,鲁迅收藏的碑刻拓片尚未编目。有感于此,几位师长指导或敦促我,友人们鼓励我,尝试循着鲁迅《日记》里的顺序,将其中的碑刻拓片名目加以梳理。我不愿让他们失望。取“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方法,钩稽史料,比并对照,写出概况。未详之目,均注在《日记》的引文之后,以备查考。身居远离都市,所见甚少,为文难免差错,倘能蒙识者加以指点,则深致谢意。
  • 1981—2005年鲁迅翻译研究述略
  • 关于鲁迅翻译的研究,起步较早。1926年7月,开明书店出版了台静农编的《关于鲁迅及其著作》,其中有景宋撰写的《鲁迅先生撰译书录》,即对鲁迅的译作作了介绍。当然,这还仅仅是初始性的工作。以后也不断有文章对鲁迅翻译工作进行梳理和介评,并逐渐步入研究层次。进入历史新时期后,关于鲁迅翻译的研究更加得到学界关注,1981年后,研究成果日益增多。
  • 鲁迅为何提前离开厦门
  • 1926年8月下旬,亦即“三·一八”惨案发生近半年后,鲁迅离京南下,应聘到厦门大学任教。同行的还有许广平,但她不是和鲁迅一道赴厦门,而是同抵上海后,再分乘另一只船去广州。这次南下,对鲁迅和许广平的生活是一次重大转折。
  • 跟鲁迅有关的两个革命者
  • 鲁迅尊崇真正的革命者,一生也接触过不少革命者。本文仅介绍鲁迅作品中出现过的两个中外共产党人。一个是日本著名的左翼作家小林多喜二,另一个是晚年在国家文物局系统担任领导工作的徐彬如。
  • 胡适一段靠不住的回忆——再说鲁迅先生写的那张收据
  • 《鲁迅研究月刊》2004年第2期上,陈漱渝先生介绍了一张鲁迅先生写给胡适的收据,并对20年代鲁迅、胡适在研究古典小说时曾互相帮助,有所论述。文章极好,史料也极珍贵。在2004年第6期上,对鲁迅先生写的那张收据,我也有过一些臆测。
  • 21世纪鲁迅研究的连续性与变化——韩国鲁迅研究会第二次国际研讨会综述
  • 2005年11月19日,韩国鲁迅研究会第二次国际学术大会在韩国外国语大学举行,本次会议的主题是“21世纪鲁迅研究的连续性与变化”,来自中国、美国、日本和韩国的近百位学者出席了本次会议。
  • 张家瑞《鲁迅生平藏书票》选刊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