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鲁迅“杂感”文体论
  • 鲁迅,“是一位真正的思想战士,好发议论几乎成了他的天性,议论渗透于他的一切文体创作中”,“浓厚的议论色彩本身”,“与‘释愤抒情’也成为鲁迅杂文的个性特色。”鲁迅“杂感”意识与“杂感”笔调渗透在他的其他诸种文体中的话题,似乎早已为人所知,但是,何谓文体学意义的“杂感”特征?“杂感”在其他诸种文类中如何渗透?鲁迅“杂感”在各种文类中广泛渗透的社会、文化、心理原因是什么?本文尝试从文体学视域来讨论上述各点,希望对这一似乎熟见而又并未真正展开的问题有所说明,就教于大家。
  • 话剧《无常·女吊》对鲁迅作品的改编及其意义
  • 尝试着把鲁迅小说搬上话剧演出的舞台,用另一种综合艺术的表现形式来代替单纯的文本阅读,对鲁迅作品的话剧改编和演出无疑是解读鲁迅文本的一种新方式。因此,当代话剧改编者们在主体价值观与戏剧理念的指导下,根据自身对于鲁迅文本的感受和理解,遵循一定的创作改编原则,以各自不同的言说方式在话剧舞台上重新阐释鲁迅作品。综合起来,这样的阐释主要呈现出三种形式:第一种,基本忠实于鲁迅作品的人物情节以及作者的创作初衷,只是根据文体形式的变化相应地作出由小说语汇到舞台语汇的改变,八十年代改编自鲁迅同名小说的话剧《祝福》、《孔乙己》就是这样的范例。第二种,只是摘取鲁迅作品中的某一个情节或者某一个人物来重新演绎一个全新的故事,传达剧作者自身的精神意识与主观态度,鲁迅文本只是为新剧作提供了一些形式素材,而并不构成剧作思想内容的主体。这样的改编以先锋话剧导演孟京辉指导黄金罡创作的话剧《阿Q同志》为例。第三种,整合鲁迅作品中的多个故事情节,聚合不同篇目中的人物形象,
  • 鲁迅小说人物“狂人”的心理学分析
  • 88年前,鲁迅先生以一篇《狂人日记》白话小说,拉启了中国现代文学创作的大幕,有着精神病理特征的斗士——狂人自从登台就再也没有谢过幕。那么是什么东西让狂人的形象如此振聋发聩,历久弥新呢?笔者以为是这个人物身上凝聚着的现代医学的智慧,现实主义文学创作方法,象征主义美学原则和反叛传统的哲学思想。
  • 鲁迅的解剖学笔记初探
  • “我的讲义,你能抄下来么?”他问。 “可以抄一点。” “拿来我看!” 我交出所抄的讲义去,他收下了,第二三天便还我,并且说,此后每一星期要送给他看一回。我拿下来打开看时,很吃了一惊,同时也感到一种不安和感激。原来我的讲义已经从头到末,都用红笔添改过了,不但增加了许多脱漏的地方,连文法的错误,也都一一订正。这样一直继续到教完了他所担任的功课:骨学,血管学,神经学。
  • 鲁迅学过的解剖学——从医学史的观点来看
  • 北京鲁迅博物馆收藏的鲁迅的医学笔记,是鲁迅在仙台医学专门学校时代的课堂笔记的合订本,共有六册。它是探讨鲁迅的人生转折,即从医学转向文学,进一步成长为思想家、政治家的第一手历史资料。鲁迅在小说《藤野先生》中回忆了他在仙台医学专门学校的生活,特别是谈到解剖学教授藤野严九郎给他批改解剖学笔记所留下的深刻印象。《藤野先生》中还谈到,解剖学笔记被装订成3厚本,但在搬家时丢失了。现存的鲁迅医学笔记,是在他的亲戚家找到后赠送给国家的,其中有解剖学笔记。(泉,1994)
  • 悲痛给我激情,使我振奋——《鲁迅图传》韩文版译者序言
  • 如果问研究中国现代文学的研究者: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突出的作家是谁,恐怕很多研究者会回答是鲁迅(1881.9.25~1936.10.19)的。要了解中国现代文学全貌,必须要了解鲁迅的文学世界。没有鲁迅作品的中国现代文学,不可想象。
  • 在转型时期的文化整合中应运而生——论中国现代文学之起始
  • 早在1986年,学界就指出“以‘近’、‘现’、‘当代’分期来对中国现代文学进行分期不科学”。因此。笔者在此不打算讨论中国现当代文学内部的分段问题,而径直将其看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重点探讨其起始时间。
  • 论冯雪峰与托洛茨基“同路人”文艺观之关联
  • 冯雪峰的文艺理论,特别是他的“同路人”理论直接受惠于托洛茨基的“同路人”文艺理论观,但由于托氏所组成的政治反对派被斯大林血腥清洗后而留下诸多莫须有的“恶名”,冯氏“同路人”文艺理论与托洛茨基的内在关联也一直被有意遮蔽着。冯雪峰本人虔诚追随所谓“正统”的斯大林模式的马克思列宁主义革命道路,附和着时局,多次撰文夹枪带棒地历数托洛茨基革命理论的“机会主义”、修正主义的种种“罪恶”。所以冯本人及其冯的研究者,都讳言冯的文艺理论与托洛茨基文艺理论的关系问题。前苏联解体后,托洛茨基的著作在中国也逐步解禁,相关历史资料不断披露,冯雪峰与托洛茨基文艺理论的关系便有了梳理条件。
  • 重读《二月》
  • 《二月》是柔石的代表作,这在现代文学史上已有定评。特别是被改编成电影和戏剧后,知名度更高、社会影响也更大了。于是议论就多了起来,在各种评说中,有两种说法值得我们再研究。一是认为小说表现了资产阶级人道主义的空泛性和局限性,证明人道主义无力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的社会问题。二是认为小说批判了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脱离实际脱离民众,厌倦政治逃避现实的动摇性和软弱性。这种观点在“文革”以前尤其在“文革”中,很为盛行,以至使小说及电影蒙受被批判的灾难。但近来读到一些评论文字,发觉仍有这种观点的踪迹,这就使人有了重读《二月》的欲望,重评小说的兴趣了。
  • “始自于绝望的希望”——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讲演
  • 此文是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于今年9月9日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讲演,原发表在9月10日《文汇》报上,共五节,本刊摘录一、二、四节谈鲁迅的部分。演讲中引鲁迅话,已照《鲁迅全集》原文校订。
  • 《鲁迅身后事》前记
  • 我的第一本书就是写鲁迅的。这以后的五十年间,我写得多的也还是有关鲁迅的题目。有时候,是自己觉得有些心得想要发表出来;有时候,是有些报刊的编辑先生出了这方面的题目命我作文。总之是写得不少。至今也还在写。
  • 《鲁迅教我》题记
  • 这是我的第二本关于鲁迅的文字的选集。 今年是鲁迅研究室成立三十周年;是李何林教授出任研究室主任的三十周年,是他把我从机修工厂热处理车间带到研究室的三十周年;也是我从业余到专职研究鲁迅的三十周年。“三十而立”,可我的成绩是这样单薄,肤浅,自然,也许并不平庸。然而,何“立”之有?不过,我深深感念李何林先生,是他在那“文革”还没有结束的艰难日子里,想方设法改变了我的命运。今年他逝世已经快二十年了,我只能用这样的东西来纪念他,毕竟很是惭愧。
  • 《鲁迅教我》致谢
  • 当我收到责任编辑成知辛先生寄来经他审阅的校样,真是心潮翻腾,感慨无比。他认真过细的批阅,令我重新审视自己的这些文字和这本小册子的文章,更增加了我的惭愧,几至于多次想撤回书稿。内容是这样零碎、肤浅,文字是这样晦涩、诘屈,灾梨祸枣,斯之谓也!我出版第一本小册子的时候的心情,竟然在我垂垂老矣的今天,更激烈地纠缠着我。那时在《序言》里开头就写着这种心情:“当这些芳泽杂糅的文字即将问世的时候,我感到高兴,感到惭愧,感到不安。尤其怕想像师长、朋友和熟人翻看这本书时的眼睛,可这样的眼睛偏偏常常闪烁在我的心头”。我现在还不能决定,如果这本小册子能够出版,是不是送给师友了。那时说的“芳泽杂糅”不是说我的文字有好有坏,而是指我的不成器的文字和鲁迅、景宋两位先生的“芬芳”的原信“杂糅”在了一起。如今是只剩下我的“胡说”——元白师的双关语:他是满族,自认为“胡人”,说“胡人”说的话自然是“胡说”。而我大概是汉人吧,这就是地道的胡说了。
  • 《鲁迅笔名索解》自序
  • 鲁迅一生取用了140多个笔名。他的每一个笔名,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说过:“一个作者自取的笔名,自然可以窥见他的思想。”(《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许广平同志曾回忆说:他“每每在写完短评之后,靠在藤躺椅休息的时候,就在那里考量。想妥了,自己觉得有点满意,就会对就近的人谈一下,普通一些,写出也就算了”(《欣慰的纪念》)。由此可见,鲁迅对于笔名,与对待一切战斗一样,态度是极其严肃的。正因为这样,鲁迅的笔名便从一个侧面记录了他的思想和战斗,县我们研奔鲁讯不府忽视的一个编成部分。
  • 《鲁迅笔名索解》再版后记
  • 说起这本小书来,还颇有一点往事如烟、恍如隔世的感觉呢? 那是1974年秋,我被派往北京师院“五七干校”劳动。那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所以虽是在农村劳动,也仍不免人心慌慌,人人自危。在劳动之余,大家本可以打打扑克,下下象棋,或者是跳跳舞,唱唱歌,但哪里敢呢?于是只好去洗洗衣服,读读毛选。
  • 《鲁迅十讲》后记
  • 这本书是“计划外”的产物。——这是我多年形成的习惯:每年第一个早晨,起床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写一段日记,总结过去的一年的“十件大事”,同时规划今年要做的事,主要是要写什么文章,出什么书。到年终再来回顾时,常常发现这些计划,很少完全实现的,能够完成一半以上,就算不错,但有时也有“超额完成”的,这本书就是。
  • 《中国鲁迅研究的历史与现状》再版后记
  • 这是1999年出版的一部旧的著作。鲁迅博物馆王世家先生和鲁博书屋萧振鸣先生说至今还有人提起它,劝我再版一次。两位先生为我联系了福建教育出版社,想不到福建教育出版社的诸位先生竟然也肯为我这本小书花钱费力。这给了我很大的勇气,使我敢于将这本已经有点老态龙钟的书呈现在读者面前。
  • 《中国鲁迅研究的历史与现状》初版序
  • 鲁迅在《阿Q正传·第一章序》里,提出了一个“人以文传,文以人传”的问题。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意味,也是中国读书人心里的一种人情。既是人情,有时也会化为世故。此所以古人的行状和墓志于是芳泽杂糅,令人击节,也令人摇头,把“序”换“人”也一样。今人和古人常常对“序”大为不满,就是一个确证。
  • 《鲁迅杂志》后记
  • 承蒙友人的厚意,拙作得以顺利结集出版。为免俗套和矫情,我把友人的情谊存于心中,这里只围绕本书作一些必要的交待。
  • 《鲁迅评点古今人物》《鲁迅评点中外名著》出版说明
  • 2005年底,人民文学新修订版《鲁迅全集》洋洋十八卷出版。一版一印两万套,月余售罄,二版也在发行中。尽管定价每套990元,仍未能挡住读书人的购买欲望。从1932年日本人井上红梅翻译鲁迅著作并首次以“鲁迅全集”为书名出版以来,1938年版、1958年版、1973年版、1981年版《鲁迅全集》在不断出版,《鲁迅全集》的编、校、注释都在不断完善,至今恐怕有数十万套乃至上百万套《鲁迅全集》流传在国民中间。从毛泽东的书架上,到中学语文课本上都有鲁迅这位二十世纪文化伟人的光焰。《鲁迅全集》中小说、散文、杂文、诗歌、序跋、校记等文章共计一千余篇,涉及古今中外名著一万多部(篇),涉及古今中外人物五千多个。鲁迅作为文化伟人,
  • 《鲁迅古籍藏书漫谈》序
  • 偶得《鲁迅手迹和藏书目录》三册一套,系北京鲁迅博物馆1959年7月编的内部资料,粗略一翻,见上载鲁迅所藏书中的古籍部分,有些自己的藏书中与之相同者,有些虽未藏,但书名较熟者,2002年在鲁博举办藏书展时,曾忘乎所以地大谈鲁迅所藏古籍的特点.不料竟得到不少朋友的肯定,并嘱我行诸文字,于是乎满口应承。回家后冷静下来细想.方知要全面把握鲁迅藏书,
  • 《我注鲁迅》前记
  • 1976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鲁迅书信集》两卷及《鲁迅日记》两卷。《鲁迅日记》卷后编有索引,而《鲁迅书信集》则无,这对于希望更多的了解书信中所反映的信息的读者来说,就感到很不方便。当时我的一位父执,他是一位历史学家,便鼓励我为这部白文本书信集做一个索引。在那个连读马克思的著作都甚至被认为是对于学习毛著的抵制的年代,能够读到鲁迅的书,并且能尝试为这位大文豪的杰著做注.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主办单位:鲁迅博物馆

    主  编:孙郁 黄旭

    地  址:北京阜内大街宫门口二条十九号

    邮政编码:100034

    电  话:010-66165647

    电子邮件:lxyjyk@vip.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063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722/i

    单  价:6.00

    定  价:8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