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梅志先生文集新书发布座谈会讲话
  • 梅志先生在文集卷首,谦逊地自称是一个“平庸”的老妪;其实她比谁都不平庸!只要看看这煌煌四大卷一百八十万字!她是用生命里带着灵魂的血写成的。
  • 被颠倒的历史颠倒过来了——在《梅志文集》出版座谈会上的发言
  • 同志们,朋友们,今天我能够参加这个会,感到非常高兴。同时,我也带着一种说不好的心情,在2007年12月30号,有这么一个会来出版《梅志文集》,我参加这个座谈会,这是过去多少年来所没有想过的,但是这个会在鲁迅博物馆和宁夏出版社的支持和关怀下实现了,所以我非常感谢鲁迅博物馆和宁夏出版社,召开了这么一个会和出版了这么一套书,所以心情是有点激动的,今天这个会让我感到又高兴,又难过。
  • “人的花朵”之歌——为《梅志文集》出版座谈会
  • 1955年发生的那场批判“胡风反革命集团”斗争,以及稍后开展的所谓的“肃反运动”,我当时年龄小,没有亲自经历,但还是听说过,看到过一些情况。那年夏天,我刚考入北大,报到之后,走在南校门内,从紧靠马路边的24号楼里,隐约听见传出来的不断高喊“打倒反革命”的声音,感到很恐怖。我当时猜想,那里可能是在开什么“批斗会”。
  • 梅的志尚——写在《梅志文集》出版时
  • 2007年岁末,我翻阅最多的书,便是当时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四卷本《梅志文集》。典雅的大开本紫藕色封面上隐现着梅花,突现出作者的头像,那是一个我熟悉的面容:曾几经沧桑,但眉宇依然舒展,眼神和嘴角随着岁月反倒平添了几分自信和深沉。她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首起旷古奇冤——“胡风反革命集团”受难者胡风的夫人梅志。
  • 其文胜史,其志如梅——作为妻子、作家、“时代女性”的梅志
  • 四卷本180万字的《梅志文集》刚刚于2007年底出版了,这是一套真正称得上“厚重”的大书。就文学成就上说它也许算不上卓著,但它却像一杆标尺,标出了一个“人”所可能达到的精神“高度”。从这些凝自血泪的文字中,人们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一个作为妻子、作家和“时代女性”的梅志崇高的人格境界和强大的精神力量。
  • 《梅志文集》出版座谈会综述
  • 2007年12月30日上午,由北京鲁迅博物馆、宁夏人民出版社联合主办的《梅志文集》出版座谈会在北京鲁迅博物馆隆重举行。出席会议的有鲁迅之子周海婴和鲁迅长孙周令飞,梅志子女张晓风、张晓山,“胡风集团”成员牛汉、谢韬、于行前、杜高等,以及彭小莲、刘若琴等“胡风集团”成员亲属,著名学者朱正、孙玉石、张恩和、王得后、王世家、姚锡佩、李辉、高远东等,宁夏人民出版社副社长哈若蕙和责任编辑戎爱军。
  • 赵家璧书信征集启事
  • 当知识化为权力——论鲁迅小说中的“知识型“话语
  • 从培根(Francis Bacon,1561—1626)的“知识就是力量”,到福柯(Michel Foucault 1926—1984)意义上的“知识就是权力”(英文没有变化,Knowledge is power),或许变化的不只是中文字眼,意义的窄缩,而更多是一种思维范式的变迁:知识如何从一个貌似透明或积极的推动力角色摇身一变为中性词汇,里面密布了新颖而又复杂的文化逻辑㈤,无疑耐人寻味。
  • 论《野草》人生哲学的突破与超越
  • 鲁迅曾多次说过:“我的哲学都包含在我的《野草》里面了”。的确,《野草》最具特色的性质,就是诗与哲学的紧密结合。近年来,人们对《野草》倾注了极大的热情与关注,对其在鲁迅创作中的独特地位也给予了充分肯定。但是,究竟什么是《野草》的人生哲学?其独特性和历史价值何在?仍然是我们应当深人探讨的重要课题。本文试图以此为途径,揭示鲁迅在中国思想史上的重大贡献。
  • 爱罗先珂与鲁迅1922年的思想转变——兼论《端午节》及其他作品
  • 一前言 1922年2月底俄国盲诗人、世界语专家爱罗先珂(Vasil Eroshenko,1889—1952)受邀来北京讲学,蔡元培委托鲁迅和周作人兄弟照顾,爱罗先珂此后便长期寄寓在八道湾周家,并和周氏兄弟发展出深厚的情谊。爱罗先珂从1922年2月24日到北京,7月3日暂时离开北京,远赴芬兰参加世界语年会,11月4日返回北京,1923年4月16日离开北京返回俄国。
  • 鲁迅的“硬译 ”与周作人的“真翻译”——读书札记
  • 鲁迅从事翻译的主要路径乃是所谓“硬译”,特别强调“信”,兼顾“达”,而完全不迁就所谓“雅”。这种译法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之交曾经遭到梁实秋严重的批评,引起过一场轩然大波;由于重点在于文学是否具有阶级陛,翻译问题已经大为淡化,争论了一通,最后当然是梁实秋败下阵去。
  • “革命的前驱者”与“精神界之战士”(五)
  • 宗教在人类文明史上,从来就是最复杂、神秘、强大却难以索解的精神文化现象,而在上世纪80年代以来,以宗教为标志的各种文明形态的联系和冲突更成为影响世界和平发展的主要因素,且东西方的传统宗教都出现不同程度的复兴的迹象。这种态势自然也影响到中国,宗教问题也已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和学术界的重视,各种宗教的信仰者和研究者似乎都在大增,宗教与中华民族新文化的关系再一次上升为社会的焦点和热点,
  • 关于萧三“莫斯科来信”的几点辨正
  • 所谓的“莫斯科来信”,指的是1936年下半年,“左联”驻莫斯科的代表萧三根据当时中共驻莫斯科代表团团长王明(陈绍禹)的指令,给“左联”写的关于解散“左联”的信件。正是这封信件,不仅直接导致了顽强生存达六年之久的“左联”的解散,同时还引发了左翼作家内部规模更为宏大的“两个口号”——“国防文学”和“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论战。可以说,这是一件在现代文学史和革命史上均有重要意义的著名文献。
  • 情感在《鲁迅生平展》设计中的作用
  • 雕塑家罗丹说:“艺术即情感”.托尔斯泰说:“人们用艺术互相传达自己的感情。”艺术巨匠们都强调情感在艺术活动中的重要作用。有幸参加了2006年《鲁迅生平展》的改陈设计工作,工作的全程下来深感大师们此言之不虚。展陈艺术无疑具有同其它门类艺术共同的规律,
  • 胡风藏品纪事(一)——鲁迅赠胡风
  • 胡风是鲁迅的学生,鲁迅视胡风为“朋友”,他们之间虽然只交往了三年,但之间的通信、互访、互赠、活动达一百二十多次,两个家庭之间的互访也在四十一次,目前,胡风亲属已将胡风遗物捐赠鲁迅博物馆,这里取几件鲁迅赠胡风的藏品,加以介绍,以飨读者。
  • 存在主义与中国的鲁迅研究——彭小燕《存在主义视野下的鲁迅》序
  • 这篇序,原本不应当由我写。其理由有二:一、彭小燕是我的博士研究生,她的这部论著是在她的博士学位论文的基础上修改而成的。这使我这个博士生导师就落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说“好”,就有点自吹自擂的嫌疑,因为它到底与自己有点干系;说“不好”,则有点挑剔后学的味道,因为它到底又不是自己的作品。二、该论著是指名道姓地将我的《反封建思想革命的一面镜子》作为反思对象的,
  • 聆听尾崎文昭教授讲授《战后日本鲁迅研究》记
  • 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主任,尾崎文昭教授在清华大学讲授《日本战后鲁迅研究》,从2007年9月18日到11月17日,共八次。受教的是文学院研究生,二十二三位。这是一个国际班似的,有韩国的,美国的,日本的,自然中国的是多数。我因为对国外的鲁迅研究知道的极少,而日本是国外研究鲁迅的大国,因此极想听课。
  • 《梅志文集》座谈会
  • 白逸如、白鹭:《水泉之书》(鼠年藏书票)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