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批评的尊严——作为方法的丸山昇
  • 本期是中国鲁迅博物馆荣誉研究馆员,日本东京大学、樱关林大学荣誉教授丸山鼻先生纪念特刊。收入了17位中外学者的研究论文和回忆文章以及丸山鼻先生的学术自述《回想——中国,鲁迅五十年》。我们编辑这一期纪念特刊,既是为了记念这位为中国现代文学和鲁迅研究做出了杰出贡献的学者,更是为了促进东亚及世界文学的交流。鲁迅曾经表示:“自然,人类最好是彼此不隔膜,相关心。然而最平正的道路,却只有用文艺来沟通,可惜走这条道路的人又少得很。”我们理应努力实践鲁迅的意愿,愿更多一些人在这最平正的道路上行进。
  • 建构“能承担实际历史重负的强韧历史观”——2005年11月27日在丸山异先生《鲁迅·革命·历史》一书出版座谈会上的讲话
  • 此文在今年五月完稿以后,曾电传给丸山舁先生,但接着就听说先生被撞倒,以后又住进了医院,大概已无力看我这篇长文了吧。现在,先生已仙逝,特将此文公开发表:既是思想、学术的纪念,更是心的纪念。
  • 鲁迅与革命——丸山昇《鲁迅·革命·历史》读后(上)
  • 当前,在学术刊物上发表的文章,前面都要有个“内容提要”,还要写上几个“关键词”。我想,假如我们将中国二十世纪文化也作为一篇文章,它的第一个关键词应该是什么呢?我认为,大概非“革命”莫属吧!
  • 沉痛悼念丸山昇先生——中国人民的朋友,萧乾的知己
  • 二00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北京大学的严家炎教授打电话告诉我,日本的杰出学者丸山舁先生已于十一月二十六日溘然仙逝。我立即给丸山夫子松子写了一封吊唁信。考虑到岁末邮件多,是特地托一位近日赴东京的友人带到东京去发的,还附上二00五年拍的一帧照片。
  • 悼丸山昇师兄
  • 丸山师兄, 从未想到与你别离的日子会到来得这样早、这么突然。
  • 战后日本“中国学”的引领者和见证人——沉痛悼念丸山昇先生
  • 2006年11月26日是个不幸的日子,这一天,现代中国文学的杰出研究家丸山昇逝世,日本人民失去了一个忠诚的儿子,中国人民失去了一位亲密的朋友,汉学界失去了一位优秀的骨干。这是日中两国学术界共同的损失。
  • 心灵沟通的见证——难忘丸山昇先生
  • 抗日战争时期生长于大后方云贵高原山城的我,多少年来,对日本几乎没有任何一点正面的印象,除了鲁迅先生所描写的藤野先生所带来的一丝暖意!
  • 写于深夜里的思念——深切怀念丸山昇先生
  • 11月27日上午,收到丸山舁先生病逝的噩耗,便放下手头的事情,几乎是麻木地坐在电脑前,一直沉默无语,什么话也不想说。从来没有一个外国朋友的离去这样牵动着我的心。在无言的悲痛中,我是流着泪,打完了代表北京大学中文系和诸位友人的唁电文字的。
  • 一次会议和一本新书——追怀丸山昇先生
  • 去年11月26日,日本著名现代文学专家丸山舁先生不幸病逝。虽早有预感,噩耗传来,还是让人叹息不已。在与友人商拟唁电、表达哀悼的同时,我暗自庆幸:总算抢在死神到来之前,用一本新书和一次会议,表达了我对于一个学者兼战士的敬意。
  • 《鲁迅·革命·历史》
  • 这本论著的副标题是“丸山昇现代中国文学论集”,选编了日本著名汉学家丸山昇教授从60年代到90年代的代表性文学论文,主要内容是关于鲁迅和左翼文学的研究著述。我重读这本书是因为,去年11月26日,丸山昇教授病故,今年2月18日,也是我们中国的大年初一,日本学界将举行丸山教授的追思会。这段时期酝酿于我胸中的思念之情,迫使我放下其他工作,再次认真阅读这部论著,这大约是丸山昇教授最重要的中译本著作,纪念一个已经离开我们的前辈学者,最好的方法莫过于认真阅读他的书。
  • 丸山昇的中国“1930年代”论
  • 丸山昇是继竹内好之后对中国现代文学有着独特而深入研究的日本学者,2005年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他的论文集《鲁迅·革命·历史》,集中收录了作者论述中国1930年代文艺问题的文章。我们知道,从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作为现代文学学科的重要研究对象和反思市场时代社会文化问题的历史资源之一,中国1930年代和左翼文学运动再次被一些研究者关注和问题化。如何把以鲁迅为实际领袖、又确实包含着许多负面问题的左翼文化资源进行分层、区别对待?那个吸引了当时大批中国优秀知识分子、蕴育了新的历史进程,而后来的发展又出现了极大曲折的左翼文学和文化资源,难道只是或必然成为蕴育极左政治和文化的温床?历史的发展是否有别种可能?即使理论上有别样可能,那么结果没有那样,原因在哪里?如何挖掘这一历史资源中可能的现实意义和多种历史可能性?对这一系列问题的追问和探索成为一个有着强大理论吸引力又有着现实需求的学术和思想课题。对于这些问题,丸山异在他的研究中或多或少地触及到,表达了深刻的思想洞见,特别是其研究中显示出的独特视角和方法自觉,给我们的研究提供了多方面的启示。
  • 丸山昇老师和我们中国三十年代文学研究会——日本·中国三十年代文学研究会
  • 我们日本“中国三十年代文学研究会”是丸山昇老师与他的学生们一起开始办的研究会。已有近四十年的历史了。
  • 怀念东亚鲁迅学巨人丸山昇先生——回顾丸山昇先生和韩国鲁迅学界的缘份
  • 去年11月27号深夜,我接到日本友人的电子邮件,惊闻丸山昇先生26日晚上逝世的噩耗,一时什么也想不起来,我的思考能力好像全面停止下来似的。
  • 永远的记忆
  • 丸山昇先生是我第一次造访日本时的指导教授。为此,尽管他一再推辞,我仍然一直对他执弟子之礼。
  • 记念丸山昇先生——关于他及当代中国思想
  • 丸山昇先生辞世了,我感到震惊,却不是悲痛。
  • 最后的中国之行——丸山舁先生在汕头
  • 想把事情从头说起。 大概是2003年的冬天,在北京鲁迅博物馆,王德厚老师让我们几个做鲁迅的博士研究生站到了丸山舁先生的跟前,我们就算认识他了。但那一次我真的不记得他的具体模样,老实说,那时正在鲁迅的种种文字和关于鲁迅的种种文字中初步地、懵懂地爬行的我,并不知道“丸山鲁迅”和“丸山昇其人”的真正意味。但那一天,我带有一个小小的任务,我的导师王富仁先生希望有丸山先生的一张名片。有点胆怯的我就请德厚老师帮我索要这张名片,同时也说了句客套的话:不知道这是否让您为难?德厚老师极痛快地说:这有什么难的?就是把他整个人架到汕头去都可以!我说:您说的是真的吗?那您怎么不做呢?做?我怎么做?这事可不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啊……
  • 哀悼丸山昇先生
  • 真是大出意料,十一月十三日离开东京回国的上午,在医院向丸山昇先生辞行的时候,他的病已经好起来了。他有说有笑,精神轻松,说了那么多话。
  • 回想——中国,鲁迅五十年
  • 大概是今年年初吧,中国社会文化学会理事尾崎文昭转告我说该学会的刊物.《中国——社会与文化》希望我为“人与学问”栏目撰稿。我心想即便只是中国文化学会中,也还有许多比我年长、业绩更出色的先生,写作这样的文章还轮不到自己,总觉得这提议本来就缺乏现实性,明确的回绝都不需要。
  • 图片报道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