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在“鲁迅与书法”学术讨论会上的发言
  • 非常感谢鲁迅博物馆,感谢进贤县领导的盛情,隆重举行以“鲁迅与书法”这样一个题目命名的学术研讨会。这使我有机会,第一次来江西,参加这个学术研讨,听各位有关“鲁迅与书法”话题的发言。在整个鲁迅研究历史上,用这个题目,来开全国性的研讨会,大概还是第一次。这个会的召开本身,拓宽了鲁迅研究的视野,提出了值得进一步思索的话题。
  • 鲁迅的书法艺术与碑拓收藏
  • 北京鲁迅博物馆现存有鲁迅收藏的历代金石拓片5100余种,6200余张,其数量仅次于他的藏书数量,其主要类型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是刻石类,即碑碣、汉画像、摩崖、造像、墓志、阙、经幢、买地券;二是吉金类,即钟鼎、铜镜、古钱;三是陶文类,即古砖、瓦当、砚、印。这些拓片是研究鲁迅手抄手稿、考镜汉字、校勘典籍和书法作品最为珍贵的原始资料。鲁迅的书法艺术得益于这些拓片,特别是碑刻拓片。
  • 鲁迅与许广平同钞《嵇康集》墨迹的分辨
  • 我对鲁迅先生的书法艺术,有着对其文学艺术一样的崇拜。
  • “鲁迅与书法”学术研讨会综述
  • 由北京鲁迅博物馆、中国鲁迅研究会联合主办的“鲁迅与书法”学术研讨会于2007年10月31日在“华夏笔都”江西省进贤县举行。来自北京、天津以及全国各地的鲁迅研究专家、书法家及研究者汇聚一堂,围绕对鲁迅的书法的评价、鲁迅的书法的艺术特色、鲁迅书法和传统文化等问题进行了讨论。
  • 论革命文学的理论遗产
  • 2005年,我在《关于新时期文艺上不再提两个口号》一文里提出,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文艺为工农兵服务和为政治服务两个口号“不继续提”,是历史证明此前认定的创造新文学的道路走不通的结果,同时意味着对作为指导思想的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中国化的成败得失也须重新认识。因此,它实际上是文艺的一个时代结束的标志。
  • 弃医从文:鲁迅的言说策略
  • 下面这段鲁迅的思想轨迹几乎家喻户晓:1905年,二十四岁的鲁迅在日本仙台的医学校里,看了中国人做看客又做刀下鬼的幻灯片,当鲁迅看到一名同胞即将被日本人斩首示众,而画面中“许多久违的中国人”竞表情麻木时,他猛然醒悟,“医学并非一件紧要事……我们的第一要著,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而善于改变精神的是,我那时以为当然要推文艺”。
  • 胡风文物继续捐赠北京鲁迅博物馆
  • 2007年10月12日胡风的第二批文物捐赠鲁迅博物馆,此次捐赠内容较之上次更为丰富,手稿与书信类占据多数。手稿包括“三十万言书”的建议部分,书信部分涉及胡风与上百人的通信,尤其是与曾经的“胡风集团”人员的往来信件,
  • 肖像木刻画家颜仲去世
  • 颜仲,原名颜仲仁,1931年生于浙江富阳,1955年毕业于浙江美院,先后任人民文学出版社美编、哈尔滨中学美术教员和哈尔滨画院专职画家。系中国美术家协会和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2008年1月1日病逝。终年77岁。
  • 《古旧书刊报收藏》面向全国征订
  • 书法欣赏
  • 从西湖会议到八七会议——一个研习提纲
  • 《从西湖会议到八七会议》,笔者是用1922年到1927年时空概念,想研究的主题不是“瞿秋白经过努力成为中共领袖”的历史,是共产国际经历了二七惨案的教训,终于同意了马林设计的“国共合作”的政治组合,瞿秋白正是在西湖会议之后,二七惨案之前,从苏联归国。
  • 周扬自传中的1936
  • 1937年9月,周扬离开上海到了延安,不久就任边区教育厅厅长,稍后兼任鲁迅艺术学院副院长。1942年整风运动期间,按照组织要求,他写了一份自传。这是干部档案材料,需要慎重保管,严格保密的。文革期间,首都高校的一些红卫兵组织以冲击重要机关单位获取秘密档案材料为无尚光荣,不少内部档案材料纷纷被公开曝光。
  • 飘落在死者和生者身上的雪——《死者》和《在酒楼上》比较
  • 《死者》和《在酒楼上》分别是乔伊斯和鲁迅的代表作之一。《死者》是《都柏林人》中篇幅最长的压卷之作,被誉为乔伊斯创作的“关键”,被《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称为“世界小说之林中的杰作之一”。鲁迅的《在酒楼上》(以下简称《酒》)被好友曹聚仁认为是鲁迅小说中最成功的一篇,
  • 哭颜兄
  • 渴望温情——痛悼颜雄
  • 郑振铎先生有一篇悼念鲁迅的文章,内容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但标题却记得清清楚楚。那五个字是:《永在的温情》。我长期悟不出能够铭记这五个字的个中奥秘。直到向古稀之年迈进之时,我才省悟到,原来我的内心深处一直有着渴望温情的情结,因此才会对这个标题产生深深的共鸣。其实,渴望温情的何止是我,这应该是一种普遍的人性,
  • 我与颜雄先生的交往
  • 颜雄先生不幸去世的消息传到天津来的时候,我真的不敢相信。因为他的身体是属于那种清癯的“老来瘦”型的人,据我的观察这样的人一般都是长寿的。于是再三核实,直到最后才给鲍老师写了一封慰问信,寄到湖南师大,以表达我的哀悼。
  • 追思湘中之雄风——怀念颜雄先生
  • 我历来佩服湘人。曾经和一位书商合计要出一套《湘人智慧全书》,把从王夫之到曾国藩、左宗棠,再到毛泽东、刘少奇、彭德怀的智慧,分门别类加以编修。敢肯定,这一定会成为一部启人心智的好书。可惜的是,书未着手,书商即已赴他务,只好罢休。
  • 在心头,点点滴滴
  • 与文字打了一辈子交道,却时时感到文字的苍白。此刻,在夜深人静之时,在灯下,提笔来写恩师其人,这种感觉犹为痛切。
  • 颜师琐忆
  • 颜师离开这个世界已经两年半了,我常常想起他,甚至多次梦见——奇怪的是梦中情境几乎总是一晃即逝,记不太真切——我有时觉得他似乎只是到北京去作了两个月的编审事务,或许很快就会回来,娓娓地讲起他在北京和学界文坛前辈与同行的交往,谈及他们的性情、逸事,含蓄而不失幽默,带着善意地作出一两句评述,切中他们的性格特点,使我们获得对他们文章以外的一种理解;有时觉得他或许只是带着其他弟子到绍兴或者某地去开了一次鲁迅研究或别的学术会议,
  •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 辗转得到颜师病重的消息已是2004年10月下旬。那天傍晚,家中电话铃声突然大作,远在江门教育学院的罗田先生言语急促地告知:颜雄老师做了手术,被诊断是晚期胃癌。遽闻凶讯,先生清癯消瘦的身影不断浮现在眼前,心中泛起浓重的不祥之感。我与妻商量,约好在深圳商报工作的同学谭振南后,尽快一同赴长沙探视颜师。于是,分头打电话、购火车票;第二日,三人便从广州、深圳两地同乘一列火车启程了。
  • 无限的思念 无尽的悔恨
  • 2004年11月11日13点20分,我的先生你因右肺感染(左肺手术不久,功能未恢复)不能呼吸,窒息而死。医生宣布这一恶噩时,我女儿当场晕倒,我俯身在你身旁千呼万唤总想将你叫醒,你的几位得意门生放声痛哭,但这一切都是枉然,你再也无法醒来,你就这样默无声息地走了。这时我眼前一片漆黑,好似五雷轰顶、山崩地裂,怎么也站不起来了。
  • 又发现废名的三封佚信——废名书信研究之三
  • 笔者于2006年5月12日在《上海新书报》发表《废名的书信》一文,大力呼吁抢救废名先生的书信。其时笔者已查到废名另外两封信,《废名文集》、《废名年谱》等书均不曾收录。一信即《新发现的一封废名佚信》(废名书信研究之二)中讲的废名致胡适谈新诗一信;另一信见于《作家书简手迹》,香港名家出版社1980年5月出版。
  • 潮籍女诗人许心影
  • 许心影,原名许兰荪,笔名白鸥女士,澄海人,是潮汕近代的著名女诗人。据我父亲李春锦(曾用名李季颖,笔名李一它)在他1987年写给春涛的儿子李继涛的信中提到他曾介绍许心影和她的弟弟到上海大学读书,许心影读中文系、她弟弟读社会学系,两人都是左派学生,她弟弟还是共产党员。直到2001年12月23日,我再次拜访汕头大学陈德鸿副校长、
  • 《域外小说集》拍卖亲闻亲历记
  • 今年春末某晚,新文学第一善本东京版《域外小说集》(第一册),有如外星人,从天而降,由京城一书贩贴到旧书网上拍卖,这么有名的珍本卖主只标了25元的起拍价,而且认不全陈师曾题写的书名,错写成“或外小说……”,域错认成或(或是域的篆体写法,但在这,卖者显而易见是不知道的),集字用省略号代之。
  • 周福清在金溪县颁布的告示石碑
  • 周福清于光绪元年(1875)任金溪知县,光绪四年左右离任。他在金溪的有关资料基本上荡然无存,这是金溪县境内仅见的相关遗存。民间把刻有约束内容的石刻称为“禁碑”,官府告示是禁碑中重要的一种。这块禁碑长1.2米,宽0.4米,嵌在村口门楼左侧墙体中。全文楷书,13行,满行28字,有300余字。首行为“钦加同知衔特授金溪县正堂加十级记录十次周为”大字,以下正文略小。
  • 柏烈伟这人
  • 柏烈伟(C.A.ПоЛеВой),也有译做柏烈威或者鲍立维的。俄国人,20世纪20年代在北京俄文专修馆、北京大学俄文系任教师。
  • “鲁迅与书法研讨会”作品选刊
  • 周福清告示碑 东京版《域外小说集》书影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主办单位:鲁迅博物馆

    主  编:孙郁 黄旭

    地  址:北京阜内大街宫门口二条十九号

    邮政编码:100034

    电  话:010-66165647

    电子邮件:lxyjyk@vip.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063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722/i

    单  价:6.00

    定  价:8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