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如何对待从孔子到鲁迅的传统——在李零《丧家狗——我读(论语)》出版座谈会上的讲话
  • 我在2002年8月退休以后,基本不参加这样的会议,但这个会我却是积极、主动出席的,我是奔李零来的,他的书引起我非常强烈的共鸣。
  • 中国现代文学批评发展中的左翼理论资源(四)
  • 中国现代社会文化领域中的新文学对《苦闷的象征》不约而同地重视,不是没有原因的,如鲁迅在《(苦闷的象征)引言》中所说:作者据伯格森一流的哲学,以进行不息的生命力为人类生活的根本,又从弗罗特一流的科学,寻出生命力的根柢来,即用以解释文艺,——尤其是文学。然与旧说又小有不同,伯格森以未来为不可测,作者则以诗人为先知,弗罗特归生命力的根柢于性欲,作者则云即其力的突进和跳跃。
  • 告别丸山昇
  • 丸山老友: 尊重你历来主张的唯物论,你的葬礼办得十分简朴,以至于一些友人会觉得未能尽意。经追悼会发起人的集体协商,决定先由一个人向你的遗像告别、致词,然后再依次按程序进行下去。这样,这个任务就落到了我的身上。环视四周,综观各方,让我来扮演这个角色似也还顺理成章,所以我就不推辞了。至于你是不是觉得应该轮到我,那我也不去多想了,因为这毕竟是还弥留在世间的人们之间的事情,逝者是无法过问的。
  • 《阿Q正传》再考——关于“类型”
  • 首先,我想就我所作报告的题目《〈阿Q正传〉再考》做一下解释。在1993年出版的《“人”与“鬼”的纠葛:鲁迅小说论析》(中文版1995年初版)一书的第三章《国民性与民俗》里,我已经比较详细地论述了我当时对《阿Q正传》的思考和理解。其中,正如那篇文章的副标题“阿Q=‘阿鬼’说”所提示的那样,我提出了一个假说:即,这一作品的主人公阿Q的全称阿Quei里的Quei寓有其同音字“鬼”Quei之意。围绕这个假说我展开了考证,并阐述了通过将阿Q作为“阿鬼”来理解而获得的对作品的新的读解。
  • 郑振铎的小说与鲁迅的影响
  • 郑振铎一生发表过36篇小说(其中有4篇可合称1部中篇,有1篇为长篇未完成稿),共约37万字。郑振铎的小说自有其鲜明的特色和不可抹煞的成就,但这不是本文要论述的,这里要谈的是他的小说创作与鲁迅的关系。
  • 周作人的书法及相关事略
  • 周作人“五四”时期的理论主张和创作实践在当时产生了很大影响,“五四”以后,他写了大量散文,风格平和冲淡,清隽幽雅。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后,周的思想渐离时代主流、“闭户读书”,沉溺于撰写“草木虫鱼”类闲适小品文。抗战爆发后,居留沦陷后的北平,曾出任南京国民政府委员、华北政务常务委员兼教育督办等伪职。1945年入狱。1949年出狱,后定居北京,从事日本、希腊文学作品的翻译和写作有关回忆鲁迅的著述。
  • 翻译政治之比较:斯皮瓦克与鲁迅
  • 在文学的研究领域,“‘比较’是认识两个或两类事物之间相同点或相异点的逻辑方法。运用比较方法要遵循三条规则:(1)比较必须在同一关系下进行;(2)必须选择精确的比较标准;(3)应在不同对象中探求相同点,或在相同对象中探求相异点。”(曹顺庆,2001:32)随着斯皮瓦克研究热潮在中国学界的不断升温,斯皮瓦克的整个理论体系不断得到更深层次的探讨和研究。随着比较研究的广泛运用,比附的研究现象也相应滋生。
  • 上期更正
  • 由《鲁迅全集》的一条注释谈故宫“盗宝案”
  • 故宫博物院文献馆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初,从院所藏的军机处档、宫中所存缴回朱批奏折及实录等三种清代文书中辑录,编为《清代文字狱档》,由国立北平研究院出版,第一辑出版于1931年5月。1934年6月10日,鲁迅写了《隔膜》一文,谈清朝的文字狱,文中所引冯起炎一案,见于1933年7月出版的《清代文字狱档》第八辑。鲁迅说:“这一两年来,故宫博物院的故事似乎不大能够令人敬服,但它却印给了我们一种好书,日《清代文字狱档》,去年已经出到八辑。”
  • 鲁迅为什么丢弃了一幅《自题小像》诗稿?
  • 1931年1月17日,柔石等五位左翼作家由于叛徒告密而被捕。因柔石持有鲁迅的出版合同书,鲁迅亦与此案有所关联,一时谣诼四起,“通讯社发电全国”,“小报记者盛造谰言”,“广播北方”、“以达日本”,纷传鲁迅“被捕”并遭“刑讯”,闹得“老母饮泣,挚友惊心”。出于谨慎,1月20日下午,鲁迅“偕广平并海婴许媪”移居日本人与田丰蕃开设的花园庄旅馆避难”。2月7日夜,柔石连同其他23位革命青年惨遭国民党杀害,喋血荒原。
  • 《鲁迅全集》单行本毛边书出版
  • 《鲁迅全集》(2005年版)注释补正三题
  • (一)山上正义:《阿Q正传》日文译者——兼及《语丝》条目注释 1932年冬,姚克(鲁迅书信称为Y.K.先生)与斯诺拟合作翻译鲁迅作品,姚克开始与鲁迅交往。1933年11月5日鲁迅先生致姚克:“十月卅日信昨收到,关于来问及评传的意见,另纸录出附呈,希察。”另纸录出“附呈”者,即附信寄出的“对于《评传》之意见”和“答来问”两部分内容。《评传》,指美国埃德加·斯诺著《鲁迅生平》(原载美国的英文刊物《亚细亚》1935年1月号,后收入斯诺编译的《活的中国》)。
  • 鲁迅行文的一处错误
  • 乾隆四十八年即公元1783年,发生了一起有名的文字狱疯话案,即“冯起炎注解易诗二经欲行投呈案”。鲁迅《且介亭杂文·隔膜》一文谈及此案云:“冯起炎是山西临汾县的生员,闻乾隆将谒泰陵,便身怀著作,在路上徘徊,意图呈进,不料先以‘形迹可疑’被捕了。那著作,是以《易》解《诗》,实则信口开河。”此处所说冯起炎的著作“以《易》解《诗》”是不够准确的,应为“以《诗》解《易》”。
  • 没有被忘却了的工作——以鲁迅先生辑校的谢承《后汉书》为限
  • 引言 鲁迅在《关于太炎先生二三事》一文中提及:“……前去听讲也在这时候,但又并非因为他是学者,却为了他是有学问的革命家,所以直到现在,先生的音容笑貌,还在目前,而所讲的《说文解字》,却一句也不记得了”。
  • 2006年鲁迅研究综述
  • 2006年是鲁迅诞辰125周年、逝世70周年。在这一年里所发表的与鲁迅研究有关的文章,与往年相比较,单是在数量上就产生了一个巨大的飞跃,几乎相当于往年所发表论文的两倍还多。除《鲁迅研究月刊》(以下简称《月刊》)这样的鲁迅研究的权威刊物之外,这一年的许多学术性刊物,甚至包括一些非学术刊物,纷纷不约而同地开设了“鲁迅研究”的专栏。其中发表鲁迅文章最多的刊物是《西南民族大学学报》,竟有22篇之多。
  • 博物馆临时性展览工作浅识
  • 2007年7月1日至15日,我参加了中国国家文物局和法国国家遗产学院在法国巴黎举办的“文物保护与博物馆管理”培训班,听取多位法国文化遗产保护专家的演讲,参观了二十多家博物馆。培训班上有一讲的题目是《临时性展览的构思和制作》。该讲描述了构思和制作展览的全过程,缕述应该注意的种种问题,介绍了法国博物馆制作展览的一些经验,侧重于展览过程中的文物保护。
  • 2007年第8期《〈摩罗诗力说〉洪桥今译本·序》勘误
  • 群玉班与紫云班
  • 7月20日“笔会”的“编后附识”中提到,鲁迅与周作人笔下的绍兴乡间民谣文字略有不同,鲁迅在《偶成》中写的是“台上群玉班,台下都走散”;周作人在《村里的戏班子》中写的则是“台上紫云班,台下都走散”。我要说明的是,鲁迅与周作人都没说错,群玉班和紫云班都是有的,但所在的地点不同,所唱的声腔、剧种也不同。
  • 兵燹与弦歌
  • 《兵燹与弦歌》是收入《赤都心史》的一篇散文,写的是瞿秋白自己和俞颂华李宗武采访苏俄教育人民委员会主席卢那察尔斯基的情景。卢那察尔斯基在中国文学界的知名度不亚于高尔基,但直接采访并留下记载的目前发现仅瞿秋白一人。上世纪二十年代末当鲁迅遭受创造社极左批判之期,为抨击“一副创造脸”也为自己学习马克思文艺理论的需要,鲁迅埋头通过德文日文研习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和十月革命的文化政策,
  • 在鲁迅、许广平的雕塑合像揭幕式上的致辞
  • 鲁迅许广平塑像
  • 广州图书馆周海婴在鲁迅许广平塑像揭幕式上致辞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