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鲁迅与中国神话及传说
  • 中国神话及传说是鲁迅长期关注并有过深入研究的领域,虽然鲁迅曾感叹中国神话资料存留下来太少,感叹这些本来就不多的资料又经过周秦以后历代文人的改篡,难以尽信.但相对于原始宗教文献,神话及传说的资料究竟得到一些保存,这理所当然地引起了鲁迅的高度重视。
  • 寻求反抗和叫喊的呼声——鲁迅最早接触过哪些域外小说?
  • 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中,鲁迅以他的《狂人日记》《孔乙己》《药》等短篇小说显示了“文学革命”的实绩,“又因那时的认为‘表现的深切和格式的特别',颇激动了一部分青年读者的心”(《〈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序》).鲁迅坦言,他之所以能以这些小说为中国的新文学奠基,“所仰仗的全在先前看过的百来篇外国作品和一点医学上的知识”(《我怎么做起小说来》)。
  • 关于孔乙己原型及其他
  • 孔乙己的原型是何许人也?周作人说:“孔乙己本来通称孟夫子,不知道住在什么地方,但是他时常走过这条街(按:指东昌坊口),来到咸亨酒店吃酒,料想他总是住的不远吧.”[1]然而鲁迅却有另外的说法.他说自己创作“人物的模特儿也一样,没有专用过一个人,往往嘴在浙江,脸在北京,衣服在山西,是一个拼凑起来的角色.有人说,我的那一篇是骂谁,某一篇又是骂谁,那是完全胡说的.”大约鲁迅开始创作时,社会上盛行以小说作为人身攻击之具.所以他不惮其烦的申诉:自己的作品,决不流俗.因此在《孔乙己》篇末《附记》中写道:“以为小说是一种泼秽水的器具,里面糟蹋的是谁.这实在是一件极可叹可怜的事.所以我在此声明,免得发生猜度,害了读者的人格.”因此,我觉得鲁迅创作所采用的模特是多元的.就孔乙己而言,周作人所说的孟夫子可以说是其中的一个模特,而不是唯一的模特。
  • “立人”——谁立人?
  • 同一性其实永远只是个假设/假说,只有差异是存在的。作为民族国家建立之基础的民族认同同样是一个宏大叙事/宏大假说。即使是作为民族国家发源地的西欧,各个民族国家内部都存在各种显著的差异,譬如大不列颠就并不是由一个单一的民族组成,而即便是那些由所谓单一民族组成的国家,其内部的同一性也仍然存在问题,譬如女性、同性恋等弱势群体或亚文化群体在民族认同上,就和男性或主流群体不同,这一点在刘禾先生对萧红《生死场》的重新阐释中有过很清晰的描述。在鲁迅留日期间,中国的民族认同尤其含杂。两百多年前,满清入关及其对汉民族的屠杀所造成的永久的创伤记忆并没有被时间抹杀掉,相反,随着民族认同问题的出现而更加清晰。这造成了汉民族在现代民族认同中的尴尬处境,在他们身上,民族和国家始终是处于一种分离的状态,作为民族,他们非常不愿意认同晚清,但作为国家,又不得不认同。这种矛盾的心态在鲁迅那里有过充分的描述。
  • 更正
  • 总会有人走近和诠释这部经典的——2005年版《鲁迅全集》第1卷注后琐言
  • 勿忘记了别一些付出者的足迹 承担新版《鲁迅全集》第一卷的修订工作,总会想起以前参加1981年版《坟》注释时的一些事来.
  • 论《两地书》的成书与出版
  • 《两地书》是怎样成书的?这关系到《两地书》的性质--是合作著作还是合编的书?这又关系到应该怎样出版《两地书》?
  • 竹内好三封来信及一份《声明》
  • 一九五四年二月二十七日来信(A) 鲍耀明先生 收到大札,承赐书籍,谢谢.我实在有点害怕用中文写信,迟覆为歉.
  • 欢迎订阅2007年《鲁迅研究月刊》
  • 感受历史的呼吸——编辑后记
  • 正当《庸园新集——孔另境自述散文》、《秋窗晚集——孔另境文史随笔》出版之际,也是先父去世三十四年之时,他是不会想到,他作古这么久远了,而他的精神财富却源远流长,值得人们珍惜.这样说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作为继承父辈志愿的后人,挖掘先人们的史绩,传承他们的先进思想,理解过去岁月的坎坷,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大家共同的财富.在编辑过程中,我最大的收获是真切地感受到父辈那代人呼吸的历史,我似乎融入其中,置身其中,轻微地,细微地,感受着历史的呼吸。
  • 黄源文集(翻译卷)(共三卷)
  • 亲情、仇恨、不辩解说——再谈“二周”兄弟失和
  • 1923年7月19日,周作人交给鲁迅一封绝交信,鲁迅欲邀二弟问明原因,周作人不予理会.于是,性格刚毅的鲁迅很快便找房子搬了出去.1924年6月11日,安排好西三条新居后,鲁迅回八道湾取书物,竟被作人夫妇当作强盗“詈殴打”.人们不禁奇怪,不久前还是亲密的兄弟,大哥还被一家人当作“家长”来尊敬,怎么一下子竟被如此对待?
  • 鲁迅与日本友人鹿地亘——纪念鲁迅逝世70周年
  • 一、鲁迅初次会见鹿地亘 鹿地亘(1903-1982)是日本著名进步作家,在日本无法生存,1936年初来到中国上海,很快就和内山完造联系上,并由内山完造介绍,和日本进步女青年池田幸子结为夫妇.
  • 鲁迅的1933
  • 1933年的鲁迅是积极入世的.他已经53岁,距告别人世还有三年时间,然而,就在这知天命的中老年阶段开始的时候,这位被认为是五四新文化运动旗手的生存却陷入比从前更加激烈的斗争状态。
  • 成规世界的陌生之旅——从叙述视角的选择技巧看鲁迅小说艺术效果
  • 1925年张定璜曾写下这样一段话:“鲁迅先生是一个艺术家,是一个有良心的;那就是说,忠于他的表现的,忠于他自己的艺术家.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他决不忘记他对于自己的诚实.他看见什么,他描写什么.他把他自己的世界展开给我们,不粉饰,也不遮盖.
  • 2005年版《鲁迅全集》注释补正五则
  • 因查阅资料,偶翻几页2005年版《鲁迅全集》,看到几处误注和失注,于是将所见并补正写出,以求教于广大方家与读者.
  • 读书无新闻
  • 《鲁迅全集·〈绛洞花主〉小引》注释补正
  • 新版《鲁迅全集》第八卷《集外集拾遗补编·〈绛洞花主〉小引》,注释凡四条;其[1]注释云:“本篇据手稿编入,原题《小引》.《绛洞花主》,陈梦韶根据小说《红楼梦》改编的话剧剧本,全剧十四幕,另有序幕.鲁迅的小引、该剧序幕及前六幕曾刊载于1936年11月厦门文化界为悼念鲁迅逝世而出版的《闽南文艺协会会报》上.绛洞花主,贾宝玉的别号,见《红楼梦》第三十七回.“此一注释与旧版注云”本篇当时没有在报刊上发表过,据原稿录出"相比较,有所改进,却又有疏忽失误.
  • 补白
  • 《集外集拾遗补编·自传》的第二段中说:“……我想,那就上不了舱面了,便走出,又考进了矿路学堂,……”(见《鲁迅全集》1981年版第361页,2005年版第401页)这句中“又考进了矿路学堂”,鲁迅的原稿是“另考进了矿路学堂”(见《鲁迅手稿全集》文稿第十六册第五九页。
  • 个人的自觉与文学的自觉——高俊林《现代文人与“魏晋风度”》序
  • “魏晋风度”与现代文人的关系,不是一个新问题,老一代的学者早已注意到了它,但还少有人将其作为一个专门的问题,进行系统而又细致的探讨和研究.高俊林的这部专著在这方面做了新的开拓.
  • 少时读鲁
  • 时人大倡“少不读鲁迅,老不读胡适”.这话原是从“少不读《水浒》,老不读《三国》”那句俗话套过来的,关注的是儿童教育,强调阅读书目与品格养成的关系.据说少年人血气方刚,青春期荷尔蒙发作,读了《水浒》,羡慕“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快活,路见不平,大打出手,容易犯上作乱.
  • 我还不能“忘记”您——纪念鲁迅先生逝世七十周年
  • 七十年了,1936年10月19日您离开中国,离开人间. 七十年了,1936年9月5日您写下《死》,告诉人们在去年重病之后,您“记得了自己的年龄”,今年又患大病,有时想到“死”了,您留下了“都是写给亲属的”七条遗嘱。
  • 徐訏缘何为鲁迅鸣不平?
  • 1966年初,苏雪林女士在台北《传记文学》上发表了《鲁迅传论》一文(后收入《我论鲁迅》一书),长达三万字,大骂鲁迅曰。
  • 陈柏坚和他的《鲁迅头像》
  • 本期《鲁迅研究月刊》发表了陈柏坚先生的木刻《鲁迅头像》(见封三)。我想借此机会来谈谈陈柏坚和他的鲁迅题材的木刻创作。
  • 一九三六年十月十九日鲁迅寓所日历
  • 陈柏坚:《鲁迅头像》(木刻)
  • 王哲:《松柏精神》(藏书票)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